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 暴符流
    观众席上,执法堂的赵括送了一口气,他的精神真的是十分紧张。



    这场比赛的胜负本来并不是那么重要,可是因为关乎到场外的一场惊世豪赌,所以最终对于执法堂和方岳的影响都将颇大。



    他们给周梦蝶也准备了几张底牌,看来这些底牌是不需要了。



    方岳太过自信,以为有符箓便是能够解决一切。结果他的底牌被废掉,注定要成为一个失败者。



    就在赵括以为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候。



    方岳的手掌,又是一张符箓取出,符箓燃烧,一条火龙破空而出,火龙十丈,身躯在燃烧。冲向了赵括,赵括只感觉自己的身体都仿佛鲜血沸腾了一样。



    这是一张先天九层的符箓,并不超过那位大人的要求,但是这符箓之中却蕴含着一股别样的力量,让符箓的力量远远超乎于同阶符箓的威力!



    “这是,暴符流!”



    观众席上,汇聚精英,通天教中招收弟子,来历五花八门,什么都懂得一点。在方岳的手段施展之后,立刻有人惊呼出声。



    暴符流,这是一个相当陌生的名字,但是一听这就是一种独特的手段,并非是方岳的异想天开!



    “暴符流,还有人精通这种手段吗?”



    那位刚才宣布了规则的大人物,也在默默的品味着这个名字,显然,他对于这种手段也很熟悉!



    “没错!就是暴符流,将一缕精神力注入到符箓召唤出来的生物之中,然后使之威力暴涨,变得更加灵巧,这是施展符箓的一种高级技巧,并非寻常的修者可比!一般,想要施展这种手段,需要达到两个颇为苛刻的条件和要求,第一个便是需要暴符流,需要对于符箓具有强大的操控能力,也就是符箓最好是自己炼制的,每一个起笔,每一个回路,都是自己勾勒而出。这样才能够和符箓有很好的融合!其次便是拥有强大的精神力,这种强大的精神力的要求,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够达到条件的,甚至是一些知名的术修,都坦言,自己无法做到此点,正是因为暴符流的施展要求如此苛刻,所以才导致这一脉的彻底陨落。”



    但是他们都心照不宣的没有说出一点,那就是暴符流可以将符箓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在他们的手中,哪怕是一张再怎么平庸的符箓,都可以爆发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威力。



    方岳的手中这张火龙符就是例子。最为普通和简单的先天九层的火龙符,竟然以灼热的温度将周梦蝶给生生避退,他不得不收回自己的剑招来被动的对抗那条肆虐的火龙。



    横劈竖斩,周梦蝶手中的长剑好像是有了生命一样,在勾勒出一副山河画卷,不断的有剑气横扫中火龙的身躯,然而火龙的势头依旧不减。因为这头火龙乃是被方岳控制,悍不畏死,而且根本就没有要害,他本身就是由天地间的火焰元素组合而成,就算被劈中也顶多只是损失一点点的能量无关大雅。



    周梦蝶第一次遇到暴符流,变得有些手忙脚乱和猝不及防,在他的眼中符箓全部都是一波流,一锤子的买卖,如果能够击中,那么片刻之间,生死立分。而如果是无法命中,那么符箓的威力也便会荡然无存。



    像是方岳这样的火龙符,如此的黏人,实在是让人感觉无比的厌恶。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但是他不得不仓皇应对,因为身为剑修,他的攻击力虽然号称天下无双,同阶无敌,但是在防御方面乏善可沉。



    方岳的嘴角,掠过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就这么一个脆皮也想要跟哥都,哼,连门都没有!”



    方岳是一个典型的小心眼,对于刚才周梦蝶对他的嚣张态势,他完全的看在眼里,如果不能够将对方干掉,他的心中实在是余怒难平。



    “方岳,这是你逼我的!太初剑!”



    周梦蝶与火龙缠斗不休他终于明白,普通的剑招很难对这火龙生效,而且在不断的战斗中他的精神意志,都在无声的消耗和打磨,如果这样持续的消耗下去,恐怕根本就不用方岳在施展出什么杀手锏,他就已经被生生耗死了!



    太初剑,乃是周梦蝶祖传的一式剑招,它的来历神秘,甚至可以追溯到上古时代,神话时期。



    一剑而出,太初浮现。



    周梦蝶的一剑刺出,仿佛天地时间都在倒流,要返回到那最古老的时光之中。



    这一剑乃是规则的一剑,其中已经涉猎到了不同的法则和领域。



    火龙在太初剑的影响下,立刻烟消云散,仿佛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样。这是规则的碾压,一切的术法在这种规则的威压之下,全部都是渣渣一样的存在。



    方岳没有说话任由这规则的威压碾压而下,然后他一低头,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乌黑的鲜血,燃尽了大地。



    在别人的眼中,仿佛这是重伤的表现,充满了一种颓败。



    可是只有方岳知道,这口血和规则之力的威压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这是他在修炼枯木经之后,不断汲取生命精华,凝练出生机灵珠之后,诞生出来的一口废血,其中充斥毒素,早晚都要排斥出来。



    废血落地,地狱黑石都被立刻腐蚀,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窟窿。



    死亡,腐蚀,诅咒,衰败,等等不同的气息弥漫而出。



    令人很不舒服。



    那周梦蝶的太初剑,形成的规则形成了一片小小的领域。但是在这口废血的腐蚀之下,这个领域居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漏洞。



    “这是什么招式?一口黑血能够破掉太初剑?”



    观众席上,一位很看好周梦蝶的轮转境的强者露出了错愕的表情,太初剑的来历和威势,他极为的清楚,如果不是因为周梦蝶天赋异禀的话,就算是达到轮转境的剑修都难以将这一式太初剑给修炼成功。



    太初剑,最大的优势便是在于法则没有彻底小成之前,可以形成自己的规则领域令人无处可逃。



    可是太初剑的领域居然被一口废血给生生废掉。它的优势荡然无存,本来极为精妙的杀手锏,立刻变成了最为普通的一招。



    方岳再次扬起一张土盾符,将太初剑抵挡下来!



    “土盾符,您居家旅行最好的选择。”拭去嘴角的一缕血痕,方岳再次开口,他的笑容中充满了一股敬业的精神,生为广告人,这是一种极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为优秀的职业品质!



    周梦蝶差点没有被方岳给活活的气死,他的杀手锏,他的扬名之战,居然被一张小小的土盾符给破坏掉了!



    当然,周梦蝶也明白,真正挡住自己太初剑的并非是那面土盾,而是方岳的废血,那口黑色的废血中竟然有丝丝缕缕法则的气息在不断的弥漫。



    一口废血之中拥有各种各样的负面的法则气息,这简直就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周梦蝶立刻意识到,这个方岳绝对不像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之前,他看似施展都是旁门左道,但是实际上,他真正的实力和底蕴,都是被他刻意的隐藏起来,并不弱小。



    有了这种明悟,周梦蝶立刻正色起来,将方岳当成了和自己同一个层次的对手来看待。



    只是,在观众席上,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看出刚才方岳抵挡住周梦蝶太初剑的时候,主要依靠的是那一口废血,在他们的眼中,方岳的抵挡住周梦蝶的要义所在,有了这样的明悟,他们的心中,立刻变得心潮澎湃,各种各样的思绪纷繁不绝。



    土盾符给我们来一百张!“



    ”我们和谐会,要两千张!“



    ”切,都是小家子气,才几百张几千张的订购,我大fff团要订购一万张!“



    那万象阁的胖子差点没有被突如其来的各种订单给幸福的冲昏了头脑。之前,土盾符这种东西都是在万象阁中是束之高阁的东西,根本就卖不出去。因为通天教中的弟子,都是听从了教中长辈的指点,认为所有的符箓都是属于无关紧要的外物。真正的实力还是要仰仗自身的修为。



    但是方岳的这一战,让他们明白了外物有时候也是很有作用的。



    起码在关键的时刻能够保命。



    同时因为这一战的宣传和影响的作用,之前不被重视的符修,在通天教中地位也是无声无息间变得超然了起来。



    而这一切都是拜方岳所赐。



    ”方岳,你个不要脸的!既然你施展外物来对抗于我,那我也不愿意继续和你进行这种不公平的对决!比拼外物,你未必如我!看我的流银傀儡!“



    周梦蝶牙齿咬碎,早在开战之前,执法堂就给他下了能赢不能输的死命令,并且为了保证最后的胜利成果,执法堂还给了他诸多的底牌。



    本来这些底牌,在周梦蝶看来全部都是锦上添花,多此一举。但是没有想到,最后还是要施展出来的。



    周梦蝶的袖袍一挥,八道银白色的光芒轰然落下。



    每一道光芒都是对应着一头傀儡!



    一共八头傀儡,每一头都是有着相当于天地境第六层境界的强者。虽然身上还没有半点法则气息的波动,但是因为这些傀儡本身都是由流银锻造而成,所以身体相当的坚韧。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甚至连一般天地境第九层的强者,都难以彻底破坏。



    八头流银傀儡出现,整个观众席上再度掀起了一股议论的狂潮。



    “这个周梦蝶真的是好不要脸,对付方岳居然连傀儡都拿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