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 风信子
    但是风信子微微摇晃了一下脑袋,瞬间摆脱了那种想法,“我天风族虽然不是什么大族,但是在这片世界中,也存在了八千多年的时间!我们的族长大人,更是身份高贵,乃是圣人境界的强者!并不是什么人相见就能够见得,你如果真的有诚意的话,便是拿出一些让我禀报族长的理由来!”



    风信子的话语,让方岳的心生,升起了微微的失落。



    刚刚,方岳对风信子,施展了他的灵魂诱导之术,这门手段记载与鬼差的经法之中。



    方岳这是第一次使用,他以灵魂共振,引发别人的情绪共鸣,进而让对方做出一些符合自己预期的判断。



    只是没有想到,这种术法,没有经文中记载的那样强大,他连轮转境的生灵都是影响不了。



    当然,方岳也并非施展全力,只是将灵魂提升到了天地境巅峰的层次,否则的话,以他的灵魂之力,全力出手,别说是影响这个风信子,就算是将对方夺舍,也都是绰绰有余。



    不是方岳不想用尽全力,而是如果他的灵魂波动太大,很有可能会引来天风族族群之中一些强者的关注。



    这样的后果不是方岳期待的。



    风信子看着方岳迟迟不语,便是将他归入了那种无理取闹的类型。



    “你如果没事的话,赶紧离开,真不知道你是哪家的奴仆!”



    风信子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不耐的神色,他开始自嘲,一个先天境巅峰的生灵,能够有什么样的神通和本领,让自己感觉害怕,他真的是这段时间太紧张了,甚至成为了一个惊弓之鸟!



    连阿猫阿狗都当成了隐藏实力的高人,在这地狱世界之中高人的数目的确不少,可是哪里有那么多的高人有着样的闲工夫,天天在他们的领地里瞎溜达啊!



    风信子的心中自嘲,他准备挥手将方岳驱逐离开。



    方岳则是犹疑的看了风信子一样,然后小心翼翼的说道:“如果我跟你说了的话,你可不要往外传啊!”



    方岳的那种谨慎,让风信子不由得哈哈大笑。



    一个先天,能够知道什么秘密?



    不过,闲着也是闲着,倒是不妨让这个家伙跟自己说说。



    风信子微微招手,对方岳说道:“那你说说,到底是什么秘密,我保证,不会泄漏!”



    方岳轻咬嘴唇,然后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株老药,这一株老药,乃是一株三百年份的灵芝!



    这种年岁的灵芝,并不算是太过珍贵。



    但是风信子则是惊异:“这东西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这就是我想要说出的秘密,我在一个地方,看到了满山遍野都是这种层次的灵药,只是我的实力太弱卑微,根本就没有机会将这些灵药摘取到手,我希望能够和贵族合作,将这些灵药摘走,最终的收获,五五分账怎么样?”



    方岳说话间,眼神中,渴望,贪婪的目光熠熠生辉。



    那风信子的心中则是冷笑,如果真的有这种地方,其中所有的收获肯定都会被天风族所霸占,哪里还有方岳这种小人物分账的机会。



    当然,这些话全部都是憋在他的心里没有说出来。



    毕竟,他还需要方岳引路!找到那生长灵芝的地方。



    “这个没有问题!”



    风信子拍着胸脯,大包大揽!



    “可是,就凭你的实力,恐怕是无法登临那个地方的山顶,其中的各种灵药,你也只是能够收获一成!”



    方岳目光中满是犹豫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看着风信子。



    风信子的眼底,一抹阴冷的光芒闪逝而过。



    “哈哈,我先陪你考察一下,如果你说的消息是真的话,我肯定会向我族中的王进行禀报!而如果你说的是假话,我贸然的把族群强者都带去,那岂不是犯了欺君之罪?哎呀,兄弟,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这族规严厉,我不能随随便便把自己的小命都给赌上吧!”



    风信子说着,心中幽冷的杀机已经极为明显。



    他的心中暗道,那个地方如果是没有任何的老药便罢,如果真的有的话,这可怜的人族必然要死!



    这满山遍野的老药,全部都落到他的手中,才是真正的机缘。贡献给族群?



    嘿!



    族中能够分给他百分之一,当成是对他贡献奖励,便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那,好吧!”



    方岳犹豫着,应下了风信子的要求。



    方岳走在前面带路,风信子则是跟随其后。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便是来到了一座矮丘的前面。



    这矮丘的上面,光秃秃的一片,与方岳描述的那满山遍野老药的场景,根本就是天壤之别。



    “小子你骗我!”



    风信子的脸色微变,对方岳怒吼。



    方岳不慌不忙,遥遥一点,“你看看那里!”



    方岳的指尖落下,一点绿色的光芒激荡在山丘上面。



    果然满山遍野的老药浮现出来,而且每一株都是张牙舞爪,居然全部都是化成了人形!



    老药通灵,这是真正灵药才有的异象!



    风信子从小便是观遍药经,熟读千万培植灵药的手段,但是能够张牙舞爪,化成人形的老药,却是一株都没有见过!



    “这地方有什么忌讳的地方吗?”



    风信子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丝迫不及待的感觉!



    一缕缕的杀机在他的眸子里隐约闪烁,可是他担心,这地方有猫腻,还是耐心的询问方岳。



    方岳很是诚恳的说道:“这座山,有些异常,越是往上,这老药的实力便是越强,我曾经看到过一位天地境的高手,踏入到了山脚之下,他掷出了一杆银色的长矛,想要击毙一株老药,但是那长矛却被老药的一条根须缠住,然后将长矛按照来时的方向,投掷回去,将那位天地境的高手钉死在了地面上!老药的实力,深不可测!他们吞噬其他生灵的鲜血,作为自己的养料!这些老药,是被血与骨,育养而成!只有真正的强者,恐怕才能够征服这座矮丘上,所有的老药!”



    “哈哈哈,蝼蚁果然是蝼蚁,井底之蛙的见识,也仅限于眼前的眼前的一点天空!天地境都算是高手,那我轮转境的实力,岂不是宗师,可以开宗立派?“



    风信子听闻,所谓的危险,只是一个天地境的生灵陨落在矮山上,他的心中立刻变得舒畅起来,不再有刚才的精神负担。



    天地境,在风信子的眼里,也如同蝼蚁一般,每一个大境界的蜕变,代表的都是一次生命层次的猛烈跃迁!



    从天地境到轮转境,激烈蜕变,根本就不可同日耳语!



    风信子看向方岳的表情更加轻蔑,他认为这个家伙的价值尽了,已经没有必要继续留着了!



    “你陪我登上如何?”风信子,依旧保持着他惯有的谨慎,虽然他觉得这座矮山上,应该没有可以威胁到他的大危险,但是还是需要一个探路石,帮他探索前面的路途。



    “就咱们两个吗?我觉得实力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不够!没有教主级的强者压阵,很可能会被这座矮山上的老药给撕成碎片!”方岳一板一眼,很是郑重的说道,他这完全就是肺腑之言,前面的路,真的很危险!



    不是一般人可以通行而过的!



    风信子的眼底,杀机弥漫。



    “你墨迹什么,让你在前面带路,你就走!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杀了你!”



    图穷匕见,风信子终于暴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你,你不能这样!我引你来到这里,是为天风族立下汗马功劳,你们天风族的族人,应该投桃报李,赐予我丰厚的回报!”



    方岳还在幻象,满脸天真的反驳风信子。



    风信子冷哼:“丰厚的回报?让你在前面带路,不立刻杀了你,就算是对你不错了!现在你的小命,掌握在我的手里,你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只能按照我的说法,在我的前面探路!”



    风信子很是强势,要方岳以命相拼。



    如果方岳不从,他就要出手,现在就剥夺方岳的小命。



    方岳对于风信子的威胁,心中不屑,可是表面上,他还是要表现又惊又怒!



    这个家伙,果然沉不住气,开始的时候,看他谨慎,还以为是个人物,没想到还是高估了他的耐心!



    “不要杀我,我在前面带路!”



    方岳走在了风信子的前面,他的手里拄着一根拐杖,他小心翼翼,走上了矮山。



    矮山上面,风平浪静,没有任何的波澜。



    风信子的心,越发的放松,果然是这个小子在危言耸听,妖言惑众,这矮山上面,的确有老药不少,每一株都是很有年份,并且已经诞生出了自己的灵性。



    可是这些老药还没有足够的智慧,不懂得主动攻击!



    风信子越走越是放心,到了矮山的半截腰,方岳刺溜一下,钻到了旁边的一处菜地里!



    “你以为自己跑得了吗?”



    风信子的心中,已经确定,这片矮丘上面没有任何的危险,他的手掌快速放大,转眼十丈,向着方岳镇压而下。



    “妈呀,救命!”



    方岳捂着脑袋,猛然惊叫。



    啵地一声,一颗土豆动地缝里蹦跶出来。



    这颗土豆粗眉毛,小短腿!手中还攥着一颗小石子,看起来很是可爱,有异种卡哇伊的感觉。



    “坏人!”



    小土豆奶声奶气,对着那风信子扔弃了石头。



    风信子哈哈大笑:“这个地方果然是一方宝地,灵山沃土,连土豆都已经成精了。真正的宝藏恐怕不仅是这些数千年的老药,而是这地方的土地,环境!”



    风信子更加的贪婪,对于那小土豆扔出来的石子不屑一顾!



    一个刚刚成精的小妖,乳臭未干扔出来的石子能够有什么威力!



    但是,他低估了小土豆的实力,那枚石子的表面,有一层淡淡的金色的光华在流转,在蔓延。



    石子嗖的一声,破空而出,将风信子的手掌给生生洞穿,留下了一个鲜血淋漓的大洞!



    “啊!”



    风信子惨叫,他被命中。手掌都被洞穿,鲜血洒落,染红了一片土地!



    风信子的手掌收回,不再针对方岳。在他的眼里,这枚小土豆的实力比他更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