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二章 天剑一
    而如今,时来运转!



    他们天风族终于迎来了一个巨大的转机!



    那天风族的圣人让开了自己的身位。



    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身影翩跹,从天风族圣人的背后走了出来!



    “怎么是他?”



    方岳皱眉!这个人他素未谋面,但却曾经听说过他的名号!



    太一剑宗——天剑一!



    号称是太一剑宗之中十万年难得一遇的绝世之才!天生便是拥有万剑之体,一草一木,皆可化腐朽为神奇,成为神兵利刃!



    那一次,百里密境的探索,天剑一为太一剑宗夺取了丰厚的积分,在功德碑上,他排名第三!



    仅次于虫王,还有一位名为上官混沌神秘人物!



    他的战力超然,曾是先天榜单的第五位!



    在百里密境之后,更是晋升成为了天地境的强者!他们这种人,天赋绝伦,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战力,更远非单纯的境界可以衡量!



    在天剑一的背后,还有一位老者,他的整个身躯都是隐藏在一片阴影之中,无声无息,宛如行走在人间的鬼魅!



    方岳洞察不出他的气息所在,越是这样,就代表着这老者越危险!



    “该死的天剑一,根本就不守规则!明明是天地境的高手,非要装嫩!跟着一群先天境混了进来!还有这是黑暗试练,不是说为了考验和磨砺玄黄世界的诸多弟子吗?



    这带着保镖来,还算是磨砺吗?



    干脆把这末日世界变成他天剑一的游乐场算了!



    天剑一,虽然境界不高,但却很可能成为这次计划的一个巨大变数!



    方岳的心,陡然绷紧。他屏住呼吸,观察着山脚下的动静!



    “天命之子?莫非,这天风族也找到了他们认为的那个强大道统的传承者?”



    地狱蚁王的心脏,猛然间漏跳了半拍!



    他隐隐感觉,这自己之前的猜测或许不对!



    地狱蚁王看向方岳。



    方岳瞥了地狱蚁王一样:“准备吧!随时偷袭填天风族的老巢!这么的高手都在外面,现在是天风部落,老巢最为空虚的时候!”



    方岳在原先的计划上,有设定出了一个planb本着贼不走空的原则,哪怕是他的计划因为变数被打破,他也要捞足了好处再走!



    地狱蚁王微微点头,他既然已经上了方岳的贼船,那就要一黑到底!



    伴随着族群领域的展开。矮山上的一干老药终于苏醒!



    其中,一株不知道多少年份的人参站在山巅,对着天剑一冷哼。



    “无知小儿,速速退去,否则的话,无论你什么身份,都免不了会陨落在这矮山脚下!”



    那株人参的背后,浮现出一个老者的身影,他虽然身材矮小,有些驼背,但身上却透出了一股天地独尊的气质!



    一株老药成圣,他的价值根本就难以用灵石来衡量!



    纵然是圣人如果能将其吞噬和炼化,自身的修为也将突飞猛进!



    天剑一无视了人参的说法。



    “我乃罗天宗的传承者天剑一,这道统,乃是我祖上流传下来!专门为培养我家族弟子!你乃是我传承宝库的一部分,应当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你之所以能够活到现在,就是为了成为我修炼路上的一股助力!”



    天剑一说的理直气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壮,甚至他还有着一股指点江山,藐视苍生的煌煌大气!



    方岳看着这万剑一,感觉心头有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厌烦!



    他和太一剑宗乃是势不两立!这天剑一又是太一剑宗的天才弟子,两人的关系,自然不用多想!



    如果这些宝藏全部都落到天剑一的手里!那么多的天道石,被他炼化,谁知道他能够将天意领悟到什么层次!



    还有这满山遍野的老药,无穷无尽的资源,以及随他征战的一位又一位强者!



    那玄黄世界,未来的天下,还有其他天才一丁点的活路吗?



    不行,我一定要阻止他!



    方岳的心中,暗暗打定了主意,将这天剑一,当成了他的假想敌!



    “让我俯首?哈哈哈,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



    人参背后的老者虚影,越发凝视!他的身躯忽然拔高,转眼万丈!



    一条条人参的白须,破土而出,每一条都恍如蛟蟒一般,向着天剑一的身躯缠绕而去!



    先下手为强!



    这人参老者不宣而战,他似乎也是认定了天剑一罗天道统传承者的身份!但是他又不甘心臣服于命运之下,所以才会拼死一搏!



    然而,天剑一并没有出手,两位天风族的圣人联合出手,祭出了一座古老朴拙的石塔!



    石塔升空,一缕缕混沌的气息垂落而下!



    人参老者居然被生生定住,浑身上下都是无法动弹!



    “这是什么东西,我为何感觉一身的修为在这一刻被尽皆封印!”



    人参老者瞪大眼睛,不甘怒吼!



    人参老者自诩不弱,起码在这附近可以称王称霸!



    单纯的战力说来,天风族中两位圣人联手都未必是他的对手。同为圣人,实力差距,依旧犹如天壤一般!



    方岳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法器,我感觉品质并不是很强!可是却有压制圣人的能力!”



    “这是罗天宗,研究出来专门对付这个世界生灵的法器!一旦祭出,只要是这个世界中诞生出来的生灵,任你有通天的手段,也会被压制!”地狱蚁王有些失神。



    他喃喃自语。



    地狱蚁王从来都没有想过,这种东西居然真的存在!



    随后,地狱蚁王醒过味来,他看向方岳,不怀好意。



    连这种罗天宗当年专门用来针对这个世界生灵的法器都拿出来了,看来这次被天风族瞎猫碰到了死耗子给赌对了!



    地狱蚁王在琢磨。是不是要把这个冒牌货给干掉!



    别的不说,方岳的身价便是非常丰厚!



    方岳注意到了地狱蚁王的目光,顿时吓了一跳,距离这么近,这家伙如果脑子抽风,直接动手,估摸着以他的实力,连反抗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这少年也有些太狂躁了!



    他无声无息的拉开了距离,随时准备着将如意子的分身给召唤出来!



    和地狱蚁王这样的人物合作,就好像是与虎谋皮!很可能好处捞不到多少,反而把自己都给搭进去!



    “这个法器的品质很高吗?”



    方岳努力转移着话题。



    “高倒是不高!主要是对于这个世界的生灵,压制的能力太恐怖!按照估计中的记载,只要是从这个世界中诞生出来的生灵,被这法器笼罩命中,基本上别想有活路!”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地狱蚁王下意识的回答。



    方岳的眼睛蓦然亮起:“那是不是说,只要我把这个法器给抢走,这人参就能够脱离法器的控制!”



    地狱蚁王冷笑:“抢夺法器?你觉得自己的实力够格吗?你才先天境界,再逆天,能够对付个轮转境就顶天了!天风族中,强者林立,随便一位阴阳境的大能就能一巴掌拍死你!”



    “这个就是我的事情了,你不用瞎操心!”



    说道面对面的硬刚,方岳肯定不是个,但如果是偷鸡摸狗的话,估摸着这些人加起来也都不太是个啊!



    人参老者被镇压,他奋力挣扎。



    天剑一看着人参老者,嘴角讥笑缕缕。



    “瓮中之鳖,还需要什么挣扎吗?我罗天宗留下如此精妙的法器就是为了镇压你等狂妄无边,不知感恩的叛逆之人!”



    人参老者怒吼:“感恩?有什么值得感恩的,若不是你们罗天宗将我等封印在此,我等凭借各自手段,早就已经破虚而去,罗天宗,果然是一脉相承,卑劣无比!我诅咒你也和你们的祖上一样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



    人参老者像是发狂一样的怒吼!



    天剑一冷哼一声,脸色微变。



    但凡达到圣人境界言出法随,任何的言语之间,都可以牵动天地因故!



    这人参老者被镇压住,居然还在妄图通过诅咒来干扰他的命运,其心可诛!



    嗖嗖嗖!



    天剑一手中三柄寸许长的飞剑破空向着老者击杀而去!



    飞剑掠空,每一柄都是边缘锋利,流动着银色的光芒!



    三把飞剑,在空中交错,从人参老者的身上反复划过。



    人参老者身上立刻伤疤纵横,淡绿色的汁液飞溅出来!



    人参老者更加抓狂,他的双眼怒睁,对于这个天剑一绝对是仇恨到了极点!他从未如此屈辱,身为圣人强者,居然被一个只有天地境的小儿,站在头上拉屎撒尿!



    “如果不是老夫的修为被你用无耻手段镇压!老夫一根手指就能送你归西!”



    人参老者怒吼一声,整座天地都在震颤!



    天剑一嘿嘿笑道:“只可惜这天地间没有如果,如今你便是这瓮中之鳖!”



    人参老者恨不得将这天剑一给撕成碎片!这家伙还要不要脸,这么卑鄙的手段居然都被他说的是如此的理直气壮!



    人参老者在期盼,如果这个时候,谁能够榜自己拿开头顶的法器,他一定会感恩戴德,终生难忘!



    似乎,是人参老者的祈祷产生了作用。



    方岳终于是准备停当!



    数百万的灵石,从他的储物袋中淌泄而出,尽皆焚烧,化成了缕缕清幽的气息!



    这些灵气凝聚,在天意的作用下,成为了一尊化身!



    这化身的核心,乃是一枚五行灵珠,五行之力悉皆具备,让周围的灵气凝聚不散!



    “这是什么!”



    地狱蚁王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身边这道分身的成型!哪怕是尽在咫尺,他也是在这分身成型的刹那,捕捉到了一缕微乎其微的能量波动!



    “分身啊!”方岳等于没说。



    下一刻,那道分身便是披着一件黑袍,出现在了法器的上空!



    “天剑一,多谢你的法器!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来日我必有厚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