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 瞬息万变
    分身抱拳。

    天剑一的脸色顿时一变。

    “不好,快点阻止他!”

    可是,天剑一出口,已经太晚。

    分身的袍袖挥动,那悬浮在人参老者头顶的法器已经被收入到了异次元储物空间中。

    这种法器,无法认主,因为品质特殊,所以无论是谁,都可以祭炼,施展!

    这本来是罗天宗的前辈,为了防止后代的实力不足,无法施展出这法器全部威力,所以给传承者留下来的后手。

    可是谁曾想到,居然被方岳钻了空子,轻易收走,连毛都没有留下!

    “可恶!别让我知道你是谁,否则的话,我要将你千刀万剐!”

    天剑一发狠,两指竖起,赌咒方岳。

    “嘿嘿,将我千刀万剐?你还是能够自己活下来再说吧!”

    方岳的分身扑向了天剑一。

    天剑一身后阴影中的老者立刻变色。

    “不好!剑一有危险!”

    老者出手,欲要将方岳的分身挡住,他的大手高高举起,轰然落下!

    就在手掌的巨大阴影,即将落到方岳身上的那一刻。方岳的分身立刻扭动出一个诡异的弧度。

    “瞬间移动!”

    方岳的本尊与分身意念相同。方岳本尊会的手段,分身尽皆精通!

    分身的身影消失,那一掌落空。

    下一刻,方岳的分身已经出现在了天剑一的身后!

    “给我爆!爆!爆!”

    分身爆炸,超过方岳本尊十倍的灵气轰然炸开。

    天剑一猝不及防,被那灵气掀飞开来!

    人参老者哈哈大笑:“果然是天不亡我!小辈这次你死定了!”

    没有了法器的束缚,人参老者无所顾忌!

    他的手掌掠空,向着天剑一拍打而去。刚才的无奈,刚才的绝望,刚才的愤怒,在这一刻,好像是决堤的洪水,滔滔宣泄出来!

    “啊!不要啊!”

    天剑一凄厉嚎叫。

    他被方岳的灵气分身炸的浑身皮开肉绽!如果不是有祖上流传下来的宝衣护身,他这一下,已经被活活炸死了!

    但是这还不算完事,人参老者脱困而出,开始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刚才,忠心耿耿,为他作战的两位天风部落的圣人尽皆避退!

    他们都不是这人参老者的对手,傻子才会为这天剑一挡在呢!

    天风部落的人品恶劣,由此可见!

    临阵倒戈,对于他们而言,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天风部落的着群人,是出了名的没有节操!

    天剑一被顿时坑惨。

    “你们不能走!”天剑一看到天风部落的人萌生退役,刚才争功的时候,跳出来的比谁都快。可是遇到挫折,一个个都是畏首畏尾,躲到了后面。

    天剑一扯着嗓子嘶吼,可是天风部落的人就跟兔子一样跑得一个比一个快。

    “一群胆小如鼠之徒,你们以为自己走到掉吗?”

    天剑一背后的老者冷哼一声,所有天风部落的人都是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人参老者的手掌落下,掩天蔽日,用一手遮天来形容他的威势绝不过分!

    人参老者的气势如虹,这个时候,天剑一的手中抛出了一块破布!这快破布的边缘,还沾染着点点滴滴的血色痕迹,刚刚升空,便是绽放出万丈光华!

    人参老者的手掌被挡住,与破布在半空中互相僵持!

    天剑一转过头来,看向天风部落的众人,一双狭长的眸子里面全部都是幽幽的冷芒。

    “你们既然已经向我宣誓效忠,那么我等便是有了因果!难道你们以为,这因果之力是你们想要背叛就可以背叛的了的吗?”

    天剑一慢条斯理的开口,看向人参老者的面容中一片冷漠。

    “这个家伙不亏是传承者,果然手中有着不止一张底牌!连一块擦桌布都这么厉害!风紧扯呼,赶紧去天风部落的仓库后院!”

    方岳的眼珠子一转,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地狱蚁王愣愣的看着方岳消失的身影。

    只在他刚才所在的地方留下了一缕淡淡的空间之力波动的痕迹!

    地狱蚁王很快缓过劲来。这哥们是搭着要把整个天风部落的宝库给洗劫干净啊!

    如果换成是另外一个人话,地狱蚁王一定会认为对方是不自量力,可是如果是方岳的话,他的心中则是颇为没底。

    这家伙的手段太多,层出不穷,千奇百怪。

    地狱蚁王的心中,生出了一股莫名的紧张,如果天风部落的东西到了方岳的手中,说不定就真的成为了狗嘴里的骨头,抢不出来了!

    地狱蚁王抛出了一张纸符,纸符在风中燃烧。

    地狱蚁王通知了那位蓝金城中的神秘人。

    此刻,方岳已经来到了天风部落的族地之中,天风部落阵纹严密,无穷无尽的阵纹,布满了方圆十里的地域。

    不过,方岳早就已经把这天风部落的阵法风格给摸透了!

    这些阵纹看似唬人,实际上都是千篇一律,一共只有十八种基础阵法,不断的排列组成,成为了眼前这样无边浩瀚的阵法!

    方岳乃是阵法方面的大师级人物,甚至在某方面,已经达到了宗师的层次。

    所有猫腻与花哨被方岳一眼看破,进入天风部落的驻地,如履平地!

    天风部落,一如既往的平静异常。

    一队队的战士手持兵刃,忠实的履行着巡逻的责任。

    方岳的身影隐匿在黑暗之中,身周所有的空间波动,全都被他刻意敛去。在空间法则方面,方岳的造诣颇高。而且天道之力,凌家于一切的大道之上。

    只要方岳想要收敛自己的气息,就算是寻常的教主级人物,不是刻意用神念寸寸搜索,都未必能够寻找到他神出鬼没的踪影。

    “我怎么感觉有一点凉意呢?”一个天风部落的战士,神觉敏锐,他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

    旁边,天风部落的另外一个巡逻者嘲笑说道:“能有什么?这光天化日之下,怎么可能有人敢在我天风部落放肆!”

    “嘿嘿,说的也是!”那个天风部落的战士觉得自己神神叨叨,他再三感应,也没有找到那个让自己生出警惕的人。

    方岳悄无声息的潜入到了天风部落的宝库周围,一座座的宝库尽皆高耸,冰冷的青砖上面,泛闪着幽幽的青芒,像是金属铸造,仿佛寒钢锻成。

    这些宝库全部都是大门紧锁!坚固无双!

    这宝库,一共九座,每一座宝库本身都是教主级的法宝兵器!

    宝库的周围,无人看守,因为天风族自信,纵然是教主级的人物,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破开这宝库的防御,取得其中的宝物。

    方岳的目光幽冷,他看向这些宝库。

    “天风族群,以为自己做的很巧妙吗?把九座宝库立在这里,就认为没有人可以搬走!”

    方岳没有想着破门,教主级的法器,布置城阵,一般的圣人也只能望而却步。

    可是,既然无法打开宝库,那就把这九座宝库收走!留着以后研究,总会有打开宝库的机会!

    方岳挥手,千万灵石布置而下!

    一座座的阴阳传送阵拔地而起,每一座阵法,都是对应着一座宝库!

    阵法闪烁,剧烈的空间波动引起了天风部落中坐镇强者的警惕!

    “大胆鼠辈,竟然来我天风族的族地盗窃!”

    一位阴阳境的强者最先察觉,他目眦欲裂,大声吼喝,在天风部落的族群中,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竟然有人可以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们的祖地中,自由穿梭,如履平地!

    可是,他出现的已经太迟,方岳已经把那九座宝库全部都传送到了一处荒芜的次元世界之中。那个世界,只有方岳知道坐标,可以出入。

    九座宝库齐齐消失,在原地,留下了九个深不见底的大坑!

    其他的天风族的强者接连出现,圣人的威压都是漫天落下!

    但是此刻,方岳早就已经施展出了瞬移的手段,逃窜的无影无踪!

    其中,一位阴阳境的天风族强者面色阴冷,他摆出了一个香案:“一个偷鸡摸狗之人还真的以为会一点空间之道就能够逃出我天风族的捕捉吗?看我以占卜之术,寻找出你的行踪!”

    这位天风族的强者,香案放好。

    他的嘴巴里面念念有词,同时还插上了九株千年檀香,他以自己的意念,沟通天道。焚香祭祀,对上苍不断祈祷。

    缕缕的烟火之气,升腾飘转,飞到了九霄之上!

    香烟弥漫,形成了一张冷漠的鬼脸。他看向天风族阴阳境的强者,冷漠的说道:“汝请吾来,有何要事!”

    焚香祭鬼!

    这是祭祀中一门很是邪门的巫术!

    这是一尊鬼神的分身,拥有着无上的神通!

    “请大人占卜我族中九座宝库驱出,缉拿盗窃之人!”

    那天风族阴阳境的强者语气谦卑和平日里,那颐指气使的风范,大为不同!

    “问卜鬼神,需要祭品!因果越大,祭品越多!你可准备好吾之祭品?”

    那鬼神不紧不慢,没有干活,想要报酬!

    “这是一颗千年天心果,大人服用之后可以免去五百年苦修之功!”

    天风族,阴阳境的强者常年徘徊于鬼神之中,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东西。

    一枚朱红色的果实,出现在香案之上。

    那鬼神微微点头。

    随后便是化成一道黑影,追寻因果,追杀而去!

    鬼神刚刚腾空,轰得一声,一道雷光劈落!

    这是天谴神雷,血色弥漫!

    鬼神遭遇雷劫,立刻哀号一声。随后他的身影再次凝聚,可是那张鬼脸却是虚淡了几分。

    “血色雷劫!你们天风部落故意害我!”

    那张鬼脸顿时惊怒,他看向天风部落阴阳境的强者,浓郁的怒气,几乎扑面而出!

    “血色雷劫!这怎么可能,分明只是一个无耻毛贼,只有先天境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