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 土著追杀
    那天风部落,阴阳境的强者踉跄两步,他的心中明白,得罪鬼神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下场。

    能够接受香火祭祀的鬼神,每一位都是惊天之辈!

    其中,修为最次,也是大圣级的强者,如果他的怒火真的降临下来,就算是天风部落也难以承受。

    “什么无耻毛贼,分明就是来历惊天之辈!让我推演他的因果,我居然因为牵连太大而受到上天惩罚!我的损失,你们天风部落必须弥补,否则的话,我就要让你们这一个部落鸡犬不宁!”

    那鬼神赖上了天风部落。

    天风部落的阴阳境强者刚才还是自信满满,这一刻却是变成了一个苦瓜脸,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了!

    最终,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天风部落在付出了超过祭品十倍的代价,才取得了那位鬼神的原谅。

    鬼神消失,他们什么也没有捞着,反而是天风部落,赔了夫人又折兵,将那些祭品,全部都打了水漂。

    方岳逃窜万里。到了一处偏僻的小山洞中。

    他喘着粗气,将那仙兵的残片,从胸前取下。

    方岳早就已经做好了被人推演的准备,他自身,没有能力抵挡这种因果牵绊。可是,他的身上有大宝物,大秘密!

    那神秘的石坠不说,他至今都是研究不透!

    还有冥王戒指,他还没有时间去研究!那张神秘的棋盘,在石坠空间中至今沉睡,阴阳镜,施展起来代价太大,不到关键时刻,方岳不会轻易动用!

    唯独这块仙兵的残片,已经被方岳琢磨出了一丝的门道。

    它的表面,有神仙符文。数百万道细密的纹落,已经被方岳以三部仙诀里诞生出来的真气,灌注了差不多两成多的数目!

    这越是往后,每复苏一个符文,需要的真气越是呈现出几何倍数的数目增长!

    但随着符文的复苏,这仙兵残片的威力,也逐渐的展现出来!

    尽管只有两成的符文复苏,可是它已经有了部分仙兵莫测的威能!一旦符文激活,方岳的身周三丈范围内,一切事物尽皆不可推演。

    纵然是圣人出手,也是枉然,强行推演,甚至会触碰天机,导致天劫反噬!

    但是维持这仙兵碎片被激活,需要消耗的代价也是颇大,仅仅是过去了三个呼吸的时间。

    方岳手头的灵石已经被消耗了足足三千万枚!

    “那个天剑一绝对不是什么好人!他如果成为罗天宗的传承者,未来一定会对我出手!与其这样,不如我先下手为强!把这罗天宗留下的机缘,能够剥夺多少,便是多少!”

    方岳很是武断的推测。

    这天剑一,对他的敌意,完全就是他自己的臆想与推测!

    如果让天剑一听到方岳的心声,肯定感觉自己比窦娥还冤,这天空中估摸着都快要到了六月飘雪的地步了!

    没有办法,方岳和太一剑宗的关系很是不好。

    恨屋及乌,这天剑一身为太一剑宗的弟子,也难免会受到牵连!

    “呼哧,呼哧!”

    远处,一个死胖子踉踉跄跄的奔跑而来,他的身上还有一些伤口,流淌着黑色的鲜血!

    “司马笑?”

    方岳错愕,他知道,擂台那关,对他来说,一定是无法构成威胁。至于什么时候进入这片地狱世界,对于司马笑而言,只是一个时间早晚的问题。

    但问题是,这家伙怎么每次出场都把自己弄得这么凄惨。

    看着身上的伤口,横七竖八,还有污血流出,一看就是糟了人的毒手!

    “司马笑,到这边来!”

    方岳招手,怎么说,也不能对司马笑见死不救!

    “方岳,赶紧跑!妈蛋的,我被太一剑宗的那群王八羔子给算计了!他们隐藏了实力,来了一票人马,其中有天地境,也有轮转境,甚至连大能都降临了三五位!”

    司马笑对方岳狂吼!

    在他的背后,还有一个浑身漆黑的部落土著挥舞着手中的战矛在追杀司马笑。

    那战矛举起,射落出一缕缕乌黑的光芒!

    这光芒中,九成都被司马笑闪躲过去,但总是会有那么一两束光芒会落在司马笑的身上,为他增添新的伤口!

    而在土著的背后,还有一位太一剑宗的弟子,他御剑飞行,不紧不慢的跟随在那漆黑土著的背后。

    他的嘴角噙着一缕得意的笑容:“司马家族的传人,真的是越来越不争气了!跑得这么狼狈,连转身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吗?”

    这太一剑宗的弟子,只有天地境第四层的境界,并非什么天地榜上的高手。如果一对一的比拼,司马笑绝对能够摁死他!

    可他不知道施展了什么样的手段,迷惑了这个部落土著,对司马笑连下黑手。

    “你大爷的!有本事下来单挑啊!不要找人帮忙!你吖的臭不要脸,弄来了一个轮转境巅峰的土著给你当打手,鬼才会和他转身一战了!”

    方岳看到这一幕,立刻取出了一枚留影水晶。

    将司马笑被土著追杀的一幕给记录了下来!

    水晶中,还有太一剑宗御剑飞行,驱使土著的模样!

    “方岳,你个不要脸的!还不快点出手救我,在哪里瞎倒扯什么啊!”

    司马笑看方岳还不出手,站在旁边录像,他蹭的一下就着急了!

    方岳将刚才的景象记录下来,然后嚷嚷道:“别着急,我来救你了!”

    方岳从山洞中走出。

    那太一剑宗的弟子看到了方岳。

    他稍微一愣,旋即哈哈大笑:“我知道你!通天教的方岳是吧!在我太一剑宗中,有你的悬赏令,你的人头价值不菲,我顺便也给收走了吧!真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太一剑宗的弟子,压根就没有把方岳看在眼里,他的声音里,充斥着一股高傲的味道!

    “哎呦,你们太一剑宗还厉害啊!还天堂地狱的呢!”

    方岳挤眉弄眼,一点都不着急出手!

    “可恶的家伙,竟敢调戏我们太一剑宗!方岳你死到临头了!”

    太一剑宗的弟子,挥舞出一道凌厉的剑气。

    剑气破空,寒芒惊绽!

    不得不说,这太一剑宗不亏是人族修行宗派中的第一大派!

    哪怕是一位默默无名的普通天地境弟子,施展出来的手段都是不凡!

    这一束剑光,能够斩灭一座山峰!就算是寻常天地境第六层七层的高手遇到都得吃瘪。

    但用来对付方岳还是有点太弱了!

    方岳吹了一口气,就让那剑光偏转,原路返回,向着太一剑宗的弟子,反向劈斩而去!

    太一剑宗的弟子,被立刻吓了一跳!

    这都是什么见鬼的手段,劈出去的剑光还会回来?

    难道是传说中的斗转星移吗?

    太一剑宗再次挥舞出一道剑光和刚才折返而回的剑光相互碰撞,两相湮灭!

    但是他看向方岳的目光更加的凝重了几分。

    这个家伙,果然和太一剑宗悬赏资料中写的一模一样,境界不高,手段深不可测!

    如果是在玄黄世界碰到方岳,他二话不说,肯定是掉头就走!

    这样可以轻轻松松,跨越四五六七八个境界作战的天才,肯定是会有一些底牌的!

    他堂堂太一剑宗的弟子,前途无量,受到门派重点栽培!和这样的小瘪三玩命,肯定是不值得!

    但这次的环境不同,在这地狱世界中,他有主场的优势,而且还有这土著生物帮忙,以他轮转境巅峰的实力,捏死方岳和司马笑这两个小蚂蚁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太一剑宗的弟子想到这里,看向方岳的目光再次的轻蔑起来,他好像是在看一个死人!觉得方岳根就没有丝毫的活路!

    方岳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的内心戏这么多,之所以他没有动手,只是想要单纯的探探太一剑宗的底牌。

    天剑一可以操纵天风部落的强者,是因为他是这座世界的传承者,而这个不知道从那个犄角旮旯里蹦跶出来的傻狍子也能够驾驭一个轮转境巅峰的土著,这结果,貌似有点意外啊!

    难不成,这太一剑宗的弟子,组团全部都是罗天宗的传承者?

    这个几率,显然不大!

    方岳对于这其中的猫腻很感兴趣,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弄个罗天宗传人的身份混混!

    但显然,这太一剑宗的弟子,身份太低,估摸着是不知道多少内情。

    方岳套了半天的话,他也没有说出个一二三四五来!

    最终,方岳失去了耐心,祭出了从天剑一手中抢来的那件法器!

    “起!”

    方岳的手掌轻轻托起。法器当空,一缕缕的光华垂落而下!

    那黢黑的土著身影被立刻定住!这法器就是这样,定住的强者实力越强,消耗的真气便是越多!

    定住一个轮转境的土著,方岳还勉强可以接受。

    看到土著被定住。

    司马笑立刻转身,呲牙咧嘴,满脸狰狞的看向那太一剑宗的弟子!

    “来啊!单挑啊!来呀!互相伤害啊!”

    司马笑从来都没有那么憋屈过,他居然被一个太一剑宗的弟子追杀,被弄得人仰马翻!

    那太一剑宗的弟子感受到司马笑身上散发出来的腾腾杀气!他立刻感觉到一股心惊胆战的感觉!

    “怎么可能!天剑一师兄手中的千佛塔,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那太一剑宗的弟子,掉头就跑。

    司马笑,方岳,随便一个他都打不过,两人联手,他只有作死的份儿!

    被追杀,积累了一肚子火气的司马笑怎么可能轻易放过这个太一剑宗的弟子,他的两根手指放大,像是两根擎天柱从天庭坠下!

    轰轰两声。

    尘烟卷起。

    黢黑土著的前路被司马笑给生生封死。

    然后满眼通红的看向那个太一剑宗的弟子。

    “还想跑?你以为你跑得掉吗?”

    那太一剑宗的弟子,双腿颤粟。他的脸色煞白,血光褪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