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章 万剑归宗
    “雷霆之道,至刚至阳!不仅需要表面上的雷霆万钧,还需要有一股破尽天下防御的刚阳锐气!我昔日间,贪生怕死,虽然保全性命,但是不够刚猛!只有舍生忘死,才能将雷霆之道发挥到极致!”



    方岳喃喃自语。他的双眼猛然睁开。



    一道道的雷霆,在的眸光中随生随灭,能够演化成万千个雷霆世界!



    雷霆大道第五层,一切水到渠成,自然突破!



    这样的成就,连一般的教主级都不一定能够达到。



    修为境界的提升,只是让领悟道则更加的容易,但却并不一定代表着道则上的成就更加高超!



    “这个混球,居然真的突破了!”



    剑青云心中一惊,在看到方岳眸光的一刹,他的心脏都是微微的颤抖。



    太一剑宗,到底还是低谷了方岳的潜力。



    先天巅峰,就能够领悟第五层的大道,这样的成就,在太一剑宗的历史上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他是天才,是妖孽,是怪胎!



    如果让他成长起来,这太一剑宗还有谁能够钳制住他。



    剑青云,虽然是天地榜上的强者,但在天地境的层次,也只是领悟到了剑之大道,达到了第三层的巅峰!



    “剑道领域,万剑归宗!”



    剑青云不再藏拙。他的身周三丈,尽皆被冰冷的剑气所包围!



    任由那些雷霆坠落而下,他都不会受到丝毫的伤害!



    当然,维持这剑道领域,时时刻刻消耗的修为,也是不一个小数目!



    “方岳,给你一次机会,归顺我太一剑宗!我可以为你引荐,让大圣级的强者培养你!之前的过往,我太一剑宗一定不会追究!只要你点点头,甚至这个世界之中的天道之石,我都可以做主,分给你一成的数目!”



    剑青云劝阻方岳。



    这样的人,不成为朋友,就一定会是敌人!



    然而,剑青云虽然孤傲,但在下意识中,却是选择了让方岳成为自己的朋友!



    他没有信心能够灭杀方岳!



    方岳微微张开了眼睛,从悟道的状态中脱离出来。



    归属太一剑宗?



    开什么玩笑!



    这么嚣张的门派,怎么符合他猥琐的气质!



    气质不同,注定不能成为朋友!



    方岳微微摇头,拒绝了剑青云的邀请。



    剑青云立刻拉下脸来:“方岳,你不要不知好歹,太一剑宗的底蕴,你根本就无法想象,不要以为你所在的通天教和太一剑宗同为十大之一,便可以与之比肩!太一剑宗若是想要真正出手,十个通天教也都可以灭掉!”



    剑青云喋喋不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休。



    方岳的手掌微微抬起,万顷雷霆尽数归入他的掌控之中!



    化天劫之力,为他所用!



    这才是雷霆之道,第五层的威力!



    “聒噪!”



    方岳只是吐出了两个字。



    下一刻,那苍穹清朗,所有的雷霆都化成了他手中的百丈长剑,向着剑青云遥遥斩去!



    这一斩,天地失色,这一斩,天崩地灭!



    剑青云满脸惊容,欲要逃躲,但是周围的空间之力,骤然缩进,宛如磐石,将他封印无法动弹!



    下一刻,大剑落下!



    啵得一声轻响,剑青云的剑道领域像是水泡一样破碎。



    剑青云连挣扎,恐吓的机会都没有,便是在这雷霆大剑的劈斩下成为了灰烬!



    “青云!!!”



    剑青云的护道者目次欲裂,他歇斯底里的咆哮,一双眼睛里,充斥猩红!



    剑青云,是他的希望,是他的寄托,说是护道者,实际上,他看着剑青云一点点长大,两者的关系,已经是亦师亦友!



    剑青云居然死在了他的面前。



    那护道者内心之中,情绪激烈,无法接受。



    他的手指点落,一道紫色的光芒,向着方岳迫近!



    “既然你杀了青云,那就为他陪葬吧!”护道者不惜以大欺小,对方岳出手。



    然而,他却忘记了那些被方岳救下的诸多使者!



    “好不要脸的老头!堂堂教主级强者就这样没脸没皮,连一个先天境的修士都不放过吗?”



    那位始终在怜悯方岳的女修冷哼开口。



    她的一只素手拂动!



    紫色的光影被一扫而空。



    她也是一位教主级的强者,虽然只是彻底境的第三层,但是她族群强大,天赋无双。



    哪怕是面对教主级巅峰的强者,她都敢叫板!



    更何况,这并非是她一个人在战斗!



    “兄弟们,上,弄死这个老家后!没有了那些罗天宗的可恶法器,咱们还怕他这个老祸害吗?”



    一群使者轰然而上,最弱都是大能境的巅峰!



    其中还有教主级的强者,虽然没有一位是教主境的巅峰,但是乱拳打死老师傅,谁还没有点底牌,没有点后手吗?



    漫天法器,尽皆超凡!



    统统砸下,轰碎诸天!



    剑青云的护道者看到这些法器,他的老脸都绿了!



    这是个什么节奏,这些人是要逼死他吗?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有本事一个个的来!群殴算什么好汉!”



    剑青云的护道者在咆哮,然后,他的咆哮就是淹没在了无尽法器的轰杀之下!



    剑青云的护道者,拂尘一掸,扫除一片青色的光芒,几件法器应声跌落,然而更多的法器,向他砸来,任何的一件法器如果落中,都能够让他重伤,他走的是炼气一脉的修行法门,可不是方岳这样的体修,皮糙肉厚,敢硬抗刀剑,不怕水火!



    一般的炼气之修,都是典型的脆皮,输出高到吓人,但是防御弱的可怜!



    剑青云的护道者不敢硬抗,狼狈鼠窜。他一位堂堂教主境的强者被人逼迫到这种程度,也算是罕见!



    “来啊!互相伤害啊!你不是很厉害吗?我怎么就完全感觉不到捏!”



    方岳欠欠的在旁边拍着屁股挑衅。



    那剑青云的护道者气急败坏,每一次,他刚刚想要出口还击,却看到一件件各式各样的法器,呼啸而至!毫不留情!



    “你们这些无知的土著,还真的以为我怕你们吗?小辈都有的罗天宗的法器,你们以为我会没有吗?”



    剑青云的护道者被追杀了数个呼吸的时间。



    他终于忍受不了这样的屈辱,宁可硬抗,挨了一座小山形状法器的全力一击,他从自己的储物袋中取出了一件剑形的法器!



    剑形的法器之中,丝丝缕缕古老,朴拙,苍凉的气息弥漫出来!



    这剑形的法器,居然也是罗天宗炼制出来,专门用来克制这个世界生灵的。



    它的品质,似乎比剑青云手中的那件石球还高!



    “不好!这老贼的手中还有其他压箱底的宝物!”



    那些使者看到这般场景,都是眼皮连跳,心中暗道不妙!



    “想逃吗?后悔吗?可惜,这已经太迟了!”



    看到这使者们个个色变。



    剑青云的护道者心中一阵得意!



    “去!”



    剑青云的护道者,手掌轻轻一托,那枚剑形的法器,转眼腾空而起,丝丝缕缕灰色的雾霭笼罩而下,让那些使者再次失去了体内的修为!



    原本,那些杀气腾腾的法器,哗啦啦尽皆落地。



    失去了主人神念的支撑,它们的威力骤减!



    “方岳,我要先杀了你!”



    轮到仇恨值,剑青云的护道者对方岳可是比对那些使者高出了数倍!



    他咬牙切齿,双眼通红!



    方岳倒吸了一口凉气,二话不说,掉头就跑!



    “跑?方岳这天涯海角你还能跑到哪里去?我要将你扒皮挖骨,炼化你的神魂,永镇海眼,让你日日夜夜都饱尝无边痛苦的滋味!”



    剑青云对方岳恨到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了骨子里。



    然而,剑青云刚刚抬脚。



    一个黑洞洞的炮眼便是从一处山头,偷偷摸摸的露出了一点脑袋。



    点点的星辰光芒浮动汇涌,凝聚在那黑洞洞炮眼的内部。



    无尽的光芒,汇聚一处。



    轰得一声。



    天地间一片光明。



    灿烂的银光,遮掩了整片天空。



    那座小剑模样的法器,瞬间崩碎,彻底坍塌,在扭曲的空间中,搅碎成为了一片灰尘和粉齑。在空气中破碎!



    “不!”



    剑青云护道者的法器崩碎。



    那些使者再次失去了压制!



    他们的法器接连从地上浮空,向着那剑青云的护道者身体叮叮咣咣,一通乱砸!



    那些使者们,刚才都是惊怒。如果不是那一束光芒,他们可能这次就栽在这里了!



    对于死亡的恐惧,让他们的出手格外的狠辣,不留情面。



    那剑青云的护道者想要再次挣扎,逃窜,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机会。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轰得一声的爆响中。



    剑青云的护道者肉壳崩碎,化成了无尽的血雾弥漫!



    一位教主境巅峰的护道者陨落。



    太一剑宗宗祠中的一枚魂魄碎裂。



    太一剑宗举教震惊。



    一位教主境巅峰级别的强者陨落,在太一剑宗之中乃是前所未有的大事!



    “终于干掉了!真的是吓死宝宝了!”



    方岳佯装惶恐,拍打着自己的胸脯。



    司马笑则是从那个山头,偷偷摸摸的走出来,收起了那尊大炮,然后才变得大摇大摆!



    “刚才的那一束光芒,是来自于那种大炮?”



    一位使者眨巴着眼睛,对方岳好奇的问道。



    “那是当然!”



    方岳挺直了腰板。他明白,哄抬物价的时候到了!



    这一手营销做的漂亮啊!



    就算是吹嘘的再好,也不如真真正正的让这些使者体验一把这大炮的威力!



    “这大炮,原来真的针对的目标,是那些罗天宗遗留下来的法器!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大炮的威力虽然不强,但罗天宗遗留下来的法器,质量也不算太好!如果真的被炮火命中,那法器肯定会瞬间崩裂,碎灭!”



    那些土著使者的眼睛里,纷纷迸溅出渴望的光芒。



    大炮的价值被陡然拔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