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六章 大发雷霆
    “还有我们部落!”



    “我代表……”



    诸多的势力纷纷开口了。



    每一家都是或多或少的捐献了一些天道石,或者是炼器的宝物。



    在场的使者有数千位,代表着数千个大大小小的势力,哪一家在这一方世界中都是有头有脸的。



    只要出手肯定不会太抠门!



    最后,看到地狱火蚁一族都是眼热了!



    他们之前的付出,得到了数百倍的回报!



    方岳和司马笑更为在乎的是天道石。各种炼材,哪里都可以获取。但是天道石,错过了这村,或许就没有这店了!



    最终,两人收获了十二万枚天道石。



    其中两万枚,给了司马笑,余下的十万枚则是进入了方岳的腰包。并不是方岳抠门不给司马笑,而是因为这次的事情,方岳是占据了主要的功劳。



    司马笑只是辅助,得到了两万天道石已经是幸运。



    至于地狱火蚁一族得到了三倍于他们付出的材料!余下的资源,则是按照二比八的比例,进入了司马笑和方岳的腰包!



    两人在做过了这一票之后,感觉走路都是飘得。



    而对于那数千家大势力而言,却并没有多少肉疼的感觉。



    方岳他们最后得到资源,看似众多,但实际上,平摊到每一个人的头上并没有太多的数目!



    这就是地球上比较流行的重酬的原理,每人给我一块钱,我能获得几十亿!



    方岳和司马笑在这里大赚特赚的时候。



    太一剑宗已经是快要把杯子都摔烂了!



    那么多的战舰,那么多的弟子,竟然全部都折在了一座诡异的阵法之中,根据古风最后传回来的资料。



    他们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甚至连对方长什么模样,有几根胡子,都不晓得!



    灵机圣人怒不可遏,他的眸子里全部都是愤怒的火焰。



    “这些可恶的土著,居然折损了我这么多太一剑宗的弟子,我要让他们不得好死!给我屠城,灭族!”



    灵机圣人大发雷霆。



    方岳也遇到了危机。那两个银月部落的族人赶到,他们悄然伪装成了土著中过往的商客,银月族很擅长伪装,稍微乔装一下,便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甚至他们还精通敛藏气息与灵魂波动的手段。有些时候即便是站在你的面前,你都是识别不出他们的身份。



    方岳在天金部落里指挥天金部落的族人修建阵法。



    一座座的阵法破土而出,其中足足三座,都可以召唤出第九层的地火。



    还有十五座可以召唤出第八层的地火。



    三十六座,能够召唤出第七层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地火。



    这对于整个天金部落而言,都是一则福音!天金部落之中不乏高明的炼器师,但是这炼器的火种却始终是掣肘天金部落的一个大问题!



    每一次租价其他部落,势力的地火室,他们都需要付出昂贵的代价。



    而如今,族中自己就有了可以召唤地火的阵法,虽然每一次召唤地火还是需要消耗为数不少的灵石,但这样的代价相比于租借其他族群的地火室连二十分之一的租金都没有!



    方岳对于天金部落的帮助也不吝惜,因为这个部落简直就是富裕的流油,如果说在揽金城外,所有的部落,来一个武力的排行榜。



    天金部落绝对排不上号。



    但说到财富的积累,绝对是能够在这所有部落中排得上前十!



    每次搭建阵法,方岳都可以获得一笔不小的酬劳。搞的方岳都想要直接转行,成为一个正职的阵法师了!



    “方岳大人,还需要添加什么其他的材料吗?”



    一个管家模样的老者很是谦虚的向方岳询问。



    这个管家的修为也是不低,是一位轮转境第七个小台阶上的强者。



    他精通心算,记忆,所以才被派遣到方岳身边,看看能不能在方岳的旁边呆上一段时间,学习一点阵法手段。



    老管家对方岳出手阔绰,几乎是有求必应,而方岳也不吝啬,教给了他许多实在的手段。



    救灾两人愉快交谈的时候。



    方岳的心脏猛然间停跳半下。



    一个天金部落的族人和他擦肩而过,一抹幽蓝的光芒犹如独狼獠牙猛然刺下。



    方岳瞪大了眼睛,屏住呼吸。



    蓝光幽幽。



    方岳的身影已经成为了虚幻!



    “有刺客!”



    方岳怒吼一声。



    如果不是瞬移之术,他刚才已经死在了那匕首的刺杀之下!



    这杀手的手段诡异,出手的时候毫无征兆。



    老管家立刻怒吼:“何方鼠辈,在我天金部落也敢放肆?”



    “杀!”



    那个伪装成天金部落族人的刺客,掀翻了头上的斗笠,身上的黑衣,骤然撕碎,成为了无数黑色的布片,在风中飘零。



    双方交手,只是刹那工夫。



    一座领域已经轰然落下。



    一缕缕银色的星辉从穹空洒落,将方岳,老管家,刺客,尽皆笼罩在内!



    “星空领域!”



    刺客的喉咙里,发出了野兽般的咆哮。他的双眼猩红,杀机凛然。



    银白色的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身躯,泛闪着金属一样的光泽。



    浑身狂野的气息,像是从洪荒时代走出来的凶兽一样!



    “方岳,你的死期到了,跪过来受死,我给你一个痛快!”



    银月族的杀手面容冷漠,看向方岳,犹如在审视一个死人,他们这一族,天生为战,骨子里就有成为杀手的潜质,没有人能够阻挡住他们的步伐!



    他的面容冷漠,流露出高傲的神色。



    仿佛让方岳跪过来受死,给他一个痛快的了解,已经是一种莫大的恩赐了!



    “你是太一剑宗的狗?”



    方岳也没有示弱,对方想杀他,他自然不会客气!



    银月族,在玄黄世界之中也有分支,他们嗜杀,冷漠,名声狼藉,连刚出生的婴儿都会摔死,手无寸铁的妇孺也会一根长矛钉穿在墙壁上面!



    这个族群身上的骂名极大。



    方岳对他们并没有任何的好感。



    “我劝你速速离开,这是我天金部落的族地,你敢杀人,我天金部落是不会放过你的!”



    那老管家也撩开了眼皮,他很果决,站在了方岳的这边。



    生死关头,是最容易建立革命友谊的时候。



    锦上添花,付出再多,却不如雪中送炭,些许给予。



    “不知死活!”



    银月族的杀手根本就没有把老管家放在眼里,他冷哼一声,一只手便是把老管家拍死在了旁边!



    老管家的实力虽然不弱,但是距离银月族的杀手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



    他满口是血,脸色苍白,对着方岳吼道:“方岳,快快离开!不要管我!”



    “老管家,你何必呢!”



    这个时候,又是一道人影进入到了星辰领域之中,他的面色阴柔,棱角上,颇有几分女性的气质!



    这个少年的修为境界,还在天地境的第九层!但是他的身上,天生有一股高贵大的气质,让人难以接触。



    他走进星辰领域,并非是强行介入,而是经过了这银月族杀手的允许!



    “四公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老管家面色骇然,没有想到这杀手潜入到银月部落还有四公子的参与。



    方岳冷漠的看着这位四公子。



    “你代表的是你个人的意志还是整个银月部落的意志?”



    方岳看的很明白,银月部落,虽然实力不咋的,但也是相对而言,他们的族群之中,有不止一位圣人坐镇,就算是银月族的杀手潜伏的本领再大,在圣人的眼皮子地下也很难逞凶!



    至于这四公子,看起来身份的确不低!



    但是他还足以动摇族中圣人的意志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



    “你问这么多干嘛?黄泉路上,你还是做一个糊涂鬼吧!”



    四公子开口。笑容中透着轻蔑!



    在他眼里,方岳很可怜,平白积累了这么多的财富,如今却要成为他们天金部落的囊中之物!



    财富固然是好事,但如果有命拿,没命花,那就是一个可怜虫!



    四公子的态度,让方岳的心中有数。



    “卑鄙的刺客,就算是我死,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方岳咬牙,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向着银月部落的刺客劈杀而去!



    银月部落的刺客,眸子里,流转出一抹轻蔑的光。



    “嗖”“嗖”两声。



    银光落下,洞穿了方岳的胸膛。



    噗嗤一声,方岳的胸膛洞穿。



    跌落在血泊中!



    他临死的时候,还是双目怒睁,其中写满着不甘心!



    “方岳死了?”老管家的手指颤抖,不断咳血,他指向那位四公子怒吼道。



    “你是天金部落的千古罪人呐!”老管家的老泪纵横。一股怒气向着他的心头横冲直撞,方岳对他,对天金部落的价值太大!这四公子居然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也将之出卖!



    四公子冷笑说道:“老东西,你懂得什么!这方岳身上的财富惊人,将之尽数搜刮,能够缔造出数位教主境的强者!还有,他能够为天金部落所做的贡献都已经差不多了!如今陨落,也算是为我天金部落做出贡献!”



    四公子很是薄凉,在他的眼里,只有利益,没有情面!



    “按照事先商定好的!这方岳身上的财富全部归我!这点你应该是没有意见吧!”四公子看向那银月族的杀手,用理所应当的口气说道。



    银月族的杀手,嘴角翘起了一抹冷漠的笑容:“我说什么了?方岳的性命是我的,他身上的一切都是我的!你们这些卑微的土著,难道还想要和我讨价还价吗?”



    银月族的杀手漠然的看着四公子,他从来都没有把四公子当成可以正式的对象!



    一个愚蠢的纨绔而已,难道还真的是他说什么,这四公子就相信什么吗?



    四公子怒急攻心,“你,你怎么能够出尔反尔呢?之前,咱们不是已经商量好了吗?方岳的性命归你,而他身上的财富都属于我!”



    银月族的杀手懒得和四公子废话,手中的长刀挥斩,四公子被力劈两半,贵族如何,天才又怎么样!



    在他的眼里,只有活人与死人的区别!



    整个银月部落,都将被太一剑宗夷为平地,其中的贵族,也将全部化成是梦幻泡影!



    银月部落的杀手向方岳的尸体走去,可是他刚刚接触到方岳的身体,便是立刻生出了一股悚然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