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八章 毛都没了
    “博士,跟我走吧!洛克将军已经走了,咱们这边没有胜利的希望了!”



    方岳言辞恳切。



    金利博士忽然看向方岳。



    “你的声音,怎么这么陌生,在我研究所里,绝对没有你这号人!”



    金利博士的目光矍铄。



    他仿佛是生有一双火眼金睛。



    方岳的心中暗骂,这老头怎么这么明白,想要糊弄都没有办法!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反正我是来救你的!落到那群太一剑宗弟子的手中,你保证连一根完整的骨头都留不下来!”



    方岳已经开始威胁。



    金利博士却是极为倔强。



    “不说清楚你的身份,我是绝对不会跟你走的!我乃是军方的博士,手中掌握有重要的资料,万一我手中的资料被你给盯上了怎么办?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泄漏这军方的秘密的!”



    金利博士是一根弦。



    一开口便是一副大义凛然,狼牙山五壮士附身的感觉!



    他这腔调,让方岳恨不得一块板砖把给闷在这儿得了!



    “老头,别倔,你非让我下狠手吗?”



    方岳的语气更加强硬。



    金利博士已经有了一丝慨然就义的感觉。



    “没办法了!得罪了!”



    方岳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块金光灿灿的板砖,然后砰的一声,敲落在了金利博士的后脑上面。



    这板砖可不是普通的板砖,而是方岳耗费了无数材料,精心炼制出来的一块鬼兵板砖!



    它除却单纯的物理攻击之外,还附带有灵魂的眩晕功能!



    否则的话,金利博士,一位媲美初入轮转境层次的强者,怎么可能会被方岳给一块板砖撂倒呢?



    金利博士的身躯软绵绵的落在了方岳的怀里!



    方岳还没有来得及,一个盯准了金利博士,正准备出手的太一剑宗的弟子忽然尖叫。



    “这里有人,要抢走金利博士!”



    他的声音颇大,搞的满城皆知。



    无论是军方的战士,还是那些太一剑宗的弟子,全部都是唰唰唰的将目光盯住了方岳!



    “该死的家伙,怎么能这样!我想要低调来着,怎么就这么难呢?”



    方岳发现自己暴露,干脆也就不再隐藏踪迹。



    “太一剑宗的小崽子们!这金利博士是我的人了!你们还是抢别的去吧!”



    方岳开口。



    那徐青,徐白兄弟两人也将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



    徐青颇为激动:“对,就是他故意给我指错路,让我们被这世界的土著发现,然后在战斗中才受到严重创伤的!”



    冤有头,债有主,这下,是终于找到正根了!



    即便是徐青不说,这太一剑宗的人马也不会轻易的放过方岳。



    金利博士,正是他们这次出手的目标之一!



    太一剑宗的大队人马出没跟这些土著硬磕,死扛,他们的目的可不仅仅是为了争一口气,更是希望得到这个文明之中的一些重要人物,然后询问信息,将不同文明的体系融合,让自己的视野更加宽广,触类旁通,得到启发,让修为境界达到更高的层次!



    军方人也在怒吼:“放下金利博士!否则的话,我们就开枪了!”



    方岳二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话不说,撒脚丫子就跑,这到嘴的肥肉还会扔了?



    莫丹看着他心目中,以为是神魔一般的男子,不由的狂汗。



    拍闷棍,敲板砖。



    这不是街头小混混的行为吗?怎么会出现在一位这样高手的身上!



    而且这哥们也太彪悍了。



    硬生生的将刚才还剑拔弩张的双方仇恨全部都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方岳跑路的本事也是不小,一上手便是缩地成寸。



    本来,方岳在土之大道方面的造诣便是不浅,之前更是看过数次别人施展这种手段,他只是稍微琢磨了一下,便是掌握了其中的要害。



    一步迈出,千山万水全部都是甩在了自己的身后。



    说到战斗,方岳不敢说在同辈之中打遍天下无敌手,但是逃生本命,他绝对是数一数二!



    很快,那些士兵连他的背影都看不到了。



    甚至连太一剑宗御剑飞行,都只能够在方岳的屁股后面吃土。



    这货跑得太快,简直就是一个兔子转世。



    司马笑和莫丹有方岳留下来的一枚玉符不怕追丢,在后面慢慢悠悠的瞎晃悠。



    太一剑宗的人马追踪出去数十公里,最终铩羽而归,连人家的影子都跟不上了,他们还怎么找人!这深蓝星球,虽然远远比不上玄黄世界苍凉,浩瀚。可是想要从数百亿的人口中,找到方岳,那简直是比大海捞针还难。



    最终他们放弃,徐青被气的七窍生烟。



    看着娴熟无比的缩地成寸的手段,绝对是玄黄世界的降临者没错!



    这个世界的人,虽然也修法术,但远没有玄黄世界的弟子精通



    至于他施展出来的这门缩地成寸的神通,**的怎么感觉有太一剑宗的痕迹!



    太一剑宗的人从方岳刚才动手的细节中,根本就看不出一丝的端倪存在。



    “报告大人,那座宫殿所在的位置被找到了!”



    文质彬彬的少年身前,一个灰衣弟子驾驭剑光而来,亲自禀报。



    “嗯,那就好!你在前面引路,我来看看那座传说中的宫殿,是否真的蕴藏有精神一脉无上的法门!”



    文质彬彬的少面面容淡漠,对于那金利博士的离开,并不放在心上。



    懂得这个深蓝星球文明精髓的人,不止那金利博士一个。他们更重要的目标,是那研究所下来的地下宫殿。



    这可是太一剑宗之中,一位无上的强者,耗费了十年的寿元,推演出来的机缘之地。



    若是将这一脉无上的精神法门带回到太一剑宗之中,足以让太一剑宗多一门阵法底蕴的传承之法。



    那灰衣的弟子浑身颤抖,不敢动弹,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滚落在地,浸湿了身下的黄土。



    “嗯?怎么了?不敢前行吗?”



    文质彬彬的少年脸上春风一般和煦的笑容逐渐收敛,变得冰冷而严肃起来。



    按照他们的计划,那一处的传承不容有失!否者,他冒险进入深蓝星球开启黑暗试练的意义就消失了一大半!



    这颗开启黑暗试练的星球,看似不到,但是神秘之地一处接着一处,每一处如果都能彻底挖掘出来,意味着一桩桩天大的机缘。



    可是这不可能,甚至只能是一种非分之想。



    因为一些地方,属于禁忌之地,根本就不是他这个级数的人能够染指的。



    “不是的大人,我们虽然找到了那个地方,但是所谓的宫殿,却已经不见了踪影,那个地方只留下了一片即将坍塌的空间。我怀疑,那座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宫殿已经被人给带走了!”



    灰衣弟子如实禀报,当他们看到那一幕的时候,也是被惊呆了。



    一座占地接近百亩的地下宫殿,怎么就能够这么悄然无息的凭空消失了呢!



    “你说什么?消失了?”



    文质彬彬的少年微愣,再次回眸,看向那地平线的边缘消失的身影。



    “原来,我终究是小看了他们!他们的目标,也同样不仅仅是一个小小的金利博士!”



    徐谦并没有徐白,徐青那样的心理脆弱,自大和骄傲。



    相反,他从小都是从一片辱骂声中长大,更加知道这个世界的可怕!



    宫殿消失,并未让他发狂,而是在心中默默算计着,是否有其他补救的办法。



    这一次,他们的行动算是彻底失败,金利博士没有抓到。宫殿也被人盗走。而且他们还折损了一票的人马。



    更有一位圣人的子嗣,在那光柱的轰杀下彻底陨落!



    “前往下一处地方!”



    徐谦破空离开。



    其他太一剑宗的弟子驭剑尾随。



    在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方岳,司马笑,莫丹的声音再次出现。



    方岳眯缝着眼睛,看着徐谦离开的背影,口中喃喃自语的说道:“真的是一位可怕的对手!”



    司马笑身有同感,这一代,司马家族的传人中,天赋绝伦者不再少数,甚至有几人被雪藏,血脉返祖,一个个都是所谓的神体,王体,在体质方面都是所谓的地级的存在。



    可是谈论起心性,他们也就是和徐白,徐青差不多,一个个老子天下第一,谁都无可奈何的模样!



    “算了,用不着搭理他们了!未来的事情,谁都说不太好!有时间,还是审问一下这个金利博士吧!寻找到丧尸的本源,才是真正的关键!”



    方岳十分的理智他知道什么时候,需要做什么样的事情!



    司马笑也是点头,然后从方岳的手中那把那个昏迷不醒的金利博士给接了过来。



    然后在他的嘴边,喂下了一些褐色的不明液体。



    “这是什么玩意儿?”方岳看到那些来历不明的液体,总是感觉有种猥琐怪蜀黍,猥亵未成年少年的感觉。”



    方岳一本正经的说道。



    司马笑则是错愕:“猥琐的大叔,猥亵的应该不是未成年的少女吗?怎么会是少年?”



    方岳沉吟片刻,方才说道:“你没有感觉怪蜀黍猥亵少年,更加的猥琐吗?”



    “@%%¥%”



    司马笑一阵无语。



    这个方岳真的是够够的了!



    那金利博士很快苏醒,可是他的目光茫然,没有任何的焦距。



    他看向方岳和司马笑,有一种失魂落魄的感觉。



    “这是**药!可以圣人以下,任何层次的人都失去理智,成为任你摆布的仆从!当然,药水很珍贵,需要无数珍贵的药材才能配置成功,而且它的作用只有一天,一天过后,药效丧失,被喂药的人就会恢复自己的理智,再次变得凶狂起来!”



    司马笑介绍他的药水,褐色的,没有一点点的能量波动。



    方岳看到这药水,更加的一阵恶寒。



    这东西真的很恐怖,如果给他的话,他是会拒绝的!



    司马笑如愿的审问出了关于丧尸本源的一切消息。



    最终,得到的结果让他不寒而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