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九章 镇天石
    方岳的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丝淡淡的失望……尽管从开始的时候,他也没有期望,这些吃干饭的家伙会替他出手,抱打不平!



    “怎么样?绝望了吧!后悔了吧!不过,已经太晚太晚!现在我宽宏大量,给你一个机会,跪下来向我磕三个响头,奉银翅族为主,我或许心情一好,还会给你一个奴才的位置干干,成为我银翅族最忠诚的奴仆!”



    梅斯扬着头,鼻孔朝天,完全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他戏谑的看着方岳,等待着方岳屈辱,然后狠狠的凌辱于他。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



    在如此的大军围剿之下,方岳已经是插翅难飞。



    方岳满脸古怪的看着梅斯。



    “难道你的手下没有人跟你说,在我面前,再多的人马都没有意义吗?难道他们没有跟你说,已经有一位轮转境的银翅族死在我的手里了吗?”



    方岳的语气依旧不紧不慢。



    梅斯高傲的脸色,立刻变得阴沉下来。



    “方岳,我已经放你一条生路了你都不走,难道你真的准备葬身于此吗?”



    方岳懒得搭理这个家伙,他还有手头的实验没有完成。



    “实验,哦,对呀!那玄级血脉炼制成功的刹那,据说会有天劫降临!这个时候正好可以尝试一下!”



    “所有人尽皆躲开!我就要实验我的新手段了!”



    方岳看着那些匆匆如潮的人族身影,还是有些不忍,牵连到他们!



    他开口提醒。



    人族立刻化成了鸟兽散,正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次银翅族的大军来势汹汹,怕是这被围剿的人族也不是善茬!



    万一双方火拼,能量的波动牵连到他们。



    到时候枉死在这里岂不是很是不值?



    那些路过的人族很快散去。



    反而是银翅族,一个个都如同标枪一样矗立在那里。



    “危言耸听,镇压你,一招足矣!根本不会有任何的能量外溢,牵连到任何人!”



    梅斯冷笑,他认为方岳是在虚张声势。



    这个时候。



    方岳已经不再提醒。



    一枚生命晶核放入到了那拇指肚大小的试管之中,其中紫色的液体,咕嘟嘟的不断冒泡,好像是煮沸的开水一样。



    “这是什么手段?莫非是玄黄世界的人族研究出来的新手段?



    梅斯的心中微微疑惑。



    旋即,千倍道雷霆交错而下。



    这次的天劫来的极为突兀,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征兆,便是悍然落下!



    朗朗乾坤,白日当头。



    居然有雷霆劈落,令人诧异万分。



    面对雷劫,梅斯不慌不忙,甚至根本就没有将这些天劫当成回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哼,用过一次的手段,还想在我银翅族的身上第二次得手吗?”



    梅斯不慌不忙的取出了一枚镇天石。然后手腕一甩,飞上了天空。



    “沃特?你还看到过别人施展这样的手段?”



    方岳瞪眼,万分意外。



    这制作玄机血脉药剂然后利用成型的瞬间,引动天劫,以此对地,这样缺德冒泡的手段应该只有他才可以想得到啊!



    是哪位老铁这么有才,居然和他想到一起去了。



    有机会的话,一定要认识认识,切磋切磋。让大家坑人的手艺,共同进步。



    “阵法之术,召唤雷劫,这手段的确不错,只可惜,属于旁门左道,一颗镇天石足以应对!”



    那梅斯再次开口。他的语气中透着一抹得意。



    方岳捂着肚皮笑道:“原来你说的是这个!没文化,真可怕!谁跟你说的这是阵法召唤出来的雷霆天劫!”



    这个时候。



    那千百闪电已经劈落下来。它们势不可挡,硬生生的落在了那些银翅族士兵的头顶上面!



    轰,轰,轰!



    一团团血雾接连炸开!



    这天劫果然是不同凡响。



    每一道都相当于是一位天地境七八层强者的全力一击。



    本来,如果银翅族的士兵小心应对,联合起来,组建战阵,未必不能够煎熬过去。



    只可惜,他们对于那梅斯太过自信,一点准备都没做。将毫无保护的自己暴露在了那些雷霆之下!



    一道道天劫落下,一位位银翅族的战士爆体而亡。



    他们接连化成了血雾,白骨,血肉,四散崩飞,遍布地面!



    “不!这不可能!镇天石,号称能够镇压天地间一切阵法,改变规则,消灭元磁,它怎么可能这么轻松的被人破解,毫无作用?”



    直到这个时候,梅斯仍然认为,方岳是借助阵法召唤出来的这千百雷霆。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



    咔嚓,咔嚓。



    数道雷霆落在了那镇天石的上面。



    镇天石的表面,无数蛛网般的纹落绽裂开来。



    “哦哦,原来这镇天石可以镇压阵法运转,扫盲了,长见识了!看来下次布阵的时候需要小心一点,不要被人找到应对的策略!”



    方岳也沐浴在雷劫之中,那些落在他身上的雷霆格外凶猛!



    只可惜,方岳在渡劫方面,早就成为了一位专业户。



    任何的天劫落到他的身上就都好像是挠痒痒一样,根本就无法构成任何的威胁!



    方岳勤学好问,连连点头,好像是一个乖宝宝一样,甚至还拿出了一个小本本来将梅斯所说的话语全部都记录在上面。



    “噗!”



    梅斯不畏天劫,但却被方岳的举动给气得到了喷血。



    他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的喉咙一甜,一口逆血喷涌出来。



    “年轻人,火气不要这么大嘛!有事情的话,大家完全好商量的!”



    方岳收起了自己手中的小本本,故作老成的说道。



    “噗”“噗””噗”



    本来就要被方岳气到炸肺的梅斯听到这话,顿时来了一个三连发。



    他被方岳气的心疼,肝疼,肺疼,五脏六腑,哪哪都疼!



    这小子太可恶了,完全就是气死人不偿命的节奏啊!



    “方岳,我要杀了你,为我死去的族人偿命!”



    天空中,雷劫消散。



    这玄级一层的血脉药剂,毕竟是潜力有限,虽然可以逆天改命,但引动的天劫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浩大。



    也就是一波游的货色。



    连一点持续耐久的意思都没有!



    “偿命?你要先考虑一下敌我双方的实力差距再说!”



    方岳继续是那老气横秋的模样。



    那梅斯则是怒吼道:“你的阴险小子,天劫消散,你还有什么本事,尽管都拿出来!今天不杀你,我就不叫梅斯!”



    “这可是你说的,千万不要后悔呦!”



    方岳的嘴角,一抹阴险的笑容浮现出来。



    梅斯的铁拳冲出,已经是开工没有回头箭了!



    “抗木昂卑鄙!”



    方岳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手帕。



    手帕在风中轻轻抖动。



    白色的粉末飘散出来。



    “这是什么手段?”



    梅斯的脑海之中下意识的闪过了这样的一个念头。



    可是他的念头还没有完全消失。



    那白色的粉末已经钻入到了他的鼻孔里。



    “噗哧”一声,梅斯挥舞而出的铁拳表面,多出了一层海绵。



    本来刚劲有力的拳头,一下子变得绵软无力起来!



    啪!



    梅斯的铁拳与方岳的手掌碰撞。



    本来火星撞地球的爆炸性场面,因为多出了一层海绵的缓冲,变得温柔了许多。



    梅斯的杀招被方岳轻易化解。



    梅斯准备再次出手。



    然而,梅斯还没有酝酿出这一个招式。



    他的体表已经被接连不断长出来的海绵覆盖。



    正方形的海绵,淹没了他的身体。



    这完全就是一个异界般的大号海绵宝宝!



    “啊!啊!啊!”



    梅斯对天怒吼,这都是什么招式。



    虽然这海绵无损于他的实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力,甚至不消耗他的任何真气,寿元,但是他本来一个威武霸道的伟男子居然变成了这般卡哇伊的形象,究竟是成何体统!



    “方岳是这个啥?”



    这个时候司马笑不知道从哪一个犄角旮旯里钻了出来。



    他看到这梅斯的模样,差点没有当场笑的岔气。



    这个造型,绝对可以去儿童游乐公园当人偶了!



    “炼制血脉药剂留下来的残渣,本来是想要扔掉的,没想到他居然主动招惹上来,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将这些残渣都给他吧!哇哈哈,这些残渣可以改变血脉,根本无解,以后你就老老实实的当你超大号的海绵宝宝吧!”



    方岳笑的张狂。



    而那梅斯则是脸色都已经被气成了猪肝一样的颜色。



    士可杀,不可辱,他堂堂银翅族的一位天才强者,怎么能够变成这幅不人不鬼不妖的模样!



    “方岳,你拿命来了!”



    梅斯再次动手,他的背后,浮现出一片锦绣山河,天地元气呼啸而至。



    梅斯动用了杀招,连周围的空间都因为超过了承受的负荷而生出了一层层的涟漪波动!



    “看,有飞机!”



    方岳一根手指指向天空。



    梅斯咬牙切齿:“骗小孩的把戏也拿来糊弄我?方岳你真的是气人太甚!”



    梅斯目眦欲裂。



    一道闪电无声无息的降临下来正好劈落在了梅斯的身上。



    锦绣山河的虚影被生生撕裂。



    梅斯被轰成了一个爆炸头!



    “方岳,你,你,你偷袭!”



    梅斯被雷霆劈了一下,刚才那股凛然的杀机,顷刻间泄露一空。



    方岳满脸无辜,一双手掌摊开。



    “没有啊!冤枉啊!我刚才不是提醒你,天上都东西了吗?”



    “可是你说的是飞机啊!”



    “对不起,我看错了!”



    “噗!”



    梅斯再次吐血三升。



    他的脸色苍白,估摸着都快已经吐血吐的贫血了!



    这方岳完全就是杀不死人,气死人。打架不按照套路出牌。



    方岳和梅斯奇葩的对决也开始引来不少人的围观。



    先是气势浩瀚的雷劫,然后又是作用古怪的粉末,方岳的手段层出不穷,让不少人都生出了一丝好奇的念头。



    “唔,这个小子还算不错,是一个可塑之才!”



    风云古城数百丈的高空中,一处黄金行宫悬浮云端。



    一个身着道袍的中年男子,捋着自己的八字胡,看着面前,一人高的大镜子里呈现出来的影像。



    这正是方岳和梅斯对战的场景。一毫不差的展现在他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