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章 鹤千尘
    “嗯,还算可以!就是手段不够光明正大!”



    旁边,还有一个老者皱眉,他手持拂尘,微微皱眉。



    若是有旁人在场,一定会惊呼出两人的身份。



    这道袍中年男子乃是风云古城中的一位圣人强者鹤千尘,另外一位,则是风云古城的副城主,圣人级别的强者捕风道人!



    平日里,风云古城之中,每一个天都会有起码两位圣人同时负责维护风云古城的安定。



    当然,身为圣人级的强者,也有圣人级的出场标准。



    像是方岳和梅斯这种小打小闹级别的争执,根本就轮不到他们出手。



    方岳和梅斯的争执,本来两位守护者是不准备关注和插手的。



    但是方岳刚才召唤出来的雷霆实在是太过热闹。



    所以才让两位圣人级的大佬不得不去关注。



    “切,不够光明正大?他一个小小的先天能够在轮转境巅峰强者的手下活这么长的时间已经很不容易了,你还要他怎样的光明正大!”



    对于捕风道人的说法。



    鹤千尘不屑一顾。



    这个老头人算是不错,就是有些太死板,太讲规矩。



    鹤千尘的心中经常腹诽,这些年来,那些坏人全都干什么去了。连这样古板的老头都没有害死,还让他成长到了圣人境界,真是有些失误,失职啊!



    “那你准备出手?”



    捕风道人对于方岳的第一印象非常不好。



    奸诈,油滑,缺乏正义感!



    所以他看向方岳的眼神中,毫不掩饰的流露出一抹厌恶的神色。



    “看情况吧!如果这银翅族做的太过,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鹤千尘也在犹豫是否需要出手。



    其实,刚才梅斯说的不错。



    这风云古城之中不乏高手,更不缺少强大的守护者。但是所有人,都不愿意轻易的得罪银翅族,免得到时候银翅族大军入侵时候遭遇针对,让他们背后的家族都跟着受到连累。



    鹤千尘虽然有心想要帮助方岳。



    但是他也不是无牵无挂的孤家寡人,他背后的鹤家人口众多,万一遭到针对,肯定会损失惨重。



    镜中,梅斯已经是开始七窍生烟了!



    “这又是什么手段?”



    再次被雷霆劈中,梅斯脏腑皆颤,他想要借助对话的时间来拖延时间。



    方岳则是毫不在意。



    “阵法呀,借助阵法,召唤出雷霆之力!怎么样,滋味不错吧!”



    方岳嘻嘻笑道。



    然后他的手掌一挥,又是千万雷霆呼啸而来。



    在这客栈附近,为了保险起见,方岳早就已经是布置下了天罗地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网等待着银翅族落网。



    银翅族想要拿方岳立威。



    方岳又何尝不是恨银翅族恨到了牙根痒痒。



    他们居然拿他的亲人来威胁他,这已经是触碰到了他的逆鳞所在!



    别看方岳平时嘻嘻哈哈,一副什么也不在乎的样子,可是在他的内心深处,对于亲情,却是极为的关注!



    这风云古城之中乃至附近的银翅族,他一个都不想要放过!



    方岳这一开口。



    让那梅斯立刻眼前一亮,偷偷运转真气,将那块镇天石召唤出来,遮挡头顶,镇压阵法。



    “方岳,这次你死定了!”



    梅斯再次开口,他感受到附近的阵法之力尽皆消散。



    一双眸子里再次闪烁出希望的光芒。



    然而,哗啦啦。



    那镇天石早就已经是被刚才血脉药剂成型时候的天劫劈打的满是裂痕。



    这次被召唤出来,只是勉强支撑的片刻,便是宣布寿终正寝!



    一块块石头的碎片,砸落在脑袋上面。



    梅斯的心里全部都是日了狗的感觉!



    “小子,你是故意的!”



    梅斯咬牙切齿的看向方岳,双眼喷火。



    方岳则是满脸无辜的答应道:“是呀!”



    “噗!”



    梅斯仰天栽倒,他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气绝身亡。



    一位堂堂轮转境巅峰的银翅族的强者居然被方岳给活活气死。



    这恐怕也能够成为是被载入史册的一场战斗!



    “嘿,这个小子真有意思!”



    鹤千尘哈哈大笑,这是他这些年来看到过的最有意思的战斗。



    诸多世界与玄黄世界之中开辟空间裂缝,无数异域强者入驻玄黄世界。他们嚣张跋扈,任意烧杀,浑然不把玄黄世界的规矩放在眼里。



    在鹤千尘的内心之中,早就对于这些在风云古城之中横行跋扈的异域生灵看不过眼。



    若非是时机未到,他早就已经亲自教训这些嚣张的异族,告诉他们要如何做人了!



    这次方岳出手教训梅斯,是狠狠的替他出了一口恶气!



    “这方岳太过莽撞,简直就是乱来!”



    捕风道人眉头紧缩,对于方岳气死梅斯的事情,他心生惶恐。



    梅斯,是银翅族在风云古城中安插的重要人物。



    梅斯死了,银翅族会不会报复。



    如果报复的话,那么风云古城又该以何等的姿态对待银翅族。



    “该死的方岳,该死的惹祸精!”



    捕风道人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向来都是主张以和为贵,不招惹这些异域生灵。



    方岳的出手,却是打破了他的计划!



    “你们准备投降还是让我动手?”



    易位而处。



    方岳和银翅族的角色倒置。



    连最强大的梅斯都死掉了。



    他们这些余下的银翅族连一个轮转境的都没有。虽然人口众多,足有数百。但是他们看过方岳呼风唤雨,召唤雷霆的手段之后,却没有任何胜过方岳的信心。



    “我们投降!”



    不知道是哪一个银翅族首先说出了这屈辱的四个字。



    哗啦啦。



    所有的银翅族不约而同的放下了手中的兵器。



    识时务者为俊杰。



    没有人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至于荣耀,那是什么玩意儿?



    能吃吗?



    看着数百银翅族的投降,周围围观的路人全部都惊呆了!



    大捷!



    这是大捷啊!



    自从空间裂缝开启之后,人族和银翅族的纷争便是不断。



    利益摩擦,那是家常便饭。



    每一次人族和域外生灵战斗,几乎都是败多胜少。就算是胜利,也都是惨胜!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时候。



    一个人单挑一群银翅族,而且还是以境界低于对方数个层次的前提下取得如此辉煌的战果!



    哒哒哒。



    马蹄声至。



    循着马蹄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方岳看到了一队武装结实的人马。



    银鳞马,烈焰枪。



    这是人族精锐部队的标配。



    数百人马,尽皆由天地境的强者组成,为首的是一个轮转境的强者,居高临下。看向方岳。



    “方岳,够了!你挑唆人族与异域贵宾的关系,该当何罪?现在放掉这些异域的宾客,磕头道歉,请求他们的原谅,你或许还有一条活路。”



    这为首之人语气严肃,浑然是一股命令下属的语气,没有半点的商量的味道。



    仿佛在说,我言出,便是王法,是规矩!



    “什么?”



    方岳惊呆。



    这个家伙真的是人族吗?



    刚刚,他在求救的时候没人出面。



    如今,梅斯被他气死了,这个家伙居然要让他放掉银翅族,赔礼道歉。



    这家伙不会是脑子烧糊涂了吧!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还愣着干什么,赔礼,道歉,放人!”



    那队伍首领的语气极为蛮横。



    呼地一声,他挥舞起了手中的长枪。



    银色的枪尖,点向了方岳的喉咙。



    冰冷的杀机,让方岳好像是被泼了一身的冷水一样,从头冷到了脚底板。



    “命令我?你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吗?”



    方岳的心渐渐的沉寂下来。



    他并不妥协,一双锋利的眸子冷对首领。



    “资格,一个先天跟我谈什么资格?如果你真的要跟我谈资格,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我是这风云古城的守护者秦风!”



    那首领漫不经心。



    哪怕方岳刚刚气死了一个梅斯,他也没有将方岳当成一回事。



    方岳敢对银翅族下手,绝对不敢对自己下手。



    因为身份不同,位置不一。



    梅斯是异族,而他是风云古城的执法者,背后站着的是整个风云古城。



    “执法者,好一个执法者,你不维护玄黄世界乃至人族的利益,居然跑出来跟一群欺凌人族的异域生灵沆瀣一气!”



    方岳的心中怒极,但并未莽撞出手。



    “这些银翅族,我卖定了,想让我跟他们道歉,门都没有!现在,你向我道歉,跪地求饶,或许我还可以考虑放过这些银翅族。”



    方岳的眼珠一转,一个极为阴损的主意,刹那间浮上心头。



    “让我跪地求饶,哈哈哈,方岳你不会是脑子坏掉了吧!在这风云古城之中你敢这样和一位尊贵的执法者说话?”



    那执法者哈哈大笑。



    扑哧一声。



    方岳一刀砍断了一个银翅族战士的脑袋。



    咕噜噜,人头落地,双眼怒睁。其中还全部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看玩笑?你觉得我的表情像吗?”



    方岳满脸严肃。



    看的那执法者都是心脏一颤。



    这么浓烈的杀气,他在始终在风云古城养尊处优长大,还从来没有见过。



    “因为你的轻蔑,所以这个银翅族因你而死!现在,我命令里跪下来求饶,你不是想要讨好银翅族吗?那好啊!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方岳,从来都不是什么烂好人。



    比坏,比狠?



    who怕who啊!



    “方岳你有种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那执法者对着方岳怒吼,面容因为愤怒而扭曲变形。



    “扑哧”“扑哧”



    手起刀落,干脆利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