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四章 越级杀人
    “嗯?没人?”



    那人愣住,一双眼睛大睁。



    他可是教主级的强者,对付一个区区先天,哪怕再怎么天才,也应该是一击必杀才对。



    可是这个人居然消失了!连他都没有感应到对方是如何消失的。



    “想杀我,先要抓住我再说!”



    方岳的手中,一张古旧的棋盘出现,而他的人影虚无飘渺,居然分出了数千道,分别立足在不同的方位点,每一个都是影影绰绰,如真似幻。



    “这神秘棋盘虽然破旧,但却是可以辅助布阵,一个普通的阵法有这棋盘的辅助,其中威力立刻就能增加百倍!”



    方岳拨弄棋盘,体内的真气好像是流水一样淌泄而出。



    生满锈色的棋盘上,一颗颗棋子接连闪烁。



    数千阵旗在风中猎猎。



    无数的阵旗纵横交错,整个客栈都成为了阵法中心。



    寒风如刀,垂落而下。



    两个教主级的银翅族尽皆惊恐。



    千万风刃笼罩而下。这些刀刃竟然让他们都感受到了毛骨悚然的威胁。



    “这怎么可能!阵法可以借助天地之力,但想要唤醒和驱动阵法,也需要消耗不菲的真气!你才先天之境,怎么能够控制住教主级的杀阵!”



    其中一位银翅族的强者惊声质问。



    他们的耳畔,响起了方岳幽幽的声音。



    “我怎么能够控制教主级的杀阵是我的事情!你们今天要毙命在这里则是你们的事情!”



    方岳数千身影轻飘飘的在空中浮动。



    他的嘴角,翘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风刃交错,绞杀而下。



    两个银翅族的教主境强者来不及反抗便是被千万风刃搅成了碎片。



    两位银翅族的强者同时陨落。



    像是两只苍蝇被拍死一样。



    没有惊天动地的搏杀,没有拼死挣扎的波澜。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甚至有些风轻云淡。



    “这方岳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先天竟然掌握教主级的杀阵!”



    九霄云端,捕风道人和鹤千尘的对峙也随着这两位银翅族强者的陨落而结束。



    捕风道人面生惊色。



    方岳的阵法,强大了不正常的地步。



    虽然,阵法,符箓,等等宗师也有人可以越级杀人。



    但是人家的越级是有限度的。



    跨越三五个小境界都很正常。



    超过一个大境界,就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此道天才,千年难遇。



    超越两个大境界,在历史的长河中都没有几人。



    这个方岳到底跨越了几个大境界。



    “天地境……轮转境……阴阳境……彻地境……”



    捕风道人掐着手指头算道。



    忽然间,捕风道人抬头,满脸惊恐的看着眼前的镜子。



    四个大境界,这个家伙竟然能够跨越四个大境界杀人!



    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妖孽啊!有妖孽!



    地面上,也是一片肃杀。



    谈笑间教主灰飞烟灭。



    两位教主境的强者就这么死掉了。



    教主级的强者,无论是放到那个世界之中都是一个教派,一个国度的中流砥柱,他们生而无敌,个个天赋超然。



    在一些平常一点的族群之中,一位教主境甚至都是底蕴级的存在。他们不会轻易出手,一旦出手便是意味着倾尽全力。



    而在这风云古城之中,竟然陨落了两位教主级的强者这已经是让无数的人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风云古城要变天了!



    许多人的心头尽皆突兀。



    这个时候,方岳顺手将两位教主级的银翅族强者的灵魂,肉身尽皆收起。在别人的眼里,方岳肯定是在贪墨这两位教主级强者的随身法宝,无穷财富。



    可是唯有方岳才知道,他们最之前的乃是这破碎的肉身还有在虚空中飘荡游逛,满脸茫然的魂魄。



    哪怕是肉身破碎,其中的生机依旧是无比浓郁。一滴血,可以化成海洋,一块血肉,能够演化成为一个部落。



    至于他们的魂魄,更是炼制五转魂液的上好材料。



    一滴五转魂液,足以让圣人都生出觊觎,感到贪婪。



    “造孽啊!造孽!”



    赤天捶胸顿足。



    虽然商今生这一脉与他不和,但毕竟是银翅族的主力。



    两位教主级护道者和一位候补圣子同时陨落,足以让银翅族掀起轩然大波,对于整个银翅族而言,都是不可弥补的损失。



    “银翅族的事情处理完了,该是轮到周家了!”



    方岳缓缓侧过头,看向人群中周家的家主。



    周东感觉手脚冰凉,以他的实力,其实在人族中也勉强算是一位强者。



    但是他的这个强者和银翅族的两位教主的存在相差的何止有十万八千里。



    方岳连教主级的强者,说杀就杀了。



    真的想弄死他,还不是一抬手的事情!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周家愿意贡献出所有的财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富来赎清我们的罪过。”



    周东作为一个商人,他的消息脉络很是灵通。



    他早就打听到方岳之前的所作所为,一个奸商,人贩子,土匪,强盗小偷,简直是厚颜无耻,无恶不作。



    他生性贪婪,对于财富有着难以理解的执着。



    现在这个时候,唯有利用他心中的贪婪,才能够让他留住自己的一条小命。



    果然,方岳闻言,停下了脚步。



    “那好吧,那就把你们周家九成的财富统统给我,我可以放过你们周家。”



    方岳果然是眼前一亮,连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周家的名号,他也知道。



    甚至在风云古城之中,所有的商贾世家,周家都可以排得上名号。



    此刻,方岳也就是在虚张声势。



    刚才主持那一座阵法,他已经快要虚脱了。



    那座大阵是远古仙阵的一角,被记载于天庭老龟给他的蓝皮书中。



    书页上对那阵法的评价不算很高。方岳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困阵。



    鬼知道,这阵法的消耗居然这么大。



    纵然这阵法九成九的消耗都被周围的山川地势,天地之力所承担。



    但仅仅是那零点一成的消耗也差点把他给抽成人干。



    在发动阵法的那一刻,方岳吸收了十亿灵石,将其中的灵气全部都灌输到了棋盘之中。



    然而,这还是只是开始,那阵法维持的时间不长,可是方岳消耗的灵石数目却是已经达到了将近三百亿的地步。



    灵石消耗,对于财大气粗的方岳大财主而言,倒是不算什么,但问题是,灵石中的灵气要转化车成为真气,才能够用来驱动阵法!



    三百亿的灵石转换成为真气,对于方岳的经脉是超乎想象的巨大负荷,饶是有源源不断的生命真气滋养肉身,弥补经脉的损耗。



    方岳已经是感觉自己已经脱离了。



    别说全盛,他连往日三成的实力都拿不出来。



    如果这周东真的坚持。



    恐怕他只有召唤出如意子的分身才能保命。



    只是,吓怕了胆子的周东主动认怂。



    将周家所有的财富统统交上来,对于方岳而言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杀人?



    方岳没有太大的兴趣。



    一群怂货,活着也注定不会有太多前途。



    “还不快点拿出来?”



    方岳的声音骤然威严。



    周东踉跄,满脸谄媚的将一枚银白色的储物戒指送到了方岳的面前。



    <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br />

    “这是神话时代流传下来的大力神戒,其中有空间浩大的储物空间安放着周家八成的财富资源。其他的财富都是固定产或者分散在周家的各个店铺之中,需要三天的时间才能折现。”



    方岳点头,接过了戒指。



    “两天之内将其他的财富折现送上!”



    方岳开口,周东不疑有他,他连连点头,满脸谄媚的笑容:“遵命,大人!”



    “嗯,那我倦了,要回客栈休息了,无论谁找我,都不要打扰我知道吗?”



    方岳回到了客栈。



    周东笑容不减,直至看着方岳的身影消失在客栈之中。



    片刻,客栈外围,三千六百杆阵旗齐齐震碎,化成粉齑。



    漫天的白色粉末随风飘扬。



    教主层次的杀阵,怎是这些凡俗的阵旗可以承受,能够苦熬到这个时候,这些阵旗已经是相当不易。



    周东看着那漫天飞舞的白色粉末,立刻回过味来。



    阵法宗师,没有了阵法的护佑,他还算个什么?



    “不好,上当了!”



    周东连忙奔向客栈,推开门。



    客栈里,空荡荡的一片,哪里还有方岳和司马笑的丝毫身影。



    深蓝星球。



    一处不起眼的民宅中。



    方岳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哈哈,都是傻帽!连我的虚实都看不穿,还奸商呢,不合格啊!”



    方岳任何的一个动作都会牵扯到经脉的剧痛。



    事实上,施展这样的手段绝对是可一而不可再!



    这一次,他是侥幸没有被对方看破虚实,否则的话,随便一位轮转境的修者一巴掌就能够在他的虚弱期,轻松的拍死他!



    各式各样的丹药被方岳从储物袋中取出,胡乱的塞到了嘴巴里。



    他需要疗伤,以诸多灵物温润自己的经脉。



    没有个七八天的时间,他很难痊愈!



    司马笑看着方岳,不由嘴角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那个周东可是被你给坑惨了,自己把家底都给献上来了,估摸着,他现在肠子都是青色的吧!”“是啊!这周东肯定是连肠子都悔青了!不过,这货手中的好东西还真不少。仅仅是这枚戒指就价值连城!神灵时代流传下来的法器,曾经被神灵的法力孕养和浸染,虽然因为自身材料品质的原因还称不上是神器。但却已经有了部分神器的特质!“



    方岳抚娑着手指上的银白色戒指。



    大力神戒,放在周东的手中绝对是暴殄天物!



    神灵用过的东西,比要用相应层次的法力才能将之彻底激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