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章探险队
    “方岳,不要激动!这次的神血,是被珍藏在格列山,十三号遗迹之中。神血,一共九滴,有缘者得之,这些神血,尽皆被封印在器皿之中,圣人的气息无法外溢出来!只要得到一滴神血,然后慢慢炼化,自身的体质就会得到极大的改善,相当于圣人的幼子!

    而且,神血之中还烙印有法则的碎片,昔日圣人的部分思绪与记忆的碎片!炼化神血,等于是一步登天,方岳难道那就不感觉心动吗?”

    马斯洛说的激情澎湃,无比昂扬!

    方岳则是在琢磨着,如何的撒脚丫子跑掉。

    妈蛋,本来觉得这马斯洛还算是张了一副忠厚老实的模样,怎么现在越看,越是感觉这货好像是搞传销的一样!

    那眼睛湛湛的绿光是个什么意思?

    是狼外婆遇到了小红帽吗?

    方岳浑身起了一层厚厚的鸡皮疙瘩!

    这地方有大危险啊!

    “马斯洛将军,说句实话吧!其实,我是一个惜命的人!

    神血不神血的,我都是不在意!我更关心的是自己的小命是否能够补全啊!”

    方岳一脸无辜的看向马斯洛将军,神血,遗迹什么的,一听就是感觉好危险的样子。

    而且他跟着探险,彻底就是一个探路石,肯定是哪里有危险,哪里让他上,真正得了好处会让他去拿?

    想得美?

    这些军方的人肯定第一时间就会琢磨着怎么将他弄死!

    “方岳,这是军令!不能违背!你再不听话,小心成为整个深蓝星球的军方通缉犯!实话告诉你,这次探险,有上面的人参与,他们来自于始祖星球。每一位都有着大背景,大身份!谁干在这次的探险任务中不服从军令,搞什么猫腻,父母亲人全部都会受到牵连!”

    图穷,匕现!

    马斯洛不复再有刚才那商量的语气!

    “哦。原来是这样啊!”

    方岳的脸上露出了我好怕怕的表情,但内心中,尽皆是不以为然。

    老子又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威胁谁去啊!

    老子的家人可是全部都在玄黄世界呢!

    有种你组织一个敢死队去玄黄世界追杀啊?估摸着你连门儿都摸不到就被人家给轰杀回来来吧!

    方岳不断腹诽。

    但是他转念一想。这次的任务,似乎也没有那么可怕!

    不就是神血,遗迹吗?

    打不过就跑,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更何况,他的身边不是还有表弟李铁柱了吗?

    身为这个世界的主角。他总是要有点主角光环的!

    没准到时候,这机缘落到了李铁柱的手里,自己还能够凭借表哥的身份沾沾光!

    眼珠一转。

    方岳假意妥协,答应了马斯洛,接受这次的任务!

    三天后,所有人在012号城市的军方基地集合。

    一百多号人干嘛的都有!

    有的穿着的西服西裤,脖子上打着红色的蝴蝶结,好像是要参加某一个盛大的晚宴一样。还有人是染着小黄毛,掐着兰花指,跟发廊里的詹尼,尼莫差不多的样子!甚至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厨师帽,哥们咱们这是去探险,不是来做饭好的吗?

    方岳捂脸,感觉这群人跟逛大街的一样,没有丁点军人严肃,纪律的气息。

    司马笑则是拿着一根细细的牙签,把早餐吃的牛排,塞在牙缝里的牛肉给剔出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他也是一身休闲运动,看起来很不着调!

    李铁柱这次换了一副造型,从呆毛大魔王变成了奥特曼!

    这货!

    方岳都已经不愿意吐槽了!

    “方岳,你这都是穿的一身身份?”

    马斯洛对方岳忍无可忍!

    别人的造型奇葩,好歹是干脆利落。

    但是方岳这造型,你确定是去探险的,不是后勤小队搞运输的吗?

    方岳里三层,外三层,足足穿了六套各式各样的甲胄!

    有防震的,有抗打击的,管物抗,管魔防,这些也就算了,你**弄一个黑色的斗篷是几个意思?

    蝙蝠侠吗?还是想要来一场隆重的万圣节晚会!

    马斯洛的心中不断吐槽。

    这个时候,方岳忽然心念一动,从脖子上的神秘石坠中取出了一口乌漆麻黑的小铁锅。

    小铁锅中,微弱的神念传递出来。

    “主人,我醒了!快点给我弄点吃的来!”

    小铁苏醒,方岳喜出望外。

    他很早之前就已经吞噬了大量的先天境,乃至天地境的法器材料,陷入了沉眠之中,开始自我进化。

    小铁,很有灵性,是第一个被方岳赋灵成功的小家伙。

    它的妙用无穷,甚至诞生出了属于自己的灵智。

    方岳毫不犹豫的将一滴滴的百草液滴落到小铁的锅里。

    方岳能够明确的感受到,小铁气息微弱,并不是因为身上的材料不够,主要是它的身躯太强,进化的层次有些过猛,增长缓慢的生命力和灵魂之力有些跟不上节奏。

    阴阳失衡,自然让苏醒过来的小铁感觉很不舒服。

    伴随着一滴滴的百草液被吸收,小铁的生命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的成长起来。

    而旁边的马斯洛则是不明所以,看着方岳的举动简直是以为这个家伙脑子瓦特了,疯掉了。

    这穿了斗篷就穿了斗篷吧!

    怎么还掏出了一口小黑锅。

    这是要出来野炊的节奏吗?现在的世界,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每一个人都是如此的疯狂。

    是我老了,还是这个世界变了。

    马斯洛疯狂的挠动的自己的头发,蓬松而杂乱,成为了一个大鸡窝!

    我的天,我都看到什么了!

    这方岳居然把如此珍贵百草液用来刷锅。

    老天啊!把我变成这头小黑锅把,我也想要百草液啊

    马斯洛看到方岳的模样。

    内心不由有些小崩溃。

    一行人就这样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一路上,方岳无心观察这支乱七八糟的队伍,只是专心的在观察着小铁锅体内的情况。单纯的百草液,在滴了一千滴之后,效果开始逐渐的减弱。等到小铁锅炼化了三千滴之后,已经彻底的消化不了了。

    随后,方岳又改换了各种补充寿元的丹药,一粒粒的喂养下去。不知道耗费了多少丹药,才让那小铁的生命气息变得逐渐强盛起来,声音里有了正常的底气。

    但这生命之力的补充,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

    紧接着,方岳又消耗了足足三千滴二转魂液,才让小铁的身躯,生命力,灵魂之力,达到了某种平衡的状态。

    神奇的是,这一次生命的进化完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方岳,不行,我又要陷入沉睡了!我感觉我生命层次跃迁的太过猛烈,彻底苏醒有可能会引动无穷天劫!我需要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渡劫,否则的话,很有可能会演变成为一场灾祸!”

    小铁快速嘱咐了一句,然后便是再度陷入了沉睡的状态。

    方岳无语,这货除了吃就是睡,就不能来点别的动作的吗?当然,方岳也没有责怪小铁,因为它是在为别人考虑。

    如今,他们在高空飞船上。

    如果真的悍然引动天劫,这一艘飞船上的人都要死上大半。

    方岳能够感觉到,小铁身上的天劫强到吓人。

    不是一般人可以硬抗过去的。

    飞船落地。

    所有人鱼贯而出。

    队伍的最前面,是一个少年,他的长发淡蓝,垂落腰间,一张白皙的脸颊上,永远都噙着淡淡的笑容,冰蓝色的眸子,像是两颗玉石在镶嵌。

    他举手投足间都散发出一股搅动乾坤的气息。随意的一个呼吸,都让周围的空间变得紊乱。

    卢卡斯,一位来自于祖星的强者,他修炼的功法与众不同,走的是科技文明,生物文明,修行者文明组合进化的路子。

    哪怕是不言不语,没有任何的动作,他行走在人群中,也不会泯然众人。

    这种人,好像从诞生下来之后便是天地间的主角。

    尽管他只是天地境的修为。但方岳却感觉他的气息比绝大多数的轮转境的强者还要更加危险。

    “马斯洛,你负责在前面引路。狙击手,负责保护保护马斯洛的安全!其他人围绕分散开来,探索遗迹中的每一个角落。这一次的探险只许成功,不能失败!”

    卢卡斯的开口很是自然,一切都是那样的风轻云淡。

    没有呵斥,没有命令,然而他好像是有着一股天然的领袖气息,让人生不出拒绝的念头。

    “他们的灵魂之力好强!肉身还在天地境的层次,灵魂起码已经可以媲美轮转境三层以上的强者!而且他应该是领悟了媚惑小道,懂得妖言惑众,让人不知不觉对他产生好感,进而言听计从!”

    方岳警觉。

    这卢卡斯并不简单。

    他不同于深蓝星球中的人类土著,对于修行方面不甚精通。

    这卢卡斯对于法则和秘法的运用,恐怕都不在一般玄黄世界大教派的同龄圣子,神子之下!

    卢卡斯的布置井井有条。

    方岳紧随其后,并未跟紧。

    实际上,方岳三人不受重视,只属于是预备序列,以防万一。

    方岳,司马笑,李铁柱三人也乐的清闲,在队伍的后面一边吃薯条,一边慢慢跟着走。

    十三号遗迹据说和一处古老的神话文明有关。

    它自成一片空间,需要特殊的波动序列才能开启。

    卢卡斯走到了一座高山的前面,手中取出了一枚银白吊坠。

    吊坠贴落,印在了陡峭,平滑的山壁上。

    山壁发光。

    一层层空间的涟漪,像是水光一样荡散出来。

    “这是空间法则的波动!这一处遗迹果然是来历不小。自成一片世界,蕴含空间奥妙,如果给我足够的时间在这山崖前面修炼,说不定,给我一两个月的时间,我能够将空间天道的领悟程度再上一层!”

    方岳紧盯悬崖,不无遗憾的说道。

    他随着大部队,鱼贯而入,没有时间安静参悟这山壁上面布置的巧妙手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