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九章 荒芜的沙漠
    “这到底是哪里?我怎么感觉这地方并不适合人类生存?”



    隐川明也在低声沉吟。



    他看向天空中那一轮烈烈红日,投射下来的光芒相当的刺眼。



    这沙漠之中的空气几乎扭曲,其中没有半点的水分。



    这里的温度极高,差不多有**十摄氏度。一般的人类根本就无法在这里的立足。



    “我来查询一下光脑,这个深蓝星球别人的东西不咋的,可是光脑却很好用,只要有光脑在,咱们随时都可以定位出自己的位置!”



    司马笑开口,嘀嘀嘀,在自己手臂上的一台白色的光脑上不断的输入信息!



    司马笑的光脑之中,一张立体的地图呈现出来。



    其中并没有这座沙漠所在的位置。



    “我擦,方岳,你到底是把咱们送到哪里去了?这里明显的已经是超越了深蓝星球所在的范围了!”



    司马笑手扶额头,一副无奈的表情。



    本来他感觉自己就已经够不靠谱了,没想到这方岳居然比他还要不靠谱。



    方岳面色凝重,并未受到司马笑和李铁柱的情绪影响,他的目光眺望,看向远方,内心之中隐约升腾起了一丝征兆。



    “我明白了,这座沙漠乃是属于深蓝星球昔日间被崩裂出去的一部分。因为机缘巧合,所以咱们才会被传送到这个地方!它具有自己单独的磁力,可以影响阵法等磁场的诸般变化!”



    方岳将自己心中的思索说了出来。



    司马笑和李铁柱作为门外汉,则是一个字都听不懂。



    “说人话!”



    司马笑白眼。



    “就是说,咱们被传送到了深蓝星球之中,一块独立的空间碎片之中,更为确切的是,咱们现在已经是迷路了!”



    方岳说完。



    司马笑连连白眼。



    “那你不是在阵法和空间方面的造诣很高吗?连空间都可以穿梭!赶紧的,把大家都传送回去!回不了深蓝星球返回到玄黄世界也成啊!”



    司马笑有些大意,一不小心,把方岳的底牌都给露了出来。



    李铁柱根本就不知道这玄黄世界指的是哪里。



    而姜家的紫衣少年还有隐川家族的兄妹二人,则是个个露出惊容。



    “什么?方岳,你掌握有回去的方法?”



    隐川雪脸色微惊,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黑色试练,在玄黄世界之中,自古流传,已经是不知一次开启。



    每一次黑色试练开启,唯有极少数的人,能够得到天意认可,然后回归到玄黄世界之中。



    从来都没有人,能够在两界折返,甚至如果遗落在黑色试练的世界之中,纵然是强大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如各教太上级别的圣人乃是更高层次的强者都无能为力,不能将试练者给顺利的接引回来。



    方岳冲着司马笑瞪眼。



    司马笑连忙捂嘴,他平日里口误遮拦,这次终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虽然他们和隐川雪,隐川明兄妹两人还算是关系不错。



    但是还没有好到,可以将这样的秘密透露出去,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位姜家的弟子!



    旋即,方岳大大方方的承认道:“不错,我的手中掌握有一种古老的传送阵法,需要以品质极高的仙石开启,的确可以往返于不同的世界之中!”



    方岳明白,现在他就算是狡辩也没有人会听。



    毕竟,他之前的前科太过明显。



    百里密境,别人都是小心翼翼,不知道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人脉关系才混迹进去。唯有他一个人溜溜达达,居然自己跑到了百里密境之中兀然出现。



    但他故意,在开启传送阵的前提条件上,加上了一个需要仙石一条,这一条件其实是半真半假。



    他的阴阳传送阵,如果没有他的真气支持,的确是需要仙石才能够完全开启。



    因为在玄黄世界之中还没有一部仙经流传出来。



    方岳的话,让隐川家族的兄妹二人,尽皆意识到了方岳的恐怖之处。



    能够随意穿梭于不同的世界之中,这是能够获得别人梦寐以求的资源。



    虽然需要付出些许代价,但是如果换成是任何一个无上家族,这样的代价都不是不可承受。



    仙石而已,若是成就大圣境界,便可以沟通仙凡两界,从冥冥虚空中汲取丝丝缕缕微薄的仙气,凝练仙石,甚至用来修炼!



    各大无上家族的时空深处,别的没有。



    但是三五尊大圣级别的强者还是有的!



    他们的宝库之中都有小山一样的仙石,关键时刻,能够作为开启底蕴。动用杀招!



    姜家的紫衣少年也意识到了方岳的价值。



    他主动开口,“吾名姜不凡!乃是姜家一位核心弟子!方岳兄弟放心,你的秘密,我绝对不会传递出去!如有违背,必遭天打雷劈!”



    姜不凡十分聪明。



    在这一支队伍中,唯有他还是一个外人!



    这秘密,意义重大,万一流传出去,连方岳自己都承受不了!



    所以,如果他干脆立誓,表明自己的态度。



    对于修行者而言,誓言乃是极为重要的承若,如果违背,会在修炼的时候,遭遇心魔方面的反噬。



    姜不凡一开口。



    方岳的眼睛立刻笑眯眯。他就喜欢识趣的人。



    “姜兄何必客气!姜家乃是玄黄世界之中的无上家族,名声在外,姜家的人品,我自然是很新的过!”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方岳拉着姜不凡的手,刻意的拉进距离。



    然后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本本,眯着眼睛,一行行的瞟落。



    “唔,没有姜家!真好!”



    方岳如此感叹一声。



    隐川雪立刻好奇的过头来,“这个小本本上写的都是些什么呀!”



    “这些是我抢劫过的,得罪过的人和势力的名单啊!关系不好,我总要记下来的,否则的话,就算是死了,都不知道是被谁杀死的,那对方多么没有成就感啊!”



    说话间,方岳还在方家的后面,添加了一个星号,星星越多,仇恨越深!



    隐川雪瞪大眼睛,看着那密密麻麻的一群名字,一眼看不到头。



    不由自主的,她吞咽了一口唾沫。



    这方岳到底是多能惹祸,居然得罪了这么多的势力。其中,有些势力,甚至连隐川雪都没有听到过他们的名字。



    “哼,表哥原来还是这么喜欢记仇!”



    李铁柱在旁边哼哼唧唧。



    方岳立马瞪了一眼。



    “铁柱啊!你两天皮痒了是不是,这么爱胡说八道,要不要我这个当表哥的,教训你一下下啊!”



    李铁柱立刻捂嘴,一双眼睛瞪圆。



    他最终屈服在了方岳大魔王的淫威之下。



    姜不凡也是手扶额头,这哥们果然是整个玄黄世界之中都名声赫赫的大混子。



    这性格……还真是很独特啊!



    “好了,好了,都被你们给带偏了!现在大家研究一下,应该怎么样才能够离开这个沙漠吧!反正,我的阴阳阵法在这里是失效了,这个地方有强烈的磁场扭曲!现在咱们还是琢磨琢磨,应该是怎样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方岳打了一个哈哈,话锋一转。



    落到了一个极为关键的地方。



    就算是仙人书籍里面的阴阳阵法,也不是百试百灵。



    到底是谁把这话给带骗了!



    是你吧!是你吧!是你吧!



    众人用一股很幽怨的眼神看着他。



    天边,一个老头骑着一头青牛慢慢悠悠,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



    “青牛化胡!老子出游!我擦,这不会是碰到先秦时代的老子了吧!”



    司马笑面色一惊,他长大嘴巴,看着远方渐渐走来的身影。



    “狗蛋!老子西出函谷关,紫霞三千里!这老头分明就是一个放牛的,哪里有老子的半点气魄!”



    方岳在司马笑的后脑勺上敲打了一下。



    司马笑哎呦吃痛,方才缓过劲来。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

    果然,这老头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老头。虽然也有修为傍身,但也就是先天境的修为顶天了!至于他胯下的青牛倒是不凡,乃是一头大力魔牛,一旦成年便是先天境的灵兽!



    老头路过。



    被方岳拦住。



    “老人家慢走!留步!”



    “哎呦!”



    老头从那青牛上跌了下来。



    捂着自己的膝盖不起来!



    “来人啊!来人啊!摔死我的老腰了!”



    老头在沙漠上打滚。



    看的方岳发愣揉眼。



    “我擦,这一幕怎么看起来这么熟悉呢?”



    方岳不由爆了句粗口。



    李铁柱旁边哈哈大笑:“表哥,这老头碰瓷居然碰到你身上来了!”



    “老人家,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方岳眯起眼睛,感觉这很有意思,原来,这世界也有碰瓷的,真的是熟悉的配方,而且是熟悉的味道。



    “我刚才连碰都没有碰你居然就倒下来了!这样的话,你算是是真的摔出一个好歹来,我也没有任何的责任!隔空碰瓷,虽然是传说中碰瓷界的神技,但是这神技的施展,也是有自己的条件与要求的!”



    方岳一脸正经色,对于老头开口说道。



    老头瞪眼,嘴巴长得老大。



    没想到他好不容易出来作案一回还遇到了同道中人。



    “你这不专业,看我的!”



    方岳冲着那青牛一个侧摔,一个滑步,他的身体与沙地立刻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然后方岳从腰包里,驾轻就熟的取出了一块朱砂,摸到了自己的腿上。



    呸呸两声,吐出了一些唾沫,将朱砂化开,稀释,满眼朱红。像是刚刚流淌出来的鲜血一样。



    老头惊呆。



    这专业的手段,这熟练的技巧,这随身的道具!



    真的是我辈的楷模啊!



    “哎呀呀,小兄弟啊!真的对不住!没想到老朽我有眼无珠,居然选择了小友当成了碰瓷的对象!不过,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这次的事情就这样揭过了如何!以后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江湖再见!”



    老头的词儿也是一套套的。



    他翻身上牛,啪的一声,手掌拍落在牛屁股上。



    青牛哞的一声,踏云而起,就要离开!



    方岳连忙说道:“前辈慢走!晚辈只是想要向前辈问下路!”



    可是那老头的动作不停,驾云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