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二章我是良民啊
    “嘿嘿,早说嘛!太古族群,乃是在宇宙初开时候,诞生出来的,最为古老的生物族群!他们的模样各异,神通不同!可是在他们的体内,都会蕴含有一缕稀薄的混沌之气!曾经,在最古老的年代里,太古生物乃是这片宇宙中唯一的君主,统御整片宇宙数千万年!但是后来,伴随着宇宙开化,天地异变,其他的族群逐渐崛起。人族,龙族,妖族,魔族,天使族等等,万族齐绽,渐渐有了和太古生物抗衡的实力。

    约莫在数千万年前,因为不知名的原因,一场惊世的大劫降临。太古族群在一夜之间从天地间除名。有些通过各种方式自封本源,等待千百世后,大劫消散,他们再次君临大地!有些,则是远走其他宇宙,以族群为单位进行迁徙,从此之后,不临人间与凡尘!”

    巴罗对于这些历史,很是熟稔,甚至在他还未成道的年岁里,太古族群还没有消失,他与家伙还打过交道。

    “如今,你最好的选择,是将这头太古生物封印到脖子上面的石坠之中。我能够感觉到,它的来历不凡。其中的时空永恒凝固。只要不出现意外,这太古生物应该可以在其中继续沉睡,甚至只要你不把它放出来,它将永远的沉睡下来,不会苏醒过来!”

    方岳一拍脑门,这么简单的办法他怎么没想到呢?

    神秘石坠,来历神秘,不可测度,

    平日里,方岳仅仅拿它当成了一件储物的器皿,但无法揭开其中隐藏更深层的秘密!

    “不过,我的石坠在我的本尊手中,这只是一道元气分身,说不定,还是需要本源亲自来上一趟啊!”

    本来已经跑出老远的本尊,这次又颠颠的将那太古生物给封印到了石坠之中。

    然后,他抬腿,准备跑路。

    可是那四尊傀儡,果然已经尽皆苏醒!

    每一尊傀儡,尽皆散发出教主巅峰的气息,甚至他们的底蕴惊人,无限的逼近于圣人级的强者!

    “黄军,我是良民啊!”

    方岳懊恼,自己回来干嘛?

    太古生物想要复苏就复苏吧!

    大不了牺牲掉一具元气分身。

    可是这一次,他连自己的本尊也逃不掉了!

    被四尊傀儡围堵,连虚空都被镇压,他这眼看着是跑不掉了。难道是要召唤出如意子的一道分身吗?

    方岳已经做好了准备,手里捏着如意子的一根头发!

    一旦有生死大厄他便是准备让如意子出手,虽然会浪费一次保命的机会,但也总要好过挂在这里。

    然而,那四尊傀儡并未出手。

    其中一位开口:“太古生物再度出世,难道这就是宿命吗?”

    那头傀儡幽幽感叹,一双眼睛,深邃空灵。他眺望远方,颇有一股忧郁的味道。

    这绝度不是一头普通的傀儡,而是在无尽的岁月里已经诞生出了自己的灵智。

    “诸位前辈,这太古生物已经被我镇压,算是将功补过吧!你现在可以走了吗?”

    方岳看到这四头傀儡并没有动手的意思,心中不由放松,腆着脸,开口说道。

    那尊傀儡刚才生出无尽感叹的傀儡微微点头:“能够找到这个地方,取走十万年的钟乳液算是你的一番造化!能够镇压那头太古生物,也算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不过,这无垠沙漠之中,有千千万万类似的封印之地,希望你以后可以好自为之,不要像是刚才那样一丝贪婪的欲念,而触碰到了远古的禁忌!”

    四尊傀儡,各自归位。它们似乎还是还是在镇压着什么。

    方岳这个时候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他拍拍屁股离开。

    方岳远走,离开了个矿洞。

    四尊傀儡各自归位,重新化成了毫无生机的雕塑。

    他们没有注意到。

    一头小虫悄然无息的顺延着矿洞继续向前攀爬。

    这是方岳的元气分身,散掉了九成九的力量之后,变化而成的小虫。

    它穿越了大厅。继续深入!

    连远古生物被方岳惊醒,这四尊傀儡都不曾暴怒,不曾追杀。

    方岳估计,他们还守护着更为重要的事情!

    比十万年的钟乳液都要珍贵。

    方岳的心中,不由得犹如猫挠。

    “我擦,这是一处棺材铺吗?”

    方岳变化而成的小虫,走到了这矿洞的尽头。

    其中,竟然有足足十八尊棺享摆放其中,一字排开!

    每一尊棺享所用的材料,都是无比珍贵,那是千年份的雷击木。

    雷击木,蕴含有无尽的生机,将鲜活的尸体放入其中,可以保证肉身不朽,栩栩如生,宛如刚刚逝去时候的模样!。

    而且,它还有辟邪的功能。

    从中随便劈斩下一块木条,都能够炼制成一柄诸邪的法器,鬼神辟易,凶煞不侵。

    然而,这次方岳并未轻举妄动。

    他在观摩这个地方的地形与走势。

    这是镇邪之地!

    非大邪魔,大妖孽,根本就没有资格被镇压其中。

    十八道棺享之后,还对应着十八处古老的祭台。

    每一个祭坛之中,尽皆生长着一株郁郁葱葱的苗木!

    这些苗木,都是仙药!依靠着汲取十八具棺享中弥散出来的生机而不断成长!

    仙药虽然还远远没有达到成熟的地步,但其中散发出来的浓郁生机,已经让人感觉难以接近!

    “仙药,古棺!这究竟是谁人的布局!能够孕养仙药的尸体,起码是圣人乃至更高的层次!十八具圣人的尸体拿来布局,这背后代表的影响力,实在是太过恐怖!”

    方岳只是眺望片刻,然后便是开始观摩那一具具棺享上,暗淡无光,甚至如果不仔细观察,根本就看不清楚的细小符文!

    这些符文,描述的是生死,是轮回,是黑暗与光命,是物质与能量转化的道理!

    在那遗迹之中。方岳便是体味到,符文,乃是法则与秩序凝练成的语言。

    如果将这些符文尽数掌握,将意味着一场,大造化,大机缘,甚至大奇迹!

    方岳屏息凝神,将这道分身留在了这十八座棺享之中,临摹和观察棺享上的铭文,学习其中的秩序与法则的真谛所在。

    而本尊则是已经走出了矿洞,来到了一片小型的绿洲之中。而这绿洲的主人,则是将方岳踹进矿洞里的青藤将军!

    “哎呦,上好的碧月果嘞,上好的碧月果,一枚只需要三百灵石,吸收星月精华,温养肉身魂魄!”

    “天上的龙肉,地下的驴肉,修行百载的野驴成精,一两驴肉,一千灵石,滋阴补肾,男的吃了壮阳,女的吃了养颜!可以路过,不能够错过啊!”

    绿洲不大,横纵只有数百公里,但其中人流匆匆,格外繁华!

    人员流动,恍如水光粼粼。

    方岳则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是享受着这里难得繁华与喧嚣。

    这绿洲中,哪怕只最普通的行人,都是先天境以上的修为,低于先天,不入修行世界的门槛,在漫天的黄沙之中,甚至都难以顺利的生存下来!

    “老矿新石,刚刚送出来的矿石!切出仙药,切出珍宝,切出上古法器!”

    又是一个摊贩的小贩在呦呵。

    方岳定睛一看,立刻乐了!

    正所谓,不是冤家不聚首。

    这小贩可不就是那在沙漠中将他卖掉老头石墨吗?

    方岳满脸坏笑的凑了上去。

    然后神色一本正经的说道:“你这摊位上的石头怎么卖?我怎么感觉都是刚从小河里捞出来的鹅卵石啊!不像是矿石,到仿佛是最普通的礁石!”

    方岳随手抓起了一块石头,摇晃黄老的慢慢说道。

    那石墨老头也不抬头,一开口便是大骂:“你这小子,怎么张嘴喷粪呢!我这可是正儿八经的矿石买卖!传承千年,绝对的老字号,你这么说,是要负责人的!咦,不对啊!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老头抬头。

    他的老脸顿时一黑。

    “你小子怎么从矿洞里跑出来了!”

    老头收摊,准备开溜。

    这小子刚刚被他卖到矿洞里,成为了三级矿奴,怎么一眨么眼的工夫就出来了!

    还能够找到他来报复?

    “哎呦,别走啊!你之前不是很厉害吗?能碰瓷,能当人贩子,现在还会摆摊坑人,怎么这个时候居然怂了呢?”

    方岳轻轻磨牙。

    对着个老头恨得后槽牙都疼!

    从来都是他百无禁忌,逮谁卖谁,什么时候,也会被别人给坑蒙拐骗了!

    老头心虚,满脸赔笑:“我说小哥,哦,不,小爷,是我有眼无珠,看错了人!这些石头,都给你了,算是我向你赔礼道歉了,行吗?”

    方岳瞥了一眼。

    “这点破石头就想收买我?你逗我玩呢?这哪里是老矿新石,分明就是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土坷垃!”

    方岳的语气轻蔑,他并不准备这么轻松的放过这个老头。

    石墨老头皱眉,故作严肃:“小子,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不就是卖了你一回吗?你既然已经出来了,那么一起的恩怨,就应该是一笔勾销!”

    “不就是卖了我一回?那我卖你一回试试?”

    方岳快要被这老头给气乐了,这个老东西,怎么感觉比自己还不要脸呢?

    这当人贩子,都做的这么理直气壮,如果不是因为之前的恩怨,他真的应该和这个老家伙喝酒杀鸡,拜把子成兄弟。

    老头哆嗦了一下,连连摆手。

    “我这老胳膊老腿的,才几两肉,卖不出高价!不如这样,我给你引路,推荐一门买卖!保准能一本万利?到时候赚出来的钱,算是我向你赔罪如何?”

    石墨老头眼珠一转,很快便是再次将主意打到了方岳身上。

    方岳心中气乐,这老头还真的是二皮脸,苦主都已经上门了。这老东西还琢磨着要从他的身上炸出一点油水出来。

    方岳的双臂交叉,在胸前成为了十字。

    “你都是说说,有什么买卖,一本万利,如果可行,放过你,倒也不是不可以!”

    石墨老头一看有戏,不由嘿嘿一笑,露出了两根亮黄的大板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