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五章 强词夺理
    一千万的灵石,方岳并不放在眼里。



    这点灵石,在他眼里都是小钱。



    关键是赚钱的快感。让他无法割舍。



    就在刘元左右为难的时候。



    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店铺的外面传来。



    “小友,这得饶人出且饶人,不妨给老夫一个面子,这场赌局作罢如何?”



    伴随着苍老的声音传来。



    一道老迈,但却刚健的身影从赌坊的外面走来。



    这老者须发洁白。一副慈眉善目,和蔼可亲的模样。



    刘元看到老者,顿时浑身哆嗦了一下,他连忙作揖道:“老祖宗,您怎么来了!”



    这老者竟然是一位轮转境第三层的强者。伴随着脚步落下,大地也随之陷入到了一股诡异的震动频率之上!



    “大地法则,融合天道!这老头的土之大道起码已经到了第三层的境界了!”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方岳同样修行有土之大道。



    自然能够一眼看出这脚步中的端倪。



    但看出归看出。方岳并没有将这老头放在眼里。



    他这点道行,也就是能够在这犄角旮旯显摆显摆和他之前遇到的那些强敌相比。这老头会被甩掉八十条街,连人家的小屁屁都看不见!



    方岳懒得搭理这老头。



    但却被这老者看成是了一种沉默,服软。



    老者见状,轻捻胡须。



    “小友,我看你我相逢便是缘分!这枚魔血石,我愿意花百万灵石收购,赐予我这不成器的子孙刘元如何?”



    老者浑然是一股世外高人的感觉。



    飘然如仙,自认为超脱红尘!



    这个时候,连王师傅都看不过眼了!



    这老头的吃相实在是太难看了,以大欺小不说,居然还强买强卖!



    魔血石,起码价值上亿灵石。他居然一开口就是贬低了二十倍的价码要收购。



    这是不把他给放在眼里吗?



    王师傅刚想要发飙,但却被石墨老头拦住,冲他使了一个颜色。



    方岳怒极反笑:“你个老棒子,你以为你是谁?猪头肉吗?脸皮这么厚,一句话就想要抹掉一千万灵石的赌注?还要五百万灵石强买强卖我手头的魔血石?你怎么辣么不要脸啊!”



    “老棒子?!”



    方岳三个字,就把老头给说愣了!



    他堂堂刘家的长老,刘万世,在整个绿洲之中都算的上是一方豪强,德高望重,什么时候变成一个老棒子了!



    “小子,你在说什么?又本事你再说一遍?”



    刘万世那张老脸上,之前慈祥和蔼的笑容立刻不见。



    取而代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之的是一副狰狞如鬼的表情!



    “你让小爷说,小爷就说,那么小爷的话岂不是是太不值钱了?识相的给小爷滚一边去!别以为你这老胳膊,老腿的,小爷就不敢动你!”



    方岳身上,那股子的泼皮劲儿涌了上来!



    石墨老人笑看风云,捻着胡须说道:“这无赖的模样,颇有我当年的风范!”



    王师傅一阵的无语。



    他恨不得一脚把石墨老头给一脚踹来,满脸都是我不认识他的表情!



    这有什么好得意的?



    一个老无赖,带来了一个小无赖?



    刘万世终于忍不住出手,他发现自己舌头打结,居然说不过方岳。



    平日里,都是他咄咄逼人,唇枪舌剑,巧取豪夺。



    但这次,他在方岳的面前吃瘪。



    说到耍刘芒,他都不如方岳专业!



    “小子,你找死!”



    刘万世祭出了一座石塔模样的法器,石塔七层,每一层的檐角上都挂着一枚精致小巧的紫金葫芦!



    石塔摇摆,上面的小葫芦叮铃铃的晃动!



    它悬浮在方岳的上空,快速放大。



    一股巨大的吸力蓦然传来。



    这是刘万世的本命法器,在丹田之中祭炼,温养了足足百年的时间!



    塔身,是用数种最珍贵的矿财炼制而成。



    如果继续温养,祭炼,说不定可以随着他的修为增长,成为阴阳境级数的宝物!



    就在这个时候。



    方岳的身上,嗖的一声。



    一道黑色的影子蹿到了小塔的上面!



    咔嚓一声,一个大嘴巴落下。



    小塔被啃掉了一个边角!



    “咔嚓,咔嚓,咔嚓!”



    小塔的边角被嚼碎,吞掉。



    咕咚一声。



    随后便是一声“我好满足”的长叹。



    正陷入到沉睡的小铁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



    他这是典型了吃饱了睡,睡饱了吃!



    还没有彻底醒过盹来。就蹿到了小塔的上面,紧紧抱住,又是吃,又是啃!



    “这是什么鬼?”



    除却方岳之外,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他们看傻了眼!



    他们看到了什么?



    那座石塔被一个小铁锅紧紧抱住,然后张开大嘴巴拼命的啃食与咀嚼。



    这家伙的吃相很难看,一边吃,一边居然还在吧唧嘴!



    “这到底是什么鬼?”看到这一幕,刘万世连脸都快绿了!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这个小铁锅是个什么来路,连他的石塔都能够啃掉!



    看到石塔,少一个角的模样,刘万世一阵肉疼,他连忙召唤。



    “快点回来,快点回来!”



    刺溜一下,石塔好像是遇到了特赦令一样,连滚带爬的往会赶。



    可是小铁锅和方岳在本质上是一个德行,怎么可能把到嘴的肥肉都给放过。



    “不要走啊!到锅里来!”



    “不要!”



    刘万世歇斯底里的咆哮。



    他明白,如果自己的石塔掉落到小铁的锅里,那可就是真的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



    但是小铁锅那强大的吸引力,却让石塔连逃脱的余地都是没有,任凭这刘万世如何的施展法诀,召唤石塔,甚至连自己的手指头都捏肿了,也是难以撼动小铁锅对石塔强大吸引力!



    “咔嚓,咔嚓,咔嚓!”



    单调,清脆的声音在空气中回响。



    小铁锅满脸欢喜的将石塔当成了酥脆可口的饼干,给一口一口的吃掉了!



    刘万世捶胸顿足,满脸懊恼的神色。



    他看向方岳,指尖直指方岳的鼻尖:“你,你纵锅行凶!吞掉了我的法器,你十恶不赦,必须要赔偿我的法器!”



    那刘万世满眼喷火,在他看来,一定是这方岳才是最终的罪魁祸首!



    那一座石塔,是他孕养,锤炼了大半生的年华,才练就出来的一件法器!



    其中的材料,更是倾尽了他几乎八成的财富!



    刘完成怒不可遏,将所有愤怒的矛头统统都指向了方岳。



    方岳则是冷笑说道:“怎么?明明你首先为老不尊,强买强卖,插手到我们晚辈争端之中的!那石塔也是祭出来镇压我的,如今石塔被毁。你还全部都认为是我的责任吗?”



    面对这种不讲理的老棒子,方岳从来都是不留任何情面。



    刘万世哑口,知道自己理亏,但是他在这座绿洲之中纵横这么多年,怎么可能在一个小辈的面前服软。



    “总之,就是你不对!我刘家,在这绿洲之中,便是天理,是王法!我们让你死,你就不该活着,我们让你活着,你就算是死了,也是活着!小子,给你一个机会,十倍赔偿我和刘元的一切损失,跪在地上,自废武功,我们可能还会留你一条活路。否则的话,刘家一怒,流血漂橹!我这话,可并不是危言耸听!”



    这刘万世一开口。



    方岳便是冷笑一声。



    “看来,你这是准备以力压人,不讲道理了!只可惜,凭你,还没有那个资本!”



    “小铁,镇压!”



    方岳一声令下。



    小铁锅嗖的一声在半空中消失。



    下一刻,便是出现在了刘万世的脑勺后头!



    咣当一声。刘万世猝不及防,被砸了一个满眼金星。



    他的恼怒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回头,竟然看到一个乌漆麻黑的铁锅手柄,迎着他的面门飞来。



    咔嚓。



    小铁锅的手柄抽打而下,刘万世被扇了一个耳光,他的面颊骨折,彻底凹陷进去!



    “唔妖撒了你!”



    刘万世一面的脸颊凹陷,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他气急败坏,他一位堂堂轮转境的高手,怎么能够被一个小铁锅给击败那么?



    其他人也都傻眼了。



    刘万世,虽然品行不好,道德败坏,但那实力,在这片绿洲里却也是杠杠的!



    虽然,他并非绿洲中最顶尖的那一批人,但最起码,可以排入到前二百的范围!怎么说,他也是一位大高手,老名宿,如今居然连一个铁锅都打不过!



    “注意,刘万世要出手了!”



    王师傅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变得严肃起来。



    刘万世的恶名,可并不仅仅是欺善怕恶,更重要的是,他的实力,铸造了他如今在绿洲里的地位。



    刘万世的法诀捏动,十二柄一尺长度的金色长剑,在他的身前浮现出来。



    长剑齐下,化成了十二缕金色的光芒,刺向了小铁锅。



    “这是庚金之道的一种演化,虽然只是最普通的御剑诀但是以庚金之力凝聚的长剑,锋利无比,无物可挡!这刘万世,是要发威了!十二金剑一出,连山峰都能斩碎!”



    王师傅在低语,介绍着刘万世的手段。



    他并不看好小铁锅,虽然这玩意儿生有灵智,手段邪乎,但毕竟他的主人太弱,只有先天境的层次!



    同样的法宝,在不同境界人的手中,施展出来的威力也是截然不同!



    哪怕是再强大的重宝,落到一个先天的手里,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暴殄天物!



    十二缕金色的光芒落下,小铁锅陡然放大,锅里好像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一样,将所有的金色光芒尽皆卷入其中,犹如牛入海,瞬间消失!



    那锅底的黑洞,令人心悸,似乎连目光都可以吞噬进去!



    “黑暗法则?真**真的是一口锅吗?我怎么感觉他比一些轮转境的修行者悟性都强,能够安然无恙的吞噬掉十二金剑,这黑暗法则,起码是达到了第二层的境界!”



    王师傅连自己的舌.头都快吞掉了!他的一双眼睛瞪得老大,连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黑暗之道,乃是难得的大道,哪怕在三千大道之中,它的排名都是极为靠前,超越单一的五行大道之中的一种。



    一般人别说参悟,连接触的资格都没有。



    小铁锅晃悠了一圈,然后打了一个大大的饱嗝,随后又凑到了刘万世的面前。



    刘万世的脸色惊恐,心中已经萌生了退意。



    他的石塔被这口邪乎的锅给吃掉了,如今,连他的杀手锏,十二金剑也被吞噬,连一个响都没有打出来。



    这小铁锅实在是诡异,他觉得自己今天出门之前应该多看两眼黄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