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三章 境界突破
    一字闪电,来时汹汹,将万千劫数之力,统统都凝于一点!



    一层层的金钟罩仿佛是纸糊的一样,被统统撕裂!



    但是随着闪电的深入,其中的能量也在被不断的消耗。



    作为旁观者,青藤将军将法力凝注双眼,透过那层层的金钟罩,可以看到里面的方岳。



    只见,方岳在金钟罩的最深层,拿着一粒粒的丹药,好像是吃花生豆一样的磕掉。



    源源不断的法力灌注入体,让他的金钟罩,连绵生灭!



    青藤将军脑门上的黑线更浓,他更生出了一股,头顶有一群乌鸦在呱呱乱叫的错觉!



    三千层的金钟罩,鬼**的才能够劈碎呢!



    而且一边嗑药,一边战斗。简直就是嗑药不息,战斗不止的节奏嘛!



    最终一字闪电在灭掉了方岳体表,一千三百三十层的金钟罩之后,变成了一簇火花,无力的灭掉。



    漫天雷光的精华,化成星星点点的萤火,汇聚,涌动,进入到了方岳的体内。



    方岳的气息骤然拔高一层!



    生出了质的改变!



    天地境。



    这境界的突破来的竟然是如此的猝不及防!



    连方岳都没有预料到,不知不觉,他已经度过了先天绝颠所有的天劫。



    刚刚踏入天地境层次,方岳便是感觉,自己的脚下,方圆十米,天地灵气尽皆有它掌控!



    这些灵气,在他的绝对掌控之中!



    这便是天地境独有的手段。



    天地境的修行者比之先天对于天地灵气的掌控更强,施展出来的招式更为细腻!



    同时,恢复的速度,也要比先天之修,强大十倍不止!



    而在方岳脑海中,亚鲁安人对于天地境的领悟更为深刻!甚至在他们的文明之中,唯有踏入天地境时,才算是修行真正的开始。



    天地境下的生灵可以催化,可以量产!



    只要资源足够,甚至能够被无穷无尽的制造出来。



    唯有达到天地境,领悟天地规则!



    才算是真正踏入修行者的门槛,接触天地道法!



    随着方岳的境界提升,他体表那些不曾收敛起来的金钟罩变成了暗金的颜色更为牢固。



    而且,金钟罩的数量,也从三千层暴涨到了一万层!



    一个占地半亩的大金蛋摆在青藤将军的面前。



    青藤将军的脸已经黑到不能再黑了!



    三千层的金钟罩,已经让他脸绿,**的又增加了七千层金钟罩。



    这玩意儿还怎么打穿,怎样打破?



    一万层的金钟罩,就是一个超级大龟壳,恐怕比传说中的神兽玄武还硬!



    方岳呼吸吐纳,逐渐的从初入天地境的惊喜中清醒过来。



    方岳感觉自己的灵魂生出了一股莫名的蜕变,在灵魂的深处,多出了一些不知名的因子,这些因子与道亲和,更适合领悟天地规则。



    刚刚跨入到天地境的层次,他便是感觉与天地大道的亲和力暴涨十倍!



    方岳这才了然,难怪绝大多数人,在先天境的时候默默无名,到了天地境的层次,便是能够领悟道则。



    并非单纯灵魂随着境界的提高而不断强大的原因,更重要的是灵魂之中多出了这种与道亲和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因子。



    方岳看向青藤将军,内心中变得更加坦然,从先天境到天地境,乃是一个大境界的跨越。



    他的实力手段比之前不知道强大多少倍,尤其是三部仙经中的经文内容,直到这个时候才算真正解封。



    一些鬼神莫测的大手段,尽皆可以施展出来。



    “别瞅我,我真的不想和你打了!我觉得和你打架,算是纯粹的找虐!一个龟壳抗在身上,比你高出两三个大境界的人,都不见得有办法对付你!而且你还能召唤天劫!连我都怕了!这次的事情,我也算是因祸得福,虽然失去了许多,但最终却破开了心魔,提升了一个小境界!”



    青藤将军摆手,不是认怂,而是这货就是一个滚刀肉!



    方岳的笑容,十分的灿烂,他勾肩搭背的说道:“这才是好同志嘛!”



    “滚,谁和你是同志!”



    青藤将军一手推开了方岳,满脸嫌弃的看向他!



    “我知道你肯定是外来者!在无垠沙漠中,根本就没有你们一号人!不过,我劝你,在无垠沙漠之中收敛一些,这地方很邪乎,沙漠中存在极为恐怖的未知存在!而且,这里的矿石,都带有着一些魔性的力量,一块两块,还看不出什么,如果你接触的久了,内心之中会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敬畏的情绪!”



    青藤将军在忠告。



    既然无法力敌,那边要成为朋友。



    青藤将军统御一片绿洲,成为其中的主人数百年,自然懂得一些为人处事之道。



    方岳点头,也不愿和青藤将军多做为难。



    毕竟是一位阴阳境的强者,说没有一些底牌,那是假的。如果他真的发飙,拼死一战。



    那么方岳也不见得能够全身而退!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方岳与隐川雪再次出发,游历于不同的绿洲之中。



    无垠沙漠,代表的是全然不同的文明体系,它与玄幻文明有些些许的相近,但也有着极大的差异。因为在这片土地上,到处都是传荡着关于无垠沙漠之中神灵的传说。



    这并非是一些云游诗人的杜撰,甚至每隔一段时间便是有人会看到神迹降临!



    在无垠沙漠之中,八成的绿洲里都供奉着他们自己的神灵与图腾!



    至于司马笑,李铁柱等人,则似乎是石沉大海,没有任何的消息。



    根据隐川雪的描述,当日他们并非是故意离开,而是冥冥之中存在着某种特殊的力量,让他们不断分散,眼前一黑,下一刻,便是出现在了另外的世界之中。



    “这地方很诡异,我曾不止一次感受到有阴冷的目光在暗中偷窥,但每次回头,却都发现那道目光已经消失不见。我感觉,或许我们被盯上了!”



    隐川雪低声细语,她的脸上露出焦虑的神色!



    哥哥下落不明,她担心发生难以描述的变故。



    方岳则是看了一眼手中的一枚湛蓝的吊坠,上面的颜色格外的灿烂。



    “司马笑没事!你哥哥应该也不会有事!这吊坠,是司马笑赠给我的,他一旦发生什么危险。这吊坠就会变成赤红的颜色。”



    方岳替隐川雪宽心。



    隐川雪很快开始嬉笑起来,“说的也是,想要干掉我老哥也不是那么简答的!我们家族之中重男轻女,他身上的宝贝,可是要比我的身上多多了!”



    “我准备回归玄黄世界一趟,有些事情需要布置!在这无垠沙漠之中,我似乎是看到了玄黄世界的一角未来,尤其是对于战阵的使用,玄黄世界还差的太远!未来的世界,或许将成为战阵的时代。个体的实力,除非达到一定的层次与境界,否则将被无限的弱化!”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方岳的表亲严肃。



    这几日,他思考了许多,战争而言,无垠沙漠的体系要比玄黄世界严谨许多。



    尤其是对于战将之道的研究,无垠沙漠从训练培养,再到修炼磨练成才,都是有着一套相当完善的体系。



    “这的确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也想要为隐川家族献言建策。只可惜,我位卑言轻,就算是我开口也未必会受到家族高层的重视。”



    隐川雪的眸子里,露出一抹落寞的光。



    方岳看的一阵心疼。



    一入豪门深似海。



    这一点,的确不错。



    在旁人看来,豪门弟子,都是个个风光无限,从小便是含着金汤匙出生。



    但唯有真正豪门的弟子才明白,得到多少,付出多少。他们少年时代得到的资源培养,未来需要用自己的一生去偿还。



    而且,越是豪门,其中的等级越是严酷。



    地位卑微,意味着隐川雪很难进入家族的高层,反而是很容易被家族所牺牲。



    “走吧!他们听不听我的,是他们的事情,我说不说,则是我的事情!”



    隐川雪不再墨迹。



    方岳说了一声好。



    于是便将一座搭建好的祭台,原封不动的取了出来。



    这是亚鲁安人构建出来的祭台,走的是远古巫道的路子。哪怕是这片无垠沙漠之中场域复杂,无法传送,也可以打破时空的界限,传动到固定的地点。



    方岳和隐川雪在为祭台献祭之后,尽皆祭台。



    传送离开!



    光芒一闪,两人的身影消失。



    再次出现,已经是回到了玄黄世界!



    “看来,我们已经是回来晚了!”



    方岳沉着脸,满是冰寒的神色。



    祭坛的传送属于随机,虽然能够在大范围内锁定玄黄世界。



    但是两人降落的具体位置,飘忽不定。



    这是一个不知名的国度。



    一座城池之中,处处血色!残肢,断臂,随意洒落,横七竖八的尸体。



    “妈妈,妈妈!”



    血泊中,一个刚刚蹒跚学步的婴儿穿着红色的小棉袄,雪白的小手抹着眼角的泪花。



    他推搡着妈妈的尸体,不断的呼唤。



    在他的观念里,似乎还没有死亡。



    只是认为自己的妈妈睡着了!



    方岳看的心酸,刚想上前。



    嗖的一声,一支破空而来的黑色箭矢穿过了婴儿的心脏,扑哧一声,鲜血溅起,婴儿的双眼大睁,红色的血,将棉袄染得更红!



    方岳大怒。



    “你找死!”



    顺延着箭矢飞来的方向看去。



    方岳看到一个鹰头人,背负黑色的羽翼徘徊半空,手握短弓,他的一双眸子,冰冷而无情,不断寻找着猎物,伺机猎杀!



    “嘿嘿,竟然又有一个漏网之鱼被发现!”



    那鹰头人冷笑一声,扬起手中的短弓。



    次啦一声。



    箭矢破空,向着方岳的心脏激射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