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二章 破法针
    突破到天地境的层次,他的灵魂又有了质的提升,量的变化,结合天道意志,的确是能够探查四方。洞察身周一切变化!

    “东北方向,五百公里有一队海洋族的生物正在靠近!这是一支小队,一共有数十人,他们乔装打扮,变成商人,押运了二十大箱货物!”

    方岳喃喃自语,却是将海洋生物的详细信息都给吐露出来。

    张坤倒是没有什么,他以为方岳又是在沟通山神,获得信息。

    隐川雪却是立刻大惊,合不拢嘴!

    隐川雪出身于无上世家,对于这些手段自然极为熟悉!

    她能够洞察到方岳体内的意志变化,从之前的灵魂气息,逐渐变成了一种混杂了强大天地意志的超强气机。

    天道意志。

    隐川雪立刻反应出来,这气息的出处,在隐川家族之中,也有相关的记载。

    甚至据说隐川家族之中本身就有数目不少的天道石,是历代天才从黑色试练中得到!

    只是这种珍贵的东西,绝对轮不到隐川雪的身上,唯有隐川家族之中地位最高的弟子,才能够接触的到,有幸炼化一些,增强自己得到灵魂意志。

    隐川雪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她本来认为自己已经相当高估方岳了,可是现在看来,她对方岳的估量还是远远不够!

    “就是这个地方!”

    方岳带领隐川雪和张坤来到了一株老树的下面,这一株老树足足有数人合抱的宽度。

    老树上面,有一窝乌鸦筑巢。

    这个地方是海洋生物运输补给品的必经之路!

    车马辘辘。

    方岳等人等待片刻,很快,便是有一支商旅队伍从远方徐徐而来。

    尘烟弥漫,这支队伍的速度不紧不慢。

    方岳眺望,立刻便是看到其中一个脸膛黝黑的中年人,骑着大马走在最前方,他的气息绵长,一双眸子看似闲散,实际上其中有神光凝聚,耳听六路,眼观八方,时刻警惕,在提防着他人的伏击!

    “就是这支队伍,准备动手!”

    方岳不知道什么时候,取出了一柄长弓,长弓的弓弦乃是用龙筋打造,弓弦紧绷,猛然一荡,激射出来的弓箭,足有穿云破月的力量!

    隐川雪则是手掌之中多出了九枚银针,银针淬毒,绿光幽幽。

    身为世家弟子,不可以只精通一种武器,十八般武艺都要学习一点,不说多么精妙,但最起码,远交近攻,都不会太吃亏!

    马车行至三人前方。

    陡然停下!

    嘘率率!

    还没等方岳等人出手,那中年人的眸光一寒,便是化掌为刀,向着方岳劈斩而来!

    “不好,暴露了!”

    方岳面色不变,弓弦引动,一支利箭破空而出,飞向了那个中年人的心脏位置!

    轰得一声。

    箭矢在虚空中炸裂开来!

    在商旅队伍之中,竟然还隐藏着一个术修,擅长气爆。

    手中的宝石权杖稍微的挥舞一下,便是将空中的箭矢生生炸裂,尸骨无存!

    这次,海洋生物已经是下了血本。

    连运送队伍都是配备了高手!

    嗖嗖嗖!

    银针破空,扫向那些人的要害部位,咽喉,眉心,心脏,尽皆成为被攻击的地方。

    “气墙!”

    那术修再次挥动权杖。

    一面厚重的气墙出现,欲要挡住银针。

    结果银针无视气墙,一点破面,直接穿梭而过,照样将三人活活钉死,身体爆炸!

    “哼!雕虫小技,也敢对我出手?”

    隐川雪的嘴角翘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那些海洋生物都是脸色立变。

    “破法针,可以忽视轮转境以下所有层次的术法防御。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么珍贵的法器!”

    那领头的人大声咆哮,满脸的惊疑不定。

    破法针,十分珍贵,只有在一些各族高手或者身份颇高的弟子手中才会出现。

    他们担心的不是破法针,而是在他们的背后还有埋伏!

    还没等他们的担心劫数。

    方岳就已经接连引动弓弦。

    射出九支箭矢,每一支箭矢都化成一条蛟龙飞舞,在空中轻吟一声,搅动风雨,逆乱八方!

    九条蛟龙向着那个脸膛黝黑的大汉猛然俯冲而下。

    大汉怒吼一声:“哞!”

    声彻四方,震惊天地!九条蛟龙纷纷陨落,在空中炸裂!

    “佛家六字真言!你也不是普通的海洋生物!”

    方岳连连震惊,本来以为这是一个唾手可得的任务。没想到在海洋生物的运输队伍里也是潜藏高手。

    那个修行空气大道的术修不说,仅仅是这个脸膛黝黑的大汉,就绝对不是一个善茬!

    佛家的六字真言,代表的是一股天地初开时候迸发出来的力量,每一个文字之中都是拥有着大力量,大恐怖,大实力!

    方岳刚才射出来的那九条真龙,并非是没有讲究,而是一门高深的武学,射日九箭!

    这是传说之中,射日大神后裔传承下来的武学,每一支箭矢都能够射落一枚太阳,射爆一颗恒星。

    当然,它在方岳的手中还发挥不出如此恐怖的力量,但是却足以横扫天地境七层以下所有人物。

    而这九箭齐出,威力更大,最终却没有对脸膛黝黑的大汉造成丝毫威胁。

    这足以证明这大汉的来历不凡!

    这个时候,张坤已经扑杀上去和一个天地境八层的海洋生物厮杀到了一起!

    双方居然是打了一个不分伯仲,张坤连自己最为得意的刀法都施展出来,一片刀光剑影不断落下,但偏偏没有办法伤害到对方的性命。

    隐川雪也是牵制住了三位海洋族的强者,不过她因为有张坤在场,担心自己的身份被人揭穿,所以束手束脚,并未发挥出自己全部的实力。

    方岳则是和其他的海洋族的强者对峙起来。

    他是努力克制自己的修为,尽量表现的平凡一点。

    否则的话,无论这些海洋生物有什么来历,有什么背景,只需要的念头一动,凝结阵法,狂雷爆斩,全部都可以瞬间灭杀!

    “血武族中没想到还有这种高手,刚刚进入天地境的层次就可以和我战斗!”

    那脸膛黝黑的大汉说话不紧不慢。好像是一个得道高僧一样,智珠在握,每一个文字,都有着一股深深的禅的韵味。

    方岳并没有着急出手,而是在和这个脸膛黝黑的大汉对战。

    方岳自从和血武族开始接触以来,深深感觉到了玄黄世界,或者说他自己对于武道的认识还是太过浅薄!

    假若武道是一座偌大的冰山的话,他所看到的,充其量也就是冰山一角。

    尤其是这脸膛黝黑的大汉,本身的实力也不是多么高超,只有天地境第四层的境界,可是他真正的战力却已经达到了天地境第八层,甚至第九层的级数,轮转境之下,很少有人能够轻轻松松的杀掉他!

    “你领悟的佛家六字真言,流传甚广,但是一般人却远远运转不出你这么精妙的水平!我的射日九箭,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是更为高深,更为精妙的武学,结果施展起来,却没有你的真言更加沉浑,厚重!”

    方岳冷冷静静探讨武学,想要找到自己的武道弱点所在!

    这对他的个人发展来说要比单纯的截获一批货物更加重要。

    至于这些人会逃出升天,方岳并不担心。

    赵乾虽然给他磨砺和考验,但是他真的放心这么重要的任务让方岳自己动手吗?

    在方岳的感应之中,赵乾早就在暗中等待,一旦方岳他们发生什么意外,自己就立刻出手,击败一切海洋生物,完成方岳的计划!

    “连战斗的时候都在感受武道,学习敌人的长处,这方岳……还真是我血武族的好苗子!”

    赵乾在暗中窥伺,他虽然没有露面,但是现场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他灵魂的窥伺!

    方岳不务正业,询问武道,并不让他气愤。

    反而是让他莞尔一笑,感觉很有意思。

    因为这就是血武族的族风,嗜武成狂!

    如果方岳一心一意,想要执行任务,不顾其他,反而会让赵乾怀疑他的身份来历。

    “武学精妙,不仅仅在于招式,更需要形神兼备!招式与心法配合,才能够真正发挥出其中的威力!你的九箭射日虽然强大,但却没有远古时代后羿大神虽九死而无悔的精神境界!”

    那脸膛黝黑的中年人也不着急,他竟然在指点方岳。

    因为他看的出来,张坤的确是拼尽了全力,而无论是方岳还是隐川雪全部都是还留了后手!

    一旦拼命,他恐怕根本就不是方岳和隐川雪的对手。

    方岳虽然在武功方面领悟的不够细致,可是,他隐隐约约能够感受到,方岳的体内好像是蛰伏着一头魔鬼,一旦出手,立刻便是势如雷霆,他连反抗的余地恐怕都是没有!

    “武功,不仅有形,更需要有神!这粗浅的武功,本质上都是法则的演化,神韵就是法则真谛!而高深的武功,凝聚情感,是一段人生经历的浓缩!后裔射日,震动天庭,虽九死而无悔!”

    方岳一朝顿悟,立刻想象,自己就是射日的后裔。

    再次拉动弓弦。

    九箭射日,弓弦牵引。

    九条苍龙还没有伴随弓箭射出,便是已经张牙舞爪,向着脸膛黢黑的中年男子飞去!

    声声龙吟,荡漾不息。

    同样的力道,再次射出的箭矢威力则是浑然不同!

    万丈高空,一片金光璀璨。

    九龙翔天,缭绕缠绵,中年男子竟然被九道龙影生生缠住,浑身上下,僵如木偶,动弹不动!

    九条龙影,条条生动。

    一声亢奋的轻吟回荡天地!

    它们已经超脱了招式的层次,仿佛化成了生灵一般!

    那黑脸大汉悔得肠子都快要青了。

    他感觉脚疼,因为自己指点方岳,纯粹就是搬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

    他本来以为,随意胡扯两句,没有太大关系!知道道理的人多了,可是真正能够参悟,运用到实战之中的人却永远都是寥寥无几。

    谁能想到,方岳见微知著,不仅参悟到了武道之中精神奥义的所在,甚至还能够触类旁通,参悟出更加深层的东西!方岳忽然喃喃自语的说道:“无我相,无人相,无寿者相,无众生相!不执着于我相,可以一念之间,变化成为其他人。一念成佛,一念是佛,一念是苍生,是一念是天意!只要我说我是谁,我就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