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一章暂时联手
    血神峰抬起手来,想要一巴掌拍死方岳。

    这个时候,张**站了出来,守护方岳。

    “怎么,你还准备动手杀人?”

    张**是守住了方岳,不让血神峰动他一根汗毛。

    血神峰恨恨罢手,最终说道:“那好,你的条件我答应你!”

    “那好,隐川雪你过来,负责守护我!还有你的手下也都来,一旦我出现任何问题就发动玄武战阵知道吗?”

    方岳对隐川雪说道。

    隐川雪面色冷峻微微点头。

    然后方岳随便捡起一枚石子,扔到了前方的结界上面,石子落下,咔嚓破碎!

    “看见我石子落下的位置吗?你们一起施展神通功法,向那一个位置疯狂攻击。这是结界的弱点所在。承载能力最弱!其他的地方,你打了大了白打,一切的攻击力都会传导到大地下面!”

    打一个棒槌,给一个甜枣。

    方岳一味蛮横肯定不行,需要证明出自己的价值!

    血神峰露出了怀疑的神色,并不十分相信方岳所说的话。

    “你们两个联手攻击,撕破那片结界!”

    血神峰随意指派了两个天地境层次的血鹰族,阴阳合击,发出一束混沌颜色的光束。

    光束落下,正好是刚才石子落下的位置。

    结果结界上面波纹荡漾,很快消失,没有任何的变化。

    “方岳,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已经出手一击,可是还是没有攻破结界!”

    一击不成,血神峰立刻兴师问罪,对方岳咄咄逼迫而来!

    方岳冷笑一声,不屑说道:“你们这点攻击,软趴趴的,像什么样子?这是结界,不是泥巴!就算是最弱小的地方,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击破的!你们不行,来看我的!”

    “五百士兵,凝结战阵,全力一击,轰破的结界!”

    方岳一声令下,手下的五百士兵立刻各自为战。

    五人一组,变成一座小型的战阵。

    然后五组人马,再次合成新的一队。

    二十队人马,一百个小型战阵,不约而同的运转起来,搅动风云,吸收天地之间游走的无数灵气。

    天地之间,灵气涌荡,波涛汹涌,所有力量,所有手段,最终汇聚成为一根血色的长矛。

    长矛挥舞!

    轰得一声,它刺穿虚空,激荡天地!

    结界被瞬间穿破。

    撕裂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血神峰露出诧异的神色,无比惊讶。

    然而方岳根本就不等他的惊讶结束,便是紧急催促:“所有人立刻入内,这个入口只能够维持一时三刻,一旦结界闭合,这个弱点立刻消失,想要再次进入其中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方岳说完,便是带领自己的五百手下,进入到了结界之中。

    张**也是眼前一亮,下令道:“跟紧方岳不要脱队!”

    血神峰也是紧随其后,跃入到结界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结界之中,面积浩大,简直就是自成一片世界。

    头顶上面,有宽大羽翼的赤红色大鸟横空飞过,浑身燃烧着腾腾的火焰,仿佛是传说之中的凤凰一样!

    除此之外,还有老蛇蜿蜒,有白虎匍匐,每一头都是上古异兽,极为珍惜。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   随随便便降服一头,就是玄级血脉,用来镇守山门,乃是不二的人选!

    只可惜,现在血武族,血鹰族,都是着急寻找复活祭坛,一旦找到复活祭台,并且带回族中,那贡献比降服一千头珍惜异兽的价值都大!

    “这片结界,可以移动,其中的灵气浓度,约莫是外界的二十倍左右,这个地方适合修炼,不亚于一处洞天福地!收走之后,能够建立门派,传承不朽,等于是一处世外桃源!”

    张奎在方岳的阴阳镜中兴奋的大吼。

    他已经是恢复了记忆理智,处处都在为玄黄世界的未来着想。

    诸多世界入侵玄黄世界,凭借他们现在的实力,想要抵挡,千难万险,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如果玄黄世界真的沦落,必须要为人族保留火种。

    而这小世界,就是最好的地方!

    方岳也是看重了这个地方,方圆数百公里,灵气浓郁,异兽横行,其中有奇花异草,尽皆珍贵,简直就是洪荒世界的再现!

    “方岳,给我一具肉躯!让我暂时夺舍复活,这个世界一定要争取,仅仅凭借你的手段恐怕还远远不够!”

    张奎毫不客气,对方岳提出要求。

    按照正常道理,这个要求非常过分,无论是谁都会拒绝!

    两人的关系并不友善,严格来说,双方是敌对关系,只是因为张奎是玄黄世界人族历史上的英豪,方岳才放他一马!

    “好!”

    方岳稍微一下,便是将张奎给释放出来。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方岳也不是小肚鸡肠的人!如果这张奎敢反叛,方岳也有的是办法可以制服他!

    张奎随随便便找了一具血武族的战士夺舍,然后便是化成了他的样貌。

    “这血武族的血脉等级虽然不高,但天生适合武道!一旦踏入武道门槛立刻如鱼得水,互相促进!”

    张奎不断感慨,对于这具夺舍的肉身他十分满意。

    施展任何武道,都可以发挥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功效,举手投足,都可以散发出了强大的威力。

    张奎在感慨。

    方岳则是紧紧的盯住前方,这些花草树木都有讲究,本质上就是一座座天然的风水阵法,懂得风水阵法的人,可以从中参悟出深奥的道理,领会天机,步步为营。而不懂阵法的人,掉落进去,就会枉死其中。

    “哈哈哈,我们终于进入结界了,复活祭台,我来了!”

    血神峰张扬大笑,他的眼睛里全部都是燃烧的火焰。

    “根据我们之前的协定,你需要给我星月雨,白日珠作为补充!血神峰大人,如此境界的强者,该不会食言而肥吧!”

    方岳看向血神峰,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血神峰则是看着方岳恨到了咬牙切齿!

    “方岳,在进入结界之前你还有作用,可是我们已经突破阵法,进入其中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资格和我讨价还价吗?”

    血神峰食言而肥,甚至他的身上散发杀机,将方岳锁定。

    方岳冷笑一声:“我早就知道你会这样!不过,你有这样的想法并不奇怪,只可惜,你太沉不住气。不知道隐忍,你想要过河拆桥,可惜,你的桥还没过,这么对付我,只能够将自己给掉河水里!”

    方岳摇头,微微叹息,似乎是可怜这血神峰的单纯幼稚。

    血神峰不由得脸色一惊,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只可惜已经太迟了!

    “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啊!”一头血鹰族的天地境士兵被一根青色的树藤扫落,它的身体被抽成两半,根本就没有反抗的力量!

    方岳连连摇头,似乎是在为他可惜。

    “好端端的一个强者,干嘛这么冲动,不把自己的性命当成一回事!”

    方岳的表情,让血沈峰受到很深的刺激!

    他意识到,自己虽然进入到了结界之中,可是危险却是依旧没有解除。

    他的脸色顿时一变,成为了威胁的口气。

    “方岳,你赶紧将这周围的阵法破开,否则的话,我就告你陷害同僚的罪过!”

    “陷害同僚?嘿嘿,你那一只眼睛看到我陷害同僚了!你们被困在阵法之中,我也是深表同情,但是我着急也没有用啊!这阵法实在是太过玄妙,以我的修为资质根本就破解不开!”

    方岳嘿嘿冷笑。

    让那血神峰的脸都快绿了。

    原来,这方岳是早就算计好了,知道在结界内部还有阵法,所以才如此痛快的为他们破开了结界,然后引君入瓮。

    “方岳,你不得好死!”

    血神峰的一只手掌探落,要将方岳好像是拍苍蝇一样活活拍死!

    可是他的手掌落空,方岳站在原地不动,他就是打不着方岳。

    “咫尺天涯,芥子须弥!这阵法玄妙,像是你这种只知道打打杀杀的人根本就不会明白!”

    方岳微微摇头,然后准备离开。

    血神峰则是暴怒吼道:“方岳,你给我站住!”

    “血大人,你有何贵干啊?”

    方岳真的站住,贱兮兮的对血神峰请示说道。

    方岳的表情,看在血神峰的眼里,他差点被没方岳给活活气死!

    “有话好商量,我答应你的星月露,白日珠一样都不会少你的!你将我释放出去,怎么样?”

    血神峰低头,没有办法,他对于阵法之道,七窍不通通六窍,一窍不通。把他放在这里,猴年马月,才能离开!

    “好啊!星月露,白日珠,先给我各自来上一百滴!我这破解结界,可是浪费了不少的体力精力啊!”

    方岳不紧不慢的说道。

    而那血神峰差点是惊掉了下巴。

    “你说什么?敢再说一遍?星月露,白日珠可全部都是能够为天地境巅峰强者瞬间恢复实力的宝物。每一滴都是无比珍贵,战斗时候使用的好,相当于是修行者的第二条生命!你一张开口实一百滴,这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啊!”

    方岳冷笑,挖着耳朵说道。

    “哦,各自一百滴不同意,那就各自二百滴!我在这和你讨价还价,又是死了不少的脑细胞,这个你也需要赔偿!”

    方岳坐地起价。

    让血神峰想要再次开口,但却没有了下文!

    他生怕,自己再多说两句方岳把价格抬得更高!他看出来了,这个方岳简直就是没有任何血武族耿直憨厚的性格,是一个的地地道道的的异数,是奸商,是黑商!

    “好,星月露,白日珠各自二百滴,我现在被困在阵法之中没有办法给你!你需要给我解围让我脱困。”

    血神峰暂时答应下来,可是谁知道,他的脑子里面又在酝酿什么样的阴谋诡计!

    不过,无论他在想什么,方岳都是不怕。

    反正这地方,处处都是风水阵法,等于是他的主场作战,就算是海洋生物都未必有他了解这些地形真正的作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