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三章时代主角
    当然,这个传承者的身份,很可能会加上之一两个字,因为鸡蛋不会放在一个篮子里,这么简单的道理,阴阳天尊并不会不晓得!他的传承,可能在其他的地方还有分布。

    但是哪怕只是之一,方岳的身份也是无比尊贵。

    还有冥神大人的亲赖,冥神戒指居然是落到了他的手中,这点也让张奎怀疑,方岳是否才是这个时代的主角!

    “张奎,你是否明白,所谓第一个时代的主角,其实是一种束缚!”

    方岳的表情,严肃起来。

    他凝望张奎。

    张奎错愕,他不知道方岳为何会说起这样的话题。

    “时代主角,气运加身,天赋无双,甚至出身都是极为富贵,一路顺风顺水,传承不断,宝物无穷,甚至诞生于同一个世界的生灵,对他们很难造成威胁,即便是境界修为,高于他们数个层次,都会被他们逢凶化吉,巧妙避过。

    可是这样的时代主角,缺乏磨练,绝对是温室里的花朵,一旦遇到劫数,极有可能心境崩溃。哪怕他们熬过劫数,宿命完成,命运的加持,也会渐渐褪色。伟大的天意不会永远将关注落在某一个人的身上!假如失去了天意的关注和加持,他们很可能会从神坛上跌落下来!”

    方岳的话语,让张奎的内心,受到了很深的震撼!

    张奎,从来都是替天行道,顺天应命。

    从生前,到死后,他心中的这一股执念始终都不曾散去。

    可是,当方岳说完这段之后,他的内心开始变得动摇了。

    方岳不再多说什么。

    他摆出了一个祭台,安放身前。

    祭台的下面,一片片的星辰汇聚成为复杂的阵纹。

    那些海洋生物还有血鹰族流淌出的鲜血,向着祭台汇聚,最后成为了一枚赤红的小珠子。

    这枚小珠子里面,蕴含有强烈的生命精华,然而在这些生命精华之中还有丝丝缕缕的死气掺杂。

    “方岳,你要做什么?这一枚生命精华生死并存,危险至极,稍微一不注意,就会爆炸开来。以你的修为也会被炸成肉酱,连骨头渣滓都剩不下!”

    张奎对着方岳疾呼!方岳这不是冒险,而是在找死啊!

    生死之气,单纯一种都是极为珍贵,有着广泛的用途。

    可是混合起来,相当于是一个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被引燃!

    轰得一声,炸弹爆炸,哪怕是一些修为惊天的高手,都没有十足的把握从中幸存下来!

    张奎对方岳连番劝阻,他甚至连双手都在微微颤抖。

    这生死之气锤炼出来的生死之珠,蕴含的能量实在是太过剧烈,哪怕是稍微接触,张奎都能够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在其中酝酿,似乎这生死珠一旦爆炸,就可以让他立刻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

    “这点你放心,一切尽在我的掌控之中!”

    方岳的双手幻动,指尖不断有不同的手印交替显现!

    虚空之中丝丝缕缕的天地灵气被抽取出来,然后化成了无数锋利无比的小刀刀刃向着那生死珠剥离而去!

    生死珠被快速分解,变成了两股不同的气息,这两股气息,一道青色,一道黑色,分别落入到方岳的左右双手之中。

    青色的珠子,代表乙木,代表生机,乃是纯粹无比的生命之力。而黑色的珠子,则是代表终结,代表死亡,是纯粹无比的死亡之力。

    每一枚珠子被方岳淬炼之后都是价值连城,甚至现在就可以贩卖!

    代表生命的珠子,服用之后,可以提供大量的生命气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息,让伤势痊愈,肉身成长!而代表死亡的珠子,服用之后,则是提供大量的死亡气息!任何亡灵遇到,恐怕都会疯狂掠夺,争先恐后!

    而亡灵珠子,则是有着另外的通途,它可以增强亡灵的实力,或者炼制一些和死亡大道有关的法宝!

    “我愿献祭生命之珠和死亡之珠得到守护之神的庇佑!”

    方岳喃喃自语,祭台上面,一股冥冥之中存在的意志降临而下。

    这位守护之神,也不知道是在哪一位修炼守护之道成神的存在!它能够感受到方岳的祭祀,便是降临下一缕意志。

    “如你所愿!你的生命之珠和死亡之珠,我非常感兴趣,作为回报,你希望得到什么?”

    那位守护之神的声音冰冷!

    对于这种小小的献祭,他并不值得浪费太大的精力去关注!

    只要祭品尚可,他便会将落下一缕神念分身。

    “我需要守护之神,为我赐予两道守护印记,分别赐予我和我身边的人!”

    方岳也没有墨迹!

    这两颗珠子的价值虽然不小,但对于方岳而言,也只是借花献佛,除却一些小小的精力和时间的消耗之外,他几乎没有付出任何的代价与成本!

    守护印记,也只是用来以防万一!

    守护之神的神念点头。

    “根据等价交换的原则,我会赐予你和身边的人,每人一道守护印记!一道印记,可以抵消一次普通阴阳境第八层修行者全力一击的攻击!”

    声音淡化,守护之神的神念消散。

    咔嚓,咔嚓。

    方岳身前的祭坛因为承载不了这么强大的法力压制,而终于崩溃,碎裂。

    方岳和张奎的胸前,则是各自凝聚出了一道淡淡的银色印记。

    这印记,并不稳定,只是一道法术凝结而成。

    根据方岳的推断,最多三天的时间,这印记就会因为结构破坏而渐渐消散。

    “欲得复活祭坛,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虚空之中,一道威严而宏大的声音瞬间落下。

    所有生还下来的海洋生物,血鹰族的生灵体内的杀戮念头被声音一击崩散。

    他们的眸光里,再度恢复出清明的神色,一个个脸上挂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我们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相互残杀?”

    这些人尽皆惊恐,看向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

    “风水地势改变了!”

    方岳微微皱眉,他本来是在等待阵法的刺激之下,两个族群的生灵互相杀戮,最终两败俱伤,然后他在插手渔翁得利!

    没有想到,这阴阳天尊并没有让他的想法如愿。

    刚才的杀戮虽然剧烈凶猛,可是维持的时间太短,不过是让两大族群的人马损失了不足三成的人数!

    “杀戮劫数,祭祀的鲜血已经凑齐!尔等可以选择离开,或者继续!”

    威严,浩大的声音继续落下。

    其中充斥着一股指点苍生的味道。

    “如果你们选择离开,我现在就可以将你们传送离开这片囚笼世界,而如果你们想要继续的话,后面的考验很可能会带走你们的性命!”

    威严的声音笼罩八方,连周围的石壁都随之微微震颤,簌簌的尘埃不断落下。

    给人一种豆腐渣工程,随时都有可能坍圮,毁灭的味道。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了,谁还想要离开?得到复活祭台,贡献给族群,则是意味着一步登天,而如果是死在这里,那也只能够怪自己的命数不好!”

    这个时候,一道冷漠的声音落下,一个身材并不高大,满脸黝黑的老头背着手,缓缓说道。

    这个老头,穿着黑马卦,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看起来好像是一个逛大街的无良的老年人!

    他的步伐舒缓,脸上还带着一副黑色的小墨镜。

    这居然是一个人族,实力深不可测!在他的体表,有着一股阴阳之气流转无穷,那种味道比起方岳来看起来更像是阴阳天尊的正统!

    “这个老头是什么时候混进来的?”

    “我们怎么之前没有发现?”

    “可恶,不是说早就已经完成清场了,卑微的人族根本就没有得到复活祭台的资格!”

    那些异族生物纷纷的议论起来,在刚才他们还是相互厮杀,相互争斗,可是当他们看到玄黄世界的人族的时候,再次团结一致,开始排外。

    可是那老头的身影飘渺,似乎并不在这个时空之中。

    “黄色气运!这个老头得到天道青睐,他恐怕是某一位天命之子的护道者!”

    张奎在方岳的耳旁低语!他的脸色微微一变,虽然刚才方岳不把天命之子当成一回事。可是,在张奎的内心之中,天命之子毕竟是天命之子,气运加身,乃是一个时代的主角,只要他们出场,什么宝物,什么好处,统统都是他们的!

    同一个时代诞生的人物,根本就没有资格来和他们争锋!

    方岳微微点头,也是不由严肃起来。

    “见机行事,如果真的干不过,那就直接跑路!”

    “干掉这个老头,先清场,再厮杀!”

    海洋生物和血鹰族的强者迅速的达成了一致,他们将矛头遥遥的指向那个老者。

    “血色天地!”

    “大海狂潮!”

    两座简单的战阵,快速凝结而成。

    领域落下,将老者团团的困束其中。

    可是那老者却是不慌不忙,微微摇头轻叹道:“小道尔,不足为惧!”

    随后,老者便是轻轻跺脚,咣当一声,一圈圈的能量涟漪荡漾开来。

    那两片领域统统破碎。

    布置阵法的海洋生物还有血鹰族的强者纷纷吐血,连连倒退,他们的脸上尽皆浮现出一股不可思议的神色!

    “你怎么可能这么强大,明明是轮转境第八层的境界,可是为何,在你的身上,我们竟然感觉到一股近乎于阴阳境级别的气息!”

    那些人马纷纷惊诧,人族的血脉孱弱,传承没落,同阶之战,与两族交锋,尚且不敌。

    可是眼前的这老头出现,则是彻底颠覆了他们心中的认知!

    “哼,阴阳天尊的道统传承,岂是你们这些人畜不分的家伙可以看穿的?”

    老者一声冷哼,让那些刚才布置阵法的生物纷纷肉身爆碎,成为了血雾。

    虚空之中,又有淡淡的杀戮之气开始凝聚出来。

    这老者竟然能够操控地势,改变场域,让刚才已经散去的场域重新凝聚开来。

    “阴阳天尊正统的传承者?这小子麻烦了!李逵遇到了李鬼!这次的传承恐怕不好争夺了!”

    方岳默默念叨,可是看他那一双兴奋的小眼睛,哪里有半分困难的味道。

    其中分明是有着一股跃跃欲试的兴奋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