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八章血脉觉醒
    方岳立刻感觉到自己的体内热血沸腾,好像是岩浆一样滚烫。

    他的脑海中,无数道身影显现出来,每一道身影都是在不断的演练高深的武学!

    方岳仔细清点了一下,自己的识海之中一共多出了一百零八道身影。

    每一道身影都可以替他推演武功,将之修炼到高深境界。

    不过,发动身影,推演武功,也需要消耗极大地精神力量。

    方岳估算了一下,他如果平日,不进行战斗的时候,约莫可以让九道身影,时刻运转,以极致的速度进行武功推演。

    而如果他闭目修行的时候,更是可以让一百零八道身影尽皆的全力运转起来,达到巅峰极致,推演武功的速度提升一百零八倍。

    方岳终于明白,这血武族真正的天赋所在,这种神通虽然不能够直接用于战斗,但是真正的运转起来价值比得到任何的武功秘籍都大。

    方岳的血脉瞬间觉醒。

    达到了玄级二品的层次!

    这是属于血武族的血脉天赋。

    “血脉品级,相差一阶,天赋差距不能够用道理衡量,本来我还不相信这种说法,认为后天的勤奋努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这样的差距。可是现在我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

    玄级血脉和黄级血脉,根本就是天壤云泥的差别,无论后天如何努力,都难以修补这种血脉层次上的距离!”

    方岳的心中自言自语,普通的人族在血脉天赋方面跟血武族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

    血武族的修行者一旦血脉觉醒,立刻就能够成为武道大师,而人族呢?需要千百次在生死边缘磨炼,才能够达到相同的成就。

    “方岳,这一切也不尽然,血武族的血脉天赋固然强大,可是也需要有相应境界的衬托!因为你的灵魂层次超然,所以可以时时刻刻,保持九道身影演练武学,而一般天地境的血武族,充其量只能够在闭关的时候同时操控三道身影演练武学!”

    巴罗出现在方岳的识海中,为他解答疑惑。

    这次行动,巴罗始终都是蛰伏暗处,等待时机。

    因为复活祭台,连他都很有兴趣。

    生死颠倒,阴阳逆转,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神迹!

    如果他能够接触到复活祭台稍微感悟一下其中的玄妙契机,他也可以立即顿悟,触类旁通得到不可思议的造化和感悟。

    血魔之王看到方岳的血脉复苏,不由得连连点头。

    “本来,我在你的身上还感受到了别样的气息,所以才让你血脉觉醒。看你是否是其他族群派来的奸细!结果,我稍微点化,你的血脉立刻觉醒,而且还诞生出了一百零八尊演武者的身影!这绝对是我血武族的血脉传承,没有错误!你的身份值得我来信任!”

    那血魔之王的一番话,让方岳立刻心中生出了涔涔的冷汗。

    如果不是他是万噬魔体,可以吞噬其他血脉,模拟任何一种血脉的天赋,他恐怕就要露馅被血魔之王识破,然后被血魔之王视为敌人立刻杀死!

    “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被阴阳天尊当年镇压的那位血武族的老祖武神通!血武族中,只有最为优秀的人才,才可以用武字来作为自己的姓氏!

    武神通,你当年不是已经被阴阳天尊给一指镇压掉了吗?为什么你还能够死而复生!”

    马褂老者惊讶开口,眼神之中浮现过千万思绪。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武神通的存在,是记载于他们家族最古老的典籍之中,他和阴阳天尊同于一个时代,所谓一山不能容二虎,两人从轮转境的层次便是开始争斗,然后战斗不休,直至到圣人境的层次,阴阳天尊才略微的胜过武神通一筹,将之彻底镇压,从此之后历史上面再也没有武神通这个名字!

    武神通则是微微喟叹:“当年,我也没有想过我还能够活下来,看来,阴阳天尊还是仁慈的,他虽然诛灭了我当年的肉身,但却留下了我的一缕神念,给了我一线复活的希望!

    这次的祭台,恐怕就是给我准备的,让我复活再生,重新屹立在这个世界上,他也是感觉自己无敌寂寞,所以想要让当年的故人复活吧!”

    武神通开口,让海洋生物,血鹰族,黄金巨人尽皆冷笑。

    “一个已经在历史上销声匿迹的失败者,居然也在惦记着阴阳天尊的复活祭台?你想要复活,门儿都没有!你也就是当年阴阳天尊留下来看守复活祭台的一个小小护卫而已!你还真的把自己当成一回事了!”

    那些人对武神通都是表示不屑。

    失败者,注定没有和他比肩的资格。

    张奎则是微微张开了嘴巴,想要说话,但是最终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阴阳天尊,乃是人族历史上的最强者之一,哪怕是飞升到仙界,踏入天庭,都曾经横扫千军,留下了赫赫的威名。

    他自幼无敌,在同境界中难逢抗手,跨越几个大境界作战,斩杀老一辈的强者几乎是家常便饭的事情。

    同辈之中,能够一直和他为敌,并且厮杀到不相上下的存在,绝对不是什么龙套,喽啰。

    “失败者?是啊!我已经是历史的尘埃,一个卑微无比的失败者了!求道之路,只有一人能成,其他人尽皆成为历史尘埃!我就算是复活,也永远都不可能踏足到天尊境界!”

    血魔之王,武神通叹息一声。

    然后便是要背佝偻,显现出了一丝衰老,没落的模样。

    “这复活祭台,我也懒得跟你们争了!这血魔之躯,也是挺好的!小辈的机缘,我作为老一辈也懒得参合,不过你们刚才称呼我为蝼蚁,你们却是没有说出这话的本钱!”

    武神通再次叹息。

    这叹息之声,在那些海洋生物,血鹰族还有黄金巨人的脑海中回荡良久。

    他们清醒过来的时候,竟然是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境界被足足削掉了一层!

    实力骤然降低,甚至连体内的真气流转都变得滞涩起来。

    “武神通,以武道入神通!这是他最著名的斩元之术,举手投足,斩人真元,可以让人数百年苦修毁于一旦!”

    马褂老者开口,他的眸子里呈现出深深敬畏的神色。

    哪怕这武神通曾经被阴阳天尊镇压,哪怕他曾经是历史上的失败者。

    可是他毕竟是曾经和阴阳天尊战斗过一个时代的人物。

    其威名也绝对不是一个什么阿猫阿狗就可以轻易辱没的!

    “我的修为,被斩掉了一小层,这可是我花费了无数的资源,砸上了金山银海才修成的啊!”

    “可恶,可恶,一层小境界,代表我近百年的苦修之功,本来我已经是阴阳境第九层巅峰的强者!距离彻地境界只有一步之遥,可是这一生叹息,把我的希望都给毁了!”

    两大族群之中简直是炸了锅。

    这个血魔之王简直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反而是那个黄金巨人心中微寒,不敢多说什么。

    这样的手段,简直就是匪夷所思,鬼神莫测!

    一声叹息,斩掉了这么多人一个小境界的修为,这绝对不是投机取巧,而是实打实的神通!

    斩掉修为,比杀死他们更为艰难。

    这也就意味着,这个武神通有随时杀死他们的力量!

    这个时候,轰隆隆的声音响起。

    地面上,一座祭台终于出现。

    这是一座复活祭台和想象之中,那宏伟,精致,细腻的模样截然不同!

    这一座复活祭台,竟然只是一团黄色的泥巴随手糊成其中还有无数的龟裂痕迹。

    它仿佛随时都会龟裂,蹦碎!

    然而,其中有一缕缕精纯的生命,死亡的气息在缭绕,勉强将这个复活祭坛维持住,不让它立刻崩塌!

    “复活祭台原来就是这个模样!”

    方岳第一眼看到复活祭台,便是被其中复杂,玄奥的生死之力组合而成的纹理给震惊住了!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方岳就是典型看门道的那个人。

    在那随意堆砌的黄泥巴祭台上面,方岳看到了无数细腻的符文在祭台之中蠕动。

    每一个符文,都是如此的精妙,恍如鬼斧神通。

    一笔一划,都是无上的造化,稍微从中领悟出一点意蕴都可以将生命天道或者死亡天道直接入门。

    “这复活祭台是我的!”

    拓跋连云直接出手抢夺,正所谓,快手有,慢手无,一旦复活祭台到手,他可以立刻捏碎手中的符箓逃之夭夭,至于剩下的海洋世界的生灵,全部都可以舍弃不要。

    因为复活祭台的意义重大,为了得到这样东西,有一些必要的付出还是相当值得的!

    “愚蠢的家伙!”

    马褂老者微微摇头,他叹息一声,便是背着手扭过头,仿佛是不忍心看到拓跋连云凄惨的下场。

    果然,拓跋连云的手掌刚刚碰触到复活祭台。

    他的身体立刻爆炸,成为了童子鸡,魂飞魄散,肉身湮灭,成为最细微的粉尘,死的不能够再死了。

    “生死是大事,更何况是能够逆转生死的复活祭台,如果这东西真的这么容易被征服的话,我巨人一族早就收走了!”

    黄金巨人摇头,似乎也是在叹息这拓跋连云的愚蠢。

    这可是一位阴阳境的强者,放到任何的一族之中都是巨头!

    而这样的一位巨头就如此轻易的陨落在了这里,连尸体都炸的找不到了!

    这让人惋惜,同时也让所有人心头生出了警醒。

    阴阳天尊留下来的东西并不是那么容易取走的!

    “这祭台是我的!我是阴阳天尊的传承者!阴阳颠倒,复活祭台!虚空摄物,归我所有!”

    马褂老者干枯的手掌探出。

    好像是龙形,又仿佛是凤爪。

    这就是阴阳天尊传承的高明之处,孤阴不生,孤阳不长,他流传下来的任何手段都是结合阴阳,正宗平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