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一章守护神印
    “守护神印!”

    “守护神印!”

    在场,当属方岳和张奎表面的境界最低,战力最弱。

    可是当余波扫荡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的激荡起了守护神印。

    印记化成了一缕银色的光芒,分别覆盖在两人的身上。

    任由那些气流横扫,席卷。两人都是岿然不动,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

    神印的光芒渐渐淡去,直至彻底消失。

    战斗的余波也终于散去。

    轮转境五层以下的所有生灵竟然全部都统统崩碎,连一个残活下来的人都没有。

    而其他活下来的轮转境,哪怕是保住了一条小命,也都是付出了不同的代价。

    阴阳境的高手则是稍微好些,可是他们也都是个个面色苍白,一副脱离的样子。

    圣人境层次的战斗,哪怕只是一丝余波,也绝对不是他们这个级数的人所能够承受的了的!

    “天地铜炉,疯狂吞噬!”

    空间中,丝丝缕缕的血气弥漫,每一缕血气之中都是蕴含着精纯的能量。

    方岳借助这个机会,双眼放光。继续炼化他的天地铜炉,他无伤无损无恙,天地熔炉将周围的血气统统凝练,刹那之间便是成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炉子。

    这个炉子,恍若真实一样,丝毫看不出来是阵纹凝聚出来。

    其中的火焰转变,已经是三昧真火,转化成为了五昧真火!

    “成了!”

    方岳的眸子之中闪烁出惊喜的神色。

    可是他不敢表露出来,若无其事,继续对着那些残存下来的血鹰族怒目而视!

    “你们这些人,是束手就擒,还是准备让我逐一的杀死。刚才那一场爆炸,已经让你们的实力十不存一,可是我和张奎身上有神印保护,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方岳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走到了血鹰族的诸强面前,那些血鹰族的强者,一个个看向方岳都是恨到了咬牙切齿,可是对他却也是无可奈何!

    就在这个时候。

    一股浩然澎湃的气息忽然降临而下!

    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受到了强大的压迫,连经脉里的气血运转的都不是多么顺畅了!

    “这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面色惊惧,连始终面色淡然的李玉清有生出了微微的慌张!

    “牢笼认主!试练结束!”

    一道恢宏,浩大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响彻。

    一束束光芒落下,分别笼罩在方岳等人的身上。

    “不,这牢笼世界怎么可能认主呢?复活祭台我还没有到手啊!我可是阴阳天尊的传人,这复活祭台是我的!”

    周毅挣扎,满眼血丝,他的心中一万个不情愿。

    这复活祭台,他明明已经是触手可及,为了这个祭台,他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时候牢笼世界的认主了!

    周易想要反抗,可惜一切徒劳。

    那庞大的吸力,将所有人都牵引离开。

    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千月山的山脚之下!

    “呸,呸!”

    方岳缓缓睁开眼睛。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这传送很不讲究,一点点的用户体验都不讲!

    方岳抱怨,缓缓起身。

    同时,他的手中一尊朴素无华的小铜炉微微颤抖。

    方岳一把将这炉子揽到了怀里,看到四下无人,这才稍微放心!

    千万不要小看这小小铜炉,它乃是容纳了那个囚笼世界的无上法器。

    方岳在得到石碑的时候就已经发现,石碑上面的符文组合起来,乃是在构造出一尊天地铜炉的雏形。

    这天地铜炉,一共有九九八十一个层次。

    符文完善,九九归一,绝对可以召唤出那尊传说中的无上法器。

    而方岳对付符箓的研究太浅,也只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凝练出第一层的天地铜炉。布置阵文,吸收周围一切能量,最终化成了一尊小小的天地铜炉。

    这天地铜炉,无比的简单简陋。

    可是,它却是沟通囚笼世界的钥匙。

    囚笼世界,也是阴阳天尊以大神通塑造出来的一座古老世界。

    什么阴阳天尊的传承,什么各族的绝顶天才,没有天地铜炉作为钥匙,统统都无法得到囚笼世界的认可从中得到任何的东西!

    不过,方岳的符文造诣有些,得到的也仅仅是那座世界的最粗浅的认可,拥有随意进入其中的权利,除此之外再无任何特权!

    唯有将天地铜炉的符文不断完善,他才能够得到那座世界的更高认可,以天为盖,地为炉,炼化强者,成为一枚绝世大丹,甚至将其中被封印的神灵降服,成为他的护法使者。

    天地铜炉,是方岳现在的又一道杀手锏。

    尽管这一道杀手锏还没有彻底成型,可是却有着无尽的潜力。

    “方岳,你在这里!”

    一道闷声闷气的声音传来,随之。武神通出现在方岳的身边。他的出现,神出鬼没,之前的血魔之躯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魁梧,雄壮,长须满脸粗狂面庞,他的四肢粗大,一双大眼好像是虎目一样,每一道呼吸,都好像是风向拉扯,随便一个脚步落下,都让整片大地都随之微微的颤抖。

    “前辈!”

    方岳谦虚,在武神通的面前他不敢有丝毫的桀骜。

    以后的富贵荣华就全部要寄托在武神通的身上来。

    一个可以和少年时代阴阳天尊平起平坐的存在,一旦返回到血界之中受到的重视绝对是可想而知!

    武神通微微点头,表示对方岳的一种认可。

    “你身边不是还有一个伙伴张奎吗?他的天赋潜力也是不弱,好好培养,可以成为血武族的栋梁之才,他在哪里?”

    武神通看向方岳,询问张奎下落。

    方岳心念稍微一动便是和张奎建立起了心灵的联系。

    张奎被方岳送阴阳镜中给释放出来,灵魂深处已经被方岳给打上了他的烙印。

    烙印闪烁。

    张奎出现。

    他一现身,便是另外一般模样。

    之前天地境的修为直接突破,轮转境的气息在他的体表若有若无,显然是刚刚突破不久,还有些稍稍的不太适应,难以完全收敛自身的气息。

    “见过武神通大人!”

    张奎见面,便是作揖行礼,他是一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古董,礼数周全,超过方岳。

    不过,对于这些繁文缛节,武神通并不在意。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r />

    “嗯,很好!虽然这次牢笼世界之中,你们两人没有夺取到复活祭台,可是能够将我释放出来,却是最大的功劳。以后你们便是我的亲信了,是心腹,是弟子。当年,我被迫和阴阳天尊决战,其实并不是我的愿望!那个时候,我的修炼出现了稍稍纰漏,走火入魔,修为低谷!所以才比阴阳天尊稍逊一筹!

    那个时候,族群虽然为我开口说话,但是态度并不强硬,最后,还是被血界的皇族因为忌惮而派去和阴阳天尊决战,送死!我在死亡之后,灵魂混沌,融入虚空,反复思量生前经历的一切,得到了很多教训!

    我之所以会如此惨淡,落到如今的下场,正是因为我在生前只顾得自己修炼,而忘记了培养自己的嫡系势力,否则的话,凭借我的能力,一呼百应,势力滔天,谁还敢随随便便的逼迫于我,让我送死,让我绝灭!”

    武神通对于自己之前经历的种种事情,也是在深刻思索!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瞬间,他都在努力回忆。

    最终得到的结果,让他自己也是长吁短叹!

    重头再来,武神通决定转变战略,吸取前生经验教训开始培植自己的势力。

    “在血界之中曾经有人对你咄咄逼迫?那武神通大人,你复活重生,再回血界,会不会面临之前的问题!”

    方岳心中忧虑,本来以为这次可以轻轻松松抱上一根大腿,可是没想到这地主家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武神通微微点头。

    “这些事情我自己也是有所考虑!所以,我回归血武族之后并不准备直接暴露身份。以后,我的名字便是血武是三千年前空间裂缝开启,被遗落在玄黄世界的一个血武族的弟子!如今,族群回归,我也要再次融入到族群之中!相信以我阴阳境的修为境界,血武族肯定不会将我排斥在外的!”

    生死是大事,经历一次,在性格方面肯定会有莫大的改变!

    这次武神通改头换面,小心布局,便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方岳微微点头,明白前路依旧艰巨,他救出武神通,也只是多出了一个强大的盟友而已

    方岳,张奎,武神通回归千月山。

    方岳立刻受到了英雄一样的待遇。

    血鹰族,海洋世界,进入牢笼世界,没有获得丁点好处,反而损失惨重,大量族人陨落其中。

    这一则消息已经在万界之中传扬开来。

    血鹰族,海洋世界的名声立刻大损!万界大军,始终都是将玄黄世界当成了一块肥肉,认为可以没有任何损失的快速的那些玄黄世界,分割其中的利益。

    可是,血鹰族和海洋世界的人居然在其中的一个小小密境栽了跟头,连阴阳境的强者都陨落了不止一位。

    这让万族的大军嘲笑,这两批人马到底有多么虚弱,连玄黄世界的布局都已经无法堪破。

    而血武族中得到这个消息,则是开始暗暗庆幸方岳将他们拯救出来。

    否则的话,他们也要全军覆灭,毕竟在千月山上的血武族论实力比之血鹰族和海洋世界派遣出去的人马远远不如!

    “方岳,晋升为千夫长,挑选一千血武族中轮转境以下的修行者成为亲兵!张奎提拨位五百夫长,挑选五百血武族族人作为亲兵!2成为五百夫长,挑选五百武学族族人作为自己亲兵!”

    方岳刚刚回归,封赏的命令便是已经下达。

    方岳、张奎为拯救千月山上的血武族立下了汗马功劳,加官进爵,乃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而2则是在方岳和张奎离开的短短时间里,率领方岳的手下清剿周围海洋生物的士兵和血鹰族的探哨奸细,立下了不小的功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