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三章喵?吼!
    那暗影猫王继续对着三眼幽冥虎在低唤。

    “喵!”

    “吼!”

    三眼幽冥虎做出了果断的回应,可是它的吼声已经有了一丝丝味道上的变化。

    其中的戾气减少了不少,反而是多出了一丝羞涩,腼腆的味道。

    不错,就是羞涩腼腆。

    好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年忽然遇到了自己中意的女子一样。

    方岳惊呆。

    我的天,这也可以?

    “可是你还不到十岁啊!早恋是不对的,你知不知道!”

    方岳碎碎念,立刻充当起了思想品德老师。

    “吼!”

    三眼幽冥虎对方岳立刻又是一声怒吼。

    吓得方岳的小心脏砰砰乱跳。

    “不说了,不说了!你们这是自由恋爱,合情合法,我不管了!”

    方岳退避三舍,任由这三眼幽冥虎和暗影猫王自由恋爱。

    “这暗影猫王应该也算是猫科动物,三眼幽冥虎也是,这不算是跨越族群的爱情吧!”

    “吼!”

    “喵!”

    “吼!”

    “喵!”

    就这样,三眼幽冥虎和暗影猫王你一吼,我一喵。

    一段传奇般的爱情从此拉开了帷幕。

    方岳痴痴傻傻的看着这老虎和猫咪。

    半晌之后,这暗影猫王竟然牵着三眼幽冥虎满脸羞涩的走到了方岳的面前。

    暗影猫王对着方岳得意的喵了一声。

    那意思是我已经把三眼幽冥虎给拿下了!

    方岳满脸呆滞,连哈喇子都快要留下来。

    这算是传说中的美人计,不美猫计吗?

    方岳忽然明白,如果你遇到一个家伙,你惹不起,那就干脆把它给收编了吧!

    方岳左边一头暗影猫王,右边一头三眼幽冥虎,森林之中,再也没有任何的凶兽敢靠近方岳。

    方岳走出森林,暗影猫王和三眼幽冥虎都是各自收敛气息,变化成为了两头黑色的小猫咪。

    无论是暗影猫王还是三眼幽冥虎的形象都是太过骇然,很容易招来别人的觊觎。

    三眼幽冥虎就不说了,难得的魂兽,实打实的地级的血脉。而暗影猫王,虽然是玄级的血脉但却有着不断自我进化的潜能!

    森林之外,一座古老的建筑出现在了方岳的面前。

    这是一座古老的寺庙,其中有禅音梵唱不时的从中传荡出来。

    方岳定睛,他从这寺庙之中感受到了一股庄严,恢宏,伟岸的味道。

    这与建筑的高度无关。

    寺庙不大,只有几十平米的占地。

    寺庙的墙壁,漆皮掉落,甚至都已经露出了灰白色的颜色。

    寺庙的木门,也已经是破败不堪。

    可是,方岳却是从这寺庙之中,感受到了一丝高深莫测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无知懵懂的孩童站在一个博识的大学教授面前的感觉一模一样!

    方岳的脚步轻移。

    几个呼吸的时间,便是到了那寺庙的门口。

    寺庙之中,一道卍字型的金色印记骤然轰出。

    猝不及防的印在了方岳的胸膛前面。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方岳的体表,一层黑色的煞气自动护住与卐字型的金色印记相互抗衡!

    金色印记不断扭曲旋转,最终轰然炸裂,将方岳的身躯炸出了十丈开外,嘴角甚至还溢出了一缕黑色的鲜血!

    不过,这缕黑色的鲜血溢出。方岳并没有感受到丝毫的痛苦和伤害。

    他反而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更加轻盈了几分。飘然欲仙,好像是乘风飞升一样。

    “这是佛印洗礼,明净己身?”

    方岳吃惊,他看到了一种传说中的手段。

    在最古老的佛教的典籍记载中,便是有这种洗礼仪式。

    它可以洗礼掉体内业障,斩断因果纠缠!

    在佛修的眼中,这个世界上最为恐怖的并非是各种武功招式的攻击,而是红莲业火的灼烧!

    红莲业火,拷问灵魂!

    一旦沾染上身将无法扑灭。

    在一些绝世强者渡劫的时候,偶尔便是会有红莲业火降临而下!

    自古以来,不知道多少天骄,都是在这红莲业火的灼烧之下化成了白骨尘埃。

    而如果将身上因果斩断,业力除尽,则再也不怕这种业火灼烧。

    那一道卐字印记并没有将方岳身上的因果斩断,只是将他体内的业力抵消掉了一部分。

    方岳估量,起码自己体内之前三分之一的业力消失,消散!

    压力压身,会影响人的性情,悟性。

    哪怕只是消除了三分之一,方岳都感觉神清气爽,自身的领悟能力强大了不少。

    方岳叩拜。

    他明白,这是难得的机缘,哪怕再无所获,能够消除掉三分之一的业力也是一场大机缘,大收获。

    “弟子方岳,拜谢前辈!”

    方岳声音虔诚,有着无尽感念。

    那寺庙之中,一道略带沧桑的声音从中传出。

    “你我相见,便是缘分!何来感谢,红尘滚滚,清浊难量,如今我度你,未来你度我,不过一段因果纠缠而已!”

    方岳闻言。

    心中恍惚,如今我度你,未来你度我,虽然寥寥数语,但让他的心境立刻上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是弟子愚昧了!”

    方岳摇头,似是自嘲。

    他离身而起,掸了掸身上的灰尘。

    “世间万象,颠倒迷离,一切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刚才的话,是弟子执着了!执着是心障,弟子还未走出!”

    方岳化用了地球上面,流传甚广的《般若密多心经》和《金刚经》中的句子。

    句句禅机,字字深刻。

    那寺庙之中的存在,果然生出兴致。

    “没想到,我血武族中还有如此良才,竟然懂得佛教佛理!如此看来,你我缘分不浅!不妨入我寺庙一叙!”

    声音落下,寺庙之中那高深莫测的威严味道瞬间荡散一空。

    方岳也不客气,一步迈入,便是到了寺庙之中。

    寺庙里,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和尚身披袈裟,正在一尊石像前面诵经念佛!

    他的一双眸子似合似开,给人一种如幽似闭的感觉。

    “大师!”

    方岳双掌合十,微微欠身行李。

    中年和尚苦笑一声:“我只是一个没人搭理的野和尚,怎么当得起大师的称号!若不嫌弃,便是在我寺庙之中小住几日!你我谈经论道,以道友相称!”

    &n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 方岳闻言,并未信以为真。

    他能够明晰的感受到,这中年和尚起码是教主级的强者,他体内的气息,如渊似海,深不可测。呼吸之间,仿佛吐纳江河,令人感觉有无限恐怖!

    更可怕的是,那一尊石像仿佛和他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石像的模样,方岳并未见过,并非是漫天诸佛的任何一尊金身。

    “大师过谦了!能以佛印,洗礼业障,自古以来恐怖并未几位佛修可以做到,哪怕是圣人强者也是难以修成此等神通!晚辈方岳,不知大师佛号?”

    “阿弥陀佛,贫僧佛号一念!”

    “业障之起,并非源于外界因果,而是内心魔障!若心中无念,众生红尘,皆如草木,生灭轮回,一度春秋,与我何干?纵然杀尽天下人,心无挂碍,也无红尘业障,若有贪嗔痴很,则处处因果,业力深刻,无可化解!”

    一念和尚为方岳讲解佛教佛力,虽然三言两语,并不细致,但却已经让方岳的心中颇有所悟。

    业力在心,不在红尘!

    佛修修心,不参因果!

    方岳心中明透,身心更加轻松。

    本来身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业力纠缠,刹那之间,却是又淡去了一半左右。

    方岳本来平凡的脸上,忽然也是生出了一丝庄严宝相。

    一念大师不由微微颔首,喜道:“孺子可教!”

    方岳和一念大师砥足相谈,足足三天三夜。

    方岳将在地球之中学到的佛经禅理,背诵给一念大师,一念大师如获瑰宝,反复品味,喜不自禁。

    一念大师则是将自己参悟的佛理,神通分享给方岳。

    方岳也是深受启发,在神通,心修方面,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

    一切神通,起于心灵!

    心念清明,即有神通!

    若心念专注,一时无想,也可修成天眼通,天耳通,它心通,等等神通!

    若心如虚空,则可预知祸福,便是传说中的漏尽通,能够趋福避祸,有无尽妙用!

    “我等佛修于血武族中乃是偏颇左道!若是道友前往血武学院求学切不可展露与我等缘分!否则,血武学院,种种规矩,便会不求自来!”

    方岳和一念和尚畅谈三天之后,虽然意犹未尽。

    但方岳也不得不离开这里。

    因为方岳的心中始终明白,他进入这片精神世界乃是为了得到血武族高层的认可而来。

    并非是真的来求佛问道,增长见识,提高修行的。

    在一念和尚的指引下。

    方岳对于这片世界也有了一些模糊的认识。

    这片世界,广袤无边,比一个真正的小千世界实际上也小不了多少。

    这片世界的九成,都是被荒芜之地所占据。

    方岳从中走出的那片森林便是荒芜之地之中相当著名的一处禁忌之地——迷失森林。

    而在诸多荒芜之地围裹的中央,则是处理着大大小小,无数的学院,这些学院全部都是血武学院的分支。

    每一所学院都是有着自己的古老传承,其底蕴和传承的方向,则是注定,血武学院所选择的学生弟子资质不同。

    方岳则完全化身成为了一个佛系少年,干脆是随遇而安,遇到那一家就是哪一家了。

    反正,只要是能够在这片世界里开设学院的都是非富即贵,培养自己家族的嫡系!

    哪怕是个别的学院已经衰败没落,可是起码祖上阔过,留下来的资源和传承都应当是非同小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