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五章 替死木偶
    天星阁的第五层。

    方岳已经和那个替死木偶激烈的交锋起来。

    这替死木偶,根本就是悍不畏死。

    他一出手,全部都是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根本就不知道防守是何物。

    而方岳每次对他下手,将之斩杀的时候,地面上都会留下一截小木棍,小柳枝,或者其他啥的。

    替死木偶,名副其实,一旦遭遇必死的威胁,便会有其他的事物拿来替他死亡!

    因为不怕死,所以替死木偶,始终都是在精研攻击的手段。他的任何招式,都是精力了千万次的锤炼,哪怕同样是在天地境第一层的境界,也能够发挥出难以揣度的奥妙与神通!

    方岳步步倒退,连呼吸都变得紊乱起来。

    替死木偶,这次施展的仅仅是基础武功,然而就是这最简单的招式,却让方岳感觉到了一种羚羊挂角,浑然天成,无迹可寻的味道!

    一招一式,接二连三,在风影之中,替死木偶的身影绰绰而动。

    哪怕是最简单的平拳,他都能够演绎出千万种变化。相比而言,方岳即便是有基础之王的加持,也是相当笨拙好像是一个刚刚蹒跚学步的小孩子一样,步伐,身影里充满了破绽!

    “这方岳真的是很不简单,前面的四道关卡之中或许还是有投机取巧的嫌疑,都是一些小聪明,可是这一次他能够在替死木偶的手下坚持这么长的时间,他的基础武功绝对是经历辛苦锤炼过的!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注重修炼那种威力奇大的武功招式,而忘却了一切武功的根本都是基础!唯有扎实的基础武学,才是成为一位真正强者的根本,那些禁忌招式,使用出来固然是威力极大,可是消耗

    同样也是难以估量,他们可以施展一次两次,但长久的作战,必然会落败。哪里比的上基础招式,不需要消耗太多的精神,真气,稍微几个呼吸就恢复过来,持续作战,三天三夜也不会疲倦!”

    冯老对方岳越发的欣赏。

    转眼之间,十个呼吸的时间过去。

    替死木偶的投影逐渐瓦解,同时替死木偶也没有任何挣扎,只是用一种好像是在看待自己晚辈的目光给方岳投去了一个赞许的目光好像在说,不错,不错!

    替死木偶消失,然而方岳却并没有多少高兴,因为他的心中明白这一次替死木偶绝对是已经放水了。

    否则的话,一位堂堂大圣级别的魔王,怎么可能只会使用基础武学,而且没有任何的法则波动,这不像是一场生死搏杀,也不是考核,而更像是一位慈爱的长辈亲自下场在为一位晚辈喂招!

    第五层,通关!

    方岳很快甩掉了自己复杂的心绪,走到了第六层。

    刚一踏上天星阁第六层的门槛,方岳便是听到了“嗡嗡嗡”的声音。

    无穷无尽的金色昆虫向着方岳扑涌而来,它们好像是朦胧的雾气一样,又仿佛是无穷无尽的大海。

    每一头组成的小虫,都只有米粒一样大小,可是他们组合起来,却给人一股压抑窒息的感觉。

    “噬金虫!”

    在看到那些金色小虫的时候,方岳第一时间便是认出了它们的身份来历。

    噬金虫绝对是虫族之中最让人感觉难缠的对手,噬金虫继承了虫族擅长群殴的优良传统。他们从来都是不屑于单兵作战,一旦开火便是一拥而上!

    无穷无尽的噬金虫好像是金色的海洋一样,不仅是一望无际,而且每一头都有着东瀛鬼子进华夏那烧光,杀光,抢光的不良嗜好。

    它们无物不吃,无物不吞!

    据说连神灵的尸体都难以逃出它们的魔爪,在噬金虫中有一头虫王,据说能够将这虫王干掉,其他的噬金虫便会一哄而散。

    但问题是谁是那只虫王呐!

    这是一个很让人感觉蛋疼的问题。

    虫子,虫王长得都是一般模样,鬼知道你是李二狗还是邻居家的王三蛋啊!

    噬金虫来了。

    方岳踅摸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杀虫剂,敌敌畏之类的。

    魂淡,不是说七尺之内必有解药的吗?

    怎么连一根毛都没有了捏!

    故事里,果然都是骗人的!

    对付噬金虫这种东西,绝对不能够蛮干,因为噬金虫本身便是极为坚固,水火不侵,刀枪不入,简直就是蒸不熟,煮不烂的铜豌豆。

    一旦入侵,连阴阳境的大能都会蹙眉,感觉吃力。

    不过幸好,这次出现的噬金虫约莫都是一百年份的,每一头都还不算强大,如果是到了五百年份的噬金虫出现,连教主级的强者的都是撒脚丫子就跑,连一刻也不敢随意停留。

    方岳看着这些噬金虫,他的嘴巴微微张开。

    呼的一声,一股阴风呼啸而出,吹拂到了那些噬金虫的身上。

    噬金虫的身躯不动,它们仿佛是没有任何的感觉一样,噬金虫的身躯虽小,但却阴阳不侵,哪怕是可以腐蚀大能气血的手段,也不会对他们造成丝毫的影响。

    “方岳这次恐怕是难以从噬金虫的口中逃生了!毕竟,噬金虫乃是连大能看到都会头疼的存在。一口气闯过五道关卡,已经是难得的英才,这

    样的成绩,在生命学院中绝对可以受到重点培养!”

    张思德开口,他觉得方岳的潜力已经到了极致。

    可是,在方岳的那口阴风吹出之后,很快便是显示出了那阴风的效果。

    那些噬金虫并未受到任何的伤害,可是它们的眼前尽皆生出了幻觉。

    它们一个个东倒西歪,分别奔向了不同的方向。

    嗡嗡嗡,声音不断,但却没有一头冲向了方岳的位置。

    “精神迷惑!”

    冯老的嘴唇微颤,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却没有开口。

    “精神术法,神秘莫测,我血武族中少有人精通此道!我血武族的族人,都是以武入道,阳刚血气,而精神类的手段,则是偏于阴柔!

    精神手段,始终都是我血武族的一个短板!而方岳竟然精通此等手段,未来好好栽培,一定会成为我血武族中的一位栋梁之材!”

    马老替冯老开口,他丝毫都不避讳。

    而张思德看了一眼兴高采烈的马老,最终也是没有开口。

    因为在血武族中,都是以武力为尊,认为除却武道之外,一切手段都属于是旁门左道,上不了太大的台面。

    如今,在血武族中族群的态度比之前开放了许多,还算是不错,能够兼容并包。在数千年前,张思德还是一个少年的时候,血武族中曾经排斥一切非武修之人,将之统统视为是邪魔外道,一些人甚至因为修炼阵法,术法,等等传承,而被屠杀,贬斥为奴,导致相关的传承,一段时间

    内在血武族中基本断绝!

    回想起那一段的时间,真的是不堪回首。

    那是血武族的一次文明浩劫。

    这也导致了之后的数百年里,血武族因为修行者的品种太过单一,而整体的实力发生了大幅度的下滑。

    后来,虽然其他的修炼方法逐渐放开,但因为许多的传承统统断绝掉了。

    让血武族中,什么血脉专家啊!术修啊!阵法师啊!都是极为稀缺,大量的资源,都是需要从其他的族群中高价收购。

    否则的话,一个堂堂偌大的血武族怎么可能连血脉专家都没有几位!

    那些噬金虫都是和喝大了一样,连路都走不了,怎么可能对方岳造成威胁。

    最终,十个呼吸的时间匆匆而过。

    天星阁,第六层通过!

    方岳的战绩惊人,让外面的张思德已经看的呆愣。

    “四……四星学生!”

    张思德暗中吞咽了一下口水,不是他少见多怪,心里承受能力太低,而是方岳的表现实在是太妖孽,打破了张思德对于天才的认知。

    四星学生,在血武族学院中已经是核心学生,是不惜代价都要保护和栽培的对象。

    一旦获得四星学生的身份,立刻能够得到一位阴阳境强者的亲自跟随和守护!

    除此之外,四星学生还可以拥有一支十人的卫队,每一位卫队的成员,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轮转境的强者!

    一位阴阳境的强者带队,还有十位轮转境的强者守护。这样的待遇,已经不逊色于一些小世家里走出的继承人了!

    “第七层!”

    方岳并未在第六层通关之后选择放弃,他抬起头来,遥遥看向前方。

    本来,方岳也是打算在第六层通关之后便是放弃继续闯关,因为他战斗越久,暴露的可能性也就是越大。

    他虽然是身怀有血武族的血脉,可是在战斗经验和战斗方式上仍旧继承的是人族传统,一些细节不容易改变,很容易被人看出破绽。

    可是,他在登上天星阁的过程中,越发的感觉到,在天星阁第七层的位置上,有一股莫名的呼唤在吸引着他。

    登得越高,那呼唤便是越发的强烈!

    方岳有种预感如果他不寻找到那呼唤的源泉,他会后悔的!

    第七层。

    方岳踏入到了一个冰霜的世界,一片片的雪花落下,在空中不断的旋转,飞舞,素雅,美丽。

    然而,这雪花之中却是暗含着凌厉的杀机。

    每一片雪花坠落,都给方岳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雪舞!”

    张思德对于方岳遇到其他人几乎不可能遇到的天星阁的守关人已经是变得麻木起来。

    雪舞,同样也是一位被镇压在魔王地窖中的强大存在。只是,她和其他的大妖魔不同,她本身便是血武族的一员,只是因为一次是非将她卷入其中,然后被惩罚镇压在魔王地窖千年光阴。

    雪舞并非大圣,而是一位圣人巅峰的天骄!

    她从凡俗到圣人,仅仅是耗费了一百二十年的光阴。

    被困束至今,也不过是三百岁的年纪。

    三百岁的巅峰圣人,放在任何一族中都应当被供奉!

    可是,她却因为该死的族群和某些人的嫉妒而被困在不见天日的魔王地窖里!想起当年的事情,张思德便是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