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九章虾方
    “你们埋伏了半天,也就是这点本事吗?”

    方岳依旧是那种懒洋洋的声音。

    想要被血武族的军方委以重任,他就必须要拿出一点真本事来!

    这主角牛叉,必须要有绿叶配角的显称。

    如果这些海洋生物全部都是嘴炮,他想要的绿叶恐怕还需要再找!

    “小乖乖,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哦!”

    方岳满眼期待的看着虾方。

    虾方则是被方岳看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等等,那满含期待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你是在说我海洋世界的大军无能么?

    可恶,可恶!

    既然你想要找死,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虾方经历了激烈的心理活动之后,手掌陡然竖起。

    “所有人员听令!列队,战阵,裁决之剑!”

    虾方一声令下,所有海洋世界的大军尽皆阵列整齐。

    其中五百人出列,形成了一支整齐无比的战阵。

    “白银级别的战将?”

    王雪娜撩开了眼皮,忽然露出满脸惊讶的神色。

    黑铁级别的战将,算是战争中的主力军,基本上每一支军队都会备上这么三五百号黑铁级别的战将,施展合击手段。

    黑铁级别的战将修炼的典籍,简直就是烂大街的东西,培养起来很快,上手也很容易!

    青铜级别的战将,已经算得上是精英级别的存在。

    一般的战争,很少有他们的身影出现。

    战将的水平高低,主要便是在于对战阵的把控能力,而在把控能力的方面最为直观的辨认就是看战将控制战阵中人口的数目。

    几十个人级别的战阵,基本上都是黑铁级别的。

    人数过百,青铜战将的几率占了九成!

    而五百人级别的战阵,绝对是白银级别的战将出现了。

    白银级别的战将,在任何的军团之中都是标准的杀手锏,五百人合力一击,造成的战争结果绝对是毁灭性的!

    这是海洋世界的底牌吗?

    本来应该是留给千月山的吧。

    可是他们千算万算却没有料到中间会钻出一个方岳。

    普通的手段,对于方岳召唤出来的这头老乌龟已经没有效果。

    所以,最终才提前暴露了这样的一张底牌吗?

    王雪娜的猜测和事实其实已经是到了**不离十的地步。

    白银战将,的确是虾方留下来专门用来对付千月山的底牌。

    千月山的修炼环境,海洋世界的大军已经惦记了不是一天两天了。

    为了出奇制胜,他们准备了不止一张底牌。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白银战将,正是其中之一。

    只可惜。提前暴露了!

    虾方的心中不无遗憾,底牌,一旦亮出,也就没有继续当作底牌的资格!

    不过,能够消灭方岳这个小畜生,为那些葬送在牢笼世界里的海洋世界的大军报仇雪恨,也算是只得了!

    一柄银光晃晃的百丈大剑在虚空中凝聚出来。

    银色的大剑之中,无数的电蛇漫舞飞扬。

    大剑缓缓落下。

    漫天的尘沙尽皆卷起!

    裁决!

    审判!

    一股刚正不阿的味道从大剑中释放出来。

    大剑斩落与玄武的龟壳互相碰撞。

    玄武的龟壳上面,一层层的青色涟漪刹那间荡散开来,龟壳上面,一片片青色的硬甲逐渐龟裂。

    一道道裂纹,纵横交错,像是被摔碎的瓷器一样,随时都有彻底瓦解的可能!

    方岳的眸子里,有银色的光芒在闪烁。

    “暗部,出动!”

    方岳的嘴角轻轻挪动,没有人听到他在说些什么。

    一道道影子,无声无息的靠近了那五百人的战阵。

    一把把明晃晃的刀刃兀然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手起,刀落。

    鲜血四溅!

    这些影子都化身了身着黑衣的刺客,像是从冥界之中走出来的死亡使者,冰冷而无情的在镰割生命!

    那些战阵的成员,像是割麦子一样的被收走生命,在施展战阵的时候,他们根本就无法移动,否则整个战阵都会因为他们而导致彻底报废!

    裁决之剑从剑尖开始,寸寸瓦解。

    那威严的气息逐渐消散,化成了点点银色的光芒,在天地间荡然无存!

    方岳看着那裁决之剑消失。

    幽幽一叹,他背负双手,露出了一股强者寂寞的表情!

    虾方的心脏猛然抽搐!

    他目光的余角正好看到那位尊贵,稀少的白银战将被一道影子割破了喉咙!

    一位白银战将陨落,对整个海洋世界的大军而言都是一个莫大的损失。

    须知道,海洋世界之中,修炼战将之道的人数本来不多,其中能够成就,脱颖而出,达到白银战将级别的,更是少之又少!

    这位白银战将,在海洋世界之中地位尊崇,堪比一位阴阳境的强者。

    他陨落于此,是他虾方保护不周,回到族群之中,肯定会有他好看!

    “方岳,你欺人太甚!”

    虾方想到自己凄凉的下场,顿时眼红。

    他浑身杀气,向着方岳直奔而来!

    战阵方面,虾方已经是输掉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了裤子,连白银战将都挂掉了。两军对垒,他还有什么优势。

    如今,他唯一的机会,便是在千军之中取敌将首级!

    “方岳你可否在三军阵前与我一战!看一看是血武族的武力超然,还是我海洋世界的武功更胜一筹!”

    虾方叫阵!

    两军交战,若是方岳不敢应战,则等于是血武族怯懦,认为自不如人。

    这是对于整个血武族的耻辱!

    所以,虾方笃定,这方岳一定会站出来与自己一战!

    而他虾方乃是轮转境第八层的强者,杀一个区区天地境第一层的无名小卒,还不好像是碾死一头蚂蚁一样的简单?

    “我呸!”

    方岳淬出了漫天的唾沫星。

    虾方愣住,这是个什么节奏!

    说好的血武族一个个血气方刚,视族群威严大过身家性命呢?

    这方岳怎么不按照套路出牌啊!

    “你糊弄三岁的小孩呢!我一个天地境第一层的小修士和你一个轮转第八层的老绑菜在两军阵前对战,你到底是要不要脸!”

    方岳压根就不会中计。

    他又不是傻叉!

    这战阵对决,他已经胜券在握,这九千海洋世界的兵马全部都是他砧板上的鱼肉。

    他凭什么因为乌七八糟的荣耀而舍弃唾手可得的胜利!

    虾方一愣。

    这血武族的愣头青,什么时候脑子也变得活络起来了!

    虾方眼珠一转:“我封印修为与你一战!咱俩都是天地境第一层的修为,你可敢应战?”

    虾方再次开口。

    在两军战前向方岳叫喧。

    方岳的眼珠一转,冷笑道:“你说你封印修为,你就封印修为,我信不过你!除非你先封印修为,否则的话,我就拒不迎战!”

    方岳小心谨慎,完全就是一张我不信你的表情!

    虾方磨牙:“那我就封印修为!”

    说着虾方自封修为,气息节节下降,从轮转境的第八层,一溜烟降到了天地境第一层的级别!

    方岳嘿嘿一笑:“你个傻叉,我不信你,你也不该信我啊!”

    “黑炎长矛,给我弄死他!”

    方岳还是龟缩在战阵之中不肯走出,他一抬手,命令下达。

    一杆十丈长的长矛凭空凝聚而出!

    五十位天地境层次血武族合力,在一位青铜战将的指挥下悍然刺下。

    “方岳,你不守诺言!”

    虾方惊怒,眼睁睁的看着一杆冒着黑色火焰的长矛向着他的胸膛戳刺而来。

    长矛刺出,只在电光火石之间。

    虾方根本就来不及解开自身的封印,抵挡这黑炎长矛的致命一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击。

    长矛破开胸膛,将虾方的心脏燃烧殆尽!

    虾方陨落,一代名将,轮转境第八层的名宿,就这样窝囊的死在了方岳的手中!

    “白痴,傻帽,连我说的话你居然都信,我看你才是真糊涂了吧!”

    方岳施施然,白了地上虾方的尸体一眼。

    主将一死,九千海洋世界的大军立刻军心动荡!

    “给我杀!”

    方岳没有给海洋世界的大军任何缓冲恢复的时间,趁他病,要他命,这才是方岳一贯以来的原则!

    方岳的一声令下。

    手下的一干血武族立刻形成一个个小的战阵向着海洋世界的大军攻杀而去。

    那感觉,就好像是烧热的菜刀去切豆腐一样。

    三加五除二,便是将九千大军杀到了溃不成军!

    方岳没有过多指挥,任凭这些人自由发挥。

    如果他指挥太多,哪怕是获得胜利,最终也只是得到一群只知道服从的战阵傀儡。而如果这些人能够随机应变,不断的根据局势做出判断和改变。

    他未来得到的可能是一支虎狼之师,每一个人都能够成为一方将才!

    方岳明白,自己的成就终究不可能仅限于一位伟大的将领,他的路还会走的更远,在自己离开之后,这些人的成就便要全凭自己的造化了!

    短短半柱香的时间,两千人对九千人,一场不对等的厮杀便是已经落下了帷幕。

    大地染血。

    方岳带来的血武族的弟子个个都是精疲力尽。

    虽然有战阵的优势存在,可是在面临数倍于己方人数的敌人时,这场战斗依旧称得上是颇为艰辛。

    一百三十位血武族的战士,永远的埋骨在了这片土地上。

    还有差不多五六百人受到了或轻或重的伤势。

    战争,没有不死人的!

    方岳虽然可以凭借自己的手段让他们减少伤亡,甚至获得一场零伤亡的完胜。

    但那样的胜利,对于这些人来说却将变得没有意义。

    唯有在刀尖上舔血的日子,才能够让他们快速的成长起来。

    不要么死亡,要么成长。

    方岳在某方面来说,是一个相当冷酷的老师。

    “将这片基地中的战利品打扫一下,然后将所有的东西都收走吧!这些东西,是你们和战友用生命换来的战利品,千万可以辜负,还有,这满地的尸体,你们也都打包带走。每一头海洋世界生物的尸体,都是一份不错的资源!按照规矩,回到千月山,将其中的两成上缴给军部!余下的都是你们的东西,我不拿一针一线!”

    方岳的声音尽管低沉,但落到这些血武族战士的耳朵里,却宛如天籁一般。

    这么丰厚的回报,足以让他们在消化完这一场战斗的战利品后各自上升起码两个小境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