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二章英雄白战死,壮士十年归
    王雪娜不屑说道:“阴阳境怎么了?在我的面前,也就是一头苍蝇而已!”

    王雪娜再次展现出那股工夫在身,天下我有的气魄,对方岳说道。

    方岳则是以手抚额,他真的很好奇,这王雪娜是怎么能够成长起来,还修炼到教主级层次的。

    “杀了小的,来了老的啊!阴阳境杀死之后就是教主级,教主级之后呢?圣人还是大圣?”

    方岳一个反问,让王雪娜立刻愣住。

    她只知道正面硬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至于这些细枝末节的问题,她好像是还真的没有思考过。

    “你知道在战场上,什么人死的最快吗?”

    方岳话锋一转,似乎是挪移到了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情上面。

    “什么人?”

    王雪娜稍微一愣,不由看向方岳。

    “当然是英雄了!因为英雄爱出风头,他们太过显眼,有句古诗怎么说来着,英雄百战死,壮士十年归!意思就是,在厉害的英雄打一百场仗也都死翘翘了!可是壮士混个十来年,也就回来了!”

    方岳说瞎话也不带眨眼的,如果当时写《木兰诗》的那人,知道自己的大作会有一天被方岳解释这这个样子,估计就算是爬也要从棺材里爬出来,掐死这个家伙。

    “说的,好像是蛮有道理的样子!”

    王雪娜真的被方岳给忽悠愣了。虽然她是一位教主级的强者,也统御着大批的军队,可是她平日的作战,都是一鼓作气,以血换血的正面战斗。

    什么时候想过方岳这些保命的手段。

    轮到打架,方岳或许不如王雪娜,可是如果比拼保命的手段。王雪娜一百个也不如方岳啊!

    这是各有所长。

    因为各自的人生目标和人生理想不太一样,所以最终制定的目标也会是千差万别!

    “那么按照你说的,我们要怎么办?”

    王雪娜琢磨了一下,就他们三人这点力量,在这么浩大的战场上还真的不算个什么。

    如果真的蹦跶出来一位圣人级的强者,他们一个都跑不掉的!

    “嘿嘿,听我的,准没错!咱们这样,这样……”

    方岳附在王雪娜的耳旁,低声说道。

    “该死的天使族,又逼走了我们人族的一位栋梁之材!”

    神羽城,一位张满络腮胡子的人族将领用拳头狠狠的捶在了自己身前的桌子上面。

    他胸膛中的怒火已经是快要爆炸了!

    天使族的那些作为,其实他也是知道的。可是作为人族的指挥官,他平常听的最多的劝谏就是以大局为重,以大局为重!

    可是,天使族日益嚣张,打着支援玄黄世界的旗号,天天筛选人族的天骄,企图夺舍。

    虽然人族日防夜防,可是终究也防不住那天使族不断伸出来的魔爪。

    在短短的时间里,已经有九位人族的天骄消失了。

    余下的天骄也经常被那些天使族所觊觎。

    昨天,络腮胡刚刚听说,在城外出现了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族天才。他一人之力便是灭杀了一队魔族的高手。

    络腮胡的心中刚刚升腾出喜悦的念头,想要亲自出城接待那位人族的天才。

    结果天使族便是早到一步,差点将那个人族的天才夺舍。

    当然,最后的夺舍是没有成功,那天使族夺舍不成,反而在反噬下陨落。

    但这也惊跑了那人族天才,让他们的守城力量再次薄弱一份!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将军勿怒!”

    一道黑色的影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潜入到了三军的营帐之中。

    那影子化形而出。变化成为了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

    这少年的模样竟然还昨天团灭那魔族的少年是一般模样。

    络腮胡不由惊喜。

    “你还没有离开啊!”

    “我身为人族,在如此紧要的关头,怎么能够临阵逃脱呢?人族需要我,义之所在,在所不惜!”

    方岳抱拳,一副大义凛然的味道。

    如果从这个角度看,他还真的好像是一位人族的勇士。

    络腮胡看到方岳的精神,简直就是欣喜若狂。

    这少年的战斗力,他昨天已经透过一些推演的手段看到了。

    好好栽培,未来又是人族的一根支柱!

    这个年头,各族之中什么最缺?

    人才最缺!

    这场战争注定会旷日持久,打的是消耗,是底蕴,是后辈们的天赋!

    任何人族的天才,都值得他们倾尽资源来培养。

    这个时候,营帐的帘子忽然撩开。

    一个教主级的天使族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

    “张恒,你们人族简直就是给脸不要脸!我们伟大的天使族想要夺舍你们人族的一个小辈让族中的强者降临,这是你们的荣耀,是对你们玄黄世界的支援,你们不仅不感恩戴德,居然还杀死了我天使族的使者!这件事情,我必须要讨一个说法!”

    络腮胡,张恒冷笑:“怎么,你们天使族倒行逆施,来到玄黄世界,不对魔族下手反而是到处夺舍我人族天才,居心叵测,用心不良!现在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居然还怪罪其我们人族来了!别说那人族的天才我不认识,就算是这是我的手下,也不会任由你们夺舍!你们天使族自称是光明磊落,可是在我看来,都是一群蛮不讲理的卑鄙小人!”

    张恒据理力争。对于这天使族毫不客气。

    同时,张恒目光的余角微微瞟落,刚才方岳所在的那个地方,此刻已经是空空荡荡,在无一人!

    化影潜行。

    方岳绝对是在天星阁中学习到了其中的精髓所在。

    寻常的教主级强者若不在意,都会被方岳的化影术给轻松骗过。

    那天使也是冷笑说道:“张恒,这就是你们玄黄世界对援军,对恩人的态度吗?”

    “援军?恩人?这个我没有看出来,我倒是看得出,你们这些作恶多端,刚刚来到玄黄世界不长的时间就开始强迫我玄黄世界的子民信仰你们的宗教!如果有人敢质疑,你们便是将之定为异端喊打喊杀!你们做出来的恶事,并不比魔族少上多少!”

    张恒毫不客气的反驳。

    什么隐忍,什么大局为重。

    有些时候,一味的隐忍,一味的退缩,只会导致对方变本加厉的凌辱!

    张恒能够爬到这个位置上来,也不仅仅是依靠着背景和实力,他的手段不小,终于忍无可忍,就要爆发!

    天使族看到张恒的态度出乎意料的蛮横,反而是沉默下来,现在还不是对人族下手的时候,等到这魔族和人族再拼杀一段时间,人族衰末,高手损失殆尽,看那个时候,人族还是否有这样的底气来跟他说话。

    “张恒,这次的事情我希罗记住了,到时候有你向我磕头认错的时候!”

    天使希罗拂袖而去。

    帘子落下。

    张恒的嘴角则是浮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

    “你出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来吧!”

    方岳应声出现。

    “唉,现在的情况你也都亲眼看到了,这天使族蛮横霸道,现在是已经全然不把我人族放在眼里了!”

    方岳的眼珠一转,刹那间计上心来。

    “这件事情,我倒是有一个计划!”

    方岳本来就是来挑事的。

    如果守城的人族和天使族团结一致,方岳还不好找事。

    可是看到他们的矛盾如此深刻,方岳也就放心了!

    “计划?什么计划?”

    张恒好奇的看向方岳,不知道连他都拿着没办法的天使族这小子还有什么计策!

    “天使族不是不肯出战吗?那么就逼迫我们出战!之所以他们和魔族还有厮杀起来就是因为仇恨不够!没有仇恨就制造仇恨!到时候魔族都羞辱上门来,我就不信,这天使族还能够闭门不出!”

    夜临。

    神羽城一如往昔的死气沉沉。

    自从魔族将领,玄黄世界处于半沦陷的状态,每一个人族的子民都是整日处于焦虑的煎熬和朝不保夕的痛苦之中!

    除却孤零零打更的声音之外,神羽城几乎是陷入到了一片死一般的宁寂之中。

    一个天地境的天使族喝的醉眼迷离,步伐踉跄,甚至路都走不直。

    “客官,请留步!您的酒钱还没有付呢!”

    一个老者纠结了好久,咬了咬牙方才追赶了出来!

    这天使族足足喝了他三坛的陈年老酿,如果就这样走了,他非得亏死不可!

    “你还敢跟我要钱?我来你的酒店光顾,这是你们酒店的荣幸!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活腻歪了是吧?卑微的家伙,竟然将你肮脏的手掌伸向了伟大的天使族!”

    那天使族的天地境强者一挥手,一股强烈的掌风向着老者吹拂而去。

    老者被倒卷而起,身躯踉跄,然后落在了地上!

    他被摔得七荤八素。

    那模样相当凄惨。

    天使族的人行横霸道,在神羽城中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旁边路过的人族,都是满脸愤怒,然后将这天使族围了起来。

    “你们这些卑微的蝼蚁想做什么?这是在挑衅我们天使族的威严吗?”

    那天地境的天使族借着酒劲,依旧是张扬跋扈,他根本就没有把这些人族的蝼蚁放在眼里。

    实际上,天使族降临,另有居心,根本就不是为了帮助玄黄世界的土著横击魔族,而是想要将这玄黄世界变成自己的后花园。

    玄黄世界之中,隐藏着很多的秘密!

    它的历史或许可以追溯到上一个文明纪元的时候。

    天使族很蛮横,他的目光睥睨,扫视这些围攻他的人族。

    其中也有天地境的强者,甲胄染血,是一位战将从前线归来。

    他目眦欲裂,他前线浴血厮杀,只为保护城池中的百姓平安。

    而一位号称是来志愿玄黄世界的天使族,竟然在他们的背后捅刀,欺凌弱小。

    这已经触碰到了他们的底线!

    “哦,还真的有一个人族的敢对我流露杀机,你可知道,你犯下了多大的罪过?”

    那天使族漫不经心,丝毫不将这人族放在眼里。

    他在挑衅,想要看人族愤怒的样子。

    或许可以引诱这个人族先出手,然后借机敲诈人族一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