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八章不小心弄死了
    “现在什么情况?”

    方岳看到地面上的魔族又死掉了大片,差不多有五百多魔族都光荣的牺牲了。

    他们连神羽城的毛都没有碰到,就嗝屁掉了。

    现在魔族首领的堵心程度,应该不是一两粒速效救心丸可以解决的吧!

    “有一个魔族想用箭矢射杀我,我一时反应过激,不小心把他和他身边的同伴都给弄死了!”

    一个轻飘飘的声音落下。

    方岳循声望去。

    卧槽,卧槽,卧槽!

    方岳接连三个强烈的感叹词。

    他喵的不感叹不行啊!

    这声音的主人,怎么和他那个不太靠谱的爷爷方暮秋长得一个模样。

    当然,这哥们是年轻版的方暮秋,一袭白衣如雪,一柄长剑佩腰,长相秀气俊美,要多风骚有多风骚。

    而且,这年轻版的方暮秋,完全就是一位绝世的侠客。

    阴阳境巅峰级别的修为,距离彻地境只有一步之遥。

    他的眸光如电,澄澈无比。

    如果不是这气息相差太大,方岳一定会怀疑,自己遇到年轻时代的方暮秋了。

    “方天大人,您来了!”

    一位年老的术士极为恭敬的向年轻版的方暮秋——方天行礼说道。

    这年头,实力为尊,方天乃是阴阳境巅峰的存在,而年老的术士则是轮转境的巅峰,论境界,双方差了一个大境界。

    所以,年老的术修就算是给方天喊爹都意外。

    “方天大人,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任性,您刚才的一剑完全打乱了我们应对魔族的计划!”

    张恒赔笑着走了过来。

    作为一个城池中的守军将领,作为一位资深的教主级强者。张恒居然对方天赔笑,这绝对是打破了方岳对方天身份的猜测!

    这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这么牛叉!

    连教主级巅峰的强者都必须要对他客客气气。

    方天哼了一声,随后便是站在了一旁。

    “需要我出手的时候吱一声,免得又说我打乱你们的计划!”

    方天极为傲娇,不过在大局的面前,他也没有太过任性。他负手而立,站在了城墙的一个角落。

    “杀呀!”

    在城墙的下面,魔族已经化成黑色的洪流汹涌而来!

    本来,两军交锋的节奏先扯个蛋,比划比划什么绝招牺牲一下炮灰之类的。

    前夕做足,才会有**出现。

    可是因为方天的无脑打乱,导致魔族恼羞成怒,直接开始强攻!

    不成功,便成仁,这是魔族一贯的风格!

    “术法,火球!”

    方岳二话不说,直接召唤出了一个大火球,这火球直径有二十来米,召唤出来之后,直接堪比一个小号的太阳。

    方岳双手托举,然后轰得一声,扔了下去!

    火焰滚滚,立刻化成了一片无边无际的火焰的海洋。

    数十头魔族直接扑进了火海里,然后烧成了灰烬!

    方岳的耳旁不断传来积分增加的声音。

    可是这个时候,生死关头,方岳已经无暇顾及这些提示了!

    城墙上面,成千上万的法术被砸落下去,完全是无脑乱扔,方岳的火球并不起眼,只是万千法术之中的一部分而已。

    术修,属于是典型的远程攻击。

    在这个时候彰显出来的效果最为明显。

    一旦有魔族爬上城墙,开始短兵相接的时候,这些术修便是立刻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弱成了渣渣,跑得稍微慢点估计就要挂掉了。

    所以,他们现在的任务是尽快的消耗掉自己的真气,释放最大的攻击力,然后撤回到城墙之中。

    后面的事情,便是交给近战的武修来解决了!

    一**的术法砸落下去。

    那些魔族成片成片的倒下。然而,跑在最前面的基本上都是天地境的魔修,是黑魔族,繁衍极快,族群数量巨大,属于是炮灰人马。

    死掉了一批还有一批,魔族的高级将领根本就不在乎他们的牺牲和陨落。

    “暴风雨!”

    “大陨石!”

    “光明闪耀!”

    “……”

    方岳就好像是一个火力凶猛的移动炮台一样,天地境的术法一个借着一个!别看他的术法都是天地境的层次,可是其中尽皆附着有法则之力的加持,再加上,方岳的灵魂特殊,任何一个法术在他手中都会拥有数倍乃至十倍于平时的威力。

    这导致,他手中死掉的魔族达到了一个夸张的数目。

    短短数个呼吸的时间。

    一个普通人提一下雪地靴都不够的工夫。

    方岳就已经干掉了将近一千魔族了!

    东方玉和王雪娜都没有出手,三人的小团体中,他们都是底牌。

    方岳是冲在最前面负责吸引仇恨的人。

    可是,这个时候东方玉和王雪娜看到方岳这凶猛的火力都已经惊呆了。

    他们知道方岳很厉害,但却从来没有想到他可以厉害到这个程度。

    这个家伙的精神力难道就消耗不尽了,天地境的术法,一波接着一波,这短短的时间里,他已经扔出去起码七个天地境的术法了!

    像是方岳这样的术法,一般的天地境的术修扔出去一个就基本上蓝条就见底了。

    可是为啥,这方岳就是一波一波扔个没玩,然后还是一副龙精虎猛的样子吗?

    方岳身强体壮,不断扔出术法,其他术修的小身板可就撑不住了。

    之前,那细密如雨的术法,逐渐变得稀少起来。

    他们一个个开始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一个个露出了苍白的脸色。

    这是精神力在短时间内消耗过度的一个表现。

    一位位的术修,开始逐渐的从城墙上面退了下来,开始换上弓箭手,一阵狂射,尽量的收割更多的魔族,为后面的近身战打下基础。

    就在倒数第二位术修退下城墙的时候。

    方岳还是在悠哉悠哉的召唤着一个个的术法!

    左一个冰风暴,又一个狂雷闪,就好像是丢沙包一样,玩的是一个不亦乐乎。

    方岳的术法威力不减,甚至有逐渐熟练,威力递增的趋势。

    死在他手中的魔族已经有不下两千人的数目。

    方岳已经可以获得一个魔族杀手的绰号了。

    他杀死的可不是一般二般的魔族的小喽啰,最差也是天地境的层次,甚至还有几个轮转境的魔族也被方岳用术法给揍了个鼻青脸肿,差点陨落!

    “这个小子,耐力好强!”

    方天站在旁边,上下打量方岳。

    他不由自主的微微露出惊讶的表情。

    施展了十七八个术法还是这么气定神闲。

    如果是阴阳境,甚至是轮转境的术修做到这一点,他都可以理解。

    可是这小子分明就是天地境的层次啊!

    为什么会强到这么变态!

    “是这个小子,就是这个小子!他虽然境界不高,可是却是杀掉我们族人最多的一个!派杀手去杀了他!”

    魔族之中,一位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歇斯底里的魔族统领遥指城墙上面还在不断让城下扔各种各样奇葩术法的方岳。

    他恼羞成怒,作为伟大,高贵的魔族什么时候他们的族人被人这样的虐杀过!

    这位魔族,乃是魔族的统领,是一位强大的阴阳境的魔神后裔!

    在刚才倒下的战士中,有一位赫然正是他的一个想要在战场上建功立业的子侄。

    “只要出征,就必须要做好牺牲的准备。谁也不会保证,最后在战场上笑到最后的会是自己!”

    魔族的一位教主级的将领拍打着他的肩膀,声音冰冷的说道。

    这是提醒,也是警告。

    让那魔族的统领不要在意气用事,这里是战场,不是他们家族的后花园。

    一切都需要服从战争的安排!

    “是,将军!”

    魔族的统领低下头来,心中尽管不甘,但却没有丝毫的怨言。

    在魔族之中,弱肉强食,强者对弱者的生死有着绝对的掌控权。

    这点,魔族比其他的族群都绝对。

    不需要理由,不需要原因。

    只要上位者愿意,可以随时刺死自己的手下。

    蛮横,无礼。

    但这同样是魔族军队实力的保证!

    “放心吧!这小子活不了多久了。等一会儿我们的大军攻上城墙的时候,就是这个小子的死期!”

    那将军的眸子里也闪烁出一抹冰冷的杀机。

    敢杀他们魔族这么勇士健儿,这个人族的小子必须得死!

    “将军!”

    那统领抬起头来看向将军刚毅的面庞,心中感激涌动!

    闪电,奔雷,海啸,火山,种种天灾,在方岳的手中不断上演。

    那些魔族感觉原本触手可及得到距离,竟然便得咫尺天涯!

    方岳的身周,完全变成了一个乱坟岗。

    一具具魔族的尸体堆积如山。

    “疯子,他完全就是一个疯子。”

    有魔族的将领暴跳如雷,已经将方岳当成了肉中刺,眼中钉。

    在方岳的手下,已经死了有起码四千条魔族的人命了。

    四千魔族,就算是一场小型的战争,魔族都不会有这么大的牺牲!

    “快了,这个家伙的死期马上就要到了!”

    一个魔族的统领即将登上城墙。他决定要亲手结果掉这个可恶的人族!

    倏然间,一把冰冷的匕首落到了方岳的身前!

    魔族的刺客终于出手,借助无数炮灰的遮掩,他潜伏到了方岳的身边。

    孱弱的术修。

    只要轻轻的一划,就会结束掉他们卑微的性命。

    那魔族的刺客甚至觉得,让自己这么一位轮转境的精英刺客,结果掉这么一个天地境的人族术修有些大材小用的感觉!

    “流火!”

    方岳举过头顶的火球,忽然化成了水流一样的火元素淌泄一身。

    方岳的体表火焰喧腾,形成了一身灼热的铠甲。

    匕首与铠甲碰撞。

    匕首瞬间被融化成了铁水!

    “这是什么手段?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看见过这样的法术!”

    那魔族刺客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脑海中闪烁过这样的念头。

    因为在那匕首融化的瞬间。方岳的手掌已经轻轻拍落到了那魔族刺客的身上。

    轻轻拍打。

    方岳保证,他绝对没有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