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四章 便宜二叔
    “两个人,莫非你们不识数吗?”

    方穹差点被人用风刃杀死,他也是一个典型的暴脾气。

    他忽然站了出来,走到了方岳的身边。

    一头头的魔化生物接连出来,密密麻麻,很快便是将这神风军团的数百号人马给包围起来。

    这些魔化生物,都是在残酷的厮杀竞争中生存下来。

    一头比一头厉害!

    最弱的如今都是天地境的实力,其中甚至还有轮转境层次的存在。

    比如一头觉醒了地龙血脉的大蜥蜴,便是探出一个房屋一样大小的脑袋,瞪着一双猩红的眼睛看向那个嚣张无比的首领!

    “啊!这是什么东西!”

    那首领头目满脸惊恐之色!

    “这是我的朋友,魔化大蜥蜴!”

    方穹的声音冰冷,在这片地方,他才是绝对的主宰。或许是因为不知名的原因,他得到了天魔井得到承认,可以随意的使用天魔井来往返于两个世界之间,并且,他还能够驱使所有的魔化生物,哪怕是再怎么疯狂杀戮的魔化生物,到了他的面前都会变得驯

    服起来。

    这些年守着一口天魔井,孤零零的守护在一片空寂的森林之中,方穹虽然感受到了无尽的寂寞,但是与之相应的,他也得到了强大的实力和独一无二的魔化生物的指挥权!

    方岳呆愣愣的看着自己的便宜二叔。

    没想到这二叔居然这么牛掰。

    眉心,一点红痣微微闪烁。

    所有的魔化生物在他的指挥下,比一支强大的军队要更加的恐怖与可怕!

    “我们走!我们走!”

    那的神风军团的头目立刻被吓得屁滚尿流。

    谁**说这里是凡俗界,没有人可以威胁他们存在的!

    一个能够召唤这么多恐怖魔化生物的家伙,特娘的就算是再来了三倍,五倍的人马,也全部都在葬送在这里。

    “站住,谁让你们离开的!先告诉我,为什么要没事来这个地方,别告诉我,你们是闲的蛋疼,想要出门溜达溜达!”

    方岳对于神风军团的出现十分敏感。

    这燕国神土还没有完全浮现,连方岳都没有调查出在这神土之中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我不能说,我不能说!”

    那神风军团的首领头目好像是发疯一样,歇斯底里的对天咆哮。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还没有动用刑法逼问呢!”

    方岳完全处于懵逼的状态。

    这哥们需要做心理辅导了吧!

    就这样的心理承受能力还当头目呢!

    方穹的眸光中一抹乌芒闪过,那神风军团的头目忽然双眼瞪大,七窍流血,死在了方岳的面前。

    不是这家伙的心里承受能力太差,而是方穹对他动用了控心的手段。

    只可惜,这家伙的识海之中存在着某种禁制,一旦碰触到关键的秘密,禁制发作,他便会死在当场!

    “真是可惜!没有套出关于神土的秘密!这禁制也真的是够可怕的,一旦触发,神魂俱灭,连一道残魂都没有留下!”

    方岳拍打着自己的小胸脯,一副惊魂甫定的样子。

    这玄黄会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组织,连对自己人下手都这么狠!

    “方岳!”

    方穹忽然对方岳开口。

    “嗯?二叔,啥事?”

    方岳看向方穹。有些疑惑和不解!

    “这些人不要留了,我想杀了他们!”

    方穹的双眸之中忽然浮染上一层淡淡的殷红。

    他身上的戾气骤然凝重。

    方岳不明白,为什么一直能够将自己的心性控制的很好的二叔为什么会这样!

    不过,既然二叔想杀,那就杀吧!

    方岳不是一个圣母婊,放这些人出去,也是一群祸害,没准有一天他们会倒戈相向,再度向他挥舞手中的屠刀。

    方岳转过身。

    随后便是一场腥风血雨的屠杀!

    几滴殷红的鲜血溅落在了方岳的衣衫上。

    方岳聆听着那一声声临死前凄惨的叫声。

    连他都有些心颤,不知道二叔到底是抽了什么风,居然非得把这些人置于死地,成为魔化生物口中的食粮。

    许久。

    惨叫停息。

    方岳转过身,看向方穹。

    方穹眼中的血丝逐渐的退却。

    “给我一个解释,为什么非要杀他们?”

    对于满地的尸体,方岳视而不见。实际上,方岳杀得人,绝非这点数目。

    杀人,方岳从不手软。

    但关键是,杀人,需要一定合适的理由,否则的话,便是滥杀无辜,会让杀人者种下不可磨灭的心魔。

    “因为,他们该杀!”

    方穹的拳头握紧,咬牙切齿。“方岳,你可知道,我刚才从我的魔化生物伙伴的脑海中看到了什么!这些刽子手,居然是专门为了屠杀燕国的生灵而来!他们的目的是搜集燕国一切生灵的魂魄然后提取其中所谓的神性!虽然他们刚刚来

    到燕国不到半天的时间,他们已经屠杀了燕国接近百万的生灵,其中还包括十万人族的平民!”

    方穹愤怒的脸色发白,甚至他都说不出话来。

    最终,他将一缕神念注入到方岳的脑海中。

    记忆的碎片浮现出来。

    正是刚才那些号称神风军团的人。

    襁褓里的婴儿,正在怀孕的孕妇,甚至他们连那些天真无邪的孩子都不肯放过。

    尖锐的长枪,挑起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然后他们用一枚枚水晶球搜集灵魂,送到一个黑袍男子的手里。

    “可恶!这些人是疯了吗?”

    方岳看到这些画面,也是感觉手脚冰凉,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刚才那些人在看到他和方穹的时候会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因为在神风军团的人眼中,所有燕国的人全部都是他们的猎物。

    如果不是因为他和方穹表现的颇为强势,将他们的术法击溃的话。

    可能他们也不会和自己与方穹平等交流了!

    这样的人死有余辜!

    被魔化生物吃掉,都是便宜他们了!

    “玄!黄!会!我记住你们了!”

    方岳的双眼之中烈火熊熊。

    “现在燕国的情况怎么样了?”

    方岳再次看向的方穹。

    “情况不是很好!这些人似乎是将燕国当成了一个饲养猪羊的地方,灭杀掉十万人之后还抓走了五万活人要拿来做研究!余下的燕国人都被管制住了。不允许离开燕国的领土半步!”

    方穹得到的信息相当详尽。

    “这样么!”

    方岳逐渐的压制住了自己内心中愤怒的情绪,这个时候单纯的愤怒并没有任何的作用,唯有及早的找出解决的办法,才是真正的王道!

    “那负责抓捕管制燕国的人实力大概在什么境界!还有他们的人数又有多少!”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方岳虽然是一个暴脾气,但更是一个谨慎怕死的人!

    对方如此的有恃无恐,就是明显的不怕被人知道。

    “那么这个怎么办?”

    方穹心急如焚。

    方岳毕竟是一个外来户,从地球穿越来的,这种情况之下,方岳可以保持冷静,因为这燕国人说白了和他没有太大的关系和交集。

    方岳生气,也就是处于人道主义同情。

    可是方穹从小便是从燕国长大的,这燕国之中的一草一木,全部都是沉淀着他的记忆。

    燕国有个什么损失,他的内心中最为的着急和惶恐。

    方岳的眼珠一转。

    “不妨咱们这样来……”

    方岳和方穹乔装打扮一番,装成了两个富裕的客商,牵着两辆马车,便是来到了燕都的城门前。

    燕国之中,秩序犹在。

    燕国的万千生灵,灵魂之中皆有神性。但是若论及神性的强度和纯度,则是当属人族灵魂之中的神性最强!

    而玄黄会显然没有打算杀机取卵,而是细水长流,先收割十万燕国人的灵魂,然后将这些神性炼化吸收。其余的燕国人则是好好的养着,让他们交配,繁衍,等到过上五六年,人口恢复一些,再次收割。

    这样的行为,完全将燕国人当成了猪马牛羊一样来圈养。

    可是这也给了方岳缓冲的时间。

    在回到燕国之后,方岳立刻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明白了自己没有一时冲动和方穹杀上燕国,灭掉所有的侵略者究竟是一件多么明智的事情。

    这玄黄会,究竟有多少高手。

    方岳在回到燕国之后仅仅感受到了教主级的神念就不下十种。

    这意味着,燕国之中至少有十位教主级的存在驻扎!

    如今,燕国神土那种境界的压制已经从先天境界的第六层,提升到了教主境的第五层了。

    恐怕有不了多久,圣人境以下的存在全部都可以在燕国的神土中自由活动,不再受到法则的压制了!

    天地规则的压制在削弱,可是燕国之中神土复苏的力量却在增强。

    燕国之中诞生的生灵,灵魂之中的神性力量比之前浓郁了足有三五倍的程度!

    这神性的多寡,已经开始影响到后天资质的强弱。

    有些人,因为神性的增加而神性觉醒,一跃而上,甚至成为了修行天才!

    “五百年份的冥灵果,刚刚出土的好东西!”

    “一千年份的极品老参,已经生出了四肢的神秘参王!”

    沿街,一道道吆喝声连绵不绝!

    方岳走在大街上,感受着燕都之中繁华的景象。

    虽然在几年前,燕都刚刚遭遇了一场难得的浩劫。

    可是短短数年的时间,它再度恢复了繁荣与鼎盛!

    燕都之中,那悬浮空中的蹬天梯的擂台犹在!

    不断有从玄黄世界各地而来的修行天才前往挑战,想要获取其中的机缘与恩赐!

    方岳看着那一座座浮空而起的擂台,不由有些唏嘘和感叹。

    当年,如果不是因为有这些擂台的保护,他如今恐怕早就是一堆白骨了!

    “嗯?怎么回事?”

    方岳忽然抬眼,看向了燕国昔日皇宫所在的地方。

    那个地方,虽然已经不复昔日的金碧辉煌,但是亭台楼阁,清流潺潺,显然已经是成为了一处优雅的园林。

    在园林的入口出,一块金色的牌匾悬挂。“绿园”两字格外的醒目。笔墨渲染,勾勒出一股清雅秀丽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