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五章 风水
    在那绿园之下,似乎镇压着无穷的恐怖!

    这绿园极为讲究风水格局,其中的些许布置,甚至连方岳都有些捉摸不透!

    “这建筑绿园的人好手段!借助天地大势,接引日月光辉,形成了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的按住了那昔日皇宫的遗址!”

    方岳轻声感叹,他一眼便是看穿了这风水格局的作用。

    “小伙子,这风水之学研究的不错嘛!不过,这绿园你最好不要随意点评!因为其中隐藏着巨大的不祥!”

    一个老者无声无息出现在了方岳的身边。

    方岳吃惊,因为这老者仿佛是幽灵鬼魅一样,出现在自己身旁的时候让他没有生出半点警觉!

    就仿佛,这老者似乎根本就不曾在这个世界之中存在过一样!

    方岳对那老者微微作揖,“老人家,不知道这绿园有什么诡异之处!”老者轻叹:“你可知道,这绿园乃是半年之前凭空出现在了昔日皇宫所在的地方!它凭空出现,没有丝毫征兆!其中的风水格局,无比玄妙,随便一块砖瓦,都是用极为珍贵的材料炼制而成!曾有人认为,

    这绿园之中隐藏着惊人的财富,所以壮着胆子,想要去探查一二!可是只要进入这绿园的人,却一个都没有从中走出来!甚至连一位圣人都进去了,然后如同泥牛入海,再无音信!”

    那老者一开口,方岳便是有了一股汗毛炸立的感觉。

    因为他忽然想起,在风水之学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阴极阳生,阳极阴生!大凶之地有大吉,大吉之地生大凶!”

    这片绿园,看起环境宜人,宛如春景,可是若这个地方乃是大凶之地,则必为绝地,无人可破!

    方岳惊退,欲要远离绿园。

    老者微微摇头:“年轻人,大可不必如此警惕,若是不踏入绿园之中。没有人受到它的半点影响!那绿园的凶恶,几乎是为了隐藏其中的一份惊天的秘密!”

    老者似乎知道的很多。

    方岳也看出了他的不凡。

    “不知道老人家如何称呼?今天老人家的提醒恩情,方岳感激不尽!”老者晒然一笑:“你是方家子孙,我提醒你乃是应该的!我曾与你的祖上有过无数交集!其中恩恩怨怨,哪怕是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尽!我昔日的名号,不提也罢!如今我不过是燕都天葬山的一个微不足道

    的守墓人而已!”

    老者的话语一出。

    方岳更感觉这老者来历莫测。

    他和方家的祖上有交集,是在说,他的年岁颇大,已经看着方家的几代人成长起来吗?

    还有天葬山。

    这地方方岳小时候曾经去过。

    那是一片不算高大的山脉,但据说其中却是葬着一片伟大,浩瀚的苍天!

    当然,这只是燕国之中的一段传说。

    没有人真的会把它当成一回事。

    苍天,不朽不灭,怎么会陨落而下,葬在一片小小的山脉之中呢?

    倒是因为天葬山的风水不错,许多对燕国有大功劳的人,都在死后被葬在了天葬山中!

    那个地方被燕国的皇室化为禁地。

    一般人不可轻易踏足!

    “天葬山么?”

    方岳默念着这个地方的名字,关于天葬山的一些传说,在他的脑海中纷纷浮现出来。

    “老人家,这天葬山和我方家是否有着某种莫名联系,为何,我在念动这三个字的时候会在心中生出某种莫名的悸动!”

    方岳轻声开口,仿佛触碰到了些什么。

    守墓人呵呵笑道:“这天葬上,可是你们方家祖先的墓地啊!当年的方家可不是如今的这么的简单!十万年岁月峥嵘,昔日的霸主家族,也沦落到了如今的这般地步!”

    “沦落?!”

    方岳惊讶的看向守墓人。

    如今的方家,怎么说,也是玄黄世界之中人族里的一流家族啊!“不错,就是沦落,当年的方家,可是玄黄世界之中顶天立地的神魔家族。每一位家族的弟子血脉之中都是流传着神魔的意志!随和修为的加深和资源的叠加,神魔的血脉将会逐渐浓郁,并且最终彻底觉醒

    ,成为一位位顶天立地的神魔一般的存在!”

    守墓人的眼睛里,满怀着向往的神色。

    当年的方家,如此鼎盛,在诸天万界之中都是名声赫赫,占据一席之地!

    “可是,那么强大的方家,又是怎么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的呢?按照你所说,方家的弟子,个个杰出,尽皆精英。应当是举世无敌才对!”

    方岳发现,自己对于方家的认识还是太浅薄了。

    似乎从他出现在修行者世界的第一天开始,便是饱受排挤。

    这种排挤,开始的时候或许是因为一些弟子间的矛盾和鄙夷,可是到了后期,方岳隐约已经可以看到一些方家大人物暗中指挥的身影了!“当年的事情,我不太清楚,我只是知道,方家的那些先祖一部位为了守护玄黄世界而战死沙场,还有一部分方家的先祖前往域外,一去未返,而余下的方家蕴含有神魔血脉的弟子,则是因为还没有成长起

    来,遭受了诅咒封印,血脉难以觉醒!随后,方家另外不蕴含神魔血脉的

    旁支血脉,因为出现了几位圣人,他们一跃而起,喧宾夺主,从此之后成为了方家所谓的主脉。而神魔一脉则是成为了附属!”

    守墓人微微摇头。

    沧海桑田,人事变迁,当年的方家神魔一脉是如此的不可一世,而如今,却是没落至此。

    方岳的胸口微微压抑,他似乎是已经触摸到了当年的一些真相。

    守墓人晒然笑道:“十万年了,许多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那就让他们都彻底过去吧!”

    “前辈!”

    方岳呼唤,似乎还有想要询问的事情。

    可是守墓人的身影却是逐渐虚幻,消失在方岳的眼前。

    守墓人离开,方岳并未追寻,他既然想走,自然有他离开的道理。

    或许,当年的事情,他还没有资格接触太多。

    方岳的心中沉闷压抑。

    这个时候,方穹则是满脸凝重的向方岳走来。

    “方岳,咱们走!”

    “二叔,去哪?”

    “方家的老宅!”

    “走!”

    不多时,方岳和方穹便是回到了方家的老宅。

    这宅院,因为当年受到了方岳特殊的照顾,所以并未遭受到太多的破坏。

    不过,此刻,方家的老宅早就已经易主。

    一股阴冷的气息,在老宅之中徘徊,游荡!

    “你们两人在门口乱逛什么!这是赵家的地盘!小心我们的主人心有不悦,派人将你们两人的眼珠子给挖出来!”

    一个奴仆从宅子里走出来,他瞪着一双大眼睛对方岳和方穹呵斥。

    对方岳和方穹,他很不留颜面,好像是在训斥奴仆和猪狗一样。

    “你是李家的人?”

    方穹一眼便是认出了这个呵斥他和方岳的奴仆的身份。

    李家,燕国之中的一个大族。

    这一族曾经与方家的交好,谁想到如今却是成为了玄黄会的走狗!“你是,方穹?哈哈哈,你还没有死?正好,这方家的古宅之中有些许奥秘,需要用正统方家之人的鲜血祭祀才能开启!你跟我过来吧!开启那些奥秘,赵家的公子或许会因为你的表现不错而赏赐给你一口

    饭吃!”

    那个李家的人对方穹呵斥,完全没有了昔日的情分。

    在他的眼里,方穹的作用,也仅限于一枚钥匙。

    他们需要方穹的血来开启方家古宅里的一些禁制。

    方穹的眸光冰冷,看向这个李家的人。

    “昔日,你们也是燕国大族,怎会沦落到这种地步,我真为你们而感到耻辱!”

    方穹没有多说,一根手指点落对方的眉心。

    咔嚓一声,那人的眉心碎裂,当场毙命。

    对于这种玄黄会的走狗,方穹懒得多说,玄黄会倒行逆施,屠杀整个燕国的子民,汲取灵魂中的所谓神性。

    他们残暴至极,但凡是有点血腥的人都会奋起反抗,最起码不可能和这些刽子手,杀人犯,沆瀣一气。

    李家的作为,已经触碰到了方穹的底线。

    既然李家人已经彻底没有了昔日的情面,那么方穹也用不着去顾及些什么。

    “大胆,你是何人,敢在赵家的府邸门前行凶?”

    一个护卫走了出来,他浑身精气凝聚,身躯宛如铁石铸造,天地境的精神内敛,显然不是燕国的本土居民!

    “赵家的府邸吗?这片地方曾属于我们方家,是谁给了你们资格和勇气住在这里鸠占鹊巢!”

    方穹的声音淡淡,夹在着些许哀伤。

    方家,怎么说也曾经是这燕国中数得上的大族,什么时候沦落至此,连老宅都会被人抢占,让他们这些方家的弟子,有家不能回的!

    方穹的声音清冷,让那护卫有些蹙眉。

    他能够隐约感觉到眼前这人的身份不凡,体表涌动的丝丝缕缕的魔气,竟然让他的手脚冰凉,神魂恍惚!

    “快点通报主人,有人来找事了!对方的身份并不简单,恐怕不是燕国的土著!”

    那护卫对身边的一个扫地的仆役低声耳语。

    他自认为已经将声音压得很低。

    可是,方穹的六识何等敏锐。

    那护卫的每个字,他都是听闻的清清楚楚。

    “不用通报了,我自己有腿,可以走进方家的府宅之中!”

    方穹冷漠的看了那个护卫一眼,随后便是是一击。

    方穹虽然只是在天地境中比较粗浅的层次之中,甚至还没有彻底凝聚出自己的内丹。

    可是,他在魔气的改造之下,肉身无比强横,如似幼年时代的蛮兽,稍微一个抬手便有镇压寻常天地境修行者的力量。

    蛮牛奔腾,化成道道虚影。

    气流涌动,凝聚汇涌成型,方穹一只手,便是将那护卫给拍打到四分五裂。那护卫甚至连哀号的声音都没有发出,便已经是魂飞魄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