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六章 鱼龙混杂
    方穹,相当的强硬。

    他的目的是想要夺回方家的古宅。

    没有人可以占据方家的最后一点家业!

    方岳也是紧随在方穹的身后,生怕这个二叔会有什么不测。

    玄黄会深不可测,哪怕只是一个分支,也远不是方穹可以应对的。

    尽管,方穹被魔化,得到了一口天魔井,在这这段时间里,实力突飞猛进,不断增长。

    可是,他和玄黄会这种庞然大物相比,依旧是有着不可弥补的差距!

    如果真的牵扯出一些不可招惹的存在方岳琢磨着还是需要自己来为二叔收场!“没想到,在这破败之地居然还有如此高手!区区天地境的修为,却有着如此浓厚的魔性力量!若非是你方家的子嗣,我需要用你的鲜血与精魂来打开方家古宅里的秘密,我还真的向要将你成为手下,好好

    栽培,日后一定会是我赵家不可多得的走狗!”

    一道阴柔的声音传来。

    随之,一道纤细如同竹竿一样的男子从方家的老宅中走出。

    他的眉宇间,有着丝丝缕缕阴柔的气息,面色苍白如纸,眼窝深陷,给人一股很不舒服的感觉。

    “天地境第八层的强者!”

    方岳一眼便是判断出了对方的修为。

    不过,这个竹竿很不一般。

    他的见识不凡,一眼便是看出了方穹的身上缠绕的浓郁魔气。

    而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敢向方穹挑衅,要将方穹收为自己的奴仆,他怕是有着自己的底牌,不可小觑。

    “见鬼的走狗!你识相的话,带着你的人,统统给我滚出方家的老宅!否则的话,让我出手,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方穹,本来便是脾气火爆,更有魔气的浸染,虽然还有神志清明,但是在情绪上多少也沾染了一丝魔性。

    “哼!卑微如蝼蚁的土著也敢对大人桀骜不逊!我要让你知道一下天高地厚!”

    一个老妪从竹竿男的背后走了出来。她脸上的褶子,层层叠叠好像是千层饼一样!

    这个老妪的年岁颇大,身上已经有了腐朽,衰败的味道!

    显然,她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年纪,就算是再挣扎,也活不了三五十年了!

    三五十年的光阴,对于一个凡人而言可能是相当的漫长,但是对于老妪这种天地境巅峰的强者来说,却也只是一个眨眼的事情。

    她想要用自己最后的人生来为这个竹竿男护道,看着他顺利的成长起来!

    方岳看了一眼这个竹竿男。

    又看了看那个老妪。这两人的灵魂气息中尽皆隐藏着一丝凶戾的味道。这种凶戾,一般在活人的身上并不常见,反而是一些厉鬼,冤魂的身上多有这股子凶戾。

    “这两人莫非是鬼修?”

    方岳的心中升起了淡淡的疑惑。

    不过,他并未出手,自己的这二叔既然来敢讨要会方家的古宅。

    他一定是有着自己的底牌和手段。

    “你这老太婆,不回家买个棺材,自己好好等死,跑出来抛头露面,是想要临死的时候还吓死别人吗?”

    方穹的嘴很毒,显然,他也不是一个善茬。

    那老妪闻言,果然是暴跳如雷,有几个女人不爱美,哪怕是她的年迈老朽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容争辩的事实,她也不愿意这件事情被别人过分提及!

    “蝼蚁找死!”

    老太婆猛然张口,一口绿色的毒烟从她的嘴巴里喷吐出来!

    毒烟弥漫,连地上的石板都被立刻腐蚀成为了白色的灰烬!

    “你这个毒妇,竟然偷袭!”

    方穹爆喝一声,音波震荡。那些绿色的毒雾在半空中悬停不动!

    “空间天道?!”

    方岳微微翘起了眉梢。

    没想到自己的这个便宜二叔领悟的道则居然是极为罕见的空间天道。

    老太婆不由脸色惊变。

    领悟了道则和没有领悟道则的天地境的修行者在实力方面有着本质的差别。

    像是方穹领悟了天道的天地境修行者已经算得上是他们这个境界层次中比较顶尖的存在!

    甚至,即便是修行者的世界中,能够在区区天地境的层次就领悟天道的人都不算常见!

    “金光斩!”

    老妪发现一击不成,立刻变招。

    她的双指并拢,轻轻划过身前的空气。

    一道金色的光芒从天而降,向着方穹的头颅力斩下去!

    其中,蕴含有庚金之道,锋锐无比,不可阻挡!

    庚金之道,哪怕是在三千大道之中,都是排得上号的锋利。

    “魔化之躯,金刚不朽!”

    方穹不闪不避,竟然用自己的肉身硬抗。

    次啦一声。

    金色的剑光从方穹的身上滑落而下,竟然只是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白印,除此之外再无任何伤势!

    老妪的脸色惊变,同时蹬蹬退步。

    &

    nbsp;   这太恐怖了!

    庚金剑芒,金光斩,乃是她的必杀绝学!

    无数的天骄都是死在了她的这一招下!

    而她引以为傲的手段,居然被人用血肉之躯给轻松挡住!

    这还是人吗?

    难不成,他是蛮兽幻化而成的怪物。

    老妪的脸色难看,不再出手,因为她最强的攻击手段都失败了,再攻击也是白费力气,甚至有些自取其辱的感觉。

    方岳也是眼睛微眯。

    这个便宜二叔的实力超出于他的想象啊!

    普通的魔化生物如果有他这种实力,恐怕魔族早就已经统一诸天了。

    看来这位便宜二叔是有着自己的机缘啊!

    “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自己滚,还是让我把你们给踹出去!”

    方穹再次开口,强势而霸道。

    竹竿男和老妪对视一眼,纷纷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一抹决断的味道。

    “我们自己走!不过,方家的小子你们俩给我们等着!这个场子我们迟早是会要回来的。方家的老宅是我们的!”

    “滚!”

    方穹一人一个大脚丫子便是将这两人给踹了出去。这古宅里的其他奴仆,也都纷纷逃命,仓皇无比!

    “终于清静了!”

    老妪和竹竿男离开之后。

    方穹缓缓的舒了口气,他一脸轻松的样子,刚才他的举动似乎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的洒脱和轻松。

    “二叔,你为什么不杀了他们!”

    方岳没有魔性,但是做事情上要比方穹更很辣。

    方穹瞥了一眼方岳。

    “你觉得他们霸占了咱们方家的古宅想要用方家的弟子血祭,二叔就不恨他们吗?”

    方穹这一个反问,倒是把方岳给问蒙了。

    “肯定是恨啊!可是二叔怎么不弄死他们俩啊!”

    方岳浑身的杀气十足。说到底,方岳也不是什么善茬。

    这赵家都已经要骑到他们头上来了,不弄死那个竹竿男还有那个老妪,方岳都觉得心里憋屈。

    “可是,方岳你想没想过,这赵家在人族的修行者世界中家大业大!如果咱们俩人把赵家的这个公子还有那位护道者给杀了,会是一个什么结果?”

    方穹轻声叹息,脸上也是写满无奈!

    他何尝不是想要让那赵家的人全部都留在这里。

    可是,方家毕竟不只是有他和方岳两人而已。“我前段时间已经受到了父亲的信件,凌霄得到了方家神魔一脉的重点培养,如今他体内的魔神血脉已经初步觉醒,也算得上是方家的天骄之一!若是因为咱们的一时冲动导致赵家与方家交恶,影响了凌霄

    未来的前途,那么这一切的罪过可就真的大了!”

    方穹还是站在大局的角度,为方家考虑的。

    方岳这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天天保持着一种无牵无挂的良好无比的光棍心态。

    可是方穹却不能够像是方岳一样的潇洒自然啊!

    “赵家还敢刁难我哥?”

    方岳一挑眉毛,恨不得分分钟杀上赵家。

    他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老一辈他干不动,但是小一辈赵家他还是能够完虐的!

    越是大家族,越是顾及颜面,他就不信自己名正言顺的跑去赵家挑战。

    那群孙子敢放老一辈的人物来咬他!

    方岳浑身杀气腾腾,颇有一言不合就打开杀戒的味道。

    方穹无语,按住了方岳的肩膀。

    “方岳别冲动,别冲动!我听我好好跟你说!”

    “哦!”

    方岳应了一声,然后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方穹。

    方穹手扶额头,心中叹息。

    方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货色。

    鲁莽冲动!到底是我被魔化了,还是他被魔化了啊!“世家绝对不像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他们的游戏已经不再是力量层面上的事情了!人族的高层,完全是被教派,世家还有万象阁等等最古老的,最强大的势力执掌着,你如果敢挑衅他们,他们就能够借

    助大义的威名,给你扣下帽子,让你永世不得翻身,成为整个玄黄世界的公敌!”

    比起对于世家的了解,方穹比方岳还是更为的老道一些。

    毕竟,方岳穿越的年头有限,平日里做的都是一些打打杀杀的事情。而参与真正高层的角逐少之又少!“其实,我们方家神魔一脉,曾经是这玄黄世界之中最为顶尖的几大势力之一!当年附庸的势力和忠心耿耿的家族家族应该还有一些!如果你的大哥能够将神魔血脉觉醒九次!真正成就远古神魔之体,他呼

    唤之下,那些曾经的附庸也会随之呼应,再度凝聚当年神魔方家的辉煌势头!”

    “那现在大哥神魔血脉觉醒了几层?”

    “一层!”

    “……”跟方穹聊了半天,方岳终于明白,这玄黄世界已经不是单打独斗的年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