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七章 我也是血脉专家
    当修为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需要建立起自己的势力,然后形成影响力,扩大自己的势力!

    一位圣人的影响力,从某种程度上还不如一位拥有自己一方小势力的教主级存在。

    因为单打独斗的圣人,手头的资源终究有限,够自己修行便是勉强,更不要说提供给其他人帮助了!

    而教主级的强者,拥有自己的小势力,他手头的资源或许更多。

    其他人投奔他,就是冲着那些修行资源去的。

    这次方穹回归方家的老宅,也是希望能够将方家先祖在老宅中留下来的一些东西带走。

    为以后他们这一脉东山再起,积攒出足够的资本。

    对于方穹的想法,方岳没说啥。

    总感觉好像是打网游,级别够了,就需要加入或者成立的家族或者工会啥的,漫天国战才牛叉!

    至于方家先祖的宝藏啥的。

    方岳倒是有几分兴趣。

    能够让方穹搞这么半天,甚至不惜得罪赵家来寻找的宝藏,相比其中的东西会非同凡响吧!

    “这老宅我呆了很长的时间,从来都没有看到什么宝藏啊!你是不是有藏宝图啥的,可以按图索骥,寻找到先祖的宝藏啊?”

    方岳完全是一副傻白甜的表情。

    让方穹不由得嫌弃,自己这么精明一个人,怎么会有一个这样的傻侄子。

    “难道你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吗?某位血脉专家有一句名言,留给子孙最好的宝藏,不需要任何的指引,因为他们血脉里流淌的鲜血,便是最好的钥匙!”

    方穹满脸嫌弃的为方岳扫盲。

    方岳则是抚娑了一下下巴。

    “貌似我也是一位血脉专家唉,可是我怎么就没有听过这句话呢?”

    方岳的自言自语被方穹给无视掉了!

    “方家神魔一脉的血脉,虽然被封印掉了,可是随着修为境界的提升,血脉的浓度也会不由自主的缓慢增长!只要修为达到天地境,应该就可以模糊的感应到那宝藏的存在!

    以我的鲜血为指引,苏醒吧!先祖的宝藏!”

    方穹说着,真的掏出了一柄锋利的银质小刀割破了自己的手指。

    一滴黑色的鲜血从指尖落下。

    他被魔化了连每一滴鲜血中都荡漾着魔的气息!

    此刻,方穹的双眼血红,好像是一位狂信徒遇到了自己的灵魂导师一样。

    知道的是寻找先祖宝藏,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误入了一个什么传销组织呢!

    鲜血落地。

    一圈圈的涟漪在虚空中荡散开来!

    涟漪之中,一道模糊的身影浮现,由虚而实!

    最终,一道伟岸的背影出现。

    恍如魔神一般,俯视众生!

    “你是谁?”

    方岳感受到那伟岸的背影下隐约间透着一股熟悉的气息。

    化神术?

    装b神器?

    方岳一眼便是看穿了这道身影的伎俩。

    “吾乃方家宝藏守护者奥德赛!”

    那声音中威严的味道在缓缓扩散。

    “奥德赛?歪果仁?”

    方岳对着个家伙一阵的腻歪。

    “方岳,不得对守护者大人无礼!”方穹教训方岳。

    方岳则是脸上腻歪的神色更浓。

    一个守护者而已,你牛什么牛!

    “哈哈哈!你们果然召唤出了方家的宝藏,不枉我们的隐忍和等待!”

    一阵张狂的笑声传来。

    赵家的人又来了。

    这次除却那个竹竿男和老妪之外,还有另外的八位赵家的强者前来。

    这八位赵家的强者个个不凡,其中七位都是轮转境的强者,余下的一位,更是已经达到了阴阳境的层次。放在哪里都是一尊大能,地位颇高,不容小觑。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赵乾坤长老果然英明!”

    那竹竿男对阴阳境的赵家强者恭维说道。

    赵乾坤微微点头,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强攻不行,咱们智取,我早就预料到这方家之人不会放弃祖先流传下来的宝藏!果然,方家的人自己主动为我们开启了宝藏。现在你们俩人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可以离开这方家古宅了!”

    赵乾坤对方岳和方穹指挥说道。

    好像是一位君王在命令自己的臣子一样。

    “你谁啊你!这是我们方家的宝藏,关你老赵家啥事!还有,奥德赛,你不是方家宝藏的守护者吗?现在有人要染指方家的宝藏,你赶紧把他们给我赶出去!”

    方岳对着那奥德赛说道。

    虽然这几个赵家的杂鱼在他的眼中不成气候。

    那个赵乾坤才阴阳境的第一层就跑出来得瑟,自己的境界根基未稳,应该好好在家修炼。

    这么嚣张的跑出来抛头露面,很容易被人给分分钟打残,然后境界退步,跌落回轮转境的!

    不过,这里有个守护者什么,也用不着他来亲自动手了!

    “他们比你们两人更有资格继承方家的宝藏!”

    奥德赛声音沉闷的说道。

    “卧槽?你再说一遍?你沉睡了这么多年是不是睡傻了,赶紧的,醒醒盹,你这都说胡话了!”

    方岳瞪大了眼睛,这奥德赛实在是出口惊人啊!

    方家的宝藏,这群家伙可是姓赵啊!

    “方家祖训,方家宝藏有能者居之,他们的体内也蕴含有方家先祖的血脉,而且修为比你们两人更加精深,所以比你们两人更适合继承方家的宝藏!”

    奥德赛继续开口,道明了原因。这个时候,赵乾坤则是满脸戏谑的说道:“哈哈哈,你们现在知道了吗?我们赵家曾经在数倍之前和你们方家的神魔一脉联姻,就是为了让我们的体内蕴含有方家的血脉,夺取方家的宝藏!这宝藏的守护者

    ,可是只认血脉不认人!”

    赵家对于这座宝藏显然已经是蓄谋已久。

    从好几代人之前就开始筹备夺宝的事情。

    方岳瞪眼,对着那奥德赛说道:“他们姓赵可不姓方,难道你就真的想要把方家的宝藏拱手送给外人吗?”

    “我只认血脉和潜力,不讲究姓氏!”

    奥德赛有意无意已经走到了赵家的队伍里。

    “我擦,这老祖宗选得是个什么守护者啊!这是一个标准的反骨仔,狗汉奸!”

    方岳不由暗骂。

    这奥德赛只知道趋炎附势,根本就不懂得保持节操!

    “哈哈哈,你们两个还是认命吧!这方家的宝藏注定是我们赵家的!”

    赵乾坤越发得意,看着方岳和方穹脸上那精彩的表情,他的心头升腾起一股不知名的满足!

    “放屁,方家的宝藏就是我们方家的!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赵家来指手画脚了!趁小爷心情还不是太糟糕,你们都给小爷滚蛋,否则的话,不走的话,就永远都别想走了!”

    方岳听了方穹的劝告,小小的怂了一把。

    他不为自己考虑怎么样也要为方暮秋和方凌宵想想。

    “你?放过我们?我看你是得了失心疯了吧!我放过你们两人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你们居然还敢倒过来威胁我们赵家?”

    那赵乾坤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不由露出了一抹威严的表情。

    “赵峰,把这个狂妄的小子给我拿下,拔掉他的舌头,让他知道胡言乱语的下场!”

    那竹竿男阴险笑道:“遵命!”

    竹竿男赵峰冷笑着靠近方岳,不怀好意的说道:“不是我赵家不肯放过你,而是我们已经给过你一次活命的机会了,而你不知道珍惜!”

    “别离我这么近,我不喜欢男人!”

    方岳满脸嫌弃的表情倒退。

    竹竿男的脸上,笑容立刻僵住。

    “你**才对男人有爱好呢!我对男人也没有兴趣!”

    竹竿男咆哮着挥拳向着方岳打去。

    “不要碰我!”

    方岳怒吼一声。竹竿男的身影僵住,咔嚓,咔嚓,肉身碎裂,宛如摔碎的瓷器一般成为了八瓣!

    “什么,赵峰,赵峰!”

    那老妪立刻扑了上来,到了赵峰的尸体旁边。

    赵峰的尸体此刻已经摔成了八瓣,绝对是死的已经不能再死了!

    一位天地境的强者,赵家的天骄,居然被方岳这么一个大嗓门给活活的吼死了!

    赵家的一干强者惊呆!

    这**都是什么武功。

    太妖邪,太诡异了!

    “我刚才已经警告过他了,我不喜欢男人离我这么近,可惜他不肯听!”

    方岳摊开手,一副我很无奈的样子。

    赵家的一干人闻言,肝都快要气炸了。

    炫耀,这是赤.裸裸的炫耀!

    赵家被人打脸了,而且还是被抽的啪啪作响。

    这口气,赵家的人无论如何也是咽不下去。

    赵乾坤冷笑说道:“我不知道你施展的到底是何方妖术,可是如果你认为这样的手段能够吓退我们赵家那就太天真了!”

    “是么?”

    方岳看向赵乾坤忽然诡异一笑。

    平日里,他用的要么是猥琐战术,要么是霸道战术,这次他准备试验一种新的战斗风格,灵异战术!

    “赵峰公子死了,你们方家要为他偿命!不仅是你,连你的亲人都要被株连,付出生命的代价!”

    老妪歇斯底里的咆哮,她的一张老脸扭曲。完全就是疯狂的模样!

    这个时候,一道黑不溜秋的诡异身影从她的影子里面钻出来,化成了一头厉鬼,双手掐住了老妪的脖颈。

    “这是什么?”

    老妪惊骇!

    那厉鬼的双手仿佛力大无穷,好像是铁箍一样越来掐越紧!

    仅仅片刻工夫,老妪便是脸色涨紫,彻底断气了。

    她不是憋死的,而是被厉鬼给活活掐断了脖子!

    “我的天,你这是招惹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连厉鬼都来索命了!我知道了,肯定是你的寿元尽了,所以阎王来向你讨命了!”

    方岳煞有介事的说道。

    完全是神棍附体!

    “短短时间内,我赵家居然死了两人,你捅破天了你知道吗?这件事情我们肯定要登门向方家来讨个说法!”

    赵乾坤怒火沸腾。

    这已经不是赵家两个弟子陨落的问题。

    他刚说完赵家不怕这种诡异手段,居然就有一位赵家年迈的护道者被从自己影子里钻出来的厉鬼给活活掐死?这是对赵家的挑衅,完全是把他们赵家的颜面给放在地上猛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