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九章奥德赛
    方岳合上卷轴,将赵乾坤封印其中,反正赵乾坤也是阴阳境的强者,身体强壮的很!

    困个三天五天的估摸着也没啥问题。

    以后有机会,看到什么怡红院啊!翠香楼啊!之类的地方招男工,他也可以找个合适的价格卖掉,相信会有富婆喜欢这一口的!

    “这,这赵乾坤这就被你给收掉了?”

    奥德赛满脸呆滞,完全就是处于一种极度懵逼的状态。

    赵乾坤,可是阴阳境的强者,无论是放在哪个时代中都算得上是一方强者!

    可是,他居然就这样被方岳给收走了。

    连一丝挣扎与反抗的余地都是没有!

    这,这个**的也太恐怖了吧!

    “奥德赛,现在到了你表态的时候了,如果你决定真心臣服方家可以对天立誓,成为我二叔的追随者。天地誓言,一旦成立,便是不容违背!若是你有一丝一毫的反叛之心,都会遭到天谴,最终天地不容,立刻化成一堆灰烬!”

    方岳看向那奥德赛,完全就是审判的目光。

    这奥德赛脸色苍白,看向方岳。

    “如果我不认主呢?”

    “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方岳脸上全部都淡然的笑容可是他说出来的话语却有着一股令人心颤的戾气。

    “你,你不能这样!我是你们方家先祖的臣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你们方家的先祖,是长辈,你怎么能够让我认方穹为主呢?”

    奥德赛抵死挣扎。

    他在全胜时期,怎么说也是一位教主级的强者。只是因为化身为守护者,又经历了无穷岁月的洗礼,才让他一身的实力消耗殆尽,如今只余下一道淡淡的残影!

    他怎么会甘心认方穹一个刚刚踏入天地境,没有多长时间的蝼蚁作为主人。

    方岳耸肩,无奈说道:“既然如此,我也只能够将你击毙魂飞魄散,自此之后,彻底从天地之间除名了!对于叛逆我的人,我向来是不会心慈手软的!”

    方岳说着,手中一把黑色的镰刀缓缓扬起。

    奥德赛不由窒息。

    “斩魂刀,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这可是冥界强者的标配,对于灵魂具有不可逆转的杀伤力!一旦砍中一切灵魂都会消散!”

    “那么你服还是不服!”

    方岳大马金刀,极为霸气!如若不服,我管你是谁,自然是一斩了之,一了百了!

    奥德赛尖叫:“方岳,你不能这样,我是你的长辈,是你们方家的守护神!”

    “守护神?哼,你也好意思用这个名头自居!刚才也不知道是谁,已经准备将我方家的宝藏拱手让给外人!现在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臣服,要么陨落,在没有其他的第三条路可以选择!”

    方岳相当的霸道,面对敌人,他从来就没有心慈手软这种想法!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敌人仁慈,便是对自己残忍。

    方岳从来都是死道友不死贫道。

    他当然不会因为一个老棒子而打破自己的原则!

    “方岳……”

    奥德赛再次开口,还想要讨价还价。

    一股阴风扑面。

    方岳的斩魂刀无声无息,已经贴近了他的脖颈,冰冷的刀锋,甚至已经触碰到了他的汗毛。

    “我投降,我投降,你可千万不要手一哆嗦,真的把我给斩了啊!”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奥德赛很没有骨气的当场就跪了!

    “快点,向我的二叔以灵魂起誓,臣服于他,永世追随,不得生出任何的叛逆之心!”

    方岳催促奥德赛。

    方穹则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方岳,要不让他成为你的追随者吧!我一个当二叔的,沾你一个小辈的便宜恐怕是有些不好吧!”

    “没啥不好的!这种软骨头,我看不上眼!倒是二叔您担负未来复兴方家的重任,需要诸多帮手才能成功!”

    方岳很直白的说道。

    “复兴方家,方岳难道你不感觉热血沸腾,准备参与其中吗?”

    二叔方穹很是诧异的看向方岳。

    在他的观念里,复兴方家这种事情应该是每一个方家弟子都梦寐以求的理想。

    “热血沸腾?可能是我的鲜血沸点比较低吧!对于这种事情我还是没有太多兴趣的!不过,二叔如果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可以找我!其他的我不敢保证,一些基础性的物力,我还是能够给予充分保证的!”

    方岳说的话很漂亮,但意思也很明显。

    复兴方家什么的,那是二叔您的梦想,别想把我绑架在战车上!

    方家既然已经是没落了,那就有没落的理由,与其惦记着过往的荣耀,倒是不如逍遥自在,过好今天自己的生活。

    二叔方穹显然有些不太高兴,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他也没办法左右方岳的思维。

    “我以灵魂起誓,成为方穹的追随者,若有叛逆之心,必遭心魔吞噬!”

    奥德赛没有墨迹太多,大局已定,估摸着赵家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再来人了!

    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直接用心魔立誓,成为了方穹的追随者。

    方家,曾经荣耀,曾经辉煌,若是方穹真的能够将方家曾经的荣耀复苏出一星半点,或许他的未来也不会像是想象中的那样暗淡无光!

    “还不错!既然已经立誓追随二叔了,那么我也就给你点好处!这是一百滴一转魂液,你慢慢炼化,估摸着一个月时候,你的灵魂可以凝聚出一丝雏形!岁月过往,对你的灵魂侵蚀的太厉害,如今只剩下一缕意念了,留着你,也就是个狗头军师,一点战斗力都没有!炼化了这些魂液,起码能够让你的灵魂恢复到天地境初期的地步!我知道,你在上古时代也曾经是一位了不起的强者,如果你的表现不错,我可以考虑再赏赐给你一些二转魂液,让你的灵魂逐渐恢复!”

    想要驴儿跑,就要给驴儿多吃草。

    方岳也不是纯粹的周扒皮。

    起码他许诺给了奥德赛一丝未来光明的前景。

    奥德赛闻言,立刻激动起来。

    他看着方岳抛过来的一枚精致的玉瓶,顿时变得激动起来。

    魂液,绝对是灵魂恢复药剂中的圣品!

    这一百滴一转魂液,足以让他的灵魂在持续消耗很长的时间。

    而且,如果表现好,还会有二转魂液!

    这让奥德赛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和憧憬。

    哪怕是加入到赵家之中,赵家也绝对不可能拿出魂液这种稀罕的东西用来给他恢复灵魂。

    忽然之间,奥德赛觉得,成为方穹的追随者,也没有那么的前途晦暗,暗淡无光!

    “这处宝藏我也懒得参合!既然二叔想要复苏方家,那就用这些宝藏里面的东西当作启动资金吧!我这里也有一亿灵石,就当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

    方岳取出了腰间的一个储物袋,将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之递到了方穹的手中。

    方岳算是已经琢磨明白了,他胸无大志,只想吃喝玩乐,过那种轻轻松松,无忧无虑的日子!

    做个小地主什么的,就蛮好了,有吃有喝,有地位。

    至于复苏方家,拯救世界之类的麻烦事情,还是交给奥特曼去做吧!

    方穹接过了方岳递过来的一亿灵石,犹豫了一下,并未推辞,小心收下了。

    并不是他贪墨晚辈的东西,而是这一亿灵石对他来说,的确是相当重要,他虽然得到了方家先祖遗留下来的宝藏。

    但是这些宝藏里的东西总不能够随便拿出来贩卖吧!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虽然现在他已经不算是弱者,但也称不上是强者,万一被有心人知道了他的机缘,出手抢夺,恐怕方家的复兴计划还没有开始便是要胎死腹中。

    “方岳,这宝藏里的东西有你一份,你真的不要?”

    方穹看向方岳,他很难相信,方家宝藏这么珍贵的东西,方岳居然都会拒绝!

    “不需要了!”

    虽然作为一个资深的小财迷。方岳说不心动,那是假的,可是这宝藏却不仅仅代表着一笔惊人的财富,还是一份难以摆脱的因果。

    一旦将这宝藏拿在手中,便是意味着有责任,承担起复苏方家的重任。

    随着修为的精进,方岳越来越明白,因果的重要,凡人畏果,菩萨畏因。

    既然如此,那就要这份因果尽量的不要结下!

    寒暄几句。

    方岳便是离开了!

    既然都不想要得到宝藏了,那就连看都不看。

    方岳害怕自己心动,在心中留下一丝纠结的种子。

    所以,眼不见,心不烦。

    方岳直接返回了千月山。

    在方岳回到千月山的时候,王雪娜已经等待良久了!

    “你突破到圣人境界了?”

    方岳看到王雪娜的第一眼,便是看出了她的气质已经生出了极大的改变!

    之前,王雪娜或许还是一位妖娆,艳丽的小魔女,而此刻,她清新出尘,已经宛如九天仙女降临凡间了!

    “托你的福,渡劫顺利!”

    王雪娜看到方岳之后,也是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说起来这个方岳还真的是她的福星,如果不是方岳帮忙的话,她在古遗世界中怎么可能杀得了圣人,完成哪项艰难的人。

    更不可能得到圣人法器的使用权限!

    虽然在古遗世界中,她没有得到圣器,可是三次圣人法器的使用权价值方面却比得到一件圣人法器更大。

    别人炼制出来的圣人法器,终究是别人的!

    就算是得到,也需要海量的时间来慢慢炼化。

    炼化的稍微有一点差池,法器就无法发挥出百分之百的威力。

    而那圣人法器的三次使用权则是不同,每一次使用,都是圣人法器百分之百的威力!

    王雪娜也正是凭借着三次使用权中的一次机会,度过了自己的圣人劫数。

    想到那场惊天动地的劫数,王雪娜现在还是记忆犹新,心神不宁!

    “不客气!反正都是绑在一根绳子的蚂蚱!”

    方岳没有客套。

    和王雪娜嘘寒问暖,反而不如点名两人之间的利益关系,更为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