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五章 替死鬼影
    “哦,忘了告诉你了,为了防止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对我下毒手,我特意召唤了一头皮糙肉厚,专走坦克路线的僵尸!你那灭魂针之类的东西就不要往外拿了!”

    僵尸走到了魔气汇聚而成的大脸的前面。

    啪的一声,一个耳光就把那张魔气的大脸给抽碎了。

    缕缕黑色的魔气在风中散去。

    空气中还回荡着一句经典的台词。

    “我一定会回来的!”

    一场比赛终结。

    被魔族附身的司马光完败于方岳的手中。

    僵尸的面前,一道巨大的空间漩涡出现,漩涡的另外一段死气深沉,通往冥界。

    僵尸一步跨出,便是回到了冥界之中。

    而方岳的身影,也没有再次出现!

    观众们看到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比赛。

    替死鬼影,亡灵召唤术。

    这些都是血界的生灵平日里不屑一顾的东西。

    可是在方岳的手中,这些手段绝对是玩出了花来。

    一些人甚至开始反思,自己昔日的认知,是不是一场错误。

    “师祖,葡萄不错嘛!”

    方岳神出鬼没,出现在了主席台上,他随意摘取了一颗主席台上作为摆设的紫晶葡萄,放入口中,香甜可口,浓郁多汁。

    这绝对是葡萄里面的佳品!

    “方岳,不要这么没大没小的!”

    张思德虽然训斥,但表情并不严厉。

    毕竟这个小家伙刚刚给他涨了脸,对付一头魔族的奸细连一根汗毛都没有损伤!

    如果是换成其他参加血界青年王者大赛的人来对付这头魔族奸细,一个不慎就直接陨落掉了。

    更何况,在他的旁边,还有一位老友观战。

    族群大义啥的不重要。

    关键是,张思德借助方岳,稳稳的装了一波硬b。

    到了张思德这个层面。

    实力啥的,追求已经不像是年轻人那么强烈了。

    年轻人,实力层次低,可以一刀九十九,完爆喳喳辉。

    有个奇遇啥的,修为的进境更是唰唰的。

    而到了圣人境以上,对他们有效的奇遇基本上已经没有了。

    想修为晋升,基本靠的都是水磨的工夫。

    几十,几百年,提升一个小境界都很正常!

    所以,他们更为看重的是面子,是能够在同境界,同档次的老友面前秀一波实力。

    “呵呵呵,年轻人嘛!有点朝气,不懂规矩也是正常的!不过,不懂规矩,也需要看看对象,是你惹得起的还是你惹不起的!”

    一道阴恻恻的声音落下。

    一位年迈的圣人出场。

    他的体表,丝丝缕缕的死亡之气垂落而下。眼皮深紫,甚至连睫毛都已经空掉了。

    “司马惊天?”

    上官飞鸿微微诧异。

    司马惊天不是传说已经进入龟息的状态了吗?

    他的寿元即将耗尽。

    为了给司马家族留下底牌。

    司马惊天主动封印修为,陷入沉睡,为司马家族留下一张关键性的底牌。

    “你这个老怪物都已经半只脚踏入棺材板的人了,怎么还出来吓人啊!”

    张思德一点也不客气,毫无顾忌下的讥讽说道。

    他和司马惊天年轻的时候就不对付。

    两人之间的关系闹得很僵,甚至因为一些事情曾经大打出手。

    本来,司马惊天的寿元还很绵长,起码再活个三五千年没有问题。

    但就是因为和张思德打出了火气,动用了禁忌秘术,燃烧了过多的寿元,才落得了如今的下场!

    “张老鬼,我今天不是来跟你翻口舌之争的!而是我怀疑你的这个徒孙有问题!”

    司马惊天的浑浊的眸子骤然亮起了璀璨的光芒。

    知道是他在跟方岳找茬,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名侦探柯南附身,发现了神秘黑衣人的身份了呢!

    “有问题?嘿,司马老鬼,你可真会血口喷人,你们司马家族之中出现了魔族的奸细,你就跑过来跟我徒弟栽赃,你到底是哪门子的逻辑?”

    司马惊天也不搭理张思德,直接用眸光凝视方岳。

    圣人的威严,骤然落下。

    “方岳,我怀疑你勾结冥界,你可敢放开灵魂让我搜获你的秘密!”

    司马惊天释放出来的圣人威压颇为强烈。

    如果换成是一般天地境的修行者,方岳早就被压成一滩肉饼饼了。方岳冷笑一声说道:“嘿,凭什么让你搜魂!你说我是冥界的奸细就要搜魂,那我还说你是魔族的走狗呢!你们司马家族出现了一个魔族的卧底,在你们司马家族之中当成了天才供奉了这么多年。而你这位

    司马家族的堂堂圣人居然都不知道他的身份,我很难怀疑你的身份清白!”

    泼粪汤谁不会啊!

    要是连嘴皮子都不利索,他这么多年的钉子户也就白当了!

    司马惊天被方岳噎得说不出话来。

    “你,你竟然敢污蔑我们司马家族,真的是好大的胆子!”

    “污蔑你们咋了!你们司马家族就是有魔族的奸细,你个老东西,都快下地狱了,还这么张扬,来啊!找个没人的地方,咱老哥俩练练?”

    张思德也是一个暴脾气。

    这司马惊天吃饱了撑的,竟然敢对自己的小徒孙下手!

    老虎不发威,你还这以为我是病猫啊!

    这个时候,又是一道圣人的威压落下。“好了,你们两个都不要吵了。这个方岳的身份的确可疑,他的来历不明,而且精通的手段与血武族的传统格格不入。司马惊天怀疑他的身份问题也是很正常的事情!非常时期,宁可错杀,不能放过!要么

    让这个方岳,放开神念,让我们检查,要么,我便将他的神魂打碎,防止他是某一族群的奸细!”

    又是一道沉稳的声音落下。

    一个身着皇袍的中年男子从观众席中缓缓走出。

    他似乎是天生自带一种大威严!

    每一个字文字,都烙印人心,让人有一股无法挣扎的感觉!

    “血皇族!”

    张思德看到那一身皇袍立刻露出了一抹忌惮的神色。

    血皇族,名副其实,乃是血界之中的王者,皇族!

    唯有血神族可以勉强与之抗衡!

    他们从某种角度来说,乃是血界名副其实的统治者!

    这个血皇族的中年男子修为方面并不如张思德精湛。

    但是他却有着天然的身份优势,说一不二!

    “打开神识让你们随意探查?你们可知道,这神识乃是一个人最脆弱,最隐秘的地方!万一你们不怀好意,在我的神识之中动点手脚,将我废掉,我上哪里去跟你们讲理的!”

    方岳当然是不肯放开神识让他们探查。

    大不了一拍两散。召唤出如意子的一道精神分身,然后逃之夭夭!

    这血界之中也不安生,充满了明争暗斗!

    “我以血皇族的名誉保证,我等二人,绝对不会在你的神识上面动丝毫手脚,否则的话,便是遭遇天打雷劈!”

    那血皇族的中年男子面色威严。

    但就在这个时候,张思德等人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因为,他们头顶的天空,忽然之间从晴空万里,便成了乌云密布。

    那乌云已经是浓郁到了化不开的地步!

    轰得一声。

    闪电横空,不偏不倚,正好落向血皇族的中年男子还有司马惊天。

    闪电坠落,照耀世界。

    “散!”司马惊天伸出一根萝卜头粗细的手指指向苍天。

    雷霆散去。化成无数的银色光点,漫天飞舞。

    “你看看,连老天都不信你们!”

    方岳翻着白眼,对血皇族的中年男子还有那司马惊天可劲儿的嘲讽!

    司马惊天和血皇族的中年男子都是不约而同的尴尬了。

    这是闪电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现在来。

    血皇族的中年男子刚说,如果他们心怀恶意,便是遭到天打雷劈。

    结果下一秒,报应就实现了。

    这个可是啪啪打脸啊!

    他们如果再出手,那就真的会留下千古的骂名。

    “连老天都看不过眼了……”

    方岳抬头看天,喃喃自语的说道。

    这雷霆当然是他的杰作,随着他对于雷霆法则的研究日益精湛,召唤个雷霆闪电,各种劫数之类的,也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

    当然,方岳的动作很隐晦,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纵然司马惊天有怀疑,也仅仅只是怀疑而已。

    没有证据,谁能证明那雷霆是方岳召唤出来的。

    “哼,小子,算你走运!”

    司马惊天的老脸火辣辣的。

    在众目睽睽的注视下,他已经难以立足的余地。

    这里,毕竟是血界青年王者大赛的赛场。

    如果他继续咄咄逼人的话,会对家族的名声造成不可磨灭的影响。

    血皇族的中年男子更是如此,他的面色阴沉,一万个没有想到这方岳还有这种手段。

    相比于司马惊天,血皇族更加注重颜面。

    他们是血界的皇族,是天命之子。

    怎么可能会受到上苍的惩罚。

    血皇族的中年男子二话不说,拂袖而去。

    纠缠太多,恐怕会对血皇族的皇室颜面造成很大的冲击和影响。

    一场危机化解。

    方岳依旧在无脑的吃着葡萄。

    好像刚才的事情和他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连旁边的张思德都在寻思,这方岳的心理素质为什么这么好。

    “方岳,你有麻烦了!这司马惊天是出了明的心眼小,还有位血皇族的圣人,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应该是血九幽。他和司马惊天沆瀣一气,明面上对付不了你,暗地里肯定会对你动手!”

    方岳斜睨张思德。

    “我刚才击杀了魔族的奸细,算不算血界的功臣?”

    张思德点头:“保护血界安全,血界自然会记住你的功劳。”

    “作为功臣,难道就没有点特殊的待遇啥的,任凭这些歹人陷害吗?”

    “放心吧!你是血界的功臣,我们会永远记住你的,等你死了,我会在你坟头多少点纸的……”

    张思德无情的拒绝了方岳申请保护的要求。

    年轻人,需要磨砺,能在磨砺中活下来才有价值,活不了的,天赋再高也没有价值!

    “你确定你不出面?”

    方岳的眉毛微微挑起。他知道张思德会拒绝自己的要求,但没有想到他居然如此的干脆利落,毫不犹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