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八章 谋杀?
    火焰燃尽。

    又一位司马家族的天才陨落。

    甚至亡火反弹,连他的本尊都没有剩下。

    “真脆!”

    一位司马家族天才的陨落,方岳没有丝毫的愧疚,他只是留下了两个字的评价,似乎是一种嘲讽!

    张思德没有说话,他明白,这是方岳的肺腑之言。

    他对方岳有一个很直观的了解,一般的轮转境的强者遇到他,都难以在正面的交锋中取得半点便宜。

    司马炎和方岳对决,从某种程度而言,纯粹是司马炎自己找死。

    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当量的。

    司马炎是天才。

    方岳简直就是变态!

    不是一个物种,怎有比较的可能!

    施施然。

    方岳走下了擂台。

    司马惊天怒火焚烧,一双眼睛瞪大,看向方岳。

    “方岳,你谋杀血界天骄,可否知罪!”

    司马惊天怒火焚天,兴师问罪。

    “谋杀?呵呵……”

    方岳早料到这个抽风的司马惊天会跑来问罪,所以他早有准备。

    “呵呵……”

    这是什么反应?

    观众席上的观众们尽皆愣住。

    他们知道以方岳的尿性是绝对不会在司马惊天的淫威下屈服的,可是呵呵这是什么态度。

    这也太将一位圣人的怒火当成儿戏了吧!

    “大胆方岳,你某杀司马家族弟子司马炎,最当诛灭!你可有什么想要说的!”

    一个裁判不知道从哪里蹦跶了出来。

    轮转境。

    中年大叔,而且一看就是很油腻的那种,消极颓废,没啥前途。

    锐气,突破,热血这些词汇,早就和他渐行渐远。

    如今,他获得更大权势的方式,就是依附于一些大家族的恩赐。

    亦或者说,是给大家族当狗来使唤。

    “你是谁?”

    方岳斜睨裁判,看着他那一张义愤填膺的脸十分好奇。

    我是偷你锅盖了,还是挡你家wilf信号了,你这么气愤,就不怕肝疼吗?

    “我是谁?我是这次比赛的裁判,赵宽!”

    那裁判对自己的身份引以为傲。

    血界青年王者大赛乃是整个血界之中难得的盛事。

    能够成为初赛的裁判,也是一种莫名的荣耀。

    “赵宽?我不认识你啊!”

    方岳一副很诧异的表情看向那个裁判,没有半点的惊恐。

    一个吃饱了撑的跳出来多管闲事的裁判,方岳不觉得需要给他太多的颜面。

    赵宽语塞。

    人家都不认识自己,是他的知名度太低了吗?

    啊呸!

    都被这个方岳给带歪了。

    咱是出来主持和平与正义,审判方岳残忍击杀同族天才的和平使者。

    这方岳认识不认识又有什么关系。

    干掉完活。

    司马家族一定会给他重赏!

    “方岳,无论你认不认识我,都不要紧!我的目的是要将你的恶行绳之以法!你在擂台赛上公然击杀同族天骄,连本尊也一同诛灭,生性凶残,罪不可恕,我今天就要将你绳之以法,打入十八层地狱!”

    赵宽自认为得以。

    他觉得自己今天说的这话很有水平。

    尤其是看到司马惊天对他微微点头,似乎是代表着某种认可,他更是打了鸡血一样信心满满。

    只要紧紧的抱住了司马家族的大腿,他就可以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嘿嘿,还有小激动!

    脸皮能不要,方岳必须死,他就是自己未来成功路上的踏脚石!

    “哦哦,不是早就说过吗?擂台比赛,生死无论,在上擂台之前,大家不都是签过生死保证书吗?”

    方岳一脸无辜的询问赵宽。

    他的语气不紧不慢,没有丝毫的气愤。

    “可是,那是刀剑无眼,你在明显知道司马炎不是你对手的情况下,还击杀于他,其心可诛,血界容不下你!”

    那赵宽紧抓着方岳不放。

    不管有没有道理,就是一顶顶大罪的帽子往方岳的脑袋上放。

    方岳没说话。只是撇撇嘴。

    “想舔司马惊天的屁股你就直说,你又不是我媳妇,也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你怎么知道,我知道司马炎不是我的对手?

    那是司马家族的天才高手,我想换成是其他任何一个人都会全力以赴!难道你的意思是说,司马家族的弟子都是菜鸡,是小豆芽,需要在比斗的时候让别人照顾,才能够生还下来吗?”

    绕来绕去。

    赵宽掉进了一个死胡同!

    方岳设计了一个陷阱。

    让赵宽直接走入了自相矛盾的境地。

    他的脑筋打结了。

    握草,你让我怎么回到这么艰难的逻辑问题!

    不是说好的能动手就不哔哔吗?

    当个东北人有这么难吗?

    “赵宽不要管他说什么!方岳杀人,就应当偿命!如今司马家族有两位弟子的姓名都是挂在了他的身上,你尽管放手杀他,出了事由我来负责!”

    司马惊天懒得跟方岳掰扯。

    他今天的目的很简单,杀方岳,给司马家族立威。

    谁敢说个不字,直接杀了。

    干脆利落!

    赵宽得到了司马惊天的指令,立刻露出了阴恻恻的笑容。

    “方岳,这次就不怪我了!是圣人要你死的,你若是下了地狱,也不要找我的麻烦啊!”

    赵宽右手摁着左手的手指关节,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响。

    声音很脆。

    不知道怎么滴。

    方岳忽然想起了前世地球上路摆摊的鸡脆骨,买一斤送半斤。

    不声不响。

    赵宽已经到了方岳的面前。

    他的拳头快速在方岳的眼前放大。

    咣当一声。

    天空中,一枚陨石从天而降。

    它也是忽然出现,似乎是从虚空中掉落出来的。

    它好死不死的正好砸在了赵宽的脑袋上。

    赵宽的脑袋好像是一块大西瓜一样被陨石砸中,直接崩碎,血浆溅起三丈高度。

    方岳捂脸。

    “吓死伦家了!”

    观众席上的观众,全部都是把最嘴巴长成了o型。

    这**也可以?

    张思德也惊呆了。

    他已经做好了这个赵宽被方岳暴力碾压的心理准备。

    毕竟,方岳的战斗力他也了解。

    那是飞机里的轰炸机!

    可是,这个赵宽被虚空中掉落下来的一块陨石砸死是个什么节奏?

    这年头轮转境的强者都是警惕性这么低,身体这么脆吗?

    赵宽的脑袋爆掉,自然没有了生还的余地。

    他的身躯快速魔化,成为了一具无头的魔族尸体。

    而那块从虚空中落下的陨石,则是散发出湛蓝色的光芒。

    光芒有些瘆人。

    不沾染丝毫血迹。

    方岳将陨石捡起。

    放在太阳下面照射。

    一个坐在观众席比较前排的,德高望重的教主级的老人忽然激动的站起身,连雪白的头发都激动的竖了起来。

    “这是……”

    “这是……”

    那老头手指颤颤巍巍,指向方岳手中的湛蓝色金属无比激动的停顿了两下。

    “是什么啊!你可是说啊!”

    观众们不耐烦的催促。

    这**感觉就跟拉粑粑拉了一半一样。

    别提多难受了。

    “这是……咯!”

    老头直接一番白眼,晕倒过去。

    “握草,这心里素质也太差点了吧!”

    方岳的心中吐槽,我裤子都脱了,你就让我看这个?

    “这是星辰神金!”

    在主席台上,总算还是有一个识货的主儿。

    张思德的目光凝重,看向那枚从虚空中掉落出来的星辰神金,神情凝重,鬼知道他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星辰神金!”

    “星辰神金!”

    “……”

    观众席上,其次彼伏的念起了这四个字。

    “星辰神金是什么?”

    方岳满脸郑重,看向自己面前的一个胖子。

    “不知道!”

    胖子干脆无比的给出了方岳三个字的答案。

    “握草,你不知道,你倒吸个什么凉气啊!你就不担心自己岔气肚子疼吗?”

    方岳已经是无力吐槽了。

    自己遇到的这都是什么对什么啊!

    “他们不知道星辰神金的来历,还是让我来解释吧!这星辰神金,乃是最珍贵的几种神材之一,它天生便可以吸收天地星辰之力强化自身,年份越长的星辰神金,其威力便是越大!

    至于星辰神金究竟有什么神通威力,古籍没有记载!

    相传,大圣,虚仙搜遍天才,都要找来一两种顶尖的神金来铸造自己的兵器。而星辰神金正是他们最为钟爱的一种!”

    张思德在少年时代绝对是学霸一级的人物,书本里的知识全部都是印在脑子里。一个字都不会消失!

    那已经晕死的老者此刻颤颤巍巍的终于醒来,他伸出了一根大拇指,徐徐吐出了一个字。

    “对!”

    方岳满脑门子黑线。

    你这是来捣乱的吗?

    憋了半天就这么一个字。

    你是想要蹭助攻呢?还是要刷一屏的666。

    随着张思德对星辰神金的解释。

    方岳已经明显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变得逐渐的灼热起来。

    无数道目光,像是穷狼饿虎,看向方岳。

    方岳一抬头,满世界都是眼睛。

    这一双双的全部都是绿油油的。

    贪婪,**!

    黑暗的人性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方岳手掌一番,一道次元裂缝划开。

    异次元储物空间。

    方岳将星辰神金直接放入其中。

    想抢小爷的东西?

    mmp门都没有!

    “方岳,交出这块星辰神金,之前你和我司马家族的恩怨我可以既往不咎!”

    司马惊天看向那块星辰神金也是目光灼热。

    以他的修为层次还用不到这么珍贵的神材,可是如果奉献给大圣乃至虚仙境的强者,说不定他可以得到延寿的灵药或者是法门!

    司马惊天在心中的算计很深刻。

    那星辰神金已经被方岳收入到了次元储物空间中。

    即便是他们杀了方岳,也将得不到那块星辰神金!每一个次元储物空间,只有领悟了空间术法的术修自己知道其坐标和位置!

    一旦次元储物空间的主人陨落,他生前在次元储物空间中放置的一切东西都将难以找到。

    先哄骗方岳交出星辰神金,其他的事情再说!司马惊天的眸光中,阴谋的光芒闪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