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章 镰刀死神
    最快更新生死帝尊最新章节!

    镰刀死神纵然是经历过专门的训练,也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架势。

    怒吼一声,居然就差点把他给生生轰碎。

    **的,资料上不是说,这个家伙只有天地境的修为境界吗?

    老子可是正儿八经的轮转境第二层的魔族刺客,战绩辉煌,连轮转境都五层的强者都敢刺杀!

    面对一个小小的血武族天地境的小蚂蚁,差点被人家给一个大嗓门给生生吼死,这情报系统,到底是怎么做情报工作的。

    那些蛰伏在血武族中的魔族难不成全部都是吃干饭的吗?

    镰刀死神喷出一口老血,将体内的伤势暂时压制住。

    不成功,便成仁!

    他的双眸之中燃烧起幽幽翠绿的光芒。

    “战魂,燃烧!”

    在镰刀死神的背后,一头古老魔族的虚影逐渐的浮现出来。

    战魂,这是魔族一脉的专门手段。

    魔族的强者陨落,并不代表彻底的从历史长河中消失。

    一些魔族之中赫赫有名的存在,可以借助一些奇特的神通秘术将魂魄保留下来,融合后代的身躯,形成一种名为战魂的奇特存在。

    战魂之中,保留有魔族强者生前的部分战力。

    然后他们可以借助后背体内的气血之力温养魂魄,让灵魂始终都保持新鲜与活力。

    同时,战魂也将生前的部分战力反馈给后辈使用。

    但是这看似是一场双赢的局面,实际上,温养战魂的载体,却是吃了最大的亏。

    因为战魂虽然强大,但是需要消耗的气血也是相当强大。

    温养一头战魂,会缩短魔族近乎一半的寿元。

    而且,战魂觉醒,恢复了生前的意识,很有可能会夺舍温养战魂的血肉之躯,借尸还魂,鸠占鹊巢。

    所以,在魔族,只有一些追求极致力量的亡命之徒才会选择成为战魂的载体。

    而这镰刀死神,恰恰就是这所谓的亡命之徒!

    战魂浮现,身躯立刻膨胀。

    它化成了一道百丈高度的虚影,浑身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鳞片!

    方岳不知道这战魂生前是哪个品种的魔族,但是看着块头,绝对不是凡俗之辈。

    本来就想碾死一头蚂蚁,结果蹦跶出来一头恐龙。

    你mmp。

    这是方岳心中情绪的真实写照!

    “卑微的生灵,吾赐予你伟大的死亡!”

    那魔族的战魂声音恢宏,仿佛可以引来天道共鸣。

    声音落下。

    方岳的房屋都彻底崩塌,化成了无数的石屑飞舞。

    战魂,对于魂魄的层次要求极高,生前,起码要达到阴阳境的层次,方可以在死后经过种种特殊的秘法锤炼,化作一缕不朽的战魂!

    “谁人敢在千月山上作乱!”

    石屋崩塌。

    在千月山上立刻引起了一位位强者的警觉。

    还没等其他人到来。

    张奎便已经是悍然出手,一只手落下,将那道百丈高度的魔影给压落下来。

    镰刀死神瞪大眼睛,眼珠子都差点从眼眶里面掉出来。

    他这是遇到了一个什么基地!

    自家养的战魂,自己清楚。

    镰刀死神虽然自己的战斗不咋的,可是他手下的战魂却是杠杠的好汉!

    这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一位生前在阴阳境巅峰层次的魔族强者死后化成的战魂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每次出战,都会消耗他百年寿元。

    可是那战魂发挥出来的战力也是颇为惊人,物超所值!

    战魂觉醒了部分的生前战斗意识,起码有生前巅峰时候的七成战力。

    别小看这七成战力。

    起码力压一般二般的阴阳境七八层的强者是没啥大问题了!

    可是就是这样一张在他的认知里近乎无敌的战魂居然被人一只手给镇压了。

    这千月山上怎么可能有这个级数的强者坐镇。

    说好的顶多只是阴阳境四五层的血武族将领压阵,说好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那些蛰伏在血界之中的奸细都在做什么?

    不会是吃膨化食品吃多了脑子当机了吧!

    镰刀死神的心里,全部都是挥之不去的怨念。

    镰刀死神的怨念再深也随着那战魂被镇压而随风散去了!

    战魂都完蛋了。

    他还能挣扎什么?

    镰刀死神满脸灰白,正要自碎识海,自杀谢罪。

    方岳的手指轻轻点落,正中镰刀死神的眉心。

    镰刀死神,眉心封印,双眼空洞而且无神,好像是失去了所有的意志一样。

    灵魂封印!

    这是方岳从《灵魂真经》里t到的新技能!

    以神念之力,化成永世不朽的牢笼,除非这镰刀死神可以超越方岳的灵魂层次,否则的话,他的灵魂将永远封印,无法有任何的动作!

    “这战魂,我笑纳了!”

    张奎的声音落到方岳的耳侧。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方岳身边。

    这么长的时间,他已经将肉壳提升到了阴阳境的巅峰层次,而他那教主级层次的战力也可以勉强的发挥几分。

    张奎的手中,还有一道被封印到婴儿拇指大小的魔族魂魄在胡乱挣扎。

    这是那道魔族战魂。

    在镰刀死神的眼里或许是至高无上的强者。

    而放在张奎的眼中,也只是一道可口的食粮。

    张奎,虽然已经夺舍成功,但他如今的本质还是一头教主级层次的厉鬼!

    如果这战魂乃是血肉之躯,或许还有和张奎的一战之力。

    而他的本质乃是灵魂,在张奎的面前,连挣扎的余地都是没有!

    一位魔族派遣出来的精英刺客就这样挂掉了。

    甚至连带着还有一头阴阳境层次的战魂陨落,让魔族的损失惨重。

    很快,一群人便是来到了千月山。

    方岳遇刺,消息已经被传到了血武学院所在的世界。

    专门的血界的执法者前来,负责提审那魔族的刺客。

    镰刀死神被带走。

    结果不出意料。

    第二天,镰刀死神便是死在了审讯室里,死因是中毒身亡!

    “血界之中到底还有多少魔族的奸细!”

    张思德暴怒!

    他在血界的身份乃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大佬,负责血界的族群安危。

    魔族渗透,这已经触碰到了血界的安全线,所以他才不惜让方岳误会,也要借机勾引出魔族蛰伏在血界之中的奸细,让他们出手刺杀方岳,然后将计就计,引蛇出洞。

    可是,方岳做的很好,他将魔族的刺客已经封印了灵魂!而那魔族的刺客,居然在血界的审讯室里被人毒杀。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再打他的老脸!

    “老师,方岳求见!”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王雪娜推门而入对张思德很是恭敬的说道。

    自从王雪娜晋升为圣人之后,她的地位在血界之中陡然提升。

    而张思德对她也是越发器重,甚至张思德办公室的门,王雪娜都可以不请自入。

    “方岳?他来做什么?看我的笑话吗?”

    张思德的情绪波动很大。

    镰刀死神,死在审讯室里,对他而言,乃是一份难以洗刷的耻辱。

    “方岳应该不是那样的人!他这个时候来,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向老师汇报!”

    王雪娜为方岳辩解。

    她对于方岳的了解比张思德更深刻。

    “那好吧,让他进来!毕竟这死神镰刀是被他抓到的,如今居然死在审讯室里,我也需要给他一个交代!”

    张思德深深的吸了气,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方岳进门。

    开门见山。

    “张思德,我这里有一份资料不知道你想不想要?”

    方岳一开口,便是让张思德愣住。

    “我是你的师祖!”

    张思德将师祖两字咬的很重。

    他自从成为圣人以来,从来就没有被一个小辈直呼其名。

    方岳冷笑:“一个拿我当诱饵的师祖,不要也罢!”

    方岳早就看穿了张思德的计划,虽然站在族群大义的角度来考虑。

    张思德做的事情也没有错。

    可是方岳对于这件事情依旧是耿耿于怀。

    你特妈血界的族群大义,关我一个人族毛事。

    这次幸亏是有张奎坐镇帮忙。

    否则的话那镰刀死神对我下手,我还需要花费一些底牌才能能死他。

    张思德心中有愧,不再开口。

    王雪娜见状,则是劝道:“方岳,你不要这样,老师也是逼不得已,希望你能够见谅!”

    方岳木然不动,对于王雪娜的劝谏并没有听进去。

    道德绑架那种东西,方岳在地球的时候便是最为厌烦。

    什么奉献精神,大局为重。

    **的,你讲奉献,为什么不自己奉献,偏偏让我自己来奉献和牺牲。

    张思德缓缓开口道:“雪娜,这次的事情的确是我的疏忽!”

    张思德低头认错,充满诚意。

    方岳冷哼一声:“别以为道歉了我就会原谅你!如果你真的有个好歹,你现在恐怕就是在坟头给我烧纸了!”

    方岳是一个小心眼,在生死这种事情上不会彰显大度。

    “方岳,你不要太过分,老师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是在为血界的大局考虑!”

    到了这个份儿上,王雪娜都有些看不过眼了。

    设身处地的想,她的老师张思德做出这个决断也不容易!方岳冷哼:“为了血界的大局考虑?真是一个好高大上的说法啊!可是,最后我冒着生命危险将那奸细送到了你们的手中,你们又审讯出了什么?你们恐怕连那魔族奸细的面都没有见到,就已经被人杀死在

    审讯室里了!”

    方岳冷嘲热讽,对于这次的事情,他很不满意,想要通过这种大闹的方式,让这些大佬们长长记性。

    有些事情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执棋者,也未必是算无遗策。

    问题和漏洞,往往就出现在他们最放心的地方。张思德轻叹:“血界被魔族渗透的程度,的确是我不曾想象的恐怖!在审讯室里,那刺客都会被毒杀,对于这件事情我的心中也是充满震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