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一章 寻找奸细
    “你们想不到的,我却能够想到!我在缉拿刺客,封印灵魂的时候便是已经将他的部分记忆碎片给抽取出来!其中有他在血界之中伪装隐藏的身份!居然是司马家族之中一位尊贵的客卿!而他的接头上司,

    也是司马家族一脉的人马!我真的怀疑,这司马家族是不是和魔族沆瀣一气,选择背叛了整个血界,否则的话,他们又岂会如此过分,在族群之中不断的涌现出魔族的奸细!”

    方岳将手中的一枚水晶球丢给了张思德。

    张思德的神念落下,观看到那刺客的记忆之中,老脸通红!

    因为那刺客,竟然还曾经和他有过一面之缘。

    而他居然没有洞察出那是来自魔族潜伏的奸细刺客。

    不过,魔族的奸细乃是单线联系!

    抓到一个魔族的奸细,只能够找到他的上家。

    这样的话,其实就算是抓到一两个魔族的奸细,能够给他们提供到手的线索也不是很多。

    甚至稍微一抻,这线索可能也就断了!

    像是张思德之前想象的,抓到一个,然后将魔族奸细端掉一窝的想法并不成熟,甚至有些不太符合客观实际。“方岳,你能够读取到这份记忆,并且交给我,我很欣慰!无论你是否承认我这位师祖,我都会向血界的高层为你邀功!我等监察血界这么多年,竟然被魔族潜伏进来了这么多的奸细,这是我们办事不利!

    我们一定会想办法,将之前的过失弥补回来的!”

    张思德的表情颇为认真。

    有些事情和实力的境界层次无关。

    方岳能够心思缜密,在将这魔族刺客提交之前,搜魂夺魄,将对方的记忆保存在这一枚小小的水晶球中,这已经是超出了他们的预期。

    倘若换成是另外一个血界生灵的话,恐怕根本就想不到这一层。

    方岳没有多说什么,他将水晶球上交也是为了得到血界的认可。

    想必,有了这次的事情之后,这张思德不会再轻易的将他当成诱饵给撒出去了!

    张思德也的确是生出触动,得到反思。

    他明白,方岳如今是血界的大功臣,如果拿他继续当成勾引魔族出现的诱饵有些不太合适。

    方岳的潜力无限,其价值对于血界而言不至于此!

    思量半天,张思德才开口说道。

    “方岳,你可知道你下一场的对手是谁?”

    “谁?”

    方岳并不关心血界青年王者大赛,甚至他随时都有弃权的准备。

    风头太盛,并不很好。

    方岳的梦想也就是当一个安安分分,胡吃闷睡的小地主。

    救世主啥的,责任重大。

    并不适合于他!

    “血乌族的金鹏宇!”

    张思德一字一字吐出了那三个字。

    在他道出了那个名字之后,甚至都感觉自己的心脏变得轻松了许多。

    “血乌族?我读书少,别骗我,那一族不是早就在十万年前就消失在诸天万界之中了吗?”

    方岳一脸我不相信的表情看向张思德。

    血乌族的传说,方岳也是有所耳闻。

    这是一个古老而强势的族群。早在十万年前便已经是横布诸天万界。

    它们的体内融合有金乌族和血神族两大族群的血脉优势。

    血脉纯净的血乌族的生灵虽然数目不多。

    可是血乌族和其他的族群交配,诞生出血脉不纯的子嗣后裔却是相当方便。

    这从某种角度来说,有点和龙族相似。

    但是血乌族的血脉轮及强横程度却是不如龙族,而金乌族也比龙族更加招摇。

    终于在十万年前,他们招惹到了一位难以想象的存在,以血脉作为线索,活祭了万界所有血乌,从此之后,在万界之中,血乌族便是从万界之中消失了!

    方岳在炼丹的时候,便是有一味珍贵的药材,名为血乌泪。

    因为血乌灭绝,所以导致这位药材极为难得。

    甚至有人专门捉来金乌和血神族交配,企图再次培养出新鲜的血乌品种。

    但是事与愿违。

    血乌的血脉,似乎是受到了极为眼里的诅咒。

    它们无法再现时间,只要血脉诞生,便会被诅咒灭绝,成为一抔灰烬。“血乌,的确是曾经在历史的长河中消失过一段时间。然而,这一族也很神秘,十万年后卷土重来。当年,血乌一脉并非完全灭绝,而是遁入到了一片古老的时空之中,避开了诅咒之力的抹杀。十万年过去

    ,他们已经找到了对抗诅咒的办法,重回血界,想要谋夺会当年的权柄与领地。这次血界青年王者大赛,血乌族便是有数百位人杰出战。

    你的运气不好,每一场都是恶战!这次你抽中的正是血乌族的青年俊杰之一的金鹏宇,他在前面的几场比赛中胜的干脆利索,没有人可以在他的手中熬过一招!上面的意思是想要借助你,挫挫他们的锐气!血乌族已经退出了血界的历史舞

    台,他们想要再临血界就要从头开始,不要老是惦记他们昔日的那些荣耀和领地!”

    张思德看向方

    岳。他的眼神里,微微流露出一抹愧疚的神色。

    擂台赛的抽签,不过是看似公平而已。

    背后,谁知道有多少暗箱操作。

    方岳之所以接连遭遇强敌和他们暗中的操作也是脱不开关系!

    方岳看向张思德,“交情归交情,报酬是报酬!这开罪血乌族的事情,没有点让我心动的东西,别想让我出手!”

    方岳提出意见。

    这次,张思德则是出乎意料的爽快答应下来。“这次的事情,关乎未来血界的格局!血乌族如果真的准备卷土重来,其产生的影响很可能比魔族入侵还要严重。一些族群,本身就是血乌族的旧部,血乌族再次出现,他们恐怕会随之呼应!席卷八方,让

    血界产生一场难以平息的激烈战争!”

    张思德蹙眉。

    他对血乌族很是忌惮。

    这个族群,行事张扬,不顾后果,而且族群的数量庞大,各有神通之术。

    “这是烛火映照之术!可以用来保命,只要火光不灭,则灵魂不朽!”

    张思德取出了一片金色的叶子。

    方岳看到那片金色的叶子之后不由得呆呆发愣。

    这枚金叶子他很熟悉。

    当年,他的《灵魂真经》、《生命真经》、《死亡真经》便是从三篇同样材质的金叶子上面得到的。

    在金叶子的上面,有一缕神念附着。它可以传功,其中蕴藏有张思德推崇的保命秘法——烛火映照之术!

    看那神念的强度,应当是一位绝顶圣人的秘传之术!

    可是,方岳对于烛火映照之术兴趣平平。

    他更为好奇的是这次的金叶子上蕴含有何等的功法秘术可以和三部仙经平起平坐,尽皆刻写在金叶子的上面!

    “这片金叶子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我看它材质不凡,似乎很不一般!”

    方岳不动声色向张思德询问说道。

    这等无上仙经或者秘术,谁都不闲太多。

    这是真正的无上底蕴。

    一片金叶子上的秘术或者功法流传下来,或许可以立下一派不朽的道统。

    只可惜,绝大多数人根本就不懂这金叶子的珍贵。

    甚至连天庭赐给自己这金叶子的老龟也不明白。

    否则的话,他当年就不会如此轻易的一口气给了自己三片金叶子当做补偿。张思德稍微回忆片刻,便是说道:“这是我的师尊在我少年时代赐予我的,当年,我年少轻狂,树敌太多,我的师尊担心我横死街头,所以才赐下了这一门保命的秘术!当年,我的师尊还是巅峰圣人,如今

    已经是位列大圣的行列。

    不过,这一缕神念,我始终未动,因为我走的路数,便是要勇猛精进,死里求生,这种保命的手段对我来说是阻碍,反而会影响到的道心根基!”

    张思德这次出手很大方。

    连他师尊的东西都取出来了。

    方岳没在追问,有了线索便是好的。

    至于张思德师尊是谁,那要等到以后在询问,这次追问太多,难免露出马脚,惹得张思德心生怀疑。

    “好!血乌族的事情包在我身上,我绝对会把那个叫什么金鹏宇的家伙给揍到怀疑人生!”

    方岳拍着胸脯保证,能够得到一片金叶子他喜出望外,心中有些不满,有些压抑的心情也一下子好了很多。

    哥们就是这么容易被收买。

    再来三五片的金叶子,哥们帮你灭了血乌族都没有问题。

    方岳收好金叶子,志得意满,离开了张思德的办公室。

    方岳还没有离开生命学院太远。

    便是看到三个中年男子互相使了一个眼色从不同的方向围聚过来。

    这三个中年男子体内的气血尽皆浓烈,像是一根根的狼烟冲入到云霄之中。他们龙行虎步,每一个脚步落下,都让大地微微颤抖。

    方岳的心中立刻生出警觉。

    “你们要做什么?”

    “杀你!”

    三个中年男子展露杀机,极为浓烈,他们并非是专门的杀手,可是个人的气息却是极为浓烈。

    三人,占据不同的三个方位,组成了三才阵法。

    方岳周围的景象骤然一变,成为了一片烈火组成的世界。

    领域!

    而且还是属于火焰一脉!

    三个中年男子的气息惊人的一致,他们虽然都是将火之大道修炼到了第二层的境界,但是三人凝成战阵却可以形成一片法则领域。

    “难不成这三人是亲兄弟?”

    这个念头,在方岳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唯有亲兄弟,才可以将互相之间的气息融合到如此一致的频率,甚至能够连自身的法则气息都可以互相叠加,形成领域!

    “方岳,受死!”

    火焰世界之中,一柄百丈长度的大剑燃烧着猎猎的火焰,倏然落下,压迫虚空。若是寻常的天地境,甚至轮转境的强者遇到这一剑则是必死无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