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二章祖庙
    艾拉所在的部落被魔族围攻,那么多的强者陨落,连圣人都负伤了。

    他们是怎么从魔族的追杀下逃离出来的,还有,魔族会不会继续对他们下手。

    艾拉微微蹙眉,不愿回忆那天的一幕。

    这是她一生中度过的最猩红,最灰暗的一天。

    “那些魔族应该短时间内没有力量来追杀我们!我们的族群是化整为零,消失在整个沙漠中,然后再在这个地方聚集的。我所带领的那一支小分队,在路途中,将追杀我们的魔族引入到了一座沙妖族的祖庙之中。他们冲入祖庙,误认为其中有什么宝物,然后整整十万魔族都蒸发掉了,连一滴鲜血都没有留下来!”

    艾拉说的很轻巧。

    好像是雨露被太阳蒸干一样的自然。

    提及祖庙,她的脸上既有畏惧,也有一丝隐隐约约的兴奋。

    “什么叫蒸发了?”

    方岳好像触碰到了一些书籍中看不到的禁忌。

    “撒哈拉之所被称为是准禁地,是因为在茫茫的沙漠中,有些一些常人难以理解和抵抗的遗迹,我们沙妖族的祖庙便是如此!它们的数目不算很多,一共十万八千座,散落在偌大的撒哈拉中,就好像是黑暗的幕布上散落着些许渺小的星辰一样!然而,每一座古庙,都是神秘之地,只有我们沙妖族在每年特定的时间可以进入其中祈福,希望得到先祖的庇佑!其他的族群,一旦进入其中,必然遭遇被抹杀的噩梦!即便是教主级的强者也很难例外!

    当日追杀我们的魔族,一共是十二位教主级的存在,数百大能,余下的连为最微末的小兵都是天地境。三位教主级的存在被安德鲁斯叔叔引开之后,拼着重伤,统统杀掉,还有九位教主被我引入到了祖庙中,触碰了祖庙的禁制,被一只大手横空截断,轻轻一摁,全部杀死!那血色的大手,在击杀了九位教主级的魔族之后并不甘心,它又从祖庙中追杀出来。化成一片血色的苍穹,以无上的威压将外面余下的魔族血肉蒸发,化成了一团七彩的光,收入手中!”

    艾拉将当日的场景复述出来,至今,她都感觉是如此的不可思议。

    在她的心中,很亲切,很温和的祖庙,在遇到外人之后,却是显化出了无上的神通!

    十万魔族,一夕蒸发。

    那是一支精英队伍,很是无敌,其中有教主,有大能。

    在祖庙的面前,却是连一丝抵抗的力量都没有!

    回忆起来,这祖庙太过不可思议。

    让她心中陡然生出无尽的敬畏。

    “魔族血肉蒸发,那么他们身上的诸多宝物呢?比如兵器甲胄,随身而带的一些秘宝等等!魔族,征战八方,横跨万界,都是他们的战场。”

    方岳发现了一个重点。

    艾拉轻叹道:“那只血色大手在抽干了魔族的血肉与灵魂的精华之后,顺便也将那些甲胄和宝物都收走了!按照父皇的推测,在祖庙中应当存在着一些沙妖族先祖的英灵我们接受子嗣的祭拜,给予子嗣庇护。而他们也在吸取一些路过庙宇的生灵的血肉与灵魂的精华,延续自身的存在!”

    那沙妖族的祖庙里有英灵他可以理解但是那些英灵弄这么多的甲胄兵器干嘛?

    蒸着吃,还是煮着吃?

    一时间,方岳的心中不由升腾起了一道意念,这沙妖族的祖庙他是大有可为啊!

    艾拉看到方岳现在那里自己哈哈傻笑,不由升起一丝困惑。这家伙是被吓傻了吗?怎么都是这幅德行。

    安德鲁斯看向方岳,隐约明白这方岳是来了解撒哈拉沙漠的。

    “撒哈拉的水很深其中不止有沙妖族的祖庙和金字塔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那么简单,这些甚至只是撒哈拉沙漠的一角。”安德鲁斯稍微停顿一下,继而说道:“撒哈拉中的神秘,连仙都无法揭开,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会拥有远胜一般阴阳境生灵的实力?并非是我的天赋绝伦,也不是因为我的血脉有多么古老,而是因为我在少年时代有过一场奇遇,得到了些许机缘,那一次机缘让我一跃成为了同境界中的佼佼者,甚至可以轻而易举的越阶而战。但我知道我连那次机缘中千分之一的好处都没有得到。”

    安德鲁斯说到这里,他稍微顿了顿,随后说道,“你知道我在那片沙漠中看到了什么吗?那是一座古战场,有仙安葬其中,我还看到了真龙的尸体横卧,有凤凰涅槃的痕迹!”

    安德鲁斯说的自己的脸色都是有些发白。

    回想起那一幕,他至今都是记忆犹新。

    连仙都陨落了!真龙,凤凰也横尸在那片古战场中,那样一场战斗的等级,无可估量。

    “撒哈拉的水太深,那一次是我侥幸能够生还,若是我的运气稍微差点,可能就成为了古战场中长眠的一堆白骨!”

    安德鲁斯在劝阻方岳,不要轻易的踏足到撒哈拉的一些禁忌之地。

    连一些在撒哈拉中长大的老一辈强者都很有可能栽在里面。

    更何况说方岳一个天地境的晚辈。

    “晚辈知道了,一定会谨遵前辈教诲!”

    方岳很客气。

    但他的心思笃定,一些地方,他一定要走走,了解一些撒哈拉的古迹与辛密。

    当然,在此之前,他要帮助艾拉将二皇子的事情解决一些。

    方岳可不想自己好不容易拉到了一个盟友却第二天被人给干掉了!

    “那个陈涵的身份有问题,安德鲁斯前辈你和艾拉一定要小心一些!”

    方岳沉吟片刻,方才说道。

    安德鲁斯微微点头。

    “我已经发现他的心术不正,并且对我部落有大企图。只可惜,二皇子利令智昏,并且自以为是,连一些摆在明面上的事情都没有发现!”

    安德鲁斯有些无奈。

    他本质上还是效忠于艾拉所在的部落,而非是某一个沙妖族的皇族。

    “不好了!艾拉公主,魔族的大军再次集结,已经兵临城下!”

    这个时候,一个哨兵踉踉跄跄的跑了过来。

    他一边高声疾呼,一边在不断咳血。

    艾拉公主闻言,不由得柳眉扬起,一丝怒意煞气凝聚眉梢。

    “什么?魔族怎么会找到我们的位置!而且,在沙漠深处,那些魔族不是都已经被我们引入到撒哈拉的诸多遗迹之中,化成了一堆堆的白骨了吗?”

    艾拉公主质问那个传令兵。

    传令兵的身躯轰然爆炸!

    艾拉公主猝不及防,被一滩污血染上了身体。

    滋滋的声音响起,那污血之中蕴藏有极为浓烈的腐蚀之力,连艾拉公主身上的甲胄似乎能够腐蚀。

    “光明甘霖!”

    方岳毫不犹豫,他的手掌扬起。

    丝丝缕缕的光明雨露瞬间落下,洗礼艾拉公主的全身。

    那污血之中充斥魔性,但是在光明之力的压制下终究还是蒸发,消散,不再对艾拉公主造成任何的威胁。

    “该死的!这传令兵居然是魔族的奸细!”

    艾拉公主怒吒一声。浑身发抖!

    “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公主息怒,这传令兵应当不是魔族的奸细,只是他被魔族种下了魔咒,在一定时候就会爆炸,杀伤一些沙妖族的重要人物。”

    方岳对于魔族的手段还是颇为了解。

    当日,他在古遗世界可是没少搜罗魔族的各种手段。

    这一招,叫做血污魔咒。

    每次出手,都是防不胜防,会造成大量的杀伤!

    “该死的魔族,竟然如此歹毒!下次,若是让我遇到他们一定会让他们好看!”

    艾拉公主简直就是气的跺脚。

    方岳则是眯起了眼睛。

    “如果你想要击杀魔族的话,你的机会来了!我感应到在城池外约莫数千公里之外,有一股极为浓烈的魔气正在滔天而至!”

    方岳领悟有空间天道,而且他的灵魂强大,又加之体内有魔族的血统,对于魔气极为敏感!

    根据他的初步估计,这魔族起码有数千万的人马!虽然人员素质,参差不齐,其中九成都是先天境的炮灰。可是其中隐约着也有几股圣人的气息充盈天地!

    他们对于艾拉所在的部落,定然是起了灭绝的心思!

    “什么魔族大军再次降临!这怎么可能!我们明明已经借助遗迹诱杀了大量的魔族强者啊!按照道理,他们不是应该休养生息,再做打算吗?”

    艾拉公主的小脸惨白,上次的事情在她的心中造成了浓重的心理阴影。

    “魔族,擅长征战杀戮,而且族群的数目多如恒河沙数。几十万乃是几百万精锐的损失,对于魔族而言恐怕是九牛一毛微不足道!”

    方岳对于魔族的了解深刻,魔族之所以被成为是万界的毒瘤,和他们那多不可数的族人数目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魔族来了,约莫数千万的数目,乌泱泱的一片,也可能过亿!”

    方岳将自己神念洞察到的一切都告诉了艾拉。

    沙妖族这一城池人口的去留,则是要完全看她的决策!

    “誓死一战!哪怕是输,也要输的有骨气!”

    艾拉苍白的脸色,逐渐浮染一丝兴奋的红晕。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可是,打的过吗?”

    方岳说出了一句很伤志气的话。

    “打不过!”

    艾拉说完,很是泄气。

    别说数千万的魔族大军,即便是数百万的大军降临,他们都要被团灭。

    魔族,擅长厮杀征战,单挑,他们同境界的两个族人都未必是他们一个魔族的对手。

    一个以种田为生的种族是敢不过以劫掠为生的魔族的。

    “那好吧!我去谈判,如果我还能够活着回来,那就证明谈判成功了!可能咱们城池会付出一些代价,但绝对不会被人灭族,如果我没回来,明年清明的时候别忘了给我多稍点值钱!”

    方岳说的有些晦气。

    但艾拉的眼眶湿润。

    她明白,方岳的冒险都是为了她们。

    “方岳,不要去,这是我们沙妖族的事情和你们没关系!”

    艾拉想要阻拦方岳。

    可是方岳目光决绝。

    “如果我一个人的冒险能够换来整个城市的平安的话,那么我甘愿冒一次险!”

    方岳说完,毅然离开了城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