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五章不怀好意
    陈涵不由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我看你方岳这次还有什么办法来和我抗争!

    本来方岳对于阿尔萨斯的跟随还是有着一点小小不愉快的心理,毕竟谁的屁股后面成天这么跟着一尊大神都不能放心愉快大胆的玩耍,可是看到现在这般滑稽的场面,方岳忽然有一种这样也不错的感觉。这陈涵既然不要脸那就让他感受一下魔族的热情吧。

    “陈涵,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之前,在魔族大军压境的时候你不敢出现,现在危机解除,你们蹦跶了出来,强抢功劳,陈涵我问你到底还要不要脸!”

    艾拉的小脸都气的煞白。

    她终究还是低估了这陈涵无耻的程度。

    陈涵冷笑:“小公主,你这就不知道了!我消失的这段时间,正是前往了魔族军中,说服这魔族的大军退兵!”

    陈涵的嘴脸,令人恶心。

    方岳看向这陈涵却没有多大的情绪。他只是表情怪怪的看向自己身后的阿尔萨斯。

    “大人,你见过他吗?”

    方岳询问。

    “没有!”

    阿尔萨斯也是满脸玩味的笑容,好久都没有经历过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了。

    跟随方岳,果然是没有白来!

    “陈涵,你无耻!”

    作为一个从小以贵族标准养大的公主,艾拉终究还是不太精通谩骂的手段。

    她憋了半天,只能够从脑海中寥寥无几的几个贬义词中找出一个无耻来形容陈涵。

    如果是换成方岳的话。

    嘿嘿,能够连骂这陈涵半个小时而且还不带重样的。

    “小妹,你这是怎么和陈涵兄弟说话呢!我已经决定,鉴于陈涵兄弟为我部落做出的杰出贡献,将你许配给陈涵兄弟!”

    二皇子冷冷训斥艾拉。

    他竟然连旁边的老皇主都没有当成一回事。

    “咦?老皇主呢?他什么时候消失不见的!”

    方岳一歪脑袋,那部落的老皇主居然消失不见了!

    方岳的心中,不由明白,这老皇主是想要这兄妹俩人撕逼,然后谁牛逼谁说了算啊!

    这就好像是南疆养蛊一样。将不同的虫子放到一个小盒子里,然后相互厮杀,相互吞噬,最后那一头能够活下来的虫子才被成为蛊王!

    奈奈滴。

    这老东西。

    没事的时候瞎出来溜达,这真的用着他了居然都没影了。

    一会儿万一将这陈涵和二皇子给玩残了,连个抬担架的人都是没有啊!

    “方岳,你还不跪地认罪!”

    陈涵咄咄逼迫,神色高傲,并未将方岳放在眼里。

    “认罪?难道那魔族大军真的是你击退的?”

    方岳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满怀疑惑的看向陈涵。

    陈涵傲然道:“那是当然,我有证人!卡萨丁大人,还请您为我作证!”

    陈涵让开了半个身位。

    一个身着黑袍的魔族慢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这是一位大能级巅峰的魔族,他的浑身都缭绕着黑暗的气息。

    面容被一团雾气笼罩,根本看不清楚具体的模样。

    卡萨丁?

    难不成是传说中的虚空行者?

    方岳一阵紧张,看向那朦胧在黑暗雾霭中的魔族。

    “没错,我正是这魔族铁血军中的军团长卡萨丁!这次铁血军退军,乃是我们看在陈家的颜面上,跟这个小子没有丝毫关系!”

    卡萨丁指向方岳。

    由他出面作证,一切的真相都似乎从雾霭中被揭开。

    方岳面色更是古怪。

    “一个阴阳境巅峰的家伙就可以成为铁血军的军团长?这不科学吧!”

    方岳不惧。

    证人什么的,谁还没有啊!

    陈涵冷笑:“休要把话题引向其他地方,如今人证物证俱在,方岳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方岳慢慢回头。

    看向阿尔萨斯。

    “大人,这个卡萨定你可认识?”

    阿尔萨斯点点头:“认识,不熟。”

    阿尔萨斯开口,声音略显沙哑,让卡萨丁隐约生出了一丝熟悉的感觉。

    这声音是……

    卡萨丁的胸膛中忽然怦怦打鼓。

    “方岳,你不要找个什么人就随便打岔!来人啊!把方岳还有他背后这个来历不明之人一起拿下!”

    陈涵嚣张至极。

    他觉得自己已经是十拿九稳。

    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毛头小子居然还敢跟自己争斗。

    哼,他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

    方岳没有说话。

    只是满眼怜悯的看向陈涵。

    阿尔萨斯你也敢动?

    陈涵开口之后,卡萨丁很讲义气的在背后拉了陈涵的衣角两下。

    “卡萨丁大人放心,这等无耻小儿,不用大人出手,我的人就能搞定,到时候我一定会让他们跪在卡萨丁大人的面前向您磕头道歉!”

    陈涵信心满满。

    卡萨丁则是已经快要哭了。

    因为卡萨丁已经看清楚对方的面容。

    没有错,这次绝对没有错!

    方岳背后站着的就是他们的统帅阿尔萨斯大人。

    让阿尔萨斯大人向我跪地磕头认错?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大哥,你别玩我!

    我不给人家跪下就已经不错了!

    作为一个铁血军中的中层将领,卡萨丁也只是在几次大阅兵的时候看到过卡萨丁大人的模样。

    如果不是这样,卡萨丁也不会花费这么长的时间才将铁血军的一号boss辨认出来。

    完了,完了!

    按照阿尔萨斯大人的脾气,这次,一定是要倒霉了!

    “缉拿我?让我磕头认错?”

    阿尔萨斯身为大圣级的强者,铁血军的一号将领。

    何曾受到过这样的待遇!

    他脸上的表情越发严肃。

    大圣级的气息弥散出来!

    仅仅是散发气息,并不会让他体内的九滴精血有任何的消耗。

    但是,陈涵,二皇子还有他们背后的强者却根本就扛不住大圣级的气息威压!

    噗通,噗通,噗通。

    陈涵,二皇子还有他们的手下尽皆跪倒在地。

    卡萨丁更是磕头如同捣蒜一般,咣咣咣的撞击地面。

    “阿尔萨迪大人饶命,小的只是一时糊涂,所以才误信了这陈涵的说辞!阿尔萨斯大人饶命啊!”

    卡萨丁满脸惶恐。

    陈涵一脸懵逼。

    不是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吗?

    怎么忽然之间蹦跶出来了一位魔族的大圣!

    二皇子面如死灰。

    他能够明白,一位大圣亲临意味着什么。

    整个部落之中,最强者只是圣人境的层次。

    而一位大圣亲自出马,整个部落都会被他一手磨平。

    部落的人救不了他!

    “方岳,你要怎么处理这些人?”

    阿尔萨斯面容冷漠,如果不是他已经答应,在没有方岳允许的前提前不会伤害这个沙妖部落的任何一人。

    现在这些人已经全部都变成白骨与尸骸了。

    “二皇子什么的,直接杀了吧!我已经给过他两次机会了!在人族有句话是再一再而不再三!他三番五次的挑衅我,已经触碰到了我的底线!既然这部落中的老皇主已经离开,也就是默认了今天的结果!”

    方岳的声音冷漠,不是他嗜杀,而是有些人不得不杀。

    得饶人处且饶人,对于真正的恶人是无效的。

    你再怎么宽恕他,他都会恩将仇报,对你下手。

    斩草除根,再无后患。

    阿尔萨斯微微点头。

    一念落下。

    二皇子噗通倒地。他的尸体上面没有丝毫的伤痕,茫然的灵魂从尸体中飞出。

    方岳手掌一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招,将二皇子的灵魂收走。

    大能级的灵魂,可是炼制魂液的上佳材料,不可错过!

    “方岳,你懂得灵魂秘术?”

    阿尔萨斯看到方岳抬手便是将二皇子的魂魄收走,不由流露出了一抹诧异的神色。

    灵魂,常人不可见,除非化成厉鬼冤魂,身上沾染阴邪之气,才会显化出来。

    方岳神色一滞。

    “大人也懂得灵魂方面的手段?”

    阿尔萨斯微微点头。

    “能够走到我这一步,所有的道都会稍微的涉猎一些。不过灵魂方面的手段传承极少,而且难以修成,我也只是开出了一直阴阳眼,并未真的将灵魂秘法悟透!”

    “灵魂方面的手段最是神秘。修炼的境界层次越高,对于涉及到精神灵魂的手段便越是畏惧!在魔族,有一个位强者名为梦魔,他便是擅长灵魂和梦境的手段!他能够在梦中杀人,虽然只是教主级的层次,但是死在他手中的圣人境强者就不止一手之数!”

    阿尔萨斯声音低沉的解释说道。

    他使用的是传音之术,只有方岳能够听到他的声音。

    方岳隐隐心惊,他没有想到这灵魂方面的秘法居然是如此强大。

    “你若是精通灵魂方面的手段,不妨传授给我一些,当然我也不会亏待于你,算我欠你一个因果,一份人情,若是你需要的话,我自然会偿还给你!”

    阿尔萨斯对于灵魂手段的渴求。

    超出了方岳的想象。

    无论是天使族亦或者魔族还是人族等等,修为越高,越怕因果。

    因果业力,屡曝不爽。

    一旦欠下因果,便是必须偿还,否则的话,在天劫降临的一刻,那因果之力会瞬间爆发,让他们难于度过。

    阿尔萨斯,甘愿和方岳缔结因果,也要学习灵魂方面的秘法。

    这灵魂秘法的稀缺,珍贵,可见一斑。

    “这件事情,容我想想,我的灵魂秘法也有师承门派,不得随意传授!不过我的手中倒是有几件鬼兵,可以用来抵挡灵魂方面的侵袭!若是大人需要,我可以做主赠送给大人!”

    方岳并没有立刻答应阿尔萨斯。

    他的灵魂秘法的确不少。

    可是如果让阿尔萨斯感觉得来的太容易,反而会生出疑虑。

    稍微拖延一下,等到阿尔萨斯的渴求之心,更为浓烈的时候再给他。

    反而会更好一些!

    阿尔萨斯并不意外。

    他轻叹一声:“我在千年之前曾经经历一次情殇!我心爱的女人离我而去!导致我醉生梦死,百载光阴,情极神伤,我的灵魂之中留下隐患,所以我才想要得到灵魂秘术,天材地宝,补足灵魂伤势。”

    阿尔萨斯倒出了一切缘由。

    他并未掩饰自己虚弱的一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