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八章惊艳
    木云雪说完,便是伸出一根纤纤玉指,在地面上旋转,滑落,阵文密布,刹那之间便是形成了一座种星空阵法。

    星空阵法刹那成型,天穹之上,无尽星光从天而降。

    一缕缕的星光注入到阵法之中。

    青色的星辉令人迷醉。

    “妹妹不妨进入到星空阵法中试一试这星辰粹体炼魂的感觉!”

    木云雪微微一笑。示意白衣女子进入其中。

    白衣女子长身而起,踏入到了阵法之中。

    漫天星辉,淬炼体魄。

    她体内的一些沉积杂质,刹那尽去!

    白衣女子甚至舒服的低吟一声,连身体都变得轻盈了许多。

    她感觉自己的思维通透,每一个念头的运转都要比平时快上许多。

    “万物生灵,尽皆从虚空而来,本无尘垢,只因那红尘滚滚,沾染诸多因果业障,缠绕魂魄,侵蚀肉身!这星空阵法,最大的作用便是洗练后天杂质,时常进入其中,盘坐悟道,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木云雪吟唱几句。

    白衣女子身周的星空阵法烟消云散。

    这阵法,本来就是从沙土上面描画而出,承引天地星辰之力。

    元气压迫,这沙土痕迹根本承载不了。

    所以,只是维持了刹那工夫,便是彻底消散,不见踪影。

    “姐姐才华惊艳!着实令人钦佩,入东浮后,我一定如实禀报今日所见,争取让姐姐直接成为我东浮门中外门弟子。不必承受杂役之苦!”

    白衣女子面色郑重,对木云雪很是看好。

    她深刻明白,木云雪的星空阵法是何等的珍贵。

    方岳低头,看着那沙土上面星空阵法的阵纹残痕。

    他细细思索,在他所看到的诸多古籍之中并未有这星空阵法一说。

    莫不成,这阵法乃是木云雪家传手段?

    更甚至,这阵纹是木云雪自创而出?

    方岳不由的生出一股冷意。

    这木云雪实在神秘。

    稍微出手,便让他都感觉捉摸不透!

    “方岳公子,你看奴家的这些手段可还入得法眼?”

    木云雪咯咯娇笑。

    看到方岳惊讶,她的心中也升起一丝小小的虚荣和满足。

    “木小姐天纵英才,我等愚钝,实在不敢攀比!”

    方岳将自己的位置压得很低。

    免得惹来一些有心人的忌惮。

    “接下来,我这位朋友也要参加东浮的考验!”

    木云雪笑意盈盈,为方岳介绍。

    木云雪此言一出。

    周围之人立刻变得敬畏起来。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  木云雪如此优秀,她介绍的朋友肯定也差不了。

    方岳撇嘴,自己想要低调,可是这木云雪偏偏如此郑重的介绍自己!

    这女人一定是故意的。

    哼小心眼!

    方岳也没有和木云雪计较。

    他微微抱拳,对白衣女子鞠躬。

    “在下方岳,素闻东浮之名,想要尝试一番,看看是否能够如的了姑娘的法眼!”

    “请!”

    白衣女子满怀期待,看向方岳。

    方岳只是落下一粒种子种进土里。

    “春风化雨,万物萌发!”

    方岳袖袍挥舞,淅淅沥沥的小雨浇灌而下,那粒种子立刻破土而出,生出了青色的嫩芽。

    “草木之盛在于炎夏,九日之阳,孕生精华!”

    方岳再次挥手,空中九日照射而下的太阳精华被他凝聚手中,化成一滴金色液体,落入到种子里面。

    刚刚萌芽的种子,转眼之间便是生出了数寸的茎干。

    一根根枝桠蔓生,绿光翠艳,盎然生机。

    “春华秋实,硕果累累,秋风瑟瑟,生死轮回!”

    方岳的语调变得低沉舒缓起来。

    一缕缕凄凉的寒风吹落。

    一颗颗红彤彤的果实缔结而出。

    一共十枚果实,尽皆落地。

    绿叶转黄,瞬间枯朽!

    白衣女子微微惊叹;“一念之间,岁月轮转,四季变迁,催生果实!这种手段,绝对是种植方面的好手!我东浮欢迎你的加入!”

    无论是木云雪还是方岳施展出来的手段,都是让人叹为观止!

    一念生轮回,一念转春秋。

    木云雪的眸子里灵光闪烁,对于方岳的手段颇为赞叹。

    白衣女子的修为不足,还看不出方岳这秘术里的精妙。

    而木云雪论眼界,不知道比白衣女子高出多少。

    她一眼便是看出,方岳的这秘术中融合有诸多道则。

    秘术僵硬,只是按葫芦画瓢。

    它缺少必要的变通,不够灵活。

    而方岳施展出来的手段,则是已经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

    秘术演变,诸多奥妙,都在他的一念之间!

    “这十枚果实,乃是紫花灵果,服用之后,一枚果子可以增添百斤肉身力道!十枚果子,不成敬意,赠予这位妹妹!”

    方岳笑着将十枚果子放到了白衣女子的面前。

    白衣女子想要推辞,但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这十枚果子太过诱人!

    香气入鼻令人痴醉。

    而且,一枚果子便是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百斤肉身力道。

    十枚果子,便是平添千斤力道。

    这已经不弱于一场小小机缘。

    若是炼体之修,起码需要三年光阴,才能增添如此之多的力量。

    白衣女子最终叹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到了东浮,二位若是有需要打典的地方尽管开口,小妹东方云月必不推辞!”

    方岳和木云雪惊艳的表演之后,其他人的手段都不再能够入得了东方云月的法眼!

    最终,东方云月凑够了八百人的数目。便带领他们前往东浮,参见门中长老,为他们分配任务。

    九天位面,任何一个人族门派都是如此。

    门中诸多弟子,皆有任务,需要为门派做出贡献,才能够维持门派发展,魔族索取!

    生存的环境不同,同样的实力得到的待遇也是千差万别。

    在东浮,不仅仅是杂役弟子和外门弟子需要勤工俭学,连内门弟子和核心弟子照样要定期完成任务,将收获上交给门派。

    甚至在魔族认为有必要的时候,连长老,掌门都要跟随魔族完成任务,而这些任务,很多都是九死一生。

    这些信息都是方岳从白衣女子口中得知的。

    方岳他们很快被安排好了各自的任务,八百杂役弟子被送到东浮,就好像是几滴水珠落入到了大海之中根本就翻不起一点的波澜。

    至于想象中的外门弟子和特殊安排,方岳和木云雪也没有得到。一切都得按照规矩来,这是东浮掌管杂役弟子和外门弟子的长老赫连尊给就的回应。

    对于这个,方岳没什么不满意,本来他就是来划水的,混过一百天就完活,也没指望着在这段时间没发动个农民起义啥的推翻魔族的统治,毁灭黑暗之城。

    倒是木云雪有些不太高兴,这样做似乎是打断了她之前的安排和计划。

    最终,方岳被安排到了丹药部,负责种植和看护各种灵花异果,木云雪则是到了阵法部,专门布置各种阵法。

    当这个命令下达的时候,许多人看向方岳的目光都是鲜艳甚至带着一丝阿谀味道的。

    这些人,他们巴结我干嘛?

    方岳看到周围人阿谀的目光,不由露出了一丝错愕的神情。

    忽然之间,一个灰衣毡帽的小厮走到了方岳的身边。

    他干咳两声,周围一片寂静。

    “谁是方岳?”

    方岳趾高气扬的看向其他的杂役弟子。

    “我是!”

    方岳越来越纳闷。

    在东浮,难道讲究的是人人平等,连一个小厮都这么都地位吗?

    按照方岳对小厮这个职业的理解。

    他们应该是唯唯诺诺,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才对。

    可是,这小厮受到的待遇完全是颠覆了方岳心中的常识嘛!

    “王权小哥,这那银兰草的事情还请多多照料!”

    <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br />

    “我的玉灵芝,王权大人可不要忘了!”

    王权的身旁,很快便是聚集了一群人。

    每一个人都是露出了满脸阿谀,谦卑的表情。

    “没问题,大家的事情就是我王权的事情!你们的事情,统统的包在我身上!”

    王权大大咧咧的说道。

    他挺了挺胸脯,一张脸上全部都是有我在你放心的表情!

    方岳终于明白,这种地也是一件油水很足的活儿。

    在九天位面,人族的资源匮乏,这里的灵气稀缺,野生的灵药很少。

    一些稀有的矿产又要上缴给魔族!

    所以,在东浮人工种植的灵药格外的受到欢迎。

    这些灵药尽管是催生出来的,比野生的药效要弱上不少。

    可是毕竟,人工种植的灵药也是灵药,对于突破有着极大的辅助作用!

    方岳明白了其中的根由,不由哼着小曲,欣然接受了自己的新的工作。

    木云雪平静无波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反感和叛逆!

    可是,方岳能够从她那偶尔迸溅出来的目光中看到,一丝不甘的味道。

    “灵田,分为五个级别,不同的灵田之中,蕴含的灵气浓度不同,营养物质也不相同!灵田的品质越高,种植出来的灵药品相越好。然而,高品质的灵田却不多见。在东浮,绝大多数的灵田都是二、三品的灵田!”

    方岳来到东浮的灵田种植处。

    一位天地境的东浮外门弟子在不断的为座下的新人讲解灵药种植的基础知识。

    东浮,之所以能够在魔族的阴影下残活下来。

    它能够为魔族提供源源不断的各种资源,占了很大比例的原因!

    方岳对于这套基础理论,早已烂熟于心。

    如意子在教导他炼丹的时候,曾经将一整套的灵植理论都灌输到他的脑海之中。

    如意子的理论是,一位不熟稔药性的炼丹师,就不是好丹师!

    因此,方岳对于诸多灵药药性,种植方法,依赖环境,都有过深入的了解!

    方岳路过讲堂,准备去察看一下这东浮的灵田品相和种植环境。

    实际上,灵植,是一门深刻的学问。

    绝对不仅仅是灵田品相这样的粗浅简单!

    阴阳五行,风水地势,乃至周围的昆虫生态,都会对植物的生长造成很大的影响。

    方岳刚刚离开学堂。

    便是听到一声严厉的呵斥。

    “这位杂役弟子,你给我站住!初入东浮,必须要在学堂中认真学习,才有资格进入灵田!在东浮,无论是灵田还是灵种都是极为珍贵,没有一定的理论基础,擅自种植就是对于灵田和灵种的糟蹋!”

    方岳转身,他看到一个身材欣长,容颜清秀的女子对他如此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