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六章 东浮大劫
    最快更新生死帝尊最新章节!

    “钟鸣三声,东浮大劫!”

    方岳微微抬头,仰望苍穹。

    乌云万顷,九日遮蔽!

    这不是寻常的云彩,而是滔天魔威所致!

    “我就是想要找个门派,安安生生的划水,度过百天时间,可是,你们怎么就这么不让我们放心呢?”

    方岳自言自语。便是按照规矩,到了附近的一处大堂里集合。

    千年东浮,自然有自己对付劫数的方法与计策!

    大堂约莫有三千平米的面积,其中有三十六尊石质的魔神雕塑!每一尊雕塑的面前,都有一个小池子。

    在大堂之中,人影瞳瞳,显得颇为拥挤!

    方岳目之所及。在大堂中,除却少数的外门弟子负责维持治安外,其余人全部都是杂役弟子。

    足足数千杂役弟子,几乎是摩肩接踵!

    他们围成了一个圆圈。

    中间站着的是一个身着灰色长袍,手持羊角杖的老者。

    “我是这次大堂的主持者南宫寒风!如今,东浮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尔等都是我东浮弟子,当于我东浮共存亡!”

    老者的声音老迈,但铿锵有力。

    他的声音中,仿佛是有着某种渲染与魔力,能够让人不约而同的认同他的观点,同时整个人的内心都变得狂热起来,犹如烈火燃烧一般!

    这是一位执事长老,轮转境的层次!

    他虽然已经晋升无望,但是在东浮养老,依旧可以得到很好的待遇!

    “愿与东浮共存亡!”

    “愿与东浮共存亡!”

    “愿与东浮共存亡!”

    老者的声音落下。

    周围的弟子纷纷面色潮红,也变得亢奋起来!

    他们随之咆哮,呼唤,一双双的眼睛里,都透露出坚定的神色!

    老者的双手虚按,示意诸多杂役弟子不要宣吵。

    同时对于这些东浮弟子的态度,他感觉相当满意!

    “东浮,护佑大家魔族侵扰!保证大家的生命安全!但是如今东浮有难,大家是否应该出手相救?”

    老者的声音低沉,有些沙哑。

    随着他的话语,整个大堂的气氛都变得压抑起来!

    “应当!”

    “应当!”

    “应当!”

    坚定的会应声,此起彼伏。

    老者的双眸中光芒更胜。“既然如此!那我便布置任务了!若有魔族入侵,来我东浮,尔等便将自身精血滴落到傀儡面前的血池中!这三十六尊傀儡,乃是我东浮先祖利用天魔尸体炼制而成,食人血而战!鲜血之中,蕴含的灵性越

    强,傀儡战力便是越强!血池之中,鲜血不竭,则傀儡尽皆不灭!”

    老者介绍这傀儡的激活方法。

    听的方岳心惊胆张。

    这简直就是一种魔功!

    以人血喂养傀儡!

    然而,面对老者的蛊惑,几乎所有人都已经失去了理智。

    他们的眼睛里都是疯狂的神色。

    这一刻,就算是让他们为东浮牺牲,恐怕都没有人会有丁点的犹豫。

    就在方岳的心中在捉摸,这东浮到底是正是邪的时候。

    天空中,一头头的翼魔人已经从乌云中俯冲而下。

    翼魔人的翅膀扇动,伴随着阴冷的魔气涌动不休。

    “东巴将军!我是东浮这一代的教主司马长空!我想知道,你们魔族为何会攻击我东浮!”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r />

    东浮的教主走出,脚下,仿佛是有一阶阶无形的阶梯。

    天梯纵!

    司马长空走上苍穹与一头翼魔人相互对峙。

    在司马长空的眼神中只有一片近乎冰冷的平静。

    他知道,这个时候,愤怒将没有任何的作用!东巴冷笑:“东浮已经逐渐脱离了我们的掌控!这些年来,东浮的暗中发育我始终看在眼中,如今,你们已经到了我能忍受的极限。所以,我需要一个听话的东浮,而不是一个企图脱离我掌控的脱缰之马!

    ”

    东巴将军的解释并没有脱离司马长空的预料。

    他早就知道,这一天终究会来临,只是这一天的到来,似乎是早了一些!

    如果再给他三百年发育的时间,说不定结果就会不一样了!

    “东巴将军,我希望你能够保持理智!东浮对于魔族的驯服可以说是有目共睹!每一次魔族布置的任务,我们都会在第一时间完成!

    哪怕是调兵遣将,让我们东浮派出长老,冲在前线为魔族开疆拓土,我们都没有过丝毫的怨言!”

    司马长空还在为东浮争取机会,东浮需要时间,他也需要。

    再有三百年,三百年后,将会诞生出一个不一样的东浮!

    然而,东巴将军相当的坚决!“东浮如果真的听话,愿意为我魔族付出一切,那我就让东浮执行我的最后一个命令!所有东浮轮转境以上的生灵,现在便以自己的血肉与灵魂作为祭品,奉献给我们伟大魔神作为粮食!这样的话,数百万

    的东浮弟子还可以有活命的机会!东浮的传承也将得到保存!”

    东巴将军的声音冷漠,他布置下了一个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司马长空身体微微僵硬。

    “东巴将军,难道你真的要拼个玉石俱焚的结果吗?”

    司马长空的面色渐渐的沉冷下来。

    东巴冷笑:“玉石俱粉就凭你们?嘿,石头肯定要碎,但玉未必会毁!来人啊!传令,全军出击,屠灭东浮,不留一个活口!”

    彻底撕破脸皮,一切也就没得谈了!

    司马长空长啸一声,骤然出手,他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柄银色的匕首。

    虚空凝固,东巴将军的身躯短暂僵硬。

    匕首刺出,正中东巴将军的小腹。

    东巴将军的脸上立刻浮出一抹愕然的表情。

    “禁空珠,破法匕首!司马长空,原来你是有备而来!”

    司马长空的脸颊和东巴将军贴近。

    “东巴,你知道等着一天,我已经等了多久了吗?魔族大军犯我疆土,杀我族人!此仇不共戴天!我日日夜夜,时时刻刻都想着杀你,如今终于有了机会。我怎能不去珍惜!”

    司马长空冷静的表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几近疯狂的仇恨!

    东巴将军脸上惊讶的表情,换成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司马长空,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时时刻刻都向着要谋反,要杀我吗?只可惜,你暴露的太早了!你杀死的只是我的一道傀儡分身,而不是我真正的本尊!”

    轰地一声。

    东巴将军的身躯爆炸,血肉漫天,威力极大!

    司马长空躲闪不及,被立刻炸伤,他的身上染满鲜血,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东巴将军的!

    同时黑压压的一片压落而下。

    一头头的翼魔人纷纷出现。

    这翼魔人的数目极多,一眼看不到尽头,而且他们的个体实力很强,哪怕是最弱小的翼魔人都是天地境的层次!

    魔族,有备而来,不杀绝东浮,誓不罢休!

    “傀儡复苏!血祭先祖!所有杂役弟子听我号令,将你们的手腕割破,将鲜血流入到傀儡面前的血池之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中!”

    老者毅然下令。

    所有的杂役弟子应声而动。

    他们各自割破手腕,滴滴殷红的血液落入到血池之中。

    方岳也跟着滥竽充数,佯装割破了手腕。

    然后弄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先天境层次的鲜血滴落到血池之中。

    滴滴鲜血落入干涸的血池。

    三十六尊傀儡身上密密麻麻的血丝血线浮现出来。

    傀儡复苏。

    尽皆散发出天地境层次的气息!

    然后他们一飞冲天,凝结战阵。

    一杆血色的长矛从空中凝练而出,直接将一头天地境巅峰的翼人族洞穿胸膛,直接杀死!

    一招立功。

    那魔族的鲜血泼洒大地!

    “天地境层次的傀儡也敢嚣张?东浮不过如此!”

    紧接着,一头轮转境层次的翼魔人走出,他的手中握有斩刀,倏然展下!

    银光如瀑,轰然落下。

    三十六尊傀儡变化战阵,居然化攻为守,形成了一面蛋壳形状的防护罩,硬生生的挡住了那轮转境翼魔人的刀光!

    “这些傀儡,虽然个体不是很强。但是配合紧密,可以随意变化战阵!魔族想要干掉他们,不付出一些代价恐怕不行!这东浮还真的是有点意思!”

    方岳一边滴血,一边观察着天上的战斗!

    “一刀不行,那就再吃我一刀!”

    那轮转境的魔族不服气。

    在他眼中,天地境的人族不过是土鸡瓦狗,就算是轮转境层次的人族也是卑贱,根本没有资格和他平起平坐!

    第二道落下,快如闪电,急似狂风。

    刀光之中,风雷闪动,那势头犹如排山倒海,简直就是无人可挡!

    “虚空破!”

    那老者忽然开口,兀然爆喊一声。

    嗖嗖嗖嗖!

    数十柄的飞剑撕裂长空,从不同的方位向着那轮转境的魔族直刺而去。

    这最强大的时候,同时也是最弱小的时候!

    老者深刻明白这个道理。

    第一刀没有斩破傀儡的护罩。

    那么第二刀这魔族一定会用尽全力。

    全力攻击下的翼魔人防御变得相对脆弱起来。

    而这正是老者出手偷袭的最好时机。

    飞剑来袭,将那翼魔人立刻变成了刺猬。

    他的血染长空,已经再无回天之力。

    但那翼魔人,也算是彪悍,纵然如此,他还是斩出了自己最强的一刀。

    哪怕是战死也要拉着眼前的傀儡垫背!

    果然,他的刀光破开了傀儡们的护罩,将其中两头一刀两半。

    可是,那刀光斩落之后,两头被一刀两端的傀儡浑身发光,两段不同的身体,再次粘合起来,浑然一体,毫发无损!

    “这……”

    那翼魔人瞪大了眼睛。

    他被打成了筛子的身体快速爆碎!

    至死,他都不曾瞑目。

    这究竟是什么傀儡,明明只有天地境层次的气息,可是连轮转境的强者都无法将之斩杀!

    “你们的鲜血不止,那傀儡的身躯便是不灭!”

    大堂中,老者轻捋胡须,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得意的表情。

    有两座血池中,鲜血干涸的速度忽然加快了数倍。逼迫的的那些杂役弟子不得不挤出更多的鲜血,来浇灌滋养那两头在空中作战的傀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