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七章傀儡
    “这东浮,果然有些门道!不愧是在战火与压迫中变强的势力。论拼死之道,玄黄世界远远不如!”

    方岳知道,这傀儡是魔功,以人血作为祭祀,驱动傀儡杀敌!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很残忍,甚至会伤害到祭祀者的根基。

    可是从另外的角度来看。

    数千先天境的杂役弟子,说到底也都是蝼蚁,他们即便是联合起来,也斩杀不了一头轮转境层次的翼魔人。

    用他们的牺牲来换取一份更强的战力。

    这傀儡的作用是相当成功的!

    “再杀!”

    那三十六头傀儡配合有序,而且悍不畏死。即便是偶尔受伤,也能够汲取血池中的精血快速恢复。

    这三十六头傀儡,转眼之间便是击杀了三头天地境层次的翼魔人,甚至连一丝的迟滞和停顿都是没有!

    杀生大器!

    方岳对着三十六头傀儡如此评价说道。

    东浮天空中的战斗,一时间变得胶着起来。

    魔族本来以为会是势如破竹,在短时间内便可以将东浮平掉。

    可是东浮的手段层出不穷。

    天地境的傀儡便是倏然间多出了足足数千头!

    每一头傀儡都是不死不灭,而且互相配合,变化战阵无比精妙。

    猝不及防之下,魔族的第一波攻势被彻底瓦解而且还陨落起码万人。

    其中多数都是天地境的层次。但也有起码数十是轮转境的层次!

    一时之间。

    魔血染东浮!

    一块块残肢断骸,落到地上,看起来相当的凄凉。

    方岳默默吸收着天地间那精纯无比的死亡之气,开始囤积凝练金丹的死亡之气!

    想象中的战争没有在千月山上爆发,反而在九天世界成为了主格调。

    “卑鄙人族,竟然将我魔族勇士的尸体练成傀儡,东浮狼子野心,早有预谋!看来,我还是来迟了!这东浮早就当诛!”

    东巴将军眸光中闪烁凛冽寒意。

    他在和东浮的教主级强者司马长空缠斗竟然无法占据上峰。

    司马长风,分明已经修炼到了教主级巅峰的境界。

    如果他在晚来几十年,上百年,或许这司马长空就已经突破到圣人境的层次,让他再无招架之力!

    “区区雕虫小技何足挂齿!他们的阻拦,也不过是螳臂当车而已!”

    一头教主级的魔族出现。

    他浑身布满漆黑的鳞片,一双眼睛的位置,只有眼眶,吸纳一切光芒,像是两个无底的黑洞一样!

    “奥朗德,你来这里做什么?”

    东巴将军皱眉,露出了一丝不悦的神色。

    这次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任务是他向上面申请的。

    灭掉东浮,这些年来,东浮积攒的财富也全部都会成为他的私人物品!

    东浮经营这么多年,虽然大部分的财富已经上缴给了魔族,但是说他们没有其余的财富积累。

    东巴将军死也不信!

    可以说,东浮是它眼中的一块肥肉。

    而这块肥肉,东巴将军不希望任何人染指。

    奥朗德冷笑说道:“我是看在你是我远方亲戚的份上所以才出手帮你的!否则的话,你认为我会管你的破事?东浮,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你的这些手下,哪怕是能够征服东浮,掠夺财富,可是如果损失太大,也会成为别人眼里的肥肉。

    在人族,有这样一句话。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奥朗德的话语落下。

    东巴将军讥讽一笑。

    “一个小小东浮能奈我何?一群蝼蚁而已,我若想杀,谁都在劫难逃!”

    东巴将军自始至终都没有将东浮看在眼里。

    即便是出现了一个能够和他战成平手的司马长空。

    东浮有底牌。他又何尝没有。

    只是,这东浮未必有资格逼得他动用手中的底牌!

    “千年东浮!”

    司马长空低声轻叹。

    幽幽的叹息,将整个东浮都尽皆笼罩。

    东浮,十万洞府。

    每一处洞府之中都供奉着一尊神灵的雕塑!

    这神灵雕塑历久弥新,每一日都会有专门的杂役弟子负责打扫,并且保证香火不灭!

    伴随着司马长空的这一道轻轻叹息。

    十万雕塑齐齐震颤。

    每一道雕塑之中都迸溅出一缕银色的流光向着司马长空的身躯方向汇聚而去!

    司马长空的体表,一层银色的甲胄骤然形成,其中的纹落精致,每一处花纹都是天地规则的演化。

    东巴将军的内心深处,升腾起了一股深深的不祥。

    “司马长空,你疯了,竟然让东浮弟子祭祀于你!难不成,你是想要借助信仰香火凝聚神格,化身神邸!”

    东巴将军一阵心悸。

    他的喉咙有几分干哑。

    成神,并非想象中的那么美妙。

    那是在用自己的灵魂与魔鬼做交易!

    “东浮若死,我又怎能苟活!哪怕成神,万劫不复,我也将灭尽魔族,佑我东浮长存!”

    司马长空的语气坚定。

    而方岳仰头看向司马长空。

    心中一片悸动。

    成神。

    在玄黄世界这个词汇已经远去。

    方岳也曾收集信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仰,接触到神邸一事。

    可是他至今,也不知道这成神到底有何弊端!

    “成神者,会元会劫!得众生香火,受众生因果!”

    奥朗德喃喃自语。

    对于司马长空的选择,他也感觉震撼。

    同为教主级的强者,都有成神的资格。

    但绝大多数的教主级即便是选择陨落,也不愿成神!

    因为一旦成神,自身的灵魂将被永远禁锢,无穷因果,化成业火灼烧灵魂,成就神位!

    神,寿元无尽,可一旦陨落,将不得超生!

    因为神的灵魂已经化成了神格神位!

    任何的生灵,只要修炼到阴阳境的层次,都已经开始或多不少的接触到灵魂方面的力量。

    陨落之后,灵魂进入轮回。

    到了阴间,凭借阴阳境的灵魂仍旧可以保留记忆,算得上是一方强者。

    或者投胎转世,在某一个特定的时间,觉醒前世记忆!

    这也算是一种生命的延续。

    对于他们而言,死亡并非终结。

    但是若成神邸,死亡便是永恒的消散。

    不到万不得已,任何的教主级的强者都不会选择这一条路。

    虽然短暂而言,这样可以获得强大的力量。

    但长久来说,这是对自己的未来一种不负责任!

    十万牌位,诸多信仰!

    汇聚到司马长空的身上,体内的法则交错结织。

    一枚神格凝聚而成!

    那是法则与信仰的聚合!

    还有一道淡淡的虚影,映照司马长空的模样,这便是他司马长空的神位所在!

    若他司马长空今日陨落,千百年后,无论是谁,只要获得他的神位,神格,都可以获得他的法则感悟,神灵的力量。

    在成神的一瞬。

    司马长空已经半只脚踏足道了圣人的境界。

    司马长空看向巴东将军,声音变得越发冷漠起来。

    “巴东,你现在退兵来还得及!若等我出手,哪怕你们能够灭了东浮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巴东的心中生出一股悸动。

    这是源自于下位生灵对于上位生灵本能的敬畏!

    半步成圣,仅仅是沾染了一丝圣人的威压。

    可是,作为教主级的强者,他就已经是有些难以忍受。

    圣人,乃是另外的一种生命层次。

    甚至在他们眼中,天地规则不同,秩序法则也不一样!

    若司马长空出手,他还着的镇压不住!

    “奥朗德,你我联手,这次东浮的收获,你我均分可好?”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

    巴东扭头,向奥朗德求助。

    奥朗德慢慢点头:“可以!”

    奥朗德和巴东一样,同样是教主级巅峰的魔族,可是奥朗德血脉比巴东更强,实力也要比巴东强大不止一倍。

    一个巴东拿不下成神的司马长空。

    可是叠加一个奥朗德,司马长空也要慎重对待!

    天空中的战争愈发惨烈!

    一头头的翼魔人不断的陨落,血染长空。

    然而,那傀儡组成的防御战线,在翼魔人疯狂的冲击下,逐渐变得松散下来!

    翼魔人生性嗜血,甚至连自己的生命都不放在眼里。

    终于,傀儡组成的战线被撕碎。

    他们像是黑色的洪流向着东浮涌去。

    阴冷的魔气,森然的杀机。

    刹那之间笼罩了整个东浮,无数弟子如坠魔窟!

    “杀!”

    伴随着一声低沉的嘶吼,蓄势待发的东浮弟子立刻组织成一座座战阵运转!

    与翼魔人正面厮杀的最起码都是天地境层次外门弟子!

    他们比大堂之中献祭鲜血的杂役弟子更加的危险!

    然而,在这个关键时候,竟然没有一位东浮的弟子退步。

    因为他们明白,自己已经退无可退。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东浮若是没了,那么他们的家就没了!

    再没有人为他们遮风挡雨,再没有人为他们护佑平安!

    刹那之间,喊杀震天!

    翼魔人在撕破傀儡的防线后本以为可以轻松的肆意虐杀。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他们只是从一个沼泽,爬到了另外的一处沼泽之中!

    两字东浮。

    不知道承载了多少人的梦想!

    “快点将你们的鲜血滴落到血池中!鲜血越多,傀儡的力量便是越强!这个时候,不要有任何的保留,若是东浮没有,你们谁都活不了!”

    老者不再淡定!

    翼魔人突破防线,下一步就可能会攻击大堂。

    这些先天境的杂役弟子,面对魔族的大军围攻可是连挣扎的能力都没有!

    老者面色阴沉,忧心忡忡。

    他的目光的余角忽然停住,看向方岳。

    “你,为什么不割破手腕?”

    方岳的把戏被看穿。

    这么关键的时刻,怎么会有人用出这种李代桃僵的策略。

    血池中的血,必须是来自活人才有效。

    刚刚离开身体的鲜血,蕴藏着最为浓厚的生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