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八章我怕疼
    “我怕疼!”

    方岳满脸无辜的说道。

    老者蹙眉。

    他刚才的演讲已经是动用了蛊惑的手段。

    按照道理来讲,先天境的杂役弟子肯定会受到影响,陷入狂热的状态。

    哪怕是让他们为东浮牺牲,他们都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怕疼?

    这是理由吗?

    “割破手腕,为东浮的长存,贡献出你的一份力量!”

    老者的语气严厉,他不允许自己的手下有任何的偏差。

    方岳认真的瞅了老者一眼,决然道:“我不!”

    “你再说一遍?”

    老者的体内,一股冰冷的杀机涌动。

    “要不,咱打个商量,我抓个魔族,代替我的位置?”

    说着,方岳压根就不等老者同意,便是一溜烟跑到了大厅的外面。

    手中还抄着一根成年人手臂粗细的铁棍。

    看到一头天地境的魔族,朝着对方的后脑勺,咣当就是一下!

    魔族眼前一黑。

    然后眼巴巴的看着方岳拖着那魔族走入到了大堂中。

    方岳将那魔族的尸体好像是破烂一样仍在了血池的旁边,蹲下身子,掏出一把银色的小刀,割破了它的手腕。

    呼噜噜

    手腕中鲜血如泉水涌出!

    方岳割得是大动脉,那血液就像是不要钱一样的将血池灌满了小半。

    天地境的鲜血比先天境的能量显然要大的多!

    血池对应的傀儡,一下次吃了大补。

    气息猛然暴涨!

    它从天地境第八层的境界,一下子跳到了半步轮转境的层次!

    手中挥舞着一把数百公斤重的黑色大剑朝着面前的一头轮转境的魔族便是拍去!

    咣当一声,那魔族掉落下来。

    这傀儡还有这招呢?

    一下子变强这么多?

    那些魔族看到这一幕,立刻生出警惕之心。

    难不成,这傀儡也会扮猪吃老虎?

    老者目瞪口呆。

    这都什么节奏?

    拿来的选手这么彪悍。

    这杀人越货的手段如此娴熟。

    杂役弟子中哪里来的这个层次的人才!

    但是好景不长。那傀儡拍死了一头轮转境的魔族之后就自己虚脱了!

    这血池的能量转换率不高,一头天地境魔族的鲜血也只是支撑了它几秒钟的威武!

    随后,它被打回原型。

    依旧是之前那轮转境第八层的实力!

    “这才硬了五秒就虚了?这傀儡不行啊!”

    方岳吧唧着嘴巴。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老者满脑门子黑线。

    如果不是看在他刚才拖回了一头天地境的魔族,让傀儡得到了短暂的能量供应,干掉了一头轮转境的魔族有功。

    这偷奸耍滑家伙是要被送上军事法庭的!

    “老头,我问你,这魔族辎重一般放在什么地方?”

    方岳对那老者没有丝毫杂役弟子面对执事长老应有的尊重。

    奈奈滴。连人设都崩了。

    还尊重个蛋蛋啊!

    东浮,抗不过这次的魔族扫荡,也就彻底成为历史中的一笔过去了。

    他那划水的计划,也难以完成了!

    “魔族的物资重囤一般分成三个部分,常备军粮,魔石,都是放在百人小队的队长身上。魔族都是以百人小队来作为一个行动单位的!贵重的物品,则是在魔族的将领,或者是副官身上。至于一些战略性的物资,则是有专门的魔族军需处。”

    老者没有计较方岳的桀骜。

    只要他能够为东浮立功,一点不逊,算是什么?

    方岳点头。抬脚欲走!

    老者忍不住开口道:“你的鲜血……”

    “咣!咣!咣!”

    一个闪身,方岳走出了大堂,他轮着铁棍,接连敲晕了三个天地境的魔族。

    这些魔族桀骜不驯,一个个肉身强悍,武力满分!

    平日里,都是他们作威作福,压榨人族。

    什么时候,他们也成为了人族的阶下之囚。

    方岳将三个魔族的身体扔到了大堂中。

    “我控制好了力道,两个时辰之内他们醒不了!需要鲜血,从他们的体内自取。悠着点用,我先走了!”

    方岳说完,便是离开了大堂。

    老者看着方岳离开的背影,目光复杂。

    连带上最初的那头天地境的魔族,这四头魔族体内的精血比数百先天杂役弟子的精血都作用都大。

    可是,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

    杂役弟子?

    狗屁!

    他的本事比我都大!

    老者的心中暗忖,但看现在方岳的态度,起码是友非敌!

    在老者琢磨,思考的时候。

    方岳已经混入到了魔族的大军之中。

    他的气息依旧维持在先天境的层次,在茫茫天地境的洞府大军中并不起眼。

    方岳在观察,哪些是魔族的百夫长。

    对于战争的输赢。

    方岳不怎么关心。

    他需要的是魔族的物资!

    作为一个资深的钉子户,方岳很清楚自己是谁。

    他不是拯救世界的奥特曼,也不是满腔正义的蝙蝠侠。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天地境的修行者,一个普普通通的穿越者。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方岳觉得,自己能够在保全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自己的情况下,给魔族制造一点小小的麻烦便是不错!

    “就,就是他了!”

    方岳终于在魔族,找到了百夫长的特征——每一位百夫长的铠甲上面,必定有一个银色的翅膀图案!

    翼魔人,最为骄傲的便是他们背后那一双天生的翅膀!

    因为有这双翅膀,他们才能够自由自在的翱翔天空!

    因此,他们将翅膀当成了自己族群的图腾,象征,徽章!

    唯有成为百夫长,才能够铠甲上面烙印下银色的翅膀勋章!

    而金色的翅膀勋章,则是代表着千夫长的地位!

    摸清了魔族的套路之后,方岳开始浑水摸鱼,倏然间化成了一道暗影向着魔族的大军蛰伏而去!

    卡罗尔是翼魔人中的一位百夫长,他手中的双斧沉重无比!

    双斧上面,刻印着古老而神秘的铭文。

    他每一次全力挥动手中的巨斧,这铭文也会随之亮起!

    天魔斧,这是卡罗尔祖传的武器。

    只需要灌输一点点的真气,就能够让双斧上面的铭文激活,令双斧变得更加沉重,挥舞起来呼啸生风,孔武有力。

    一力破万法!

    凭借这一双天魔斧,卡罗尔在立功无数,击败,击杀无数的强敌。

    终于凭借天地境的实力,登临到了百夫长的位置。

    要知道,翼魔人的百夫长的位置,一般都是轮转境的强者担任。

    天地境,唯有佼佼者,才能够走到百夫长的位置上面!

    卡罗尔势如破竹,他劈碎了两头傀儡,闯入到了东浮之中。

    尽管有三位东府的外门弟子阻拦,可是卡罗尔相信,凭借自己双手的天魔斧,应该很快就可以开僻一条血路,杀入到东浮的更深处。

    甚至,卡罗尔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他闯入洞府,掠夺宝藏的画面!

    军功,美女,财富,都在前面等待着自己!

    “吼”

    卡罗尔仿佛是一头从洪荒深处走出的蛮兽。

    他兴奋的怒吼一声之后,以更为勇猛的姿态向着东浮的深处猛冲。

    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卡罗尔的脚步!

    大地轰隆。

    卡罗尔的双脚每次撞击大地,都必定会带来大地的一阵猛烈的颤抖!

    只是卡罗尔没有注意到。

    在身侧,一道扁平的黑影正在悄然无息的向着他的方向靠近!

    一只黑色的手掌从黑暗中探出。

    轻盈无声的接下了卡罗尔的储物袋。

    卡罗尔好歹也是一位天地境的强者,一个凡人,腰间的钱包丢了,都能够瞬间生出感应。

    更何况是卡罗尔,堂堂翼魔人中的百夫长!

    “小偷?!”

    卡罗尔的脑筋有些转动不过来。

    这是多么清奇的商业思路,才会选择在如此厮杀激烈,腥风血雨的战场上选择当一位尽职尽责的小偷摸索到他的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头上!

    卡罗尔的嘴角,忽然翘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卑微的家伙,你真的以为伟大的卡罗尔大人的东西是这么好拿的吗?”

    卡罗尔扬起左手的战斧,向着身后猛然拍去!

    他要给这个卑鄙的家伙,一个永恒难忘的教训!

    战斧拍落。

    一击落空。

    腰间的储物袋已经被解走消失。

    卡罗尔的脸色变得铁青,僵硬。

    他堂堂翼魔人中的百夫长,腰间的储物袋居然真的被一个卑鄙的家伙给偷走了?

    “你给我站住!”

    卡罗尔愤怒咆哮。

    这是侮辱,是奇耻大辱!

    “你说站住就站住,我才不能!还有,你刚才自成什么?伟大的卡罗尔大人,我呸!臭不要脸!”

    方岳的声音在卡罗尔的背后回荡而起!

    卡罗尔的表情僵硬。

    这是个胆子多大的小偷!

    你偷完东西,走人就好了!

    这还开启嘲讽模式,算几个意思?

    挑衅么?

    卡罗尔磨拳擦掌,准备回头和身后的小偷大干一场。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回头之后,方岳的身影早就已经放飞自我,飘到了不知道哪里去了。

    只留下卡罗尔的一双眼睛望眼欲穿。

    我裤子都脱了,你特妈让我看这个……

    卡罗尔忽然有着一拳头打到了棉花上的感觉,除了难受还是难受……

    同样的一幕,在魔族的大军中反复上演。

    方岳盯住了百夫长。

    来一个偷袭一个!

    不要命,只要钱!

    境界修为普遍在轮转境初期的魔族的百夫长,怎么可能会是方岳的对手。

    于是,奇异的一幕出现了。

    一茬茬的魔族百夫长被方岳明目张胆的偷走储物袋。

    然后在原地抓狂,对方岳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

    连偷了十六位魔族的百夫长。

    方岳的手里已经是收获满满。

    虽然每个魔族百夫长储物袋里的东西不少。亦或者不算十分的值钱。

    但是那种手中资源一点点增长积累的快感,让方岳难以舍弃!

    直到偷到第十七个的时候。

    方岳化成影子,偷偷摸摸的摸到了百夫长的腰间。

    “我擦,死扣!”

    方岳解了半天都没有解开。

    这你丫的不按照套路出牌啊!

    方岳的心中都是一股名为怨念的气息!

    而那百夫长则是露出了一抹狰狞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