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章天生石身
    方岳看着千石。

    忽然生出一丝忌惮。

    他终于记起,在古籍中关于千石躯壳的记载。

    天生石身,九窍皆通!此乃无上圣灵,幼年时便得天命恩宠!

    尸壳,石身。

    代表的是天道垂青。

    代表的是无上造化!

    但若要成圣,则要摆脱天命。

    若是以石身成圣,则付出比寻常圣人千倍万倍的代价!

    古来石身难成圣。

    所有才有惊才绝艳之辈,创造出了石身夺舍的手段!

    以无上神通,将体内魂魄炼化成为实质一般,然后出窍夺舍,凝聚出一具血肉之躯!

    以血肉之躯成为圣者,参悟圣道。

    等到修行到一定的境界之中,再掉过头来温养石身,以水磨的工夫,令石身成圣,再回归石身,成为石中圣人!

    这虽然是一个笨功夫。

    但胜在成功率高,没有风险!

    本来,方岳以为石人的记载和他很远,几乎不可能出现。

    没想到,眼前便是出现了一头!

    千石看向漫天的血肉,忽然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地面的血肉纷纷向着他的脚下汇聚,蔓延,最终凝聚成为了一具和他的本尊一模一样的血肉分身!

    这血肉分身体内的精血旺盛,生机无比浓烈,那气血恍如烈火焚天,几乎让人不敢靠近!

    “这血肉之身虽然已经超越一般的教主级的身躯,但是仍旧无法承受我的本尊的意念。我需要更多的血肉,才能够诞生出一具真正的无上肉身!让我成圣!”

    千石自言自语一双眸子则是眺望向了更远的方向!

    那东浮,有人族,有魔头,数目需要以百万为单位进行衡量。

    若是尽皆杀死。

    其中血肉,足以铸造出一具至强分身,承受天地劫火,最终证道成圣!

    降临数年岁月。

    这九天位面始终都不曾爆发有大规模的战争。

    每一次,都是小打小闹。

    让他千石在暗中收集血肉,收集的也很辛苦!

    如今,终于有办法正大光明的收集血肉,铸就血肉之身,借此成圣。

    千石自然难是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千石命令手下百万妖族大军停留在山坡之上,然后只带着寥寥数位阴阳境的妖族大人物和一些随从杂役前往交锋正酣的东浮。

    方岳也混迹在人群中尾随而去。

    千石只是瞥了他一眼却并未多言。

    这方岳,虽说是千鹤布置下的棋子,但终究算是半个东浮的人。

    想要知道东浮的战况,也实属正常。

    一行人来到东浮,那些负责驻守东浮外围的魔族见到他们,则是怒吼道:“尔等何人?”

    他们驻守在东浮外围,真正的目的,本来就是防止一些不三不四的人靠近东浮。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这东浮,乃是他们翼魔人的囊中之物。

    谁若是动了染指东浮的念头,便等同于在向他们翼魔人宣战!

    “你?没资格问!”

    千石一指点落。

    那翼魔人的肉身骤然爆碎!

    其余数百负责守护外围的翼魔人尽皆是战战兢兢。

    在千石出手的刹那,他们已经感应到了一股不可匹敌的气息!

    他们不敢再次喧嚣,只能任凭这千石发落!

    “这些家伙,就当成是你们的口粮了!你们平均分配一下,谁也不能少!”

    千石冷冷的瞥了背后的那些妖族一眼。

    妖族的大佬们则是一个个面生苦相。

    他们自然明白千石的意思。

    这些魔族,并非是千石给予他们的赏赐,而是一道道的催命符!

    魔族,如今乃是整个九天位面中最大的势力。

    其次便是妖族,兽族。

    曾经,最为昌盛的人族,反而是没落到了第四位。

    但纵然是排名第二的妖族与魔族的实力差距,仍旧是一个不短距离。

    魔族有令,妖族一般不敢反抗违逆!

    妖族也相对的族群结构保持完整。

    这些妖族的大佬们还盼着魔族会对这可恶的千石出手,然后他们在关键时候,在千石的背后刺上一刀!

    可是,如果杀了魔族,他们的计划就泡汤了!

    这等于是和魔族公然为敌。

    纵然千石不敌魔族,喋血陨落。

    让魔族的那些大佬们知道他们曾经向魔族的守卫出手。他们也没有好果子吃。

    这在人族叫做投名状!

    谁能想到,这千石不仅战力无双。

    连心机都是如此的深沉深刻!

    “怎么还在等我帮你们动手?”

    千石似笑非笑的看向这些墙头草的妖族。

    那些妖族陡然间生出一股压力。

    若是不从,他们恐怕现在就要被千石枭首。

    “我杀!”

    其中一头妖族的大佬,低吼一声,化出本尊模样。

    他竟然是一条数百丈的青色大蟒蛇,张开嘴巴,猛然一吸,数十魔族都被他吞入腹中,直接消化,连骨头渣滓都不带吐出来的!有了一个典范,其他的妖族大佬们也都不再反抗,一个个化出原型,各式各样。

    有的是妖龙,有的是飞天虎,有的是雷霆狐。

    他们激昂这些魔族分食。

    而那些魔族连反抗的余地都是没有!

    数百魔族,强的在轮转境。

    弱的也都是天地境的修为。

    本来,如果让东浮的弟子来斩杀他们。

    哪怕是以性命相搏。东浮的弟子都要损伤上千天地境以上的弟子才能够将他们杀死。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可是在这些妖族大佬的面前,杀死这些魔族,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实力境界的差距,毕现无疑!

    在与司马长空缠斗的巴东将军微微皱眉。

    他的手上有每一个出征士兵的魂牌。

    一位士兵陨落,对应的魂牌便是破碎!

    可是,这短短时间内,他储物袋中的魂牌竟是爆碎如雨。

    仿佛是遭遇了一场惨烈的屠杀?

    “你们东浮还有其他底牌?”

    巴东将军蹙眉,他堂堂魔族的大佬,若是被人族算计了。

    那传出去,名声可不好听!

    “东浮动用了其他的底牌?我怎么不知道?”

    司马长空惊讶错愕。

    这东浮的确还有底牌。

    可是没有他的命令,那些底牌却都还在蓄势待发,不曾暴露!

    不到关键时刻。

    那些底牌千万不能暴露!

    如今,也只是死上一些弟子,并不惨烈。

    还没有到动用底牌的时候。

    看到司马长空惊讶的表情。

    巴东将军意识到。

    这司马长空也不知道自己手下的那些士兵是怎么陨落的!

    该死的家伙。

    难道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吗?

    这司马长空比自己预想的强大也就罢了。

    除此之外竟然还生出其他变数!

    东浮山门处的士兵被灭杀干净。

    一行人畅通无阻,到了东浮的核心战场!

    这里的厮杀,最为惨烈。

    满地都是残尸断臂。浓郁的死气,几乎是有种化不开的感觉!

    “我才离开多大会儿的工夫,这东浮之中竟然起码死掉了上万的人马!这灭门之战,果然惨烈!只是这魔族死的少,人族死的多。东浮恐怕已经渐渐沦落颓势啊!”

    方岳喃喃自语。

    这话自然不是他随便说的。

    千石闻言,觉得方岳这话说的颇有道理。

    这场战争,谁赢了都不好。

    对于他千石来说,最好的结果是人族和魔族两败俱伤!

    有了计策。

    千石自然要向人族方向稍微的偏袒一些。

    “调遣五万妖族天地境,轮转境的精锐,辅助人族,斩杀魔族!”

    千石对身边的一头妖族的大佬吩咐。

    妖族大佬领命,立刻调遣大军前来帮助人族。

    天空中战斗的司马长空和巴东将军,自然是全部都注意到了脚下的一幕。

    这不关注也是不可能。

    因为无论是千石还是他身侧的妖族大佬,一个个尽皆没有隐藏自己的气息。他们的气血如火。让人无法忽视。

    尤其是千石,更是教主级巅峰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的存在。

    这是足以影响到整个战争走向的关键性存在!

    “调集五万妖族精锐,斩杀魔族?莫非,这人是我东浮弟子请来的救兵?可是这人是谁?为何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他!如此陌生的面孔,不应该啊!”

    司马长空微微蹙眉。

    这九天位面本就不大。

    能够达到教主境层次的强者更是寥寥无几。

    每一位要么就是一个宗派的主人,要么就是独霸一方的强者。

    像是千石这样默默无名的,简直就好像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巴东将军更是脸黑。

    这人怎么一出手就要对付魔族。

    你谁啊你!

    是不是知道先礼后兵啊!

    我们魔族好像是也没有得罪过你啊!

    巴东的怨念深刻。

    千石对于巴东的怨念仿佛是没有任何的感应。

    “你们继续打,我路过!”

    千石笑眯眯的说道。

    没有一点亲自插手东浮战争的觉悟!

    换在地球的三国时代。

    这哥们就是曹操。

    这天下越乱越好!

    巴东,司马长空,奥朗德尽皆在风中凌乱。

    你在这里站着我们还打个屁啊!

    方岳悄悄的从千石的队伍里退出。

    这家伙不太正常啊!

    感觉他比自己拉仇恨的能力还强。别到时候,他被其他人给针对了!

    “站住!我让你走了吗?千鹤自己不中用,怎么收了个徒弟也是如此的胆小如鼠!临阵脱逃,这可是我千家的大忌讳!我让你走了吗?你就走?”

    千石看向方岳。

    眸中一股凛冽的寒气飘落。

    方岳的身躯僵住,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这个时候,巴东和司马长空都是看向了方岳。

    “这个小子,不是刚才那些魔族将领的衣服,让他们光着屁股满街乱窜的小家伙吗?”

    司马长空一眼便是认出了方岳。

    没有办法,方岳做的事情其实比千石更拉仇恨!

    果然,巴东看到方岳。

    心中立刻生出了无边的屈辱感。

    对,就是这个小子。

    拉走了一批的魔族,现在连个泡都没有冒出来就死了!

    巴东联想起自己之前储物袋里的魂牌。立刻知道,这始作俑者便是这眼前的人族小子!

    巴东咬牙切齿,恨不得这个时候扑上去把方岳给撕碎两半!

    “还我魔族将士命来!”

    巴东的手指微微一指。

    一缕红色的光芒锋利如剑向着方岳的咽喉刺去!

    方岳浑然不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