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一章 直视本心
    “千石老大,他竟然当着你的面要杀我!你可是要为我出头啊!”

    方岳带出了一丝哭腔。

    千石顿生一声冷哼。

    “在我面前,敢杀我的人!你个家伙活的不耐烦了吗?”

    千石的一声冷哼,便是将那一道红色的剑芒给崩碎了。

    他的手段,鬼神莫测。

    那巴东都是生出了一股寒意。

    如果说这司马长空化为神邸,已经是达到了半步圣人的境界的话,那么这眼前的石人便是真正的圣人级的强者!

    连圣人都出来了!

    他们这些人还打个毛线啊!

    这千石偏向于谁。

    哪一方便是胜利者!

    圣人之威,绝对不是半步圣人可以抵抗的了得!

    “你敢对我下手,他日魔族必定踏平你所在的势力!”

    巴东威胁,他不希望这千石介入到魔族与东浮的争端之中!

    圣人级的强者,就是九天位面的核弹。

    核弹嘛!

    一般都是拿来威胁人的。

    属介入战争,就意味着双方之间不死不休。

    “这哥们不按照常理出牌啊!难不成,他是金三胖子,哦,不应该是成为金将军,金主席的亲戚?如此的毫无顾忌?”

    “踏平我的势力?这个恐怕有点难!”

    千石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喃喃自语的说道。

    他是来自于彼岸宇宙的千家。

    先别说着这些魔族是不能能够干的过千家,仅仅是他们想要跨越宇宙壁障,前往彼岸宇宙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方岳知道。

    这千石说的是大实话。

    可是巴东不知道啊!

    在巴东将军的眼里。

    这千石就是目中无人,十分狂妄,在藐视整个魔族,藐视他!

    “大胆!”

    巴东还想要跟千石打会儿嘴炮。

    可是千石已经太大的兴趣了!

    他的目的是血肉之躯。

    你这因为我停战了,我这还有个屁的血肉之躯啊!

    啪的一声。

    千石的手掌快如闪电,一巴掌扇在了巴东将军的脸颊上。

    “你,给我好好的打!”

    巴东被千石给扇了一个七荤八素。

    脑子里面都是蒙蒙的,连北是哪里都找不到!

    方岳看着巴东,露出了一抹可怜的表情。

    这家伙威胁谁不好,偏偏威胁千石。

    方岳看出来了。这千石属于是毫无顾忌的类型,来到这九天位面,他已经是彻底放飞了自我,看谁不顺眼,就会把谁给弄一顿!

    大不了,来了厉害的就跑路呗。

    他想要走,估摸着谁也拦不住!

    “修行之人,当直视本心!不要被恐惧,欢喜,担忧,悲伤等等情绪蒙蔽了心眼!”

    千石在提点方岳。

    让方岳明白要快意恩仇。

    方岳也随之直视本心。

    我的本心是啥?

    我擦!

    求财?

    方岳满脸的懵逼!

    为啥别人的本心都是高大上的样子。

    到了他这么就这么猥琐捏!

    巴东被打的窝火憋屈。

    但是千石那不可一世的样子又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忍一时风平浪静。

    退一步海阔天空!

    巴东给自己狠狠的灌了一口毒鸡汤!

    他的拳头都是握紧到了骨节发白的地步!

    我忍。

    我再忍!

    巴东的心里在给自己碎碎念!

    司马长空心中大悦。

    多出一位圣人级战力的强者。

    他们东浮有救了!

    为何这魔族敢入侵东浮,一来是因为东浮日渐强盛,这魔族生怕管控不住。

    二来便是因为他们东浮的圣人年老力衰大限已至。

    若是东浮的圣人还在全盛有一位圣人坐镇,谁敢动东浮一草一木?

    司马长空的心潮澎湃。

    而千石则是看向了一尊尊漫天飞舞的傀儡。

    他们不死不灭。死了又生,生了又灭!

    千石对于其中的原理顿时生出了好奇和兴趣!

    他的手掌一挥。

    数头傀儡立刻落入到他的手中。

    其中的血线绵密。

    千石一眼便是看穿了其中的玄机。“以血为祭,铸就不朽之身!以天地为念,化无穷战阵!这傀儡虽然不算强大,可设计方面也算是精妙,让修为的境界再无绝对的差距!能够以数量弥补质量!东浮之中怕有大量的先天弟子,在为这些傀儡

    贡献精血!精血不竭,这傀儡便是不陨!”

    千石一语道破了傀儡中的奥秘。

    巴东的眼睛倏然亮起。

    原来,这其中还有这样的猫腻,刚才他还在困惑应当如何灭杀掉这些不死不灭的傀儡。

    可是在听到千石的叙述之后,他立刻便是找到了对付的方式。

    傀儡不好杀,但是那些大堂里的先天境的杂役弟子却很难对他造成威胁!

    “给我传令,冲入杂役弟子聚集的大堂,所有的杂役弟子,见一个杀一个,我倒是要看看,没有了能量来源的傀儡是否还能够阻挠我大军前行的脚步!”

    巴东的语气夹杂兴奋。

    &

    nbsp;  魔族的大军轰然领命。

    一座座大堂在魔族的肆意蹂躏下被毁坏。

    那些杂役弟子在失去了大量的精血之后,连逃生的力量都是没有!

    他们的鲜血溅起,血肉满地。

    而千石则是欣赏着这幅画面,毫无触动。

    司马长空含笑的脸,渐渐的阴沉下来。

    这千石原来不是他们的援兵!

    而是他们的敌人!

    这家伙到底想干啥?

    杀魔族,也针对东浮!

    你这两边都招惹,到底是在图啥?

    这个时候,司马长空和巴东、奥朗德暗中传音。

    达成了某种协议!

    暂时联盟,对付这莫名其妙出现的千石。

    轰得一声!

    地火喷薄!

    千石的脚下,一道淡蓝色的火焰倏然间喷涌而出!

    这是司马长空成神之后方才领悟的秘术——信仰之火!

    以无穷的信仰之力,凝聚火焰,焚烧一切,尽皆成灰!

    千石站在火焰之中,淡淡的金光在体表浮现出来。

    信仰之火,号称能够焚烧天地,毁灭一切。

    可是对于千石,这火焰,却仿佛是没有丝毫的效果。“难道,这个时候你们还不明白吗?境界不同,对于天地的领悟也不相同!你虽然吸收信仰,化身成神,战力方面堪比弱一些的圣人。但是你凭借的始终都是外力!在对世界的领悟层面上还是教主级的层次

    !而我不同,我对于天地的领悟早就已经晋升到了圣人级的层面,只是因为这石身的困扰,所以迟迟不能够得到天地认可得证道果!”

    千石很是悠然的从信仰之火中走出。

    一双眸子无比的澄澈,仿佛其中蕴含着无尽的智慧!

    方岳能够看出,这层金色的光芒虽然看起来稀薄,微淡。

    可是它的本质,却是由诸多法则的碎片,交叉,缠绕而成!

    这是秩序的链条,从本质来讲,已经超出了普通的单一法则!

    一般的圣人,在对于法则的运用方面,都未必能够达到千石的水准!

    这千石,的确不凡!

    圣人层次的战斗,方岳寻常的接触不到,他们要打一般也都是去九霄云外,没人的地方斗法。

    这次,司马长空和千石全部都是圣人级别的战力。然而他们的境界却是教主境的水平。

    圣人协议约束不到他们两人的头上。

    这是要现场开撕的节奏。

    方岳赶紧从石坠里面搬出了一个小马扎,敲着二郎腿,乐呵呵的在旁观吃瓜围观。

    方岳的这造型,把那些妖族的大佬度雷住了。

    大哥,两位圣人级别战力的存在在这里大战,而你嗑瓜子,吃瓜看戏,真的合适吗?

    你这心得是多大啊!

    无论是谁活下来,也都饶不了你啊!

    不敬圣人是大罪。

    这不尊重教主巅峰的强者,罪过同样也是不清啊!

    不过,现在无论是千石还是司马长空都没空搭理方岳。

    甚至连魔族的两位将军巴东还有奥朗德也渐渐的和千石走到了一起,他们明白,唇亡齿寒。

    这千石如果干掉了司马长空,他们俩也同样的活不下来。

    石人塑造肉身,需要的血肉精华是越多越好。

    教主级巅峰的血肉精华,正好是上佳的底料。

    “我赌一块灵石的,这千石肯定能够干掉司马长空,巴东还有奥朗德。”

    都到了这个时候,别人都是一副紧张兮兮,等待结果的表情。

    唯独方岳还是思维跳脱,竟然有心思开盘下注。

    “方岳,你太过分了!身为东浮的弟子,你怎么能够如此的诅咒掌教呢?”

    一位老者跳了出来,对方岳横加指责!

    砰的一声。

    一头熊妖挥舞着打巴掌就把这个老者给扇到了一旁!

    老者不过是轮转境的层次,而那熊妖则是阴阳境的强者。

    哪怕是熊妖的随意一击,都够这轮转境的老者给喝上一壶的了!

    老者的脸颊肿胀,半边高起。

    “你这个畜生,居然敢打我!老夫跟你拼了!”

    老者手持拂尘,手掌颤颤巍巍。

    作为东浮的执事长老,他在东浮受人尊重!

    在和平年代长大的他,甚至已经无法从之前安详,太平的东浮幻梦中清醒过来。

    “敢侮辱千石大人的手下!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这些大妖,对方岳还是很尊重的。

    千石喜怒无常,很少对一个人如此的包容和挂心。

    千石对待方岳的态度,他们都看到了!

    看似冷漠,但是相比于千石对他们的态度,已经是相当的和蔼可亲了!

    说不定以后这方岳成为了千石大人眼前的红人,他们还要仰仗方岳在千石的面前美言呢!

    “方岳跪过来受死!我还能给你一个全尸!你竟然勾结妖孽殴打执事长老,你可知道,这是杀头的大罪!”

    那执事长老还是没玩。

    他仰仗自己的身份地位,怒叱方岳。

    方岳本来就对于东浮没有太强的归属感。

    如今看到这老头蹦跶,更是腻歪。

    “大爷,你年岁太大了!看不清楚现在的形式吗?东浮度快没有了,你还在这里摆盼儿这样真的好吗?”

    方岳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调侃的味道。

    这老头年岁大了,脑筋都要转不过来了。

    他还以为自己执事长老的地位尊崇,任何一位东浮的杂役弟子都要听从他的号令!可是,他不知道,方岳从头到尾,都没有把他当成是一号人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