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二章 复苏傀儡
    千石则是迈出一步,挡在了司马长空的面前,冷笑道,“不放!”

    “那就只好是手底下见真章了!凤凰附身,凤鸣九天!”

    司马长空燃烧体内神力,他走的本来就是火之大道的路子!

    司马长空,对于火之大道领悟深刻,叠加神力,已经初步完成了对凤凰幻影的附身!

    凤凰有灵,恍如真实一般!

    它亢奋的唳鸣一声,转眼之间便是冲天而上!

    司马长空背后的凤凰向着千石俯冲而去,翎羽之中,烈火燃烧,可以烧塌虚空,连千石都不得不严肃以待!

    双方交手,这次终于是动了真火。

    而余下的两人也不好惹,无论是巴东还是奥朗德也都是拿出了看家的本领,能够对千石造成巨大的威胁和影响。

    东浮开始坍塌。

    他们四人一旦施展出杀手锏,招招都是圣人级别的。

    东浮坚固,但是也受不了这么折腾!

    有东浮的弟子肉身开始成片爆裂,化成浓浓的血雾,补充司马长空的能量消耗!

    “为东浮而死!你死得其所!”

    司马长空的脸上毫无愧疚的意思。

    在他的脸上,一道道猩红的魔纹犹如枝桠蔓延。

    东浮不灭,所有的弟子血肉,全部都是他补充自身消耗的补品。

    图穷匕见。

    他这位掌教始终都将自己当成了东浮真正的主人,其他一切人等全部都是他眼中的仆役,不值一提!

    在东浮的宗祠中。

    那老者嘴唇苍白。

    缓缓张开了一双污浊的眼睛。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临了吗?东浮将灭,司马长空化身大魔将要和敌人同归于尽!”

    老者的脸颊,两行清泪留下!

    司马长空一旦施展这种手段,那么意味着一切的情况都将不可逆转!

    对于司马长空的这种魔功,他本来也不支持!

    可是,他已经老了!

    已经无法阻止司马长空的野心了!

    “若东浮有罪,那么这罪过,便让我一人承担吧!”

    老者缓缓起身,一股真正的圣人威压横扫而过!

    “东浮永昌盛!轮回无往生!东浮弟子啊!借你们的生命一用,让我回归到全盛状态吧!”

    老者苍老的声音,仿佛化身天音。

    刹那之间,笼罩整个东浮!

    万千东浮弟子,下至杂役,上到阴阳,体内的生命之力都好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样,无法阻止的汹涌而出!

    就连方岳的头顶都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

    这黑洞之中,一股莫大的吸力传递出来。

    他仿佛能够吞噬一切,方岳感觉自己的魂魄都随时会被吸取出来!

    这老者比司马长空更加过分。

    司马长空顶多也就是吸收东浮弟子的生机,血肉,而放他们的灵魂去轮回。

    而这老者竟然无论是肉身还是灵魂都同时吸收,激活秘法,让他短暂获得全盛时期的实力。

    “魔障了,你们统统都是魔障了!千年的东浮,原来根本就是一个大骗局。你们才是比魔族更加邪恶的魔鬼!”

    方岳浑身冰冷。

    他没有想到这两人居然会恶到这般程度!

    人死灯灭,只是开启另外的轮回。

    魔族的斩杀纵然屠杀掉东浮的弟子,也会让他们的魂魄轮回,入地府投胎重生!

    可是,这老者竟然连自家弟子的灵魂都不放过,全部炼化。

    这不是比魔族更邪恶又是什么!

    老者缓缓起身,干瘪的肉身,逐渐的鼓荡起来。

    “他们是为东浮而死,死得其所!我们两人在,这东浮便在,如果我们两人陨落,那么东浮才是真的没了!”

    老者的声音冷漠,再无一丝人情味道。

    “血肉之力,还是远远不够啊!本来还想要再等三百年再施展秘术的!到时候,我和司马长空尽皆为圣,并收集信仰化身神邸!行走于这天地之间,谁还敢阻挡我们的脚步?魔族,又算得了什么?”

    老者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

    他的体内,有慈悲,亦有残忍,有神性,也有魔功!

    这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

    按照方岳的理解,无限的接近于精神分裂的边缘!

    “哈哈哈!东浮,东浮,这附近数千公里,无数人族趋之若鹜的地方,竟然是一处真正的魔窑。所有的东浮弟子,在你们的眼中,不过稻草,成熟了便是收获的时节!”

    有一位阴阳境的东浮长老笑的眼睛里盈满了泪花!

    他抵抗住了头顶那股黑洞的吸力,笑的无比苍凉,笑的无比悲哀。

    他们千年以来,守护的究竟是什么?

    是这东浮的荣耀,是人族的避难所,还是这两人野心无尽之人的贪婪和**!

    这一幕发生,连巴东和奥朗德都心寒了!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为什么会有比他们更有魔性的人族存在!

    &

    nbsp; 两字东浮,到底隐藏着多少秘密!

    千石则是狂笑:“好,好,好!我欲铸造血肉之躯,化为圣者,便是要遭遇天劫,地劫,人劫三重浩劫!你们两人便算是我所遭遇的人劫吧!”

    千石身周方圆百里,所有的人族,妖族,魔族,无论境界统统肉身碎裂,化成血雾,最终凝铸成一具血肉之躯。

    这具血肉之躯,刚刚诞生便是教主境的巅峰!

    千石舍弃自身的尸壳一道一念立刻冲入到了血肉之躯中!

    天地之间,无边异象浮现而出。

    一株十二品的莲花,盛开莲台。

    每一瓣莲叶,都仿佛是玉石雕琢一般,晶莹剔透。

    混沌生莲台!

    这乃是天地至宝,生于宇宙混沌之中,堪比至高神器。

    莲花绽放,七彩斑斓。

    “十二品莲台,乃是天地之间至高至圣的异象。寻常生灵成圣,根本就不会生出这种异象!”

    东浮的老者心中暗惊,他喃喃自语的说道。

    方岳看着那绽放开来的十二品莲台,然后又瞅了一眼旁边石人本尊,连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不过,那石人本尊也是有人守护。

    八位阴阳境的大妖都是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摆出了一副,谁敢动这具身体,我就和谁玩命的表情!

    但是,你守门员就影响我进球了吗?

    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桥梯。

    方岳并不着急出手,这千石的异象虽然唬人,但是潜力并不代表战力。

    一会儿,这天劫便会降临而下!

    万界的意志,便会洞察出石人的真身!

    那个时候,天劫浩瀚,融入天道意志。

    这千石哪怕再强,对抗九天位面的天道意志,也不可能轻易度过这场圣人劫数!

    果然,十二品的莲台幻影逐渐消散。

    取而代之的漫天的乌云滚滚。

    天劫的气息,无比浓厚!

    “圣人劫数降临!万物尽皆朽灭!”

    老者面生悚然,抽身而退,想要等到这千石在度过劫数之后,最虚弱的一刻,再对他出手。

    同时,司马长空,奥朗德,巴东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天劫,代表的乃是天道威严,是整个九天位面的意志。

    虽然九天中断,世界没落。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劫数的威力仍旧不是寻常圣人可以抵挡!

    “这千石太过狂妄,竟然想要在这种环境下度过天劫,一人成圣!纵览天下圣人,谁在渡劫的时候,不是找一处安全的环境,穷乡僻壤,独对天劫!难道他就不怕渡劫的时候发生意外,被人刺杀吗?”

    老者手捋胡须,虽然他还是须发洁白,但是吸收了不知道多少东浮弟子的血肉之后,他已经是气血旺盛,仿佛是一个壮年一般!

    他的一双眸子里,闪烁出一抹得意的光芒。

    若是这千石死了,那么那具石壳便是他的了!

    他的肉身老朽,生机败坏。

    这秘法,施展一次,需要消耗无尽生灵血肉,但也只能够给他延寿五六百年!

    五六百年之后,他欲要继续施展这种残忍的秘法。

    而且,秘法每施展一次,需要的祭品便是多上一倍,而效果却是逐次递减!

    若是能够夺舍这千石的石身,其中旺盛的精血,足以让他数千年乃至上万年,无虞寿元方面的问题!

    老者的双眼火热。

    他就等待着千石的天劫降临。

    然而,千石的嘴角,忽然翘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笑意中,尽皆是不屑,嘲讽的味道。

    “你们是不是在等待着我的天劫降临,然后让我在硬抗天劫的过程中受到眼中的创伤?”

    千石看向东浮的老者,司马长空,奥朗德还有巴东。

    仿佛能够看穿他们内心中真正的想法!

    “不过,我要跟你们说,这一次,你们恐怕要失算了!这天劫,才是我最大的底牌!在你们眼中无法化解的天劫,在我的手中则是杀生大器!”

    千石的声音落下,众人的心头尽皆是咯噔一声。

    “不可能,自古以来,天劫无解,没有人可以掌控天劫,哪怕是再怎么惊艳的天才,在天劫面前也会变得渺小!因为他需要承担劫罚!无法逃避,无法化解!”

    奥朗德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

    天劫难逃,这是万界之中一个常识!

    天劫,本身代表的便是天地规则的一种。

    若是能够逃脱天地规则,这千石的境界恐怕已经达到了高深莫测的天尊之境,对付他们,弹指间,灰飞烟灭,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住!“怎么,我说的话,你们不信?井底之蛙,究竟是井底之蛙!你们这一处世界的规则不全,诞生出来的天尊道统恐怕也是极为有限!在我们彼岸宇宙之中,几乎每一个时代都会诞生出数位乃至数十位天尊级

    的强者,他们会为后辈留下天尊道统!

    而我修炼的便是渡劫天尊留下的道统,渡劫天尊,掌控劫数之力。能够驾驭世间一切天劫!你们的这点天劫算得了什么?将渡劫天尊的道统修行到深处,纵然是大圣级、虚仙级的天劫都可以尽在把控!”千石神色傲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