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四章 天劫
    “巴东!”

    奥朗德歇斯底里的大声咆哮。

    虽然斗嘴,但他和巴东的私交相当不错。可以说是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玩伴。

    如今眼睁睁的看着巴东陨落。

    奥朗德感觉自己的内心都被撕裂!

    “这是你逼我的!”

    奥朗德一拳轰碎一头银色凶兽,他的背后浮现出魔神虚影。

    魔神的传承者。

    这个才是正宗!

    在那虚影出现的一刹那。

    已经被劈成两半的东浮山体动摇,巨石滚落。整个一副世界末日的场景。

    “魔神血脉!哈哈哈,果然是我上好的收藏品!”

    原本那两头在围攻巴东的银色凶兽掉头扑杀向了奥朗德的位置。

    他们的凶气滔天,一出手便是风云鼓动,变幻难测!

    在染血之后,这两头银色的凶兽似乎更强,濡染了一分魔神的气息。

    奥朗德再次陷入到困顿与混战之中。

    纵然有魔神的力量觉醒,他竟然也突破不了这些银色凶兽的层层围杀。

    “这血脉浓度终究是够醇厚啊!瞧着模样,最多也就是千分之一的魔神血脉,觉醒之后,力量也就是增加了一个三五成。”

    方岳品头论足,微微摇头。

    “轰隆隆”

    乌云滚墨,天地颤抖!

    这一层的雷劫劫数,第二层的雷劫即将来临!

    奥朗德状若疯狂的说道:“哈哈哈,千石,这第一层的天劫你能够操纵,可是根据我的感应,这第二层天劫的强度乃是第一层天劫的数目,我看你还能否操纵!”

    千石面容逐渐的凝重起来,对于那空中浓浓滚动的劫云,心中生出无尽的畏惧。

    这并非是他的一种情绪,而是天道波动给人带来的一种影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可以理解为一种势。

    就好像是两军交锋,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最看重的便是气势。

    一旦气势方面可以压倒敌人,让对方生出畏惧,胆怯的情绪。

    便算是已经赢了一大半!

    而这天劫,也是这般道理。

    先酝酿气势,先声夺人,让对方露出一丝破绽再说。

    “天道,势,这的确是有点意思!”

    方岳在渡劫方面,经验相当老道,如果单说渡劫的次数,恐怕是一些老牌的大圣都远不如他。

    可是,他的修为境界毕竟有限。

    层次在那里了。

    天劫强也强不到哪里去,还不至于涉及到势的层次!

    除却方岳,在天劫之下,几乎所有人都是战战兢兢。

    恨不得多的越远越好。

    这天劫降临,一切被笼罩在天劫之下的生灵,都会被动渡劫,遇到与自己境界相互匹配的天劫!

    绝大多数的修行者,都不曾渡劫,一般人,唯有达到教主境的层次,才会遇到天劫考验。

    一般人,有几个可以跟方岳一样,渡个天劫,好像是家常便饭一样。

    唯有方岳,遮掩自身气息。

    默立在天劫笼罩范围的边缘,在观摩天劫。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这自然,才是最好的老师。

    方岳观摩这天道之势,乌云如墨,不断翻滚。

    那沉沉的压迫感越来越强。

    甚至影响到一些先天境的东浮弟子跪在地上,嘴唇发白,哆哆嗦嗦,随时都有可能昏死过去。

    “这天劫怎么还不落下?”

    有一头大妖,露出了一抹疑惑的目光。“你不懂,这是天劫的一个过程!先蓄力,然后在轰然爆发!这就好像是打拳一拳,先手肘,再出拳,才能形成冲劲,有力量,有威力!这手肘的过程,便是蓄力的过程!这也是所谓的酝酿一个最简单势的

    过程!”

    方岳给那大妖解释。

    大妖却是一点都不领情。

    他一头堂堂阴阳境层次的大妖,怎么可能在见识方面,连一个先天境的杂役弟子都不如。

    妖族,也讲究颜面。

    他冷笑说道:“你懂!”

    方岳混不在意,他在紧紧的盯着那天空中不断翻滚的墨汁一样的乌云。

    忽然之间,心灵福至。

    方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我懂了!这天地万般,都是阴阳之道!负阴抱阳,方才是正途!就譬如这魔法,需要先吟唱一段长长的咒语,这不是在装神弄鬼,而是聚集周围的天地元素。吟唱的咒语越长汇聚的元素数目也便是越多,

    直至魔法师再也负担不住,然后才一股脑的爆发出去!”

    方岳东一句,西一句,听的那大妖也不明白。

    但他注意到,这方岳和其他的人不太一样。

    这劫云之中凝聚的天威越来越强。

    连天地境的东浮弟子,乃至魔族都变得颇有压力,开始咬牙坚持。

    但是方岳却好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那天劫的威压,对他似乎是从来没有形成任何的负担。

    一个先天境的杂役弟子竟然比寻常的天地境都强?

    这家伙,一定是很有猫腻!“魔法是吟唱,术法便是结印!这最开始的手印,是在聚集天地元气,而最终的手印,便是将之彻底的释放出去!我虽然也算是一位术修,但每次施展术法都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这一下,我终于懂了!

    大道至简,原来都是一般模样

    !”

    方岳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明白道理,未必会立刻有多大的提升。

    但是运用起来,肯定是更加的精致与巧妙。

    “雷印,掌心雷!”

    方岳迫不及待的立刻实验起来。

    他施展出最基础的雷霆术法,雷印!

    这雷印,不过是有九道手印。

    方岳将这九道手印逐一打出,细细体味周边天地元素的变化。

    果然,在前两道手印打出之后,这周围的雷霆元素逐渐聚集。

    而第三道手印落下的时候,天地元素凝聚的速度猛然增加!

    第四道手印打出,天地元素增加的速度开始逐渐放缓。

    第五道和第六道手印落下,聚集出来的雷霆元素开始塑形,变成闪电的模样。

    第八道手印,是在固化这雷霆的形状。

    第九道手印,乃是将雷霆释放出去!

    轰得一声,一道闪电从方岳的手中击出。

    在他不远处的一块人头大小的石头被击中,轰得一声,爆碎成为了数十块碎石飞溅。

    “方岳,你这是在干嘛?故意吓人是吗?这天劫雷霆已经是够可怕了!你居然还在这里添油加醋!”

    一道训斥的声音传来。

    这是东浮一个未曾死去的轮转境的执事长老。

    他呵斥方岳。

    方岳的眼睛亮起。

    自言自语的说道:“你既然送上门来,那你就为我检验这掌心雷的威力吧!”

    方岳说完,便是开始实验起来。

    他再次凝结掌心雷,但却将第四道手印,反复打了两次!

    这雷霆汇聚的速度,最起码快了十倍!

    轰得一声,方岳将手中的掌心雷打了出去。

    威力比刚才的那一击大了起码十倍!

    “方岳,你发什么疯?”

    那执事长老吓了一跳,随手召唤出一面金属小盾将方岳的掌心雷格挡下来。

    不过,这掌心雷虽然威力超越寻常的掌心雷。

    但是对于他这种轮转境的强者还难以造成什么明显的威胁。

    “第四道手印的威力,果然可以叠加,那么如果是再叠加一次呢?威力会不会更大!”

    方岳完全忽视了这东浮执事长老的感受,反正对方也和自己没有多少善意。

    弄死就弄死了!

    方岳的世界观里,无分善恶,只有对他好与不好!

    方岳的第三道掌心雷的威力,提升到了百倍!

    因为第四道手印,他反复叠加了三次!

    两次是十倍威力,三次是百倍威力!

    这次的掌心雷一出现,便是犹如蛟龙出海,一发而不可收拾!

    这天劫还没有降临,方岳的掌心雷便是已经声势浩大,让众人心惊不已。

    当的一声。

    方岳这一次落下的掌心雷,让执事长老的小盾都开始微微颤抖。

    小盾后面的执事长老更是手掌发麻!

    他惊疑不定的看着方岳。

    掌心雷,这等寻常的术法,自然是不算罕见。

    可是罕见的是,方岳释放出来的掌心雷,超出他以往的认知。

    “可惜,这掌心雷威力超过百倍,力量开始变得分散起来!”

    方岳对于这百倍威力的掌心雷威力不算满意。

    因为威力分散,无法凝聚一处。

    那么这掌心雷根本就无法造成太大的杀伤力!

    “这第五道和第六道手印,是用来将雷霆凝固成型的!我倒是可以试试,这两道手印,多叠加几次!”

    方岳自言自语。

    他再次施展出掌心雷。

    这次,他将第五道手印和第六道手印都是施展了两次。

    再次施展出掌心雷,这雷霆之力竟然凝聚成了针尖!

    而且,掌心雷变成了紫黑色,宛如实质一般。

    叮的一声,掌心雷轻而易举的将那东浮轮转境执事长老的盾牌刺破,出现了一个头发粗细的小圆孔。

    “啊!”

    东浮轮转境的执事长老手掌被洞穿。

    鲜血汩汩,涌流不止。

    “果然,将力量汇聚一处,虽然其中的元素数目不变,可是威力却能够成倍的增长!”

    方岳这才对掌心雷的威力感到满意。

    此刻,那第二波的天劫依旧是迟迟未至。

    但是那威压越发的浓重,已经有先天境的修行者承受不住昏厥过去。

    天地境的修行者也不好受,都是在咬牙切齿的苦苦煎熬。

    甚至连轮转境的强者都开始受到一定的影响。

    唯有方岳是个异类,表现出来的明明是先天境,但还是活蹦乱跳的,到处找人实验他新研究出来的掌心雷的威力!

    这个时候,那些被千石召唤出来的银色凶兽也全部消散。

    千石撤回了力量,他要专心对抗圣人劫数。

    他的面色严肃。

    没想到他反复估量,还是小看了这圣人劫数的威力。

    方才是第二波,他已经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压力。

    其他人,感受的不过是那天劫的压力余威。唯有在天劫中心的他,感受的才是真正的天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