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五章 谁是蝼蚁
    那压力比外围的余波强大数万乃至数十万倍!

    连他的道心,都是有了一丝微微的动摇。

    “这个方岳有古怪!杀了他!”

    巴东稍微缓了口气。

    马上便是将目光挪移到了方岳的身上。

    之前那扒光魔族将领的事情,他可是记在心里,这是他们魔族的耻辱。

    堂堂魔族,侵略如火,奴役万界。什么时候,他们也有被人绑起来吊打的时候。

    东浮老者还有司马长空也没有出声。

    这方岳虽然名义上是东浮的杂役弟子。

    但是显然身份和来历有很大的猫腻,他们也想要知道方岳身上的问题所在。

    正好借助巴东的刀子,解剖这个方岳看看!

    “你们这是心意已决,一定要对我动手了?”

    方岳凝视巴东等人。

    “杀你?哈哈,方岳,你未免也太高估自己了!对付你,何须用到一个杀字,你在我的眼中不过是一头卑微的蝼蚁!”

    巴东冷笑,他看向方岳,一双眸子里,尽皆是轻蔑的神色。

    的确,以他教主级层次的修为境界,哪怕是知道这方岳身上可能会有诸多猫腻。他若要斩杀方岳,也只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

    方岳站在巴东的对面,看着巴东那傲然的神色,不由得轻轻叹息。

    “我觉得,魔族让你来当这次出征的将领,可能是一个失败的决策,正所谓,骄兵必败,你真的以为在这个种特殊的环境下,你可以轻易的灭杀我吗?”

    巴东笑道:“我不杀你,誓不为人!别说是在我跟前,就算是你逃到天涯海角,也难以逃出我的追杀!”

    巴东信心满满,这方岳还真是狂妄,才这点实力,就敢跟自己叫板。

    一步境界,一层天。

    这方岳和自己相差了好几十个小境界,其中的差距,恍如沟壑一般,难以逾越。

    “这可是你说的,来呀!追我啊!互相伤害啊!”

    方岳的表情忽然从严肃变成了贱兮兮的模样。

    他退后一步,到了那漫天落下的雷光电影之中。

    巴东脸上的表情僵住。

    “方岳,你不要命了!”

    巴东揉揉眼睛,不敢相信,虽然方岳落下的位置只是那天劫的边缘。

    但他的气息,依旧被天劫所感应,降下了和他境界匹配的天劫。

    那只是普通的天地境层次的天劫。

    方岳的敛息术,可以瞒得了所有人却瞒不住天道的意志。

    那雷劫的声势很浩大。

    千石的天劫还在酝酿气势,方岳就事先来了一场前奏!

    噼里啪啦,方岳在天劫中独行。

    这仅是普通的天地境的天劫,看起来唬人,实际上对他难以造成任何的伤害!

    方岳是渡劫的老手,他甚至还有时间,慢慢悠悠的在天劫中研究这雷光与正常的雷霆术法有什么不同!

    “你不是要杀我吗?来杀我啊!”

    方岳挺了挺自己的胸脯,对那巴东满是挑衅神色的说道。

    巴东好像是吃了苍蝇屎一样,满脸的惨绿,这个世界上怎么回有这么贱的选手。

    你躲在天劫笼罩的范围内,鬼**才去哪里杀你呢!

    一旦被天劫感应上,他要度过的天劫不说是圣人劫的层次,最起码也是半个圣人劫。

    他又没有准备,很容易真的陨落在这里。

    “方岳,你给我等着,我就不信,你永远都会躲在这天劫笼罩的范围内,你踏出这天劫范围的一刻,便是你的死期降临!”

    巴东再次撂下一句狠话。

    这场子还是要找回来的!

    方岳笑嘻嘻的说道:“那我现在就走出天劫的范围,你来杀我啊!”

    方岳说着,果然走了出来,在他的头上还顶着一团黑乎乎的劫云。

    实际上,一旦触发天劫,就会被天意给盯上!

    纵然是离开天劫笼罩的范围,劫云依旧跟随,直至其中的能量耗尽为止。

    这是一种惩罚性的劫数。

    是严肃的警告,告诉方岳不要影响他人渡劫!

    方岳与巴东正面对决!

    巴东掉头就跑。

    这家伙怎么还把人家的天劫给拐带出来了。

    这玩意儿也不能够随便沾染啊!

    “来啊!互相伤害啊!”

    方岳挥舞拳头,捶打着胸膛,一副粗狂而野蛮的样子。

    巴东跑得速度更快了,生怕被方岳追杀,这尼玛都是拿来的彪子。

    怎么如此凶悍,一言不合就放天劫,这玩意儿圣人碰到也得撒脚丫子跑路啊!

    “咦?人呢?你个胆小鬼,这魔族的威名都被你给败坏了!说好的互相伤害呢?怎么你跑了!这样离我而去,你于心何忍!”

    方岳一边念叨,一边在寻你着巴东的气息紧追不放。

    巴东并未离开太远。毕竟他手底下的魔族大军还都在旁边看着呢!

    然而,方岳穷追不舍下。

    巴东只能继续跑路,他一位堂堂教主级巅峰的强者,居然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顶着一团黑乎乎的天劫,兜着屁股追杀。

    这是他人生路上的污点,注定无法被洗掉!“这方岳的确有古怪,他的境界按照天劫的强度估摸,应该是天地境层次!然而,他对于天劫的熟悉程度,却比我等还强!并且,寻常的天地境的天劫,连轮转境都会生出压力,而无法对他造成丝毫的影响

    。这其中,定有古怪!”

    东浮老者在喃喃自语,他也没有胆量去接近方岳。

    这家伙现在就是一头刺猬,谁碰到就是扎一身的刺!

    终归于,在千呼万唤之中,千石的天劫终于落下。

    万顷雷光轰然坠下。

    千石还没有怎么样,在茫茫的白光之下,千石脚下的东浮山便已经被炸掉了数十米的山峰!

    山峰碎裂,魔气冲霄。

    在东浮之下,似乎是有着某股强大的力量在酝酿。

    整座山峰便是一处封印。

    山峰两半,山尖碎裂。

    预示着封印即将破灭!

    可是此时的千石已经顾不上许多,他在专心致志的对抗天劫。

    一张画卷,在他的头顶铺展开来,其中有花鸟鱼虫,尽皆栩栩如生。

    万丈天劫坠落其中,被快速的封印,凝固成为永恒的印记。

    “这是一件圣人级的法器!没想到这千石已经运转自如,连雷霆都能够封印。果然比一般的教主级巅峰的强者要强大了不只是一星半点!”

    方岳依旧在观摩千石的天劫。

    圣人劫,千百年来难得一见。

    其中涉及到了种种天地规则,法则演化,但凡能够从中领悟出一丝精妙,就抵得上数十年的辛苦修行!

    “千年东浮毁于一旦。东浮之下,封印的先祖魔壳也将出世!这天地自此再无安宁之日!”

    东浮老者喃喃自语,他一双浊黄的老眼凝视着山体下不断汩汩涌动而出的魔气。

    那魔气很浓烈!

    看的巴东和奥朗德都是不由驻足。

    谁**到底才是真正的魔族。

    为何这东浮山下涌动而出的魔气,连他们都感觉恐怖,会被同化?“这魔气的释放者起码是在圣人级的巅峰层次,这是他无意间呼吸吐纳从体内排挤出来的魔气并非是故意形成,但这魔气的精纯程度,已经到令人骇然的地步,沾染一丝,再善良的生灵也会堕落成为嗜血的

    魔头!”

    东浮的变化,也被千石映在心底。

    他的确是没有选对一个渡劫的地方,然而,开工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开始渡劫,那就只能够迎着头皮坚持下去。

    方岳的脚下,也是沾染上了一丝魔气。

    这魔气,竟然可以自己演化成为万千生灵。

    方岳脚下的这一缕魔气,便是幻化成为了一条毒蛇的模样。

    它咝咝地吐出红色的芯子,似乎是想要择人而噬。

    方岳有些悚然。

    “这都什么事啊!为啥别人做件事情,都是顺风顺水,自己干点嘛都不太平呢?”

    方岳苦笑。

    他明明只是想要来这里划划水的。

    找个小门小派,平平安安,度过一百天的试练,然后拍拍屁股走人的!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这不仅有风,而且还是一场狂风都要把自己这棵小树苗给活活刮断了啊!

    大概,这就是命吧!

    方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然后任凭那些雷劫洗礼身体。

    雷霆天劫,至刚至阳。

    号称是能够清理天地间一些的邪秽。

    雷霆与那魔气演化而成的毒蛇碰撞。

    毒蛇张开嘴巴,竟然把所有的雷霆都给吞噬了进去!

    “咝!”

    方岳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玩意儿成精了。

    一条魔气演化而成的小蛇,居然把天劫都给吞掉了!

    天劫在毒蛇的腹中挣扎,不甘心这样被魔气化解掉。

    两者互相克制。

    最终两败俱伤。

    闪电消散。魔气毒蛇也变得无比虚弱。

    它趴在方岳的脚下,一双眸子,很是可怜的看向方岳。

    它似乎是在向方岳求饶。

    方岳则是揉了揉眼睛。

    这缕魔气难道是真的成精了吗?

    这魔气化灵,竟然还有了自己独特的智慧!

    方岳生出一丝犹豫。

    这小蛇似乎是相当的不凡。

    这并不是一缕普通的魔气。除却单纯的杀戮之念,它已经诞生出了类似于人族的七情六欲!

    就在方岳犹豫的这一刹那。

    小蛇忽然间,腾跃而起,张开尖锐的獠牙他的脚踝狠狠一咬。

    咣当一声。

    小蛇的牙齿绷断!

    方岳哈哈大笑。

    他的肉身百阶可不是平白修炼的。

    若论强度,在几次的强化之后,他的肉身比寻常的教主级的法器可是丝毫不弱!

    小蛇疼得一颗颗泪珠在眼睛里打转。

    方岳则是不再迟疑。

    “你这小骗子,竟然都知道欺骗我了!我要斩妖除魔,留你不得!”

    方岳双指并拢,化成一缕剑芒。

    倏然斩落而下。

    小蛇两段,身躯烟消云散。

    一粒婴儿拇指大小的黑色珠子从中滚落出来。其中的魔气极为精纯,而且没有任何的杂质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