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4章 心思
    ,精彩无弹窗免费!

    “青莲剑歌第四式,仙人指路!”

    凌尘并未废话,紧接着第四招就施展了出去,这一剑刺出的瞬间,他的身后,也是陡然浮现出一道仙风道骨的身影,这道身影,缥缈,潇洒,不羁,自在,就似是天上的仙人一般,这名仙人模样的虚影和凌尘做出一样的动作,将手中的长剑猛然刺出。

    这一剑犹如闪电,快如流星般地刺在了那一滩水流之中,将水流洞穿。

    飘逸无比的剑芒,直逼云瑶女帝的眉心。

    凌尘眼瞳微微一缩,云瑶女帝竟然没有躲他这一剑。

    视线当中,云瑶女帝的眉心陡然裂了开来,那一道剑光竟是生生地刺了进去,然后彻底没入了云瑶女帝的眉心,消失不见。

    “竟然直接用**吞噬了剑气。”

    看到这一幕,凌尘忍不住大吃了一惊,这一招仙人指路的威力,他是十分清楚的,之前在天剑大会上,这一招直接击败了司马逍遥,威力惊人。

    想不到,到了云瑶女帝这里,竟然如此脆弱不堪。

    “不错,如果不是我最后释放了修为,恐怕还很难挡住这一剑。”

    云瑶女帝美眸一亮,点了点头,显然对凌尘所施展出来的剑招威力十分满意。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已经测试出来,凌尘并没有欺瞒于她,所施展出来的这四招,大致和剑仙玉璧中的招式差不多。

    另一方面,从凌尘所施展的《青莲剑歌》四招中,加深了她对于《青莲剑歌》的理解,因为剑仙玉璧上,不过就是几首诗而已,这里面的剑招,还需要个人去领悟,这个过程不简单,而如今她亲眼见识了凌尘的四招青莲剑法,自然就能省去许多工夫。

    “陛下谦虚了。”

    凌尘自然知道云瑶女帝打的是什么算盘,不过现在他需要和对方合作,以对方作为靠山,因此这些东西,就当做是送给这云瑶女帝的礼物好了,他日说不定能有大用。

    “凌尘,你很不错,对朕也很忠诚,我既然得了你的好处,也不能亏待于你,说吧,你想要什么,朕都可以给你。”

    云瑶女帝看凌尘的目光显得变得有些不一样了,《青莲剑歌》这种级别的剑法,任何人恐怕都想藏着掖着,不会轻易地展示于人,然而今天凌尘显然是尽心尽力地将前四招展现给了她,所以在云瑶女帝看来,凌尘无疑是对她非常忠心,这么天赋优秀的一个人,对自己还这么忠诚,实在难得。

    “在下已经得了陛下的重赏,哪里还敢要什么其他赏赐。”

    凌尘哪里知道云瑶女帝是不是在试探自己,这君王的心思如海底针一般,深不可测,更不要说对方还是个千古以来唯一的一位女皇帝。

    “一码归一码,上次是对天剑大会冠军的奖励,而这次,是朕要赐给你个人的。”

    云瑶女帝一步步向着凌尘走近过来,两人的距离被拉近到三步之内,就连云瑶女帝身上的那股独特的体香,凌尘都能清晰地闻到。

    当然,凌尘可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他也没这个心思,况且外界传得沸沸扬扬,云瑶女帝,对男人没有太大的兴趣,一般中央皇朝的历代皇帝,都会有后宫,佳丽三千、妃子成群等等,但是云瑶女帝,这个女人却将后宫废除了,而且身边也没有传闻有什么男宠的存在,据外界传言,很可能是个性冷淡,或者是可能性取向不正常。

    这样一个恐怖的女人,凌尘觉得自己还是敬而远之为好。

    “朕看你之前所用的剑法,包含雷之真意和火之真意两大武学真意,你腰间所佩的这一把宝剑,是一把火属性的宝剑,对火之真意有增幅,但是对雷之真意却毫无加成,朕这里,刚好有一把十分适合你的宝剑。”

    云瑶女帝当然不知道凌尘在想些什么,她恐怕也料不到凌尘会是这种心理,她玉手一翻,手中雷光闪现,赫然出现了一柄宝剑。

    从宝剑散发出来的波动来判断,这把剑,和赤天剑是一个级别的,俨然是达到了圣品宝剑的级别。

    然而赤天剑因为曾经还受过损伤的缘故,现在只能算是勉强跻身圣品宝剑层次的水平,而眼前的这柄宝剑,却俨然是一柄货真价实的圣品宝剑。

    凌尘将宝剑接了过来,将宝剑从剑鞘中拔了出来,一缕狂暴的雷霆气息,顿时蔓延了出来,在虚空中闪烁。

    一道清脆的雷音,极为悦耳,随着宝剑的出鞘,同样是传荡了开来。

    那股纯粹的雷霆之力,还顺着凌尘的手掌,一直传递到了凌尘的体内。

    “雷音剑。”

    在握剑的霎那,凌尘也是得知了这柄宝剑的名字。

    “果然是一把绝世好剑。”

    凌尘眼睛一亮,点了点头,其实能够跻身进入圣品级别的武器,都不会是什么寻常之物,这把雷音剑也一样,那剑鞘上面还刻了云瑶女帝的名字,显然是对方曾经用过的佩剑。

    凌尘没想到,这云瑶女帝居然会把这么贵重的东西交给他。有了这把剑,的确能够将雷切的威力再度提升一倍以上,对于他的实力,有不小的提升。

    “多谢陛下。”

    凌尘也没推辞,这把雷音剑,的确是他十分需要的东西,而且在这个节骨眼上推辞,也会显得有些虚情假意。

    “凌尘,你现在是朕的人,这把剑虽然珍贵,但是能够配的上它的人,整个年轻一代中除了你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云瑶女帝郑重其事地道,她这么说,显然是将剑无双都排除掉了,将凌尘抬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地位。

    “但是,”

    然而下一刻,她便突然凑近了上来,以惊人的速度贴近了凌尘的耳畔,以至于即便距离很近,凌尘依旧没能看清楚对方的容貌。

    突然间,云瑶女帝就话锋一转,声音也是变得极为冰冷起来,“你要是敢背叛朕的话,朕一定会让你成为全天下死得最难看的那个人。”

    凌尘闻言,也是连忙说了一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之类的话,不过他的心中,却也是十分狐疑,这云瑶女帝为何要花这么大力气来笼络自己,就算他年轻有为,天赋出众,似乎也没有必要这么下血本投资吧,或者说,这云瑶女帝现在的处境,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好?

    不过凌尘也并没有多想,不管如何,这云瑶女帝既然对他施以厚恩,大不了,日后报答一下她就行了,但想自己赴汤蹈火,上刀山下火海,舍生忘死什么的,那就想多了。

    他凌尘,不会受任何人掌控,也不会为任何人所钳制。

    “我相信是个聪明人,会做出最明智的选择,你且回去吧。”云瑶女帝脸色恢复了正常,淡淡地道。

    “在下告退。”

    凌尘松了一口气,随即退出了御花园。

    在凌尘离开之后,一名内官也是出现在了亭台之中,走到了云瑶女帝的身后,恭敬道:“这凌尘虽然确实天赋出众,但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对陛下是何等的态度,目前都还不清楚,陛下之前对他已经够好了,今日何必又这么厚待于他。”

    这名内官,正是之前在天剑大会上服饰云瑶女帝的那名内官,他实在奇怪,毕竟这位女帝陛下,以前可从来没有对一位年轻天才如此特殊对待过。

    “他和其他人不一样,”

    云瑶女帝脸庞上笼罩的薄雾稍淡了些,显露出了一张略显模糊的绝世面庞,眼如点漆,清丽绝俗,无疑是一位倾国倾城的大美人,而且她的美眸,犹如秋水,看上去楚楚可怜,弱质纤纤,实在是和她的霸道气质大相径庭。

    如果凌尘看到了这张脸,或许就会明白,这云瑶女帝为何总是要用秘法来遮掩自己的容貌了。

    看到这张脸,只怕绝大多数人,都会将云瑶女帝当成一个柔弱的小姑娘,可以随便调戏、欺负,根本无法和女帝的威仪联系在一起。

    “这个家伙,他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要优秀,若他能够和朕站在一起,这天下间,日后还有何人敢和朕作对?”

    云瑶女帝美眸中迸射两道精光,“更何况,朕若是想要江山永固,千秋万代,也必须要一个强大的伴侣。”

    什么,伴侣?

    内官的脸色变了,女帝陛下,竟然并不是单纯地将凌尘当成是臣子看待,而是当成了未来的伴侣?

    难道这位从来不对任何男子正眼相看的女帝陛下,对凌尘动凡心了?

    不过想想也就不难理解,若云瑶女帝真的想要千秋万代,她就必须还是要找一个男人,传承她的千古功业,而普通男人对方根本看不上,或许也只有凌尘这种顶级的妖孽人物,才能入得了她的法眼。

    毕竟绝世妖孽和绝世妖孽结合,生下来的也必定是妖孽。

    凌尘身为这数百年来诞生的绝世天才,倒的确有这个资格。

    “若这凌尘不识好歹,对陛下不忠呢?”

    勉强压住了心中的震惊之意,内官忍不住继续问道。

    “那就立刻杀了他!”

    云瑶女帝毫不犹豫地冷声道,“这种人若是不能为朕所用,留着只会是祸害!就算他再天才,也绝不能留他的性命。”

    “奴才明白了。”

    内官这才放下心来,女帝还是那个冷酷无情的女帝,虽然对凌尘有点超乎意外地欣赏,但依旧心狠手辣,若凌尘对自己构成威胁,对方还是会毫不犹豫地杀了凌尘,以绝后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