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回宗
    空气阴冷潮湿,潺潺的水流声从远处传来,一株株古树拔地而起,怕是有几十米高,茂密的灌木如巨伞一样将阳光遮住,只有少许日光顽强的投射在发霉的湿地上。

    如今这里已经走出了葬魂谷的范围,凌尘估算了一下,这里应该是风之国北部的天魔林。

    在这片波澜壮阔的天元大陆上,屹立的国家多不胜数,不过在这片处于半封闭状态的极南之地,基本上以五大国为主导,分别是风之国,雷之国,泽之国,火之国,土之国。

    各国都有朝廷诸侯,分疆治地,征纳赋税,统治黎民。但是在五大国中真正具备掌控力的,却是各个宗门!

    武林为尊,朝廷为次。因此天下人所尊奉的并不是皇帝诸侯,而是武林至尊。

    虽有百家争鸣,不及武道一家。

    “这里距离神意门已经不远,只需要半日,应该便能回去了。”

    凌尘心中盘算了一下路程,便打算继续赶路。

    就在这时候,前方的林中却突然传来异动。

    凌尘眼神微动,下意识地朝着那异动传来的位置靠近过去。

    藏身于一棵大树后,只见在那前方的小道上,一辆马车正缓缓驶过。在那马车上,赫然有着一老一少,而一道略微稚嫩的声音,从那明眸皓齿的少女口中响了起来。

    “圣女归,魔教兴;神门覆,至尊亡。”

    “武林诡谲风云起,天下不知落何家。”

    ……

    短短几句话,如同民谣一般,朗朗上口。

    “盈盈,这里可是天魔林,给我安静一点,当心引来了贼人。”

    那正在驾车的老者回顾了一眼车上的少女,呵斥了一句。

    岂知那少女却不慌不忙,小脸上反而浮现出甜美的笑容,“古爷爷,有你在这儿,盈盈可不怕。”

    “可别介,你可别当你古爷爷是天下第一高手,我这点功力,一旦遇上真正的高手,恐怕逃都逃不掉。”那老者自嘲一笑,这孩子毕竟没出来见过世面,太相信他的实力了,殊不知,这武林中高手如云,以他这区区八重境武者的修为,那是排不上号的。

    正当老者欲要再说时,却忽然似乎察觉了什么,连忙转头,目光一转,精光毕露,“谁?”

    “二位莫要惊慌,在下只是路过而已。”

    “唰”的一声,从那大树上掠下来一道人影,赫然却是凌尘。

    他本不会靠近,徒惹这老者怀疑,但是听到那民谣的内容后,心中却难以再保持平静了。

    “是个少年?”

    见只有凌尘一人,老者的警觉性也是减了不少,不过仍存有怀疑,“小兄弟,这里可是天魔林深处,你怎会孤身一人出现在这里,而且好像还受了不轻的伤?”

    “一言难尽。”

    凌尘摇了摇头,他身上发生的事情自然不可能告诉别人,随即他微微拱手道:“我只想问前辈一个问题,问完便离开。”

    “小兄弟请问。”老者看凌尘气度不凡,猜想后者必是哪个武学世家的后辈子弟,多半在这天魔林中历练迷了路。

    “刚才这位小妹所说的话,可指的是神意门近日发生的事情?圣女归,魔教兴;神门覆,至尊亡。此话何解?”

    说完,凌尘的面色也是凝重了起来。他的面色略显紧张,从字面上,他已经能够猜到一些了。

    “没错,后两句指的正是神意门之变,据说是魔教圣女柳惜灵背叛了夫君天羽至尊,勾结圣巫教发动突袭,里应外合,导致神意门死伤惨重,过半高手被杀,差点覆灭。”

    “同时,时隔十五年,柳惜灵终于重返圣巫教总坛,这被圣巫教徒视作是大兴之兆。”

    “这不可能!”

    凌尘面色剧变,难以置信。

    他根本不相信父亲会死,更不相信母亲会背叛父亲,做出这种事情来。

    “小兄弟,我们刚从神意门那边过来,此事千真万确。”老者不知道凌尘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反应,他以为凌尘不信,立即接着说道:“如今的神意门由副宗主申屠彦执掌,他们已经发布了天羽至尊死亡的消息,并对柳惜灵发布了必杀令。”

    “可惜啊,武林神话就此陨落,更可惜的是,一代天骄,他的儿子凌尘也在这次剧变中丧命,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听到这里,原本已经心神沮丧的凌尘突然眼睛一亮,他原本认为有点相信凌天羽陨落的消息,但是现在,他却又不这么想了。

    连他都能够在这次的巨变中起死回生,堂堂天羽至尊,难道会就这么容易死了?

    别人信,但凌尘绝不相信。

    况且这什么“圣女归,魔教兴;神门覆,至尊亡”的话,凌尘也根本不信,此事一定是另有隐情。

    “多谢告知。”

    凌尘向着老者拱了拱手,随即也是转身飞掠而去。

    ……

    神意门的位置,居于风之国腹地,坐落于钟灵毓秀的万象山中,身为武林正道领袖,神意门在风之国,基本能够做到一言九鼎,地位至高无上。

    凌尘出了天魔林后,便快马加鞭赶回了神意门。

    此刻的神意门,早已没了往日的那种兴盛气势,反而有着几分颓败之意,宗门之中的弟子少了大半,门可罗雀。

    当凌尘踏入神意门时,也是立即有着一道道目光落在他身上。

    “嗯,那不是少宗主凌尘吗?他不是已经死在魔门妖人的手里了么?”

    “哼,他现在还配称为少宗主吗?我看是妖女之子,宗门罪人。”

    “说的是,若非因为柳惜灵那个妖女,天羽至尊怎么会陨落?我神意门又怎么会遭此大难?”

    “别这么说,天羽至尊是凌尘的父亲,恐怕他现在也很难受。”

    毫不客气的议论之声,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司马阴和龙贾在哪?给我滚出来!”

    对于这般议论,凌尘却是直接无视,而后运起真气,厉声喝道。

    声音在真气的包裹下,迅速扩散出去,如同多米诺骨牌般,惊动的人也越来越多。

    这司马阴和龙贾,正是将他抛尸悬崖的胖瘦黑衣人。

    “何方鼠辈,胆敢在此叫喝?”

    蓦然间,风声起,两道人影暴掠而来,停在了前方的空地上。

    “怎么是你这小子?你不是已经……”

    见得眼前的白衣少年居然是凌尘,那司马阴也是一愣,有些不可思议。

    “不是已经被你二人丢下了葬魂崖,是么?”

    凌尘冷笑了一声,道。

    二人闻言也是面色一变,其中那龙贾连喝道,“一派胡言,我二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你可休要污蔑我们!”

    “污蔑?我亲眼所见,怎可能是污蔑,今天我便要取你二人的性命!”

    说罢,凌尘也是拔出腰间宝剑,杀意毫不掩饰地释放出来。

    “大胆,这里可是宗门重地,你竟敢逞凶?”司马阴下意识大吃了一惊,露出几分怯意。

    而此刻龙贾却大笑了起来,丝毫不慌,“怕什么,他全身的经脉已经被废了,就现在的状态,难道以为自己还是武林第一天才?笑话!”

    听的这话,司马阴也是面露恍然之色,脸色惊色瞬烟消云散,对啊,现在的凌尘都已经废掉了,他还怕个球?

    倒不如就趁这个机会彻底灭了他,斩草除根。反正是凌尘先嚷嚷着要杀他们,就算他们杀了凌尘,也能够说成是自卫。

    “上!”

    两人对视了一眼,眼中不约而同地闪现出杀机。

    “人级中品刀法,淬血一刀!”

    “人级中品拳法,杀破狼!”

    几乎在同时间出招,两人一出手就是杀招,欲要在瞬间将凌尘置于死地。

    哗!

    凌尘的剑也动了,他虽然修为十不存一,可剑法却并未有受影响。

    他连出四剑,剑光如潮,如风如影,时而磅礴,时而飘逸,捉摸不定,眨眼间就突破了司马阴和龙贾的招数。

    “是大风剑歌!”

    一名神意门弟子认出了凌尘所施展的剑法。

    “大风剑歌可是地级剑法!这四招分别是大风起,云飞扬,威海内,守四方。在凌尘手中居然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一般。”另一名神意门弟子也是一副大开眼界的样子。

    武林第一天才,果然名不虚传。

    “怎么可能?”

    司马阴和龙贾二人面色难看,这个凌尘,明明只剩下可怜的一重境修为,怎么可能斗得过他们两个三重境的武者?

    “你们低估了驽马和麒麟的差距。”

    凌尘的声音在二人耳边响起,下一刻,“卡擦”一声,剑光从龙贾面前闪过,犹如暴风。

    剑光过处,龙贾的脖子上突然出现一道血痕,随即爆裂开来,鲜血狂飙。

    “死了?”

    司马阴有大惊失色,正当他打算抽身后退的时候,那冰冷的剑锋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不过电光火石的时间,司马阴二人便被击败。

    “说吧,你们背后的主使者是谁?”

    凌尘的眼中有着一缕精光凝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