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潜龙在渊
    仅仅凭这两个人,自然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胆子,当初打伤他的是一名神秘人,这两个人肯定知道点什么。

    “什么背后的人,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司马阴面色阴晴不定地道。

    “你不说我也有办法查到,我只给你三个呼吸的时间,不说就死。”

    “一,二……三!”

    凌尘懒得与其废话,直接数了起来,数到三的时候,他的眼中也是陡然浮现出一抹冷光,而后准备一剑斩下。

    “等等,我说!”

    见得凌尘毫不犹豫,司马阴也是面色一变,就在凌尘即将斩下的前一刻,他突然叫住了凌尘。

    “我说了之后,你可不能杀我。而且此话我只能对你一个人说。”

    司马阴面色略显挣扎,而后方才做出了决定。

    “你若如实说了,我定不杀你。”凌尘点了点头,这司马阴只是小鱼虾,他后面的人恐怕才是真正的阴谋家,也就是涉及到此次神意门之变的操纵者。

    见凌尘点头,司马阴也是凑了上前,小声道:“听好,指使我的人是……”

    咻!

    就在这瞬间,一道刃光突然暴射而来,狠狠地射在了那司马阴的后心位置。

    砰!

    眼珠子凸出,司马阴随即倒地身亡。只见得是一道暗器插在了司马阴的后心处,而那伤口此时已经腐烂,显然那暗器上涂了剧毒。

    “谁?”

    凌尘目光陡然移到那暗器射来的方位,只见得那里赫然有着一名十七八岁的黑衣青年,而那暗器,显然便是出自此人之手。

    这黑衣青年长相颇为英俊,嘴角则是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仿佛是在讥讽凌尘。

    “是你,云天河。”凌尘眼瞳微微一缩,眼前的这个家伙他可不陌生,神意门四大天才,东凌尘,西沐雨,南天河,北灵风。

    云天河,正是四大天才之一,武道修为,同样已达九重境。

    “你为何杀他?难道是怕他说漏了什么?”凌尘盯着面前的黑衣青年,后者这个时候动手杀了司马阴,其居心已显露无疑。

    再迟片刻,恐怕他就能问出他想要的答案。

    “这等背叛宗门,勾结外人的逆贼,人人得而诛之。就你凌尘杀得,我杀不得么?”云天河笑了笑道。

    “那我还得谢谢你了。”

    凌尘面色淡然,收剑入鞘,那司马阴现在说与不说都一样了,因为他已经找到了新的目标。

    云天河,此人十有**,和司马阴二人属于同一伙。

    “不客气。”

    云天河皮笑肉不笑,“真没想到,你都已经被丢进葬魂崖了,居然还能活着回来,真是命大啊,不过我要告诉你一个消息,你已经被剥夺了真传弟子的身份,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姑且继续留你在神意门,做一名普通的外门弟子。”

    “宗主不在,谁有权力剥夺我的身份?”凌尘皱起了眉头。

    “凌宗主已死,这是申屠宗主和长老会的共同决定。”云天河哂笑了一声,旋即眼中闪过一抹冷意,刻意凑到凌尘耳边,“凌尘,今时不同往日,你已经不再是少宗主,也不再是什么武林第一天才,现在的你,只是一只丧家之犬而已。”

    “你要是再敢嚣张,我一根手指头就能弄死你。”

    “一只手指头弄死我,好大的口气,”凌尘也是冷冷一笑,,“现在我是打不过你,不如我们打个赌,三个月后,我们宗门武斗台上一决高下,生死不论,你可敢接?”

    哗!

    此话一出,举座皆惊,所有弟子都是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凌尘,谁也没料到凌尘会突然这么说出这种话来。

    找死啊!

    现在就是十个凌尘加起来,也打不过过一个云天河,提出这种根本就不可能赢的决斗,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呵呵,没想到人虽然废了,嘴巴还挺硬,好,我成全你,三个月后,武斗台上一决生死。”

    云天河嘴角泛起了一抹森然笑意,眼中杀机一闪而逝,三个月能干什么?难不成还想翻身?做梦!

    如同看死人般瞥了凌尘一眼,云天河随即冷笑一声,对着几名随从弟子招了下手,而后转身离去。

    “这凌尘已废,云师兄如看他不顺眼,为什么不略施手段,杀了他?”

    云天河身边的一名弟子小声道。

    “此时我要杀他易如反掌。”云天河眼神阴冷,“不过就这么杀了他,岂不是太便宜他了?让他活着,慢慢折辱他岂不是更好?”

    “云师兄高见。这凌尘做惯了天之骄子,如今却变成了人人可欺的废物,他此时一定痛不欲生,生不如死。”那名弟子一脸谄媚地道。

    “哼,这好戏才刚刚开始呢。反正,他也只能活三个月了。”

    云天河眼中的冷意愈发浓郁,他以前事事都被凌尘压一头,少宗主,天之骄子,无论他表现如何卖力,凌尘永远顶着第一的光环在他前面,现在他可终于翻身了,而且可以狠狠地反踩一脚。

    到时候他要在武斗台上,当着神意门所有弟子的面击杀凌尘。

    见得云天河离去,围观的弟子也是相继退去,竟没有一个上前和凌尘打招呼,因为他们知道,现在如果他们去和凌尘打招呼,那就会得罪云天河,树倒猢狲散,在他们看来,如今的凌尘大势已去了。

    “云天河城府极深,刚才已经对我暴露出了杀意,必须要尽快恢复实力,否则早晚必遭此人毒手。”

    凌尘没有去在意那些弟子的态度,这世态人心本就如此,不怪这些人,他现在要考虑的,是该如何提升实力,保住性命。

    以他现在的武道修为,断然不是云天河的对手。所以他才故意提出三个月决战的期限,这样一来,目前这三个月内,云天河不会使手段害他,他反而安全。

    ……

    时近傍晚,凌尘回到了他在神意门原来的住处,无尘院。

    无尘院乃钟灵毓秀之地,在神意门,只有真传弟子才有资格居住独立的别院。

    是夜,星光璀璨。

    凌尘仰望长夜,注视着漫漫星空,一言不发。

    以前的他,身为武林至尊之子,一代天骄,何曾想过自己会沦落到如今朝不保夕的境地,没想到宿命有变,不过如今的凌尘堪称大毅力者,早已看透生死际遇,不过是人生百态而已。

    “只有弱者才会沉溺于过去,阴谋的背后,需要有足够的实力才能拨开。”

    凌尘收起感慨,随即拔出了腰间长剑,将真气运行至双膝,一步步向前走去。

    下一刻,凌尘脑海中便浮现出那寻龙剑法的运行图,他把自己想象成一头凶猛而不失飘逸的巨龙,每一剑都用出全力,却又不失节奏。

    基础十八剑式,凌尘早已滚瓜烂熟,每一剑挥出去,体内的真气都会随着招式而流动,融入到他的肌肉和骨血之中,加速和身体的融合。

    寻龙剑法共十五式,属于王级剑法,异常稀有,就算是以前的神意门,王级武学也是镇派宝物,异常珍贵。

    若是能够将寻龙剑法修炼到第十五招的话,威力将不同凡响。

    寻龙剑法第一式,“潜龙在渊”,为起手式,练成之后,方可算入门。

    第二式和第三式,分别为“白龙过隙”,“寻龙无影”。这前三式,威力属于人级武学范畴,算不上强大,但是修炼越往后,难度越大,特别是从第八式开始,是一个分水岭,从那往后每一招都得消耗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如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这寻龙剑法怕是可比肩圣级武学。

    不过再困难,凌尘也不打算放弃这门剑法,与这寻龙剑法相比,他以前所修炼的剑法,简直就是拙劣不堪了。

    “寻龙剑法第一式,潜龙在渊。”

    凌尘迈出脚掌,踩着步伐,由慢变快,而后突然冲出去,一剑斩出。

    天命真龙,潜伏在渊,不动则已,一动惊人。

    凌尘很快便掌握了这第一招的诀窍,开始重复练习,直到最后一丝真气耗尽,他方才擦干汗水,盘坐在地,开始运行凌天剑经,恢复消耗的真气。

    天地之力,犹如受到某种牵引一般,迅速地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灌输入了凌尘的体内。

    只消去半个时辰,凌尘一身真气便尽数恢复,甚至比起之前,真气还要浑厚一分。

    “不愧是凌天剑经,恢复真气的速度也是可怕。”

    虽说他现在修为尚浅,体内真气不多,但是半个时辰便能完全恢复一次,这是常人的十倍,以这个速度,凌尘的修炼速度也将远超普通人。

    这样一来,凌尘就有充足的时间修炼寻龙剑法,配合凌天剑经,根本不需要考虑消耗的问题。而且在修炼剑法的同时,修为也能跟着提升,简直一举两得。

    花了一天时间,凌尘终于将寻龙剑法的第一式“潜龙在渊”修炼成功。

    “总算成了。”

    凌尘眼中流露出一抹激动的神色,这可是一门王级剑法,威力非寻常武学可比。

    虽说只是练成了第一式,凌尘却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试试它的威力。

    在院子深处,有一排练武用的木桩,而凌尘要试验剑法威力,也是来到了这里。

    “潜龙在渊。”

    二话不说,凌尘迈步挥剑而出,一股真气从腰间迅速涌到手臂,在手腕处爆发开来。

    这一剑,相当凌厉,隐隐似乎能够听到龙吟声。

    咚!

    剑身嵌入了木桩之中,木屑飞起,留下一道剑痕。

    收剑入鞘,凌尘看向了那木桩,只见得那剑痕之处十分平滑,没有一丝的凹凸疙瘩。

    “入木三分。”

    凌尘眉毛一挑,这一剑的威力似乎并没有达到预期。

    卡擦卡擦!

    突然间,一声声异响从那木桩上响彻而起,只见得在那剑痕周围,一丝丝裂痕竟不知何时扩散开来,布满了大半个木桩,最后彻底崩裂。

    “原来如此。”

    凌尘这才看明白,这一招潜龙在渊的真正威力,并不在于斩的那一下,而是在于其强大的后劲。

    练成了第一式,凌尘倒也没有过于沾沾自喜,他现在修为不足原来的十分之一,可没有太多时间沉浸在这种喜悦当中。

    不过凌尘现在自信满满,这寻龙剑法即便只练成一式,也比寻常剑法强了太多。

    如今身负凌天剑经,以他现在的修炼进境,回到原来的修为境地,指日可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