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初露锋芒
    十天过去。

    凌尘跟往常一样,出门去后山练剑。

    “凌尘,凌少宗主。”

    刚走出大门,凌尘便听到了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

    循声望去,只见得那数道人影之中,为首的是一位白衣青年,腰佩长剑,长相颇为俊秀。

    凌尘的步伐顿住,抬头看向白衣青年,目光微缩。

    他认得此人,这白衣青年的名字叫做孟渊,是神意门比较优秀的一位弟子。

    但很可惜,这孟渊平日里和云天河走的很近,属于云天河的党羽。

    放在以前,以孟渊的胆子是绝对不敢来找凌尘麻烦的,但现在……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更何况能够在高高在上的武林第一天才头上踩上几脚,这是何等畅快的事情?

    “有事?”

    知道来者不善,凌尘也是眉毛一挑,这孟渊,应该是一名五重境的武者,在年轻弟子当中,算是高手了。

    “凌尘,这无尘院是真传弟子,你区区一个外门弟子,已经没资格住在这里了,我奉云天河师兄之命,限你一个时辰内速速搬走,否则休怪我不留情面。”

    孟渊嘴角泛起了一抹冷笑。

    对此,凌尘只是瞥了那孟渊一眼,并不打算理会对方,便打算绕开这几人。

    “混账东西,胆敢无视我?”

    孟渊面色一沉,怒喝了一声,随后身形一动,直接一掌拍向凌尘的后背。

    察觉到身后传来的劲风,凌尘目光一寒,猛的转身,早已经握紧成拳的右手,骤然发力,浑厚的真气顷刻间贯穿而出。

    “滚!”

    凌尘发出爆喝,声音随着手臂上的力量同时爆发,与孟渊的那一掌正面碰撞在一起。

    砰!

    凌尘身形后退了一步,而那孟渊竟也被逼得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什么?”

    不仅是孟渊,就连其他人都是大吃了一惊,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这一幕。

    “怎么可能,这废物?”

    孟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他被击退了?这家伙不是变成废物了么?

    可现在怎么能正面和他叫板了?

    “这股力量,怎么可能?”

    所有的弟子都是感到无比震撼。

    凌尘已成废物,这是现在神意门众所周知的事情,然而眼下凌尘的表现,却也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凌尘的修为,恐怕至少达到了三重境!

    “难道说,凌尘并没有被废,他的实力在慢慢恢复?!”一名弟子惊恐地叫道。

    “放屁!”

    孟渊一掌将那名危言耸听的弟子打飞,旋即眼神一冷,“老子只是大意了而已,若我认真对待,他绝非我一合之敌!”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凌尘击退,孟渊自然不可能善罢甘休,这种事情如果传出去,他颜面何存?想痛打落水狗,却被落水狗给反揍了?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你以为恢复了点实力就能放肆?区区三重境修为,在我面前依旧不堪一击。”孟渊面色阴沉盯着凌尘,这个该死的废物,他现在就要让对方知道他的厉害。

    疯狂运转真气,孟渊杀向凌尘。

    “大荒典,金石拳!”

    这一次,孟渊不敢再掉以轻心,动用出了拿手的武学,这一拳打出,拳势异常刚猛,其力道足以穿金断石。

    凌尘认得这金石拳的来头,当即他也是瞳孔微微一缩,迈开双腿,收腹蓄气,右掌在空中划出一道半圆后,随即打了出去。

    砰!

    沉闷的爆声响彻而起,那其中夹杂着真气爆破的刺耳之音,众多目光皆是落在那拳掌对碰之处,只见得刹那间,两道人影便皆是向后倒退,十数步方止。

    “金石拳的拳力被化解了!”

    一名弟子惊呼出声。

    金石拳是神意门的人级顶尖拳法,以孟渊五重境的修为施展出来,更是势不可挡。

    然而即便如此,依旧被凌尘所击破!

    “竟然破了我的金石拳?”孟渊面色难看。

    如果说刚才还能解释为大意,那么眼前这一幕,却真真实实地是打在了他脸上。

    然而在对面十数步外,凌尘却是面色不变,仿佛这一切不出所料,尽在掌握中。

    其实天下武学,无论品阶高低,皆有克制,再强的武学,也有它的薄弱之处,只需要寻其短处,攻其要害,便能事半功倍,取得奇效。

    他刚才所动用的武学,名为摧锋掌,只是大衍宗的一门普通的人级武学,但是用来破解这门金石拳,却是恰到好处。

    “该死。”

    孟渊两眼阴沉,两眼欲要喷出火来,而后他疯狂催动真气,额头青筋凸起,看这架势,这家伙是打算拼命了。

    凌尘面不改色,他到现在都还没有拔剑,根本不惧对方拼命。

    “住手!”

    就在这时候,一道清脆的女子声音从院子外面传了进来。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得一道窈窕的黄色倩影映入眼帘,这女子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眉心长着一颗红痣,生得十分美丽。

    “见过萧沐雨师姐。”

    孟渊等人连忙拱手,神色恭敬。

    四大天才弟子,除了凌尘之外,他们个个都惹不起,正所谓东凌尘,西沐雨,萧沐雨可是和云天河齐名的狠人,他们哪敢得罪。

    “孟渊,这里可是真传弟子的住处,岂容你在这里撒野?”萧沐雨神情冰冷。

    孟渊有着头皮发麻,连忙拱手,“萧师姐,我们是奉云天河师兄的命令,请凌尘搬出无尘院,并没有其他意思。”

    “云天河有什么权力让别人搬出去?就是他他本人也不过是一名弟子而已,只有长老会才有资格做出这种决定。”

    “可是……”

    “滚!”

    萧沐雨蹙了蹙眉。

    “是是,我们这就离开。”

    孟渊当然不敢忤逆萧沐雨,连忙点头应是,然而临走之时,他仍不忘凌尘,冷冷一笑,“凌尘,今天老子就先放你一马,不过你的好日子也不长了,还有两个半月时间,就是你和云天河师兄生死决战的日子,你就祈祷着云师兄会大发慈悲,留你一条狗命吧!”

    话音一落,其他神意门弟子,也都是纷纷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凌尘,毫无疑问,面对九重境修为的云天河,凌尘基本上不会有任何胜算。

    而且此次是生死决斗,凌尘必死无疑。

    “凌尘,你真要和云天河一决生死?你该知道,现在就是十个你加起来,都不是云天河的对手。”

    待得那孟渊离开后,萧沐雨也是瞥向了凌尘,开口道。

    还有两个半月的时间,毫无疑问,凌尘和云天河之间,仍然有着巨大的差距。

    “那是当然。这一战,势在必行。”

    凌尘摇了摇头,心中没有半点犹豫。

    “好吧,虽不知你有何打算,但你非莽撞之人,我就不问了。不过云天河早已是九重境武者,你若想在段时间内赶上他,需要极为巨量的资源,”萧沐雨不再多劝,她知道凌尘的性子,对方若真心意已决,说再多也无用。

    说罢,她也是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打开瓶塞,一股浓郁的药香顿时扩散开来。

    “这个给你。”

    萧沐雨将玉瓶递给凌尘。

    “这是……聚气散?”

    凌尘只是停顿了片刻,便是知道了这玉瓶中装着的是何物。

    聚气散,那是用七种珍稀草药炼制而成的补药,对于提升武者级别的修为有着奇效。

    若说现在的凌尘缺什么,那无疑最缺的就是资源,有足够的资源,他就有把握能恢复修为,反之,没资源,那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为何帮我?”

    凌尘没有犹豫,便是将聚气散收下,事关生死的事情,可不是矫情的时候,任何可利用的外力,都必须借助。

    不过令他有些不解的是,这萧沐雨为何要帮自己?现在神意门几乎所有弟子都想着往他身上踩上几脚,现在帮他,就等于和大部分弟子对着干,他和萧沐雨虽然认识,可关系并没有好到这种地步。

    面对凌尘的质问,萧沐雨却并没有正面回答,却是反问了一句,“你对这次宗门被袭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看着萧沐雨十分郑重的表情,凌尘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而后方才抬头,“表面简单,实则暗藏波涛。”

    “你母亲柳惜灵,不就是罪魁祸首吗?”萧沐雨俏脸平淡,继续问道。

    “不可能是她。虽然不知道幕后黑手是谁,但是定然和云天河有关。”凌尘摇了摇头。

    听得这话,萧沐雨也是凑近了一步,在凌尘耳边附耳低声道:“这些话我是代我师傅问的,他老人家让我奉劝你一句,遇事别冲动,韬光养晦,收敛锋芒,保命第一位。”

    说完,萧沐雨也是向着凌尘抱了抱拳,“言尽于此,告辞。”随即转身离去。

    她师傅?

    目送萧沐雨离开,凌尘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若有所思的神色,这萧沐雨的师傅,不是紫云真人么?

    这位紫云真人虽然是他父亲凌天羽的师弟,但是二人素来不和,没想到这种关头,对方居然会对他伸出援手。

    “不管这么多了,紫云真人叫我韬光养晦,可他不知,我若真韬光养晦,只怕死的更快。”

    他若表现得过于沉稳,恐怕反而会引来杀身之祸,只有让别人看起来他是一个热血上涌,没有脑子的少年,才能活的更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